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正在改版和升级中
始建于2001年12月21日 | 非著名历史学爱好者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 > 博客|国际关系 > 正文

行者微评论185-诺曼底登陆八十周年

作者:行者 发布时间:2024-06-08 23:52 分类:博客|国际关系 浏览:224 评论:0



前天(6月6日)是诺曼底登陆的纪念日,弹指一挥间,居然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十年。

按照每年的惯例,欧洲与美国举办了一系列活动。今年的亮点是法国陆军合唱团与一个小女孩在各国政要和老兵面前,一起高唱二战时期美国伞兵的军歌,也就是著名的陆军101空降师军歌《Blood On The Risers》(101空降师是诺曼底登陆的先头部队)。这首歌的词不是很复杂,有些句子与我天朝的主流价值观也不是很“契合”,但曲调铿锵有力,节奏感很强,据说还被选作《兄弟连》的主题曲。

值得品味的是,在今年这样的“整十周年”纪念日,欧洲各类活动均不见老毛子的身影,以至于我天朝的许多“黄俄”相当不平,认为这属于严重无视苏联红军在东线抵挡纳粹的“历史虚无主义”,甚至喊出了“保卫苏联、保卫中国、保卫一切民族的自由和独立而斗争”的历史口号。殊不知,苏联在三十多年前就亡了,而现如今的东欧,“为着反对法西斯而斗争”所建立的“国际统一战线”,其敌方正是所谓的“苏联的继承者”,当然,这个实体建立在其亲手毁掉苏联的废墟之上。

其实在前些年,欧洲与美国已经貌合神离,欧洲内部的双发动机法国与德国也不是铁板一块,但是在老毛子的咄咄逼人,无限扩张,步步蚕食的压力之下,欧洲居然重新团结了起来,又投靠到了拜登这个老狐狸的麾下。至于那个曾经的反法西斯盟友,已经异化成了侵略者,新纳粹,真正的新法西斯,不再列入被邀请的名单。我天朝的“新红卫兵”这两年比较喜欢给别人的扣的一顶大帽子,就是“给敌人递刀子”,而普大帝悍然侵入主权国家乌克兰,还叫嚣着要使用核武大杀器,叫嚣着要主动攻击北约,都是妥妥的“递刀子”,并且是一次至少递出去两把,左手一把,右手一把,让措手不及的美国人直接惊掉下巴。

酱真,普大帝最近数年的屡屡奇葩操作,一步步败坏了老毛子的形象,也连累其“祖上”的荣誉,让人不得不联想起柏林墙的修筑,“匈牙利之春”被坦克碾压,还有南斯拉夫的瑟瑟发抖。对于我天朝来说,虽然某些人一向嘴硬,但也不要散扯什么所谓的“国家利益”,因为站在侵略者的一边,就是蜕变的汪兆铭,不可能被饶恕,更不可能被理解。老毛子在历史上给我天朝提供了安全保障么?是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是乌苏里江以东?是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是唐努乌梁海与科布多?还是外蒙古?还是珍宝岛?四百多万平方公里的丢失是客观存在,江东六十四屯的冤魂也不会松口。老毛子东进之前,我天朝的版图是秋海棠,经过了老毛子的侵略,虽然“黄俄罗斯”计划最终未能得逞,我天朝还是被压缩成了公鸡。

因此,对于欧洲当下的担忧,我天朝应当给予理解。八十年前,盟国和盟军面对的是虽然日渐西山,却困兽犹斗的德意法西斯。现在,欧洲正面对着外强中干,屡战屡败,但愈发歇斯底里的老毛子。某些人注定了要被吊上路灯杆,但仍需努力,避免其他人被绑上疯狂的战车,或是被乱撞的战车所撞倒。

不过,与诺曼底这几天的场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俄乌战场上,老毛子的一位士官向一群士兵聚集的房间投掷了一枚手榴弹,此事件正是深深陷入泥潭的老毛子军队的一个缩影,而这支军队自从发起了不义之战, 便被钉在了终将彻底失败的耻辱柱上,尤其是最近的状态,就像1917年沙皇俄国,前线充满了失落和焦虑的气氛,只要再有一位托洛茨基之类的人物振臂一呼,便能反戈一击,把之前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沙皇及其家族和仆从们,统统扫进地狱。

前段时间在瑞士召开的乌克兰和平峰会,作为当前战争双方之一的老毛子亦不在被邀请之列,毫无疑问这是向外界传递了一个重要信号:侵略者已经失去了讨价还价的资格,相关方面已经开始讨论打败侵略者之后的国际秩序安排。这种情况,正如八十年前的开罗会议、雅尔塔会议、波茨坦会议,德意日均不在谈判桌上,因为世界反法西斯联盟坚定地认为它们已经失去最起码的道义,没有资格说话了。当前也是有些敏感和尴尬的时期,在我天朝内部亦未就老毛子的未来安排达成共识,但无脑的站队肯定不可取,何况老毛子在历史上并未给我天朝很好地挡过枪,反倒是多次冲着我们打黑枪。最后还是那句话:只有解除了老毛子对我天朝的一切威胁和潜在野心,才有条件清除长期以来我天朝形形色色的“黄俄”意识,树立起我们民族自己的自信心。



标签: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