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历史 / 正文内容

行者说历史31-还是要大力提倡人类的善良本性
时间:2017-4-11 19:34:54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博客|历史 | 浏览: 次 |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上大学的时候,即便算不上“小清新”,行者至少也算是个“阳光男孩”吧。大学毕业后,在社会上混迹了十年,思想方面比当前放得开了,好像口味也变“重”了,越来越能够“理解”和“接受”更多的东西。只是不知道,这究竟是好还是坏呢?

正如最近热播的《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所所说的,有的现实其实要比这些文艺作品更“魔幻”。套用这个模式来造句,就是:真正发生的某些事情,可能要远比“行者说历史”这个专栏中拎出来的历史事件要更残酷,或是更恶心。

总的来说,行者尚有幸未沦为那种热衷于溜须拍马的人,不会给有权势者或某个利益集团歌功颂德、粉饰太平,也不会给大家随随便便端上一碗鸡汤(当然,调侃用的‘毒鸡汤’还是可以有的^_^),行者只在闲暇时间为大家说一说历史故事,侃侃自己对历史上一些经验教训的看法,权当参考了。

这里需要提前预警的是,今天的这个话题,有部分内容也许有些“重口味”,如果接受能力确实有限,那么请自此关闭本页面,呵呵。

— — — — — 华丽丽的分割线— — — — —

首先要从前段时间行者在网上看的一个讲座说起,那位主讲的专家告诉大家,由猿向人逐步进化的过程,并不是一条线或是一棵树的结构,因为有部分人种已经消失了,比如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就在教科书上学到的著名的北京猿人。有专家研究发现,北京猿人实际上尚未脱离兽性,即在日常生产生活中,即使采集到的植物或捕猎到的动物并不缺乏,也常常存在着食用同类的情况。记得我天朝的多种教科书上,都会有一幅图片,展现的是北京猿人的一块只包括头顶及其周边的头盖骨。与许多同龄人一样,行者也曾经有过疑惑,想知道为什么不是一具完整的骨架,至少也应该是一个相对完整的头颅化石吧。后来就有专家研究发现,这原来是一名“受害者”,即这个北京猿人被自己的同伴给用石头开了颅,吃掉了,好咀嚼的骨头,在当时差不多都咽下了肚,仅仅留下这最不容易破坏的头顶骨,成为今天的遗迹。正是由于这种不仅被野兽吃,也经常被自己人吃的情况,北京猿人在自然界中始终未能建立起竞争优势,以至于到了后来,渐渐就“绝种”了。至于在同一地区发现的山顶洞人,现在科学界已明确界定,其与北京猿人在遗传学上不具备任何关系,只能说他们或许是从其它地方迁居过来的另一类人种。(注1)

专家还指出,北京猿人不仅被野兽吃,也被自己人吃,于是,到了后来,可能就绝种了。至于同一个地区发现的山顶洞人,则是在遗传学上,与北京猿人不具备任何关系,说不定都是其它地方迁居过来的。

人类进入文明时代(大约为近两三千年)以来,“吃人”长期未能彻底绝迹,不过,历代政FU和统治集团都认识到,除非遇到战乱等极端情况,在承平时期,是绝对不能容许这种兽性以任何形式出现的,因为这将是善良等人性的最大威胁,并将严重破坏人类发挥“社会组织”这个强大而有别于动物的优势。

因此,近两三千年来,各个思想流派和各类统治集团,都在不遗余力地大力提倡人类的善良本性。无论是两千五百年来佛教一直强调的“修行”,还是七十八年前(1939年)由刘少奇归纳出的共产党员的“修养”,其核心都在于一个“修”字,这是一个持续的概念,需要贯穿于全部人生的历程。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如果随随便便就放弃原则,什么也不看重,有好处就抢,没好处就躲,那便是丧失了人类的本性,基本上就与农村圈里的牲口无异了。

文革的最恶劣影响,就是摧毁了国人已经延续了几千年的善良本性,把一部分人变得唯唯诺诺,丧失主见,把另一部分人又变得极度贪婪和专横。到了后来,甚至在社会上造成这样一种错误的想法,就是在大事上要常常犯糊涂(或是装糊涂),而在小事上又要精于算计,以为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自保,并尽可能捞取个人利益。

