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历史 / 正文内容

行者说历史79-“五德终始说”框架下的“洛阳”和“雒阳”
时间:2019-9-11 13:13:7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博客|历史 | 浏览: 次 |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同学们在宿舍里围观电视连续剧《寻秦记》,里面有个老大爷——邹衍,很有仙风道骨,高深莫测的味道。【行者】对其很是感兴趣,便在观影之后,专门上网进行了搜索,得知此人原来是阴阳家(学派)的代表人物,也是风靡我天朝两千多年的五行学说的创始人。

邹衍所生活的春秋战国时期,ZHENG局是有点儿乱,但并不妨碍我天朝全面开启第一个思想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黄金期。在这个时期,一直传承到今天的大部分学派都相继出现了,游说于各国诸侯间,同时不遗余力地在民间推广着本门本派的理念。后世在我天朝思想界跃居No.1的儒家学派,此间前后经历了孔子、孟子两大阶段,完成其理论体系最核心部分的构建。紧随其后达到No.2的道家学派,也先后经过老子、庄子的不懈努力,奠定了未来两千多年能与儒家学派相提并论的基础。当然,四百多年后(东汉末年至两晋南北朝时期),道家的一部分传承分出了道教,还有一部分传承“演绎”成了玄学,这增加了“道家学派”理论体系的复杂性,便显得不那么“亲民”,也不那么容易被普通人所理解了。

至于邹衍,曾经有历史学者认为,他应当被划入广义的“道家学派”,但【行者】还是觉得,将他作为单独的“阴阳家”学派的创始人,要更加客观一些。春秋战国之后,法家(秦朝)、道家(汉朝初期)、儒家(兴起于汉武帝时期)在历朝历代治国策略的选择上,屡现浮沉,而当初排在后面的“阴阳家”学派的理论,从秦朝建立时起,便始终以一条暗线的形式,为历代统治集团所实际运用。

邹衍从早期的天象观测和历法测算等方面出发,认为天地的本质/本源可以最终归于五种基本元素,即金、木、水、火、土这“五行”。邹衍又进一步指出,“五行相克”规律或是称作“五德终始说”(土克水,木克土,金克木,火克金,水克火)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发展变化的基本规律。就邹衍这一套理论的本身来说,不失为一种朴素的唯物主义(五行元素)和辩证法(五行相克规律),邹衍也曾经强调,没有“万寿无疆”或万世一系的人物、事物和王朝,这是带有明显的运动、对立、矛盾等色彩的哲学理论。

可惜,从秦始皇建立秦朝时主动运(利)用(用)邹衍的“五德终始说”开始,为了ZHENG治上的某些目的,历代统治集团都故意曲解邹衍和“阴阳家”学派的原意。一方面,将其包装成类似“玄学”的东东,动不动就宣称“天意”和“君权神授”(当朝天子代表上天),使之陷入了迷信和盲从的泥潭。另一方面,则宣扬循环论,避而不谈历史发展与改朝换代的社会、经济原因,反倒是创造出一套号称是对应“五德”的颜色和服饰体系,为统治集团掌握权力的“合法性”披上神秘的外衣。

秦始皇在秦朝建立之时,首先编出了一个其先祖秦文公打猎过程中猎获黑龙的“故事”,说这是“水德”兴起的标志,并作为秦朝“水德”政权替代周朝“火德”政权的依据,秦始皇还假模假式的要求,全国民众(包括皇帝和官僚)都要改穿黑色衣服,以符合“水德”规范。西汉初年,汉高祖不是那么讲究,觉得直接继承了秦朝的疆域和体制挺好的,于是也沿袭了秦朝的“土德”。但是等到了汉文帝时期,天下承平日久,官僚和儒生们估计实在闲的无聊,便积极找事情,上书皇帝说有必要修订“体制”和“宣传口径”,并最终争取到在汉武帝时期,正式将汉朝改称为“土德”政权。

王莽篡汉时期,著名“马屁精”刘向、刘歆父子提出,要对西汉以来的学术理论做全面梳理和修订,不过,此举在“打破一切成规”,高举“复古改制”旗号的那个时代,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儿。刘向、刘歆父子在儒家学派,开创了古文经学流派,而在阴阳家学派,也不忘插上一只手,说“五行终始说”应重新排序(注1),并据此“推算”出汉朝为“火德”政权,然后,王莽欣然接受了这个“创新”,并宣城自己的新朝是“木德”,是替代西汉的唯一合法ZHENG权。由于王莽这个人太擅长自我宣传了,而且特能忽悠,普天下居然都相信了刘向、刘歆的这套理论,以至于刘秀建立东汉政权的时候,为了表明自己是汉室的合法继承人,也不得不打出“沿袭”自西汉的“火德”传统。

