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历史 / 正文内容

行者说历史97-“戏说”1950
时间:2020-10-25 23:49:17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博客|历史 | 浏览: 次 | 已有 2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1895年,我天朝输得很惨,把手里掌握了两千多年的藩属——棒子国都给弄丢了。后来还更惨,又丢了交趾等藩属,整个天朝上国颜面扫地,朝贡体系土崩瓦解,接着中原也山河破碎,但终归没有亡国,没有沦落到棒子国那样,只能等待别国的“王师”。

名义上,棒子国一直有一个流亡Z府,只不过设立于我天朝的山城重庆。因为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个名义上的“政F”,被要求在常凯申大统领的集中统一领导之下,这也算是之前“天朝-藩属”体系的一种延续了吧。倭寇在棒子国故土上设置总督府,全面替代棒子国原有的Z府体系,但倭寇的胃口远远不限于此,棒子国只是它们的一个跳板而已,其主要目标和终极目标,还是面积更广阔,资源更丰富的中原。很快,它们就按既定方略跨过了鸭绿江。

早期,倭寇在关外和中原进展较快,然而打到长江附近的时候,速度被拖延下来,貌似常凯申的“以空间换取时间”的策略发生了一些效果。武汉会战之后,倭寇一度试图逆流而上,突入三峡,不攻下重庆,也要给这个陪都以巨大破坏,从而在心理上摧毁我天朝军民的斗志。面对退无可退的局面,石牌保卫战打响,由于“身后就是莫斯科”,我天朝以弱胜强,实现阻击倭寇深入川渝的目标,不仅保住重庆这个重要的“精神堡垒”,也使得常凯申幸免于选择投降,最终没有失去晚节。至于棒子国的流亡Z府,则是得以继续蹭吃蹭喝,继续坐等倭寇几年后的全面崩溃。

1945年,中美苏英把倭寇围在了铁桶一般的包围圈里。在倭寇投降只是个时间问题的新阶段,前面的四大国,加上那个老而不死的法国,共同决定成立联合国,并自封为创(五)始(大)五(流)强(氓)。对于倭寇最大的殖民地——棒子国半岛,美帝和北极熊决定一人一半,分而治之,这为将来爆发战争埋下了隐患。即便实力完全不如人,棒子国的民族主义在倭寇的殖民体系崩溃之后,仍然如火如荼地在半岛上显现出来了。遗憾的是,美帝和北极熊立即撕掉了冠冕堂皇的画皮,对一切反对“托管”的人和组织给予无情镇压。在半岛的北半边,曹晚植等人相继被软禁,乃至让其从肉体和钦定“历史”上双重消失,当然,这是在维护金家初代目“权威”的名义下进行的,而不会说是背后主子们的安排。在半岛的南半边,曾经的棒子国共同旗手——金九等人,也被毫不客气地予以消灭,以至于美帝的代理人备选名单,只剩下那个“懦弱”的李承晚。

话分两头。为了捋顺与北极熊的关系,伟大领袖在宣布建国后两个月,即抵达北方的冰天雪地,要跟钢铁慈父重新聊聊常凯申遗留下来的问题。起初,钢铁慈父基本没有准备,觉得不值得一谈,认为维持现状就可以了。伟大领袖很是不满,决定不跟那个固执而蛮横的人再啰嗦,并将此事告知远方的周公。周公灵机一动,一手准备也去会会北极熊,一手怂恿着腐国媒体,让他们故意“爆料”说钢铁慈父悍然“软禁”了伟大领袖。就这些年的带货界来说,有人靠脸,也有人靠不要脸。然而在国际关系领域,即便如钢铁慈父,也不敢随便说“我霸权我光荣”,还是要点面子的。加上美帝乘机煽风点火,把自己包装成坚决支持我天朝的主权和领土完成的样子,声称在湾湾地区绝无武力干涉之计划,在周公率领的代表团于1950年初姗姗来迟的时候,钢铁慈父的态度已经明显软化了下来。最终,伟大领袖签下一份完全不同于常凯申的条约。

