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历史 / 正文内容

行者说历史90-孙大炮路线图和普大帝不退休
时间:2020-3-18 12:48:36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博客|历史 | 浏览: 次 | 已有 2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1923年1月,早已从“领导岗位”(中华MIN国临时大总统)退下来的孙文TONG志,在《申报》五十周年纪念专刊上,发表了《中国GE命史》一文,正式提出分为“军政-训政-宪ZHENG”三步走的路线图。1924年,孙文TONG志又发表了《国民ZHENG府建国大纲》,进一步详细介绍了每一步的具体内容。1928年10月,张少帅宣布东北易帜,自此,国民ZHENG府在形式上完全统一全国的任务。于是,根据孙文TONG志之前设计的路线图,KMT中YANG常委会公布了《中国国民DANG训政纲领》,宣布中华MIN国由“军政”时期过渡到“训政”时期。当时,孙文TONG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之一——胡汉民解释道,我天朝的广大吃瓜群众经历过两千多年的帝制,初入MIN国,普遍缺乏ZHENG治知识和经验,可以说并不熟悉“皿煮”原则与操作方法,属于Too Young Too Simple,懵懂无知的状态。因此,在MIN国初期,十分需要KMT这样一个“保姆”,手把手的辅导,一点一点地带着去尝试,方才能“教养此主人之成年,而还之政”。胡汉民特别强调,这绝不是什么“一DANG专ZHENG”,凡是有这种想法,以及对此提出异议的人,都是“不明斯义者……此大谬也!”啧啧,这大帽子给扣的,让人好怕怕哦~~~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不光胡适在1929年发表了《人权与约法》一文,直接炮轰胡汉民及其所宣扬的“孙文学说”。到了1931年初,KMT内部的高层也围绕这个问题发生了激烈争执,最后,时任国民ZHENG府主席的常凯申,派兵逮捕了时任立法YUAN长的胡汉民,宣布“罢免”其职务,随后在同年6月1日公布了赶制出来的《中华MIN训政时期约法》。地球人都知道,1927年的时候,常凯申在上海制造了一系列惊天血案,然而,从“军政”到“训政”在名义上的过渡,居然是常凯申这个人最终主持推动的,实在是MIN国时期的一朵奇葩。

早在1921年至1922年期间,我天朝近代以来引领风气之先的中心——湖南省,就已经自行研究、制定出了一部“宪FA”请点击这里查看<湖南省宪FA>。《湖南省宪FA》是我天朝近代以来“地方自治”的重要里程碑,虽然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实施,却证明了在没有KMT这种“保姆”的情况下,吃瓜群众也有本事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要知道,当时湖南是在“新军阀”赵恒锡(注1)的统治之下,孙文TONG志还在广东,与同样热衷于搞“联省自治”的陈炯明杠来杠去。不过,陈炯明后来不是太厚道,纠结了一些“不懂事”的“粤军”,跟孙文TONG志真刀真枪地干起了架,给自己在历史上留下了不太光彩的形象。值此生死存亡之际,常凯申算是抓住了机会,之前他都是在上海滩混日子的,天天沉迷于声色犬马,还被高利贷债主追杀过,幸得杜老板及时拉了一把,才免于被丢到黄浦江里面的命运。陈炯明和孙文TONG志打起来的时候,常凯申及时溜到广州,随侍在大领导身边,获得大领导的充分信任,结果意外地获得在KMT内部地位的一跃而起,就像坐火箭一般的速度。接着,常凯申便能够大言不惭,肆无忌惮的打着孙文TONG志“继承者”的名义,不断夹带私货了。

按照孙文TONG志亲自确定的路线图,训政只是中间的过渡,宪政才是终极目标。实际上,最早在1927年,国民GE命军抵达长江流域,相继占领武汉、上海等大城市的时候,最晚也不过1928年,即东北易帜的时候,就应当果断结束“训政”,顺应民意实行“宪政”了。然鹅,在孙文TONG志不在了以后,常凯申立马曲解这这一套理论,将其重新包装成自己搞专ZHI,搞独CAI的依据。要说抗日战争时期,整个GUO家处于紧急状态,多讲讲所谓的“团结”,讲讲所谓的“令行禁止,步调一致”,倒也勉强可以接受。但是在1947年,常凯申脑子一发热,觉得“训政”还不够深入,对广大吃瓜群众“训(驯)练(服)”的还不够到位,居然又搞了一个更(不)严(要)厉(脸)的“戡乱建GUO”条款,于是连美国人都看不下去了。最终,常凯申集团算是把全国民众都给得罪,然后,自然是被全国民众无情地抛弃。

