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正在改版和升级中
始建于2001年12月21日 | 非著名历史学爱好者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 > 博客|政治与时事 > 正文

行者微评论152-反思录-说说这几年的社区(居委会)

作者:行者 发布时间:2023-03-24 07:14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浏览:1824 评论:0



城市(含部分乡镇)的社区,一般设置有居委会,与农村地区的村委会相对应。

在现行的FA律中,居委会和村委会均为基层民众的自ZHI组织,没有行政权力。从这个角度来说,社区的定位应当主要是服务和协调。不过,究竟是不是自治组织,倒不算最关键的,因为如今更麻烦的问题是,不少地方的社区,已经自我定位成了管理组织,甚至异化为某些机关甚至某些领导对下面的监控工具,这也成为许多矛盾的成因。尤其是在过去三年“非常时期”,某些社区的自我膨胀和权力扩张,在网上甚至引发了“社区这样的组织为何还不取缔”的疑问。

其实,有许多“职能”完全可以由社区的“上一级”街道,或者是“更上一级”区县来执行,这两级机构都是法定的一级政府(及其派出机构),最近几年也都建立了综合/行政服务中心,具备面向一线的能力。但行政权力和机构的扩张,在各国都属于无法回避的常见现象,我天朝自然也不例外。虽然社区没有公务猿的编制,却常常可以通过“政FU购买服务”来达到吃财ZHENG饭的效果。虽然社区在理论上需要向下负责,主要接受本区域居民的监督,却可以在“组织”上想办法,在居委会成立平行的支部,然后由街道或区县的总支部/DANG委来下命令,从而实现可能更强有力的控制。

正所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收了钱却不办事儿,在某种程度上,于情于理似乎都说不过去。一方面,本社区居民是无法直接付佣金的,另一方面,“政府购买服务”决定了社区的工作人员从自己生计的角度来考虑,“需要听谁的”发生了“逆转”。然鹅,作为现代社会的人,还需要建立起“纳税人”意识,即便这个概念现如今被许多键盘侠屡屡攻击。要认识到,是人民用劳动撑起了国家,而不是空洞的“国家”养育了人民。

社区还有一大利器,便是常常会有意或“无意”地模糊着说是“接上级通知”或“按有关部门要求”。这个说法很好,某些领导的责任分分钟被摘的一干二净,因为在法律上,居委会没有“上级”,居委会是应当由居民选出,对全体居民负责的。至于“有关部门”,多年来,一向为我天朝最神秘的组织之一,因为从来都找不到具体指向。两千多年来,我天朝总是外儒内法,王霸兼用,儒家和王道,更多情况下是外表,甚至可以说是幌子,某些领导者,更喜欢法家手段,更喜欢简单粗暴见效快的霸道,但这都是“潜规则”,不便于在公开场合大大方方地承认,于是,社区作为某些机关的白手套,替某些机关,或者干脆是替某些领导做一些想做而不便于亲自做,或是不敢大张旗鼓地去做的事情,便是非常有用和顺手的了。

不过,也有社区自我感觉良好,找不准自己的定位,自己加戏过多,结果玩脱了的,比如全城“解封”后,居委会仍不准居民走出小区。也有夹带私货过多,结果引起众怒的,最典型的就是小区封闭后,只能从屈指可数的几个指定渠道,或是某些“团长”手里采购生活物资,而远方的捐助可能被藏匿,丢弃,甚至转卖。三年“防YI”是个照妖镜,让形形色色的妖怪们都现了形,社区也不例外,即使前面这三年没有暴露出某些问题,将来也会暴露的。

严格意义上,我天朝“法定”的“行政区”只有三级,分别为“省/……”“县/区/……”“乡/镇”。地区改为地级市以后,由省ZHENG府的派出机构变成了实际的一级“行政区”。街道和社区的机构扩张和人员增加,据说使得财政供养队伍在最近几年从四千万飙升至八千万,或者更多。于是,“热热闹闹”的三年“防YI”结束,面对一地鸡毛的经济,许多吃紧的地方又打起了“缩编”和“清退”的主意,这是个好现象,但仍要注意防止一切都复苏了以后,有些东东又死灰复燃,重新进入一轮新的循环了。



标签: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