客观地说,在钢铁慈父的眼里,中国不过是其全球战略的一枚棋子,中国的各方势力,不管是伟大领袖还是常凯申,都是棋子而已。早在日本投降之前,钢铁慈父就勾结美帝,炮制了一份《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威胁常凯申说,你要是不签字放弃外蒙古,我就把东北移交给你的对手。等到1949年三大战役结束,时局都很明朗了,钢铁慈父又跳了出来,要求划江而治,但地球人都知道,这根本不是调停啊,也不是为了挽救常凯申,而是害怕伟大领袖这一帮子人得了全天下,便要与之平起平坐呢。实际上,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钢铁慈父就对我天朝的“泥腿子”同志十分不感冒,感觉论学(装)识(×)不如陈家的绍禹,论听话就更不如了,只可惜绍禹小童鞋实在不争气,过了遵义,就被广大吃瓜民众给彻底孤立和抛弃,让钢铁慈父从此在我天朝失去了用起来最顺手的代理人。

1949年的春天,百万雄师过大江,钢铁慈父在金陵的官方办事机构,毫不犹豫地跟着常凯申“转进”到广州去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帝及其小跟班腐国的外交官们,居然还待在原地,装出一幅懵懂无知,人畜无害的样子,据说是打算骑墙。可惜没多久,伟大领袖发表了名为《别了,司徒雷登》的文章,美帝只好灰溜溜的带着行李上船了。

以上就是这一阶段的背景。作为上世纪三十年大清洗运动的总后台,钢铁慈父可不是能够被伟大领袖和周公所轻易“忽悠”的主儿。这边刚刚不情不愿地签了与我天朝的新协议,那边就立马开始着手扶持我天朝昔日的藩属国,告诉金家初代目,之前反对其扩军和南下的态度已经改变了,并且还有实实在在的金钱和武器援助。

半个多世纪来,金氏家族始终不遗余力地标榜其血统的“高贵”,但大家都能看得出来,从一开始,它们就不过是钢铁慈父手中的傀儡,反倒是我天朝能够对其以礼相待。钢铁慈父的如意算盘是,如果金家初代目打赢了,占领了整个半岛,美帝就会退缩到倭寇四岛上,之前北极熊虽然被迫吐出了大连和旅顺,却能新得到更低纬度的天然良港。如果金家初代目还算争气,打出一个平手,那至少能大量消耗美帝在远东的力量,顺带敲打敲打我天朝,让我天朝经历一场新的战争,并随后长期笼罩在战争威胁的阴影之下,不得不重新低下头,去寻求老大哥的庇护。如果金家初代目一如既往地干啥啥不行,美帝一路向北,推进到鸭绿江边,就算不跨过来,也会导致大批流亡官员、军队和难民涌入我天朝的东北,造成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这也是我天朝在当时那种百废待兴的情况下所不能承受之重。总之,棒子国的命运是不值得关注的,北极熊有较大概率能稳赚不赔,至于我天朝,只要能被一场“有限”的战争给拖下水就好,到时候就要乖乖地尊称北极熊为大哥,并且是“一声大哥,一辈子大哥”的前景。钢铁慈父还认为,只要半岛上打起来了,我天朝就得哭着调头去求他,主动奉还新协议中刚刚争取到的权益。因此,后来出兵去捞金家初代目是我天朝,但金家初代目一开始压根就没有告诉我天朝详细的作战计划,觉得只要钢铁慈父安排得妥妥就可以了,没必要征求二哥的意见,而钢铁慈父方面也觉得,老二家去当背锅侠吧,背锅是不需要知道太多的。

当时,林副统帅已经被吓傻了,在伟大领袖遴选带兵入朝大将的时候,居然坚称自己“身体不好”。切!四五十年代身体不好,六十年代咋就“生龙活虎”,时刻准备着去充当伟大领袖接班人了呢?这是多么虚伪的一个人哪。

