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政治与时事 / 正文内容

说说某些中国人的真正崇拜
时间:2012-10-25 22:24:22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 次 |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新中国成立以来,较长时间里大体采用着模仿自前苏联的晋升体制,然而由于当时的苏联所普遍流行的个人崇拜与领导专断思想,这种晋升体制也不可避免的存在着弊端。具体来说就是,虽然从总体上可以分为两大类——行政管理人员与专业技术人员,但是在晋升到一定高度后,提供给专业技术人员的岗位会逐渐向行政管理人员靠拢。这使得初级专业技术人员在经历了中级、高级之后,就不再有更高层次的上升空间,以及被国家、社会与单位给予更多认可的机会。为了继续实现所谓的“自我价值”,不少人就不得不放弃本来做的很好的专业,转向其实很陌生,或许自己压根就不喜欢的“管理工作”。

这种体制的最直接受害者就是中国的高校,1952年全国高等院校大调整之后,六十年来,不仅没有培养出钱学森之类的理工科顶尖人才,文科和整个文化艺术界也没有新的大家了。当然原因也很简单,就是高校整体被行政化了,从校长到院长到系主任,甚至于学科带头人,都被赋予了明确的行政级别,至少也下文规定“享受某某级别的待遇”。以至于为了得到一点点可怜的科研经费,都必须首先去争取多大的官儿的支持。象牙塔里对权力的崇拜尚且如此,外面纷繁芜杂的社会再怎么做就不足为奇了。

这是当代中国人的一个真正的崇拜——屈服在权力的皮靴之下。

近些年来,随着开放的深入,人们的大脑也日渐灵活起来。能够找到更有效的发展生产,增加利润的途径应该是好事,但是有了钞票后就以为想干什么都行,便不知不觉的走上了歧途。而整个社会开始依据财富的多少将人划分为三六九等并加以有差别的对待,便是主流价值观发生了扭曲。至于到了某些政府工作人员出于自我保护而对“财大气粗”者产生畏惧,甚至为了扩张自身利益而尝试着“权力寻租”,便无疑是释放了极为危险的信号。

这是当代中国人的另一个真正的崇拜——拜倒在金钱的石榴裙之下。

当前的中国处于改革的关键期和攻坚期,诸多传统的藩篱已经被打破,相当一部分新的体制却暂时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因此不少群众,尤其是相对弱势的中下层群众,面对着急剧变化的现实和尚不明朗的未来,自然而然的不断产生着不安和焦虑。为了有效保全自身权益,需要有足够强大的外部因素,权力可以支撑人挺直腰杆,金钱可以帮助人改善处境。于是,拥有权力和金钱的人在极力维护既得利益,没有权力和金钱的人希望获取更多利益,方方面面的舆论奇妙的实现统一,虽然是毫无疑问的堕落了。

比如某些地方的交通警察,就已经由“为人民服务”异化为“为人民币服务”。驾驶汽车的人或许经济状况相对好一些,所以部分小的违章事件是可以被容忍的,当他们占用非机动车道或人行道行驶或停车,无牌照并闯红灯,飙车,刮碰,从左边超车后忽然向右并线的时候,交警通常会视而不见,不过也是有充分理由的——“警力不足”。但是,当骑电动车或摩托车的人上路时,交警马上就非常热心的前来“服务”了,可以发现每一个红绿灯后都会站着至少一个交警,一旦有电动车或摩托车经过,马上就憋足了气吹响口哨,大声的叫骂着(请注意是在‘叫骂’而绝不是使用文明执法用语),要求都挤到狭窄的或许已经被机动车占用着的非机动车道去。为了弥补交警“执法”的漏洞,某些地方居然还想到这样的办法:让驾校里那些即将成为汽车驾驶员的人,戴个红帽子,披个红绶带,拿个小红旗,布满每一处摩托车和电动车可能闯入汽车“专用区域”的位置,严防死守。这批人当然会严防死守了,一方面是为了他们未来自己这个群体的利益,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过一把执法的瘾,即便名义上只是“志愿者”,同样可以趾高气昂,吆三喝四的。

如果说电动车究竟是属于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尚无定论的话,按照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法》的规定,摩托车是有权挂牌照上路行驶,并按照机动车进行管理的。但是,有部分地区,居然以地方性法律法规,甚至是某个政府部门自行制定的部门规章为依据,把摩托车和电动车上路的权力都给彻底剥夺掉了,而理由居然是骑这些车的人有不少抢劫抢夺犯罪分子,或者是制造交通违法事件甚至于交通事故的罪魁祸首。不知道制定这些政策的官员们有没有翻过档案,估计连日常的新闻报道都没有怎么看过,要知道汽车的事故率和肇事危害性,要远远大于摩托车和电动车,而“双抢”仅仅是极少数犯罪分子的行为,99.99%以上的购车者可不是以犯罪为职业的。

中国交通拥堵的根源,在于汽车的超前泛滥,至少是目前汽车的数量超过了道路的承载能力。但是官老爷们从来不敢惹那些惹不起的人,也就只好把责任强加在好欺负的人头上了。这也就形成了越整治越乱,越乱越胡来的局面。

只有中国大陆的部分城市热衷于禁摩,也只有中国把“汽车工业”作为国家的主要支柱产业之一。确实,如果城市里只有小轿车来来往往,领导的面子自然是倍儿有光的,因为看起来大家似乎都很有钱了。而如果把所有穷人都赶到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去的话,就不会再有人“拖后腿”,理想中的“和谐社会”也就实现了。

为了强势群体出行的更加便利,违法限制弱势群体出行的权力,是对权力和金钱的错误崇拜,与现代法治精神相悖,也会让国家被少数利益集团所收购或绑架。当然强势群体也不要肆无忌惮的高兴,弱势群体在被逼到一定程度之后,是完全有可能奋起反抗的。比如说有的时候,尽管交警怒的就差动手了,只要大批摩托车和电动车一起不理睬它,照样是无可奈何的。

记得前段时间网上发了芜湖市一位副市长天天骑自行车送女儿上学的照片。广大人民群众是坚决拥护的,认为其表现了公仆的本色。但是也有不少出门非坐小轿车的人很不满,认为这是对“特权阶层”基本生活习惯的背叛。试想一下,如果哪天某个木楞的交警没认出来这位市长,按平常对待“小民”的惯例将其羞辱一顿以作工作中的消遣,那才叫有趣呢。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上一篇:中央政府对新疆管辖的强化

下一篇:酷酷的照片(20120928)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