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历史 / 正文内容

行者说历史82-黄兴同志
时间:2019-11-10 22:19:6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博客|历史 | 浏览: 次 | 已有 2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柏杨先生说,我天朝长期的专制体制,让历史上的种种糟粕一点一点沉淀,逐渐形成一个“大酱缸”。民国时期,这口酱缸的浓度已达到极高值,以至于某些人几乎不再有什么顾忌。比如那个早早参加“GE命”的前清江苏巡抚程德全,在自己的府衙里转悠了好几圈,实在想不出什么冠冕堂皇的做法,于是就让人拿起长竹竿,把屋顶上的瓦给挑下来几片,制造点清脆的声音,算是“毅然GE命”了。每次看到这个“段子”,【行者】就不禁感叹,这样的投(装)机(×)行为确实很妙,阿Q也曾经模仿过呢,高声唱几句“我手执钢鞭将你打……”,便自以为加入了“GE命党”的行列,在镇上能替别人“做主”了。

【行者】觉得,真正的GE命党,只有三个人。第一个是邹容,他以“马前卒”为自号,写成气势恢宏的《GE命军》,虽然1905年牺牲了,却在1912年被南京临时ZHENG府追封为“大将军”。第二个是宋教仁,他是热情洋溢的理想主义者,是政DANG-ZHENG治和MIN主、宪ZHENG的开创者。第三个就是黄兴,他是出色的ZHENG治家、军事家,始终不遗余力地推动GE命实践,与孙中山更偏重于理论的特点相得益彰。

辛亥GE命前后,黄兴一直身先士卒,在历次起义中,均靠前指挥,带头冲在队伍的最前面,毫无顾虑和胆怯。1919年4月,黄兴主持了广州起义。十年后,孙中山曾这样评论:“革MING党人历艰难险巇,以坚毅不挠之精神,与民贼相搏,踬踣者屡,死事之惨,以辛亥三月二十九日围攻两广督署之役为最……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

黄兴与宋教仁是华兴会的主要创立者,华兴会与孙中山创立的兴中会,以及蔡元培创立的光复会,共同构成了同盟会的主体。作为最早的GE命团体核心领导人物,黄兴到了哪里,哪里就会出现革命热情的高涨。武昌起义前夕,满清的湖广总督得到风声,突然查抄了GE命党的部分名册、文告、旗帜和印信,迫使起义提前。仓促之间,群龙无首,连那个听到枪响立马就躲到了床底下的前清湖北新军混成协的协统黎元洪,也被拉出来充门面——拥立为湖北军ZHENG府的都督。北洋军很快就压了上来,这个时候,武昌危在旦夕。幸有黄兴及时赶到,挺身而出,带兵到长江对岸的汉阳,与北洋系的悍将段祺瑞激战二十多天,后又相持一个月以上,终于打消了GE命党内外方方面面的观望态度,赢得南方各省的纷纷独立,满清ZHENG权很快就土崩瓦解。

黄兴从来都不炫耀自己的资历,更不以此作为谋求任何私利的资本,他曾经手握重兵,影响力很大,支持者众多,却总是维护孙中山的权威,支持孙中山的领导,甚至于主动放弃自己的权力和地位,来推动GE命党内部的大团结,这种高风亮节和博大胸怀,极为难得。1905年,同盟会成立之时,面对与孙中山不相上下的威望,黄兴慷慨陈词:“总理一席,属意孙公,可省手续,不必投票。”1911年武昌三镇光复后,面对GE命党内各方面的纷纷劝进其“负起领导全国GE命的责任,到上海去统率江、浙军队攻克南京,在南京组织全国军政统一机构,继续北伐,完成GE命事业”,又明确表态:“孙先生是同盟会的ZONG理,他未回国时,我可代表同盟会;现在他已在回国途中,我若不等他到沪,抢先一步到南京就职,将使他感到不快,并使DANG内同志发生猜疑。太平天国起初节节胜利,发展很快,但因几个领袖互争权利,终至失败。我们要引以为戒……GE命同志最要紧的是团结一致,才有力量打击敌人。要团结一致,就必须不计较个人的权利,互相推让。”

我天朝历史上,能与黄兴一样劳苦功高,又不居功自傲的人物,也就是东汉的开国名将——“大树将军”冯异了。【行者】认为,缔造民国的GE命党人中,称得上大将军的,一个是邹容,另一个就是黄兴,他们都是真正的,纯粹的,充满奉献精神的GE命者。

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黄兴对孙中山的支持,并不是一种无原则的所谓“忠诚”,而是完全基于崇高的理想。在这个GE命理想与孙中山在某些阶段的“个人行为”发生冲突的时候,黄兴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忠于理想,忠于事业,而没有任何的盲从,这也是难能可贵的。1913年,宋教仁遇刺,新成立的“国民党”(不是1921年之后的那个)组阁流产。同年,“二次GE命”失败,GE命党人纷纷流亡海外。第二年,孙中山在日本组建中华GE命党,要求入DANG者须服从其个人的绝对领导。对此,黄兴郑重表示:“弟不赞成中山之举动,以是相迫,不但非弟所乐闻,且甚为弟所鄙视。”展示了其作为民主主义GE命者的独立人格,光明磊落。

理想的ZHENG党政治,应当是ZHENG党通过思想的,ZHENG治的(路线和方向),组织的方式,对国家形成影响力。至于军队,则应当作为国家JI关的一部分,置于这一切之下,置于法制框架以内。但是在黄兴这一代人相继退出历史舞台后,常凯申所打造的体制,却将“党国”异化成为军事独裁,因为常凯申就是KMT的军事领导者出身。不过,以军来代政,以军来控党,这实在是不明智,不正常的选择。为了进一步强化这套做法,常凯申又发明了诸多特务机构,重用戴雨农等人,集中打压不绝对顺从的人,集中解决自己不喜欢的意见,毫无疑问,这更是严重地恶化了DANG和政两个方面的形象,最终把黄兴这一代人所开创的事业给彻底损毁了。

某种程度,可以这么说,因为有了黄兴这样一位铁骨铮铮的战友,孙中山成为GE命党的旗手。至于常凯申的手下,则是充满了阿谀奉承,见风使舵之辈,总是空谈所谓的“忠诚”,而极少有建设性的意见,于是,常凯申的名声和事业,便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现在,黄兴似乎远不如孙中山有名,但是在当时,人们常常会说“孙黄革命”。1915年黄兴逝世,章炳麟为其撰写挽联:“无公乃无民国,有史必有斯人!”

— — — — — — — — — —

本文的主体部分最早形成于2019年10月31日,黄兴逝世103年。当天,微信公众号“国家人文历史”发了一张纪念黄兴的图片,有感而发,草就此文。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上一篇:梅山路小学2019年运动会(20191107)

下一篇:【行者晓路】的“博客|地理旅游摄影”栏目升级图片样式

  • 文叔叔 发布于 2019-11-12 10:26:50  回复该留言1#
  • 中华革命党将党员分成三个等级,并许以革命成功后的待遇和权利,这和袁世凯以金钱、官位来拉拢官僚们的做法,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如果说革命是为了建成这样一个社会,那就背离了所应有的理想和本质,搞的跟为孙中山个人谋私利一样,实在是有辱党员们的人格。这样来搞革命,不搞也罢。
    • 行者 发布于 2019-11-16 21:32:56  回复该留言#
    • 是的,孙中山在这个阶段,还是存在一定瑕疵的,而黄兴始终坚持了原则。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