为了打造好一整套“地道”的“火德”模式,刘秀及其领导下的东汉ZHENG权,首先规定在服饰上改为以红色为主,彻底放弃了西汉以来黑色为贵的惯例。其次是将首都“洛阳”给改个名字,因为“洛”字带“水”,与“火德”相冲,于是在不改变其读音的情况下,去掉左边的“水字旁”,在其右边加了个“佳”字,即改为“雒阳”。到了班固主持编订官方版断代史——《汉书》的时候,对于汉朝究竟算是“土德”还是“火德”,一时间犯了难。班固在经历了“艰难的抉择”之后,找了个汉高祖以“赤帝子”的名义斩白蛇(白帝子)而起义的“故事”,作为汉朝是“火德”的重要依据。【行者】觉得,作为历史学家,因为时代的局限性,有些内容写的不全面,或是写的隐晦一些,都还能被理解,但是在正正规规的史书里牵强附会(还被人一眼看出来了^_^),装神弄鬼,就这方面而言,班固的《汉书》比司马迁的《史记》不知道差到哪里去了。再后来,范晔在《后汉书》的撰写过程中就“朴实”一点了,直接写道“汉初土德,色尚黄,至此始明火德。”虽然没说详细的原因,但至少客观地陈述了这段史实。

其实,当年邹衍在稷下学宫“教书”的时候,为了迎合田氏代齐的现实状况,附会说齐国原来的君上(姜子牙的后裔)是炎帝后人,属“火德”,而现今君上“田氏”为黄帝后人,属“土德”,“土德”替代“火德”,是客观规律使然,不是违背礼法的篡位之举。新上位的齐闵王听了这些汇报,很是高兴,觉得邹衍是个人才,是协助自己掌握好全国意识形态的重要工具,于是将邹衍的理论确定为稷下学宫的指导思想,并赐名曰“(忽)(悠)(王)”——括号中是【行者】给改的名号,也许更恰当^_^

后来,邹衍在周游列国,推销自己理论的时候,更充分地发挥了忽悠的工夫。比如说在接受了燕昭王更加盛情的款待后,立即表示,虽然齐国代表了“土德”,但也架不住燕国处于北方所代表的“水德”。根据木胜土,金胜木,火胜金,水胜火的规律,燕国将是最终统一天下的国家啊。令人遗憾的是,后来的真实情况为,燕国被虎狼一般的秦军一路往北驱赶,一溃千里,仓皇逃窜,连荆轲这样的“侠客”,都未能挽回其覆灭的局势,这真是对当初这场大忽悠的绝妙讽刺。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邹衍“五德终始说”继续的传承和异化。等到东汉覆亡之后,新上位的魏文帝曹丕再一次“庄严”宣告:“诏以汉火星也,火忌水,故‘洛’去‘水’而加‘佳’。魏于行次为土,土,水之牡也,水得土而乃流,土得水而柔,故除‘佳’加‘水’,变‘雒’为‘洛’。”至此,“雒阳”又改回了原来的名字——“洛阳”,前后不过两百年的时间。幸好当时广大吃瓜群众的文化水平都不高,不识字,对大家日常生活的影响不大,仅仅是在吃饱了没事干的官僚和贵族群体中,需要研究了一把“‘回’字的四种写法”,呵呵。

— — — — — — — — — —

注1:邹衍的理论是“五行相胜(克)法”,从黄帝开始计算,黄帝是土德,夏朝是木德,商朝是金德,周朝是火德,秦朝是水德,汉初承继秦朝的水德,汉武帝时改称土德。

刘向、刘歆的理论是“五行相生法”,认为新德都是从旧德中生出来的,而不是直接替代或使用杀伐手段来夺取(克),同时要从伏羲氏开始计算,伏羲氏是木德,炎帝是火德,黄帝是土德,少昊是金德,颛臾是水德,帝喾是木德,尧是火德,舜是土德,禹和夏朝是金德,商朝是水德,周朝是木德,秦朝是木德(但因为崇尚法家思想,不讲究‘德’,要降低一个等级来对待,对此,秦始皇表现出尴尬而又不是礼貌的笑容,同时在私下场合大骂,我服装都改了,你还要求多高啊~~~),汉朝是火德。

下图为五行,中间是邹衍的理论体系,外圈是刘向、刘歆的理论体系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上一篇:行者微评论72-微博中的奇葩账号

下一篇:中秋假期·情调(20190915)

  • 须臾 发布于 2019-9-11 22:05:33  回复该留言1#
  • 邹衍的学说,充其量也就是个为封建帝王扶乩之类的,凭什么说他是唯物辩证法
    • 行者 发布于 2019-9-11 22:16:38  回复该留言#
    • 我没有说邹衍的学说是现代意义的唯物主义和辩证法呢,呵呵。邹衍的学说,一是认为世界的本源是五种元素,这就脱离了唯心主义的意志决定论的范畴,达到朴素唯物主义的物质决定论的层次了。二是认为五行是相生相克的,而且这种相生相克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发展变化的动力和规律,这就是辩证法中的矛盾论,对立统一,绝对运动等方面的内容啊。这样分析没有毛病吧^_^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