有那么一些人,用到别人的时候,很会做表面动作,很会说不需要投入什么成本的漂亮话,等到了别人没有利用价值,或者只是暂时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又会非常迅速地把别人给一脚踹开,就像抛弃垃圾一样,甚至害怕什么时候自己给粘上了。此外,在这些人的心中,人类与动物界最大的区别——感情,并不是值得珍惜的,也不用认认真真地去经营,因为它们觉得唯一需要牢牢把握的,只有权力和金钱,而只有这些冷冰冰的毫无温暖可言的东西,才能让它们感受到满足于安全感。

贪的越多就越幸福吗?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争先恐后、前仆后继地往家里拿啊,最后还不是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掌握了足够的权力就没人能管得了了吗?薄熙来、项俊波这么多年不还是个人奋斗和丰富履历的“典范”,也是诸多高级干部中最有权势的人么?但说掉下来,还不就一夜之间掉下来了?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永恒的,绝对可靠的东西,唯有自己注意“修”为,并且要坚持一辈子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的“修”为。

有些人从表面上看,不停的捞,捞“名”,捞“利”,可能还经常表现出很刻薄的样子,好像很强势,好像很会看风使舵。殊不知,的一辈子,其实就是一个不断走向地狱,甚至自己在不断赶着时间走向地狱的过程。对于这种人,大家千万要离远些,即使它强迫我们跟一样,做违心的事,搞做孽的事,都不要“积极”参与,更不能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否则,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像它们一样,死的很突然,很难看。

还是要大力提倡人类的善良本性,最起码,有百利而无一害。往大的方面说,这是人类不断进步的基础。往小的方面说,和谐一些,越来越和谐一些,等到我们遇到困难,或是老了,或是体力、能力弱了的时候,不至于被新的强势者或利益集团当做“两脚羊”,很轻易地给“处理”掉。

据说在人类进化的早期,单就拼体力,人类并不是周围许多动物的对手,常常还惨遭群体性斩尽杀绝的厄运。但后来人类渐渐就胜出了,硬是爬到食物链的顶端。其实人类的体力并没有明显上升,即便有所上升,也会与部分大型动物差得很远。但人类最终胜出了,其关键就是,演化出了自己的社会形态,形成了相互帮助、协作的社会意识,于是,通过智力的作用,通过群体的合力,战胜了只会弱肉强食,时不时还自相残杀的动物。

可惜在当前,仍有一些权势者,控制欲极强,还迷信权力的无限延伸。这就像动物园的猴山,站在最高处的猴王,就喜欢时不时“欺男霸女”,利用自己的“领导地位”,让猴山、猴群的所有资源,包括各类大小、雌雄猴子的身体,都归它一个占有并支配。但这从本质上说,就是兽性,并且与人性有着明显的差别。这也是人类可以成为万物之灵,猴子却只能为人类所掌控的最重要原因。对于猴子这个群体来说,应当是其发展史、进化史上最大的教训了。而对于我们人来来说,也需要清醒认识到,善良人性的最大威胁,就是沦为简单粗暴的兽性。

人都有风光的时候,但也必然有不风光的时候。风光的时候,很多问题都好讲,但不风光的时候,如果没有一套很好的体制机制,将会是让大多数人感到某种不寒而栗。美国波士顿的一座纪念碑上,铭刻着这样的警句:“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 — — — — — — — — —

扩展阅读:刘少奇-论共产党员的修养

刘少奇所归纳的共产党员的五大修养:1、很好的道德,2、最大的勇敢,3、最好的学习理论与方法,4、最诚恳、坦白和愉快,5、最高尚的自尊心。

— — — — — — — — — —

注1:人类进化主要分为四个阶段:早期猿人、晚期猿人、早期智人、晚期智人。北京猿人属于第二个阶段,山顶洞人属于第四个阶段,这两个阶段最少相差15万年。这至少15万年的时间,在“同一居住区域”完全可以发生沧海桑田般的变化。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风雨行者(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 本站不接受 未经书面授权的 镜像 或 自动化全文采集

上一篇:清明假期游马鬃岭(20170401-02)未能成功的旅游

下一篇:樱花溪畔(20170415)

  • 赵家人 发布于 2017-4-11 21:55:51  回复该留言1#
  • 虽然文革已经过去快四十年了,但文革阴魂久久不散,有时候,还有人一次又一次地打起文革的旗号,妄想着复辟文革那一套。每当看到这样的情况,我就会感到害怕,害怕自己被毁灭,害怕我们这个国家被毁灭。
    • 行者 发布于 2017-4-12 15:35:03  回复该留言#
    • 大家一起努力吧,一起来防范文革的各种形式的死灰复燃。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20 风雨行者(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