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正在改版和升级中
非著名历史学爱好者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 > 博客|历史 > 正文

行者说历史105-历史不可以任意“打扮”

作者:行者 发布时间:2022-05-10 分类:博客|历史 浏览:54 评论:0



导读:在我天朝,记录历史的人,自古以来都有着较为尊崇的地位。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满满的责任感,从不为权势而折腰,始终坚持如实、客观记述的原则。春秋时期,齐庄公管不住自己,常常跑到大臣崔杼的家...

在我天朝,记录历史的人,自古以来都有着较为尊崇的地位。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满满的责任感,从不为权势而折腰,始终坚持如实、客观记述的原则。春秋时期,齐庄公管不住自己,常常跑到大臣崔杼的家里,与崔杼老婆多次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崔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直接让齐庄公GAME OVER。不过,崔杼对这次“失手”有些后悔,通知齐国的史官“为尊者讳”,把齐庄公记录为“病死”,并许诺以高官厚禄。然而,齐国当时的史官——太史伯也很生气,觉得自己职业操守受到了严重侮辱,明确告知崔杼,即便你身为权臣,也不能在我这地盘上为所欲为。崔杼按“常规处理方法”,将太史伯撤职,杀害,但是在史官“世袭”体制下,太史伯的二弟太史仲接任史官一职,仍旧淡定地记下“夏五月乙亥,崔杼弑其君。”崔杼气急败坏,在威逼利诱依然不奏效的情况下,把太史仲也给杀了。可惜,后续接任史官一职的三弟太史叔,与其两位兄长的观点相同,并正告崔杼:“据事直书,是史官的职责,失职求生,不如去死。你做的这件事,迟早会被大家知道的,我即使不写,也掩盖不了你的罪责,反而成为千古笑柄。”最终,崔杼只能主动放弃。七百多年后,文天祥被囚禁在元大都狱中,写出《正气歌》,提到历史上的十二位人物,其中就有太史伯三兄弟,专门赞颂道:“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等到秦始皇建立中央集权的大一统帝国之后,史官继续独立于皇权体系之外。汉承秦制,在汉武帝时期,诞生了我天朝第一部通史巨著,而这位集以往之大成的史官——司马迁,就是秉笔直书的史官典范。那些年,汉武帝常常觉得司马迁等人不顺从自己,属于极大隐患,但也没有办法,最多让其受个肉刑。残存的理智,以及历史经验(前面说的齐国史官三兄弟,还有晋国史官董狐记录赵盾弑君等等)都告诉汉武帝,悍然杀害司马迁,只会让自己形象被彻底毁坏,而司马迁死后,继任史官会更加严厉地记录下皇帝的暴行。于是,在今天可以看到的据说已经被删减和修改的《史记》中,仍塑造了一位好大喜功和迷信鬼神的汉武帝形象,这是汉武帝在自己任期内无法改变的事情。鲁迅先生曾作了一幅连句,称颂司马迁:“刚正不阿,留得正气冲霄汉,忧愁发愤,著成信史照尘寰”。

在我天朝,历代的中央机构内都会有常设的史官,甚至是一整套修史的班子,并安排专人,每天随侍在皇帝身边,随时记录皇帝言行,编成“起居注”。皇帝驾崩或退位后,会据此编成“实录”。等到改朝换代之后,又会进一步编成断代史,也就是一步步攒出来的“二十四史”。由此可见,相关史料是比较详实的,并且多为第一手材料,价值很高。

一般来说,为确保史料的真实性,皇帝本人不被允许查看“起居注”,也不能过问史官记录的具体情况。唐太宗破坏了这个原则,在历史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唐太宗的“冒险”,主要源于对“玄武门之变”的担忧,要说这一次事件,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属于他的哥哥和弟弟作死,但唐太宗很久都放不下,在贞观十三年和十四年,先后找了褚遂良和房玄龄,想通过“非正常渠道”调阅历史记录。褚遂良是个原则性较强的人,坚决抵制了唐太宗的不合理要求。房玄龄算是个老滑头,一来二去,没能坚持到最后。当时,对于“玄武门之变”的记载,唐朝史官们采用了一些“春秋笔法”,写的有些含蓄,但这样做仍不能让唐太宗满意,他依然软磨硬泡,要求改掉“修饰之词”,把事情原委“真实地”写清楚。当然,唐太宗不会说这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是冠冕堂皇地声称是为了“社稷安定,利国利民”,还自比征伐管叔、蔡叔的周公,除掉庆父、叔牙的季友,自我感觉良好到如此程度,让人不禁“啧啧”。此外,唐太宗执ZHENG的末期,与历史上其他皇帝一样,也陷入了“老糊涂”境地,此时,他更加热衷于找史官和史料的麻烦,更多地要求增加关于自己“勤政”的记录,以至于后世不少人看到这些明显经过处理的内容,便能迅速推断出唐太宗做得多么差劲。总的来看,唐太宗的处心积虑,不仅未能为其个人形象增光添彩,反而在广大吃瓜民众中间造成了无限遐想空间。九百多年后,明朝人在《西游记》中,专门安排唐太宗魂游地府,被其哥哥、弟弟追着暴揍的章节,并称之为“因果报应”~~~

历史不是可以任意“打扮”的小姑娘,强行篡改历史记录,不经过时间沉淀就要对当代事件妄下结论,都是历史学领域的大忌,会遗臭许多年。“历史虚无主义”也绝不是一顶可以随便扣在别人头上的“大帽子”,稍有不慎,反倒会给自己挖了个大坑,迅速被反过来找到逻辑上的巨大漏洞,让人贻笑大方。一年前的这个时节,“历史虚无主义”这个名词刚刚发明出来,不少人都很喜欢运用,拿着四处招摇撞骗,抬高自己,打击对手。经过近一年的大浪淘沙,使用频率和热度渐渐降温,这是件好事,最起码说明某些人不再那么亢奋,无知和自以为是了。

历史应当回归历史本身,而不是充当ZHENG治的附庸,更不能为了去迎合当代某些人的好恶,对之前的史实做断章取义或错误解读。

现在我天朝,许多争论已经陷入了死胡同。有些人SI想的僵化,以及受毒害之深,已无药可救。不过,等到这些人都没了,或是不再有能力影响YU论风向,一个新的时代就会自然地到来。有些问题,当前不必过于执着,可以交给几十年后的历史学家去研究,到时候,就会有“意外发现”哦^_^


本文动笔于2022-05-01 00:22:53



标签:行者说历史历史虚无主义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
博客|历史排行
«    2022年5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关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