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历史 / 正文内容

行者说历史49-创造出“神”
时间:2018-3-7 22:29:57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博客|历史 | 浏览: 次 |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在我天朝,各大医院最热闹的科室,绝对是产科。不说小朋友出生之后连绵不绝的探望者,单就小朋友临近出生的时候,外面过道就会聚集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等人,至于爸爸,有时候都挤不到最前面^_^ 当然,【行者】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叫叫同志出生于凌晨一点,这个时间段出生的小朋友相对较少,【行者】得以轻轻松松的全程把守住产房大门,等到叫叫一出来,终于成为与之第一个见面的人^_^

要说小朋友出生的场景,场面最宏大,最气派的,莫过于末代衍圣公孔德成(第三十一代,孔子第76世孙)。孔德成的老爹——第三十代衍圣公孔令贻,先是原配孙氏未生育即病故,后是小妾丰氏无出,然后是续弦陶氏有一子却不幸早夭,接着是陶氏的贴身丫环王宝翠升侧室,但也只生下两个女儿。民国八年(1919年),王氏第三次怀孕,但正在北京出差的孔令贻估计已心力憔悴,并且忽然病危。于是,只能求助于当时的“国家元首”——北洋政FU大总统徐世昌,同时委托末代皇帝溥仪也帮帮忙,当然,龟缩在故宫里的溥仪此时已纯属摆设。

还好,在收到书信后,大总统徐世昌挺卖力,于民国九年农历正月初四(1920年2月23日)派军队包围产房,并安排一名将军级别的高级军官亲自坐镇。同时,山东省省长,以及孟子、颜回、曾子三家的奉祀官也陪同在现场监督。此外,孔府还请来了血缘关系最为亲近的十二府长辈老太太,在前堂西厢监产。据说在这个过程中,传出可能面临难产局面的消息时,孔府和当地政FU立即决定打开孔府平常只有在迎接圣旨和举行重大祭祀活动才开启的重光门,再后来,又决定打开了只有皇帝出巡或是祭孔时才能开启的曲阜古城正南门,这些都是造势(讨采头)的重要举措呢。等到“小圣人”总算是姗姗而来,孔府立即派人四处敲锣十三下,通报这个喜讯。于是,曲阜全城百姓“按惯例”放鞭炮以示庆贺,北洋政府亦安排在曲阜城鸣礼炮十三响,以示“圣裔不辍之庆”。

其实,孔府早就意识到了“衍圣公”这个世袭爵位/官位的问题。因为即便在封建时期,皇帝也是“轮流做”的,一个家族占位子,最长不过四五百年的时间,如果德或才再有些不足,几十年就掉下来,也属于常见的事情。而“衍圣公”已经延续了九百多年(这个封号始于1055年-宋至和二年)至两千多年(公元前195年-汉高祖十二年,封孔子的第8世孙孔腾为奉祀君),且在各种公开场合均位列文臣之首,不说普通百姓会有些质疑,就连那些经过十年或数十年寒窗才爬上高位的士大夫们,其内心深处,也是对这种单凭出身,不用费任何力气就获得的“荣耀”是相当嗤之以鼻的。不过,历朝历代的皇家对此一直比较热衷,反正“衍圣公”再大也大不过皇帝,留着他,还能够利用一把,作为安抚、控制天下士人的工具,何乐而不为呢。

孔德成出生满百日时(1920年6月6日),北洋政府发布命令,“按惯例”由孔德成袭封三十一代衍圣公。【行者】觉得这跟当今的棒子国有着高度的相似,即个人奋斗和不懈努力在某些情况下,可能都是浮云,因为可以通过创造“神”的运动,来添加上最耀眼的光环,至于能力究竟如何,以及究竟能不能给予这么高的地位和荣耀,那都是不太重要的事情,或者可以说是不属于“造神运动”的关注焦点。