1950年夏天的一个月黑风高之夜(误,是6月25日凌晨^_^),在钢铁慈父的默(教)许(唆)之下,金家初代目发起突然袭击,用了三天时间,便“急行军”三十多公里,抵达南棒子国的首都——汉城。南棒子国惊诧了,光顾着炸毁汉江大桥,却未能想到大批军队、百姓、物资和城市都丢给了金家初代目。美帝也惊诧了,没想到有人“不宣而战“,更没想到战争来得这么快,随后就一溃千里,被追赶着退到半岛最南部的釜山,有如敦刻尔克一般的仓皇和狼狈。我天朝也惊诧了,主要是钢铁慈父和金家初代目之前完全没有透露准备动手,这下子算是陷入了无尽的被动,之前对北极熊所取得的优势瞬间烟消云散。唯一兴奋的就是孤岛上的常凯申,那几年已经快沦为美帝的弃子,虽然天天高喊“勿忘在吕”,手底下官兵却已经开始了“信念”逐渐走向幻灭的过程。金家初代目的无脑冒险给常凯申以极大激励,常公迅速向美帝干爹提交了请(投)战(名)书(状),要求出兵半岛,履行“五强”之一的崇高责任,嗯,联合国席位当时还在他手里紧紧攥着哪。

联合国讨论和投票时,根据钢铁慈父的安排,北极熊居然缺席了,没能使用否决权,硬是让美帝成功组建一支“联合国军”。这是怎样的“国际主义”啊,简直都不能用为敌人着想的“放水”来形容!北极熊在疯狂表演,美帝也不糊涂,杜鲁门大统领交待前线总指挥麦克阿瑟,装×耍酷可以,但千万不能太过火,尤其是不能刺激出北极熊和我天朝直接掺和进来。

仁川登陆后,麦克阿瑟一夜之间扭转了局势,金家初代目发现自己被分分钟抄了后路,一度打算像多年前那样,丢下部队和根据地,再次躲进我天朝的东北,等待新一次的东山再起。伟大领袖很是焦虑,觉得自解放战争以来,东北野战军家底子最厚,应当由林副统帅带兵出征。但正如前面所说,林副统帅已经被吓尿裤子了,坚持认为这是一个死局,正在努力确保自己不称为最早的炮灰。估计我天朝的高层在这些天,经历了多个不眠之夜,也发生过多次激烈争论。就技术层面来看,我天朝很难有胜算,但是在战略层面,破解北极熊所精心设下的局,同时突破北极熊和美帝所共同制造的绞杀,避免东北第二次成为“日俄战争”的战场,参战都是重要的机会。

美帝很是精明,越过三八线之后,只是派遣空军轰炸了丹东等边境城市,地面部队就是不越过鸭绿江。我天朝也不傻,自始至终没有宣战,派出的军队,也使用“志愿军”这个名号,仿佛是民间的自发组织。此时还有一个组织,名为“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主席为郭大忽悠讳沫若,此人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曾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总政治部的第三厅厅长,是时任总司令常凯申手下的最高级军官之一。估计常凯申看到这样的安排,又得暴怒起来,大骂一句“娘希匹”^_^ 对于这些情况,美帝也配合以极大的默契,在表面上承认所有“事实”,并小心翼翼的将战争局限在半岛范围内,避免升级。

第一次、第二次战役,志愿军均未越过三八线。第三次战役,联合国军全线溃退,在1950年底,连汉城都放弃了。后来上位的李奇微,此时正担任汉城方面的总指挥,撤退之前,他在南棒子国总统府的墙上留下一句话:“第八集团军司令李奇微向中国军队总司令致敬!”不过,彭老总却保持了极其清醒的头脑,严格约束着志愿军不要“趁胜”追击,以避免重蹈仁川覆辙。第五次战役进行的过程中,双方已经开始拉锯般的谈判,为了多赢得些筹码,美帝使用了平常五倍以上的弹药量,妄图弥补士气和战略等方面的劣势。其中在上甘岭一处,美帝就倾泻了近两百吨炮弹和五千多枚飞机炸弹,将山头活生生削低了数米。然而,离志愿军坑道的顶部还有十几米到几十米。我天朝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一个“拖”字,拖到美帝的国内矛盾空前激化,它们自己就扛不住了。

后来,美帝真的发生了“内讧”。麦克阿瑟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声称要进攻我天朝的本土,还叫嚣着要使用核武器。杜鲁门觉得要让它冷静冷静,于是解除了它的指挥权,临阵换将,让李奇微前往半岛,看看有没有尽快结束战争的途径。