以上的历史说明,民众压根就不需要什么“保姆”。而怀疑民众,看不起民众的某些个领导者,大部分还是自己另有企图。

不过,即便是七十多年后的现在这个时代,仍有人觉得,普大帝一退位,立马就会群雄并起,天下大乱。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我天朝的总设计师在四十年前就分析过。总设计师曾多次强调,把一个国家的命运寄托在某一个人身上,是很危险的。可惜,直到今天,在不少地方,仍有人坚持以为,离了谁,地球可能就转不起来了。殊不知,不管是谁,不管是身居庙堂之上,还是身处江湖之远,这个地球都会以固定的自然规律持续运转,而人类社会也始终会以客观的经济规律、历史规律不断向前进。

客观的说,这二十年来,普大帝治下的俄罗斯,并没有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其中有美帝带着众喽啰们拼命使坏的因素,但也证明了威权主义体制,或是可以称之为极权主义体制的负面影响。换句话说,就是僵化体制和过度强调某些个人的作用,妨碍了创新,制约了活力。酱真,普大帝干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把苏修的那一套“老传统”给捋顺了,甚至还残存着大量沙俄时期遗留下来的的糟粕。这种体制是苏修最终走进了死胡同的重要原因,而普大帝没能解决好这些问题,也给未来的俄罗斯留下了严重隐患。

许多年前,普大帝是一个神话。而久久地留在一个位置上,不得不让天下人对其是否贪恋权位,产生疑问,产生无限遐想 。这也决定了在许多年后,他将变为一种笑话。

记得二十多年前,【行者】上中学的时候,教科书上说我天朝经常会面临“一放就乱,一收就死”的困境,但也明确指出,不能因此回到计划经济的老路上去,而是要继续不断地探索和完善市场经济体制。诚然,有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就是,最近几年,全球有不少国家和地区在集体向“左”转,包括伊朗,包括拉美。至于北棒子国,倒算不得“左”转,因为它们直接倒车回到了古代,开始大搞血统论指导下的世袭制了~~~ 这些都是与现代“皿煮”、法治潮流所相悖的思想、观念,并且出现了这些沉渣得以泛起的环境基础和民众基础,应当说,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动向,需要倍加警惕。

1912年,袁宫保“接任”中国MIN国(先‘临时’,后改为‘正式’)大总统的时候,就有许多个所谓的“团体”粉墨登场,高声称颂“天恩”,说非得袁宫保才能掌控大局,稳定局势,后来,还搞了“劝进”的闹剧。结果,袁宫保直接被普天下的民众给活活骂死了,而它所构建的一整套体系,也包括名义上以它为“核心”的一个“北洋集团”(注2),随着DI制梦,专ZHI梦的破灭,全都树倒猢狲散了。

— — — — — — — — — —

注1:赵恒锡当上湘军总司令之前,湖南省的旧军阀先后是张敬尧、谭延闿等人,湖南民众通过多次DOU争,驱逐了这些旧军阀之后,得以创造出“制宪”的ZHENG治环境。

注2:其实北洋军阀的诸山头,压根就没有形成过一个真正的统一体,也从来没有任何法规、制度、道德、信仰或共同价值观的约束,只是为了共同的利益,在袁宫保位高权重的时候,通过金钱、权位等媒介,暂时勾结在一起罢了。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 本站不接受 未经书面授权的 镜像 或 自动化全文采集

上一篇:行者微评论82-哨子,哨子

下一篇:行者说历史91-一声叹息金圣叹

  • 草根 发布于 2020-3-18 15:35:10  回复该留言1#
  • 三十年代,国民党的许多元老们,像孙科、于右任等人,都强烈要求结束训政,实行宪政,并在1936年编出了《五五宪草》
    • 行者 发布于 2020-3-19 9:22:50  回复该留言#
    • 是的,有时候,历史上就是有一些看起来有些自相矛盾的情况。比如段祺瑞赶走了张勋,立马以“再造共和”的功臣自居,呵呵。
  • 行者 发布于 2020-3-19 9:14:39  回复该留言2#
  • 【网上分享导语】我的“皿煮”和创作理念就是,没事的时候,讽刺讽刺其它单位,其它地区,或是其它国家。这样做,既安全,又畅快^_^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20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