当然,孔德成这个人还是有一定自知之明,能够跟得上时代形势的。不知道他是否了解,在他出生的前一年,爆发了著名的“五四运动”,将古老的中国一下子推上了迈向现代化的道路。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在抗日战争即将全面爆发,民族危机渐渐达到顶峰的时刻,孔德成主动向南京国民政府提出申请,要求撤销“衍圣公”的“爵位”,后经批准改名为“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编入特任官的序列(但仍沿用世袭体制)。客观的说,孔德成后来的人生选择还是基本准确的,他努力在学界发展,主攻书法、甲骨文、金石学等,而不是戴着祖辈传下来的“道统”帽子去四处吓唬人,这样的选择,获得了广大民众的充分理解和认同。

【行者】发现,在我天朝,以及受我天朝影响较深的整个东亚地区,创造出“神”的传统,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土壤。比如说日本,明治维新是一场由古代向近代的改革,但从一开始便加入了大量将天皇神化的内容,以至于被军国主义所利用,将整个国家拖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直到二战战败后,美国人第二次进来(第一次是在1853年,美国海军的佩里舰队强行驶入江户湾),天皇在面对可能被审判的危险时,才不得不发表“人间宣言”,公开承认自己不是“现代人世间的神”。又比如说那棒子国,金氏家族已经被“整体打包”成了神,在实际“法律地位”高于棒子国XIAN法和棒子国劳动DANG章程的《树立DANG的唯一思想体系十大原则》中,就明文规定了“白头山血统”的地位,这无疑是对金家三代的强力神化。

实际上,在当下的我天朝,还是有不可忽视的一部分人,对朝鲜的“神化”体制持相当赞同的态度。只不过我天朝已经改GE开放四十年了,先前那种偶像崇拜的群众基础已消失不少,已不会再有大批群众被蒙蔽,被愚化。这也是我们这个国家得以不断前进的重要条件,不要觉得在某个阶段发展的不够快,也不要过于计较某个时候出现的反复,对比下棒子国,就很清楚了,谁在坚持向前看,谁在没事就开倒车,都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据说在金家第三代“天降大神”的领导下,棒子国今年的油料奇缺和大面积饥荒,恐怕是快成定局的预期。所以最近金三胖很是“开明”,“热情”接待了从南方过来的代表团。虽然这极有可能是为下一步的要钱要物做准备,却还是保持了足够的“尊严”,连背景墙都是太阳光辉普照,估计是从白头山照下来,穿过万景台,一直照到会场的,呵呵。

然而,“尊严”是“尊严”,温饱是温饱,高呼一万次“最高尊严”,也不容易换来全国民众的丰衣足食,粮食、棉花、机器和能源这些东西,还都是要靠脚踏实地的干活,一心一意的谋发展,而绝不是高谈阔论,甚至空谈。

日本的天皇被美国人赶下神坛了,战后七十多年恢复的还挺不错,一度还攀登至世界经济之巅。在上图中,左边很明显在故意多留空,可能是为了让金三胖居于正中位置(大家可以注意一下画面下方【行者】添加的彩色条,每条宽度为10%),外加正好在背景墙太阳的下方。此外,金三胖的站姿也是相当有特点的,别人都是肃立,唯独他采取了部队中称之为“跨立”的雄赳赳站姿,一下子就显得与众不同了,这都是让棒子国的金家三个大“神”看起来很厉害的措施。但是,真的没有什么大作用,好像除了暗杀自己兄弟,处决自己姑父,把小小一个国家搞得人人自危外,似乎没有其它什么积极的效果。到头来,在“神”的带领下,还是要向南边乞食,向北边(我天朝)乞食,有机会的话,还要进一步向更多“友好国家”乞食。

最后归结为一点,在古代,创造出“神”,也许可以蒙混过关,搞点事情。但是在现代,创造出“神”,就实在没有意义,没有必要了~~~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上一篇:行者说历史51-印度河不在印度

下一篇:行者微评论45-形式主义的会议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