1953年夏天,志愿军、朝鲜与美国终于签下“停战协定”。没错,不是宣布战争结束,而是“临时”停战,至今依然如此。同时,这份协定没有南棒子国的参与,小国的命运就这样被大国给“代为”决定了,当然,近代以来,一向如此。

客观地说,美帝没有被“打败”,因为它们达到了保护南棒子国,维持三八线的目的。我天朝也达到了预期的战略目的,并且突破了北极熊设下的局,为巩固新生Z权和赢得良好发展环境创造了有利条件。此外,通过这场战争的锻炼,我天朝军队在以往强大意志力和严明纪律的基础上,又开始越来越多的接触到各种现代化装备,见识到各种更高级别的战法,促进了思想观念的转变和技术水平的提升,这是与美帝这样的高手过招所获得的最高贵经验。

战争后期,美帝的头等小跟班——腐国陷入了泥沼,工党艾德礼内阁倒台,丘吉尔重新上位。接着,腐国改变了战略,阵前倒戈,并更加积极地寻求与我天朝的接触,成为西方阵营中第一个承认(1950年),以及第二个与我天朝建交(1954年建立代办级外交关系。第一个建交的西方大国是法国)的大国。至于南棒子国,那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方面,据说金家初代目最风光的时候,一路向南狂奔,李承晚拉着美帝军车的门把手,痛哭流涕,说自己已经七十多岁了,没几天活头了,还想过几天好日子,绝对不能落在老金家的手里。这幅模样,比起善于包装自己,总是以“光辉形象”展示给广大吃瓜民众的金氏家族,差远啦。

这一场战争的最大“输家”就是北极熊,虽然它们不承认曾经参战。战争结束后,钢铁慈父怂了,不得已把东方冉冉升起的新星,加封为本阵营的副帅。后来,我天朝又不满足于第二这个位置,直接向老大发起挑战,连1958年炮击金门这样的大事件,也没有事先通报“老大哥”,完全遵循了“独立自主”的原则。美帝也重新认识了我天朝,当然这是在痛定思痛的情况下,数年后,等北极熊所构建的阵营发生裂痕之时,美帝立即抓住时机,选择与我天朝交好,另起炉灶,开始构建一套排除了北极熊的全新国际秩序。

要说在这1950年,钢铁慈父的认识最为肤浅,而后来的历史,也抛弃了他和他的国家,抛弃了他所钟情的一整套体系。我天朝以隐忍、耐心和不变的信念,为崛起为真正的五强之一,走出最初且非常关键的一步。这是在1950年,我天朝的正确选择和丰厚收获。

七十年前,比这个月稍晚些的时节(1950年初冬),【行者】的姥爷跨过了鸭绿江。那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出国,没带护照,但带着枪,呵呵。“彪悍”的人生是不需要解释的,一路向南,撵着暴揍南棒子军,直到进入汉城。当时,他看到的是一片废墟,后来,建起一座城市,并“装X”说自己叫做Seoul~~~ 十六年前,比这个月稍早的时节(2014年初夏),去长白山做专业实习的间隙,【行者】和同学们也到了鸭绿江边,【行者】指着断桥“吹牛”说:现在真麻烦,想当年,我姥爷说过去,直接就过去了……

【行者】小的时候,姥爷曾经说过一句话:我们这代人苦是苦了点,但把该打的仗都给打完了,后代就安稳了,能专心搞建设,让日子越来越好了。

这是一篇“戏说”,但谨向1950年的志愿军战士们,向当时全国的先辈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风雨行者(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 本站不接受 未经书面授权的 镜像 或 自动化全文采集
  • 本站设置了评论审核后才能显示的模式,如评论/留言时提示“Totoro大显神威!你的评论被怀疑是垃圾评论已经被提交审核”,请勿惊慌,本站会及时在后台处理^_^

上一篇:金色银杏·独山苏维埃城(20201025)

下一篇:2020年9-10月(6篇)的网文推荐

  • Drunker 发布于 2020/11/15 12:45:12  回复该留言2#
  • 博主话题都那么宏大,想插嘴都插不上啊!
    • 行者 发布于 2020/11/18 14:25:42  回复该留言#
    • 过奖,过奖,都是茶余饭后的散扯了,不上档次滴^_^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20 风雨行者(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