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历史 / 正文内容

行者说历史85-明初的赵官家与沙俄的小父亲
时间:2020-1-31 0:3:8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博客|历史 | 浏览: 次 | 已有 2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在我天朝五千年的历史中,元朝算是一朵奇葩:拥有空前广阔的疆域,却在国家治理方面却总是一团糟,直到“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口号喊遍中原的时候,其皇室和官僚集团还在忙于各种纠结与争斗。

元末的张士诚、陈友谅等割据势力的首领,其实都是些志大才疏的人物,恰逢乱世,在元朝难以顾及的南方占了块地盘,充当“山大王”。包括后来取得了最终胜利的朱元璋,也不是什么“仁者”,只是属于闷声发财的类型,建立明朝没几年,就立马调转枪口,把一起打天下的“淮西集团”给全部“消除”了。

施耐庵正生活在这一时期,早年曾投奔过张士诚,梦想着干出一番事业,可惜其策略屡次不为张士诚所采纳,不得不愤而离开平江城。朱元璋打败了同时期的所有对手,便迫不及待地开始普查张士诚等枭雄们的老部下,估计是想斩草除根。不过施耐庵躲过了这场浩劫,在故乡(江苏)兴化的乡下隐居起来,写成《水浒传》,算是这一生的最大成就。

《水浒传》的“中心思想”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要说在水泊梁山建立的初期,包括晁天王主持工作的时期,都没有表现出此类倾向。宋公明上山,清理了先前的“老同志”队伍之后,虽然口口声声表示要“替天行道”,要践行“忠义双全”,却愈发表现出和汴梁方面眉来眼去,暧昧不清的模样,一度还强力走了李师师女士的门路,搞起了“枕边风拍马”之特别行动。

从《水浒传》的字里行间来看,对于宋江的路线,作者施耐庵似乎还有点儿给予肯定的味道。这也成为了这部作品在取得文学方面的巨大成就之余,被后世不少评论家毫不留情得开展批判的主要原因。【行者】觉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或许就是施耐庵所处的那个时代的局限性所致吧,毕竟人家一生的前半段是元朝的粗暴,后半段又来了朱元璋的高压。乱世(元末)给普通民众造成了极大的不安,但是在动荡之后又出现的极权主义(明初),则是让普通民众更加战战兢兢,披上更厚的表面伪装。《水浒传》就是这个时代社会思潮的反映,尽管可能是一种基于恐惧的,完全不同于内心真实想法的反映。

不知道朱元璋有没有看过《水浒传》这种“市井小说”,但【行者】相信,这部小说比较符合这位强势皇帝的思维模式。朱元璋一辈子都在“反腐”,把整个官僚体系折腾的鸡犬不宁,也颇能赢得当时和后世不明真相吃瓜群众的“认同”。然而,对于让自己不满意,不高兴的人和思想,朱元璋也从来都是毫不留情,毫不手软的,常常是一次就连坐几千人,上万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直接就成批地咔嚓了,可以说这是整个明朝时期最恐怖的一段时间。

在《水浒传》中,宋江及其追随者们,一提到“赵官家”,瞬间便能够打起十二分精神。可惜这是明朝初期的现实,而并不是宋朝的情况。要知道,宋朝自立国之初,便立下了“不杀士大夫”“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皇家祖训与国策。宋朝有过许多次党争,但很少有过人头落地的结果,比如苏轼,在1079年(元丰二年)陷入“乌台诗案”,政治前途是没有了,却仍可以“降职留用”,后来到了黄州,还悠然自得地写下诗句:“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只惭无补丝毫事,尚费官家压酒囊。”把自己的对手——还是党争中的胜利一方——公开的狠狠嘲弄一番,当然,这是建立在苏轼预先判断自己不会因言获罪的基础之上。到了《水浒传》成书的时候,如果再有文人敢如此“放肆”,那在朱元璋的眼里,恐怕就要被认为是严重的“ZHENG治不正确”了。可以说施耐庵相当识时务地对小说情节进行了处理,为光荣的、正确的朱皇帝献上了“赵官家”一直都“至圣至明,只被奸臣闭塞,暂时昏昧”的设定,从而获得这部小说的“准生证”。

不过,小说终究是小说,任何“一言堂”或是经过了粉饰的宣传口径,都将成为一段笑话。我天朝的历史学界,从来都没有人把《水浒传》当成宋朝历史的参考资料,至于那个朱皇帝的个人构想,在自己儿子(朱棣)的执政结束后,便一点点地烟消云散。明朝中后期的国家治理模式和社会风貌,与朱元璋-朱棣时代的紧张气氛形成了明显对比。

后来还有个明朝的皇帝——崇祯,也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物,面对着内(张献忠、李自成等起义军)外(后金)压力,宣布加征辽饷、剿饷、练饷,还冠冕堂皇的说“暂累吾民一年”。然而这些政策的实际效果却是,各地起义军此起彼伏,越剿越多,辽东的后金军也没有搞定,反倒在战争中快速成长壮大了起来。唯有各级官僚成为大赢家,在加征的税赋中大肆揩油,变得脑满肠肥。最后,“赵官家”的名义也不好使了,李自成带着饥饿的民众冲进京师,其中从山西北部过来的一路上,大部分城池都是望风而逃,甚至主动开门,一度让李自成都不禁疑惑,肥胖的走不动路的官僚们有时候还象征性的抵抗一下,而这“赵官家”现如今怎么落到了这等众叛亲离的地步?

再顺便说说其它国家的历史,算是做个国际比较吧^_^ 沙皇在旧俄国,也是非常善于自我包装,自我宣传的。明明是阶级矛盾已经激化到了简直无法调和的程度,沙皇却坚持认为自己始终和中下层民众站在一起,是广大民众的“小父亲”,是民众们对抗所谓“官僚集团”的重要依靠,需要对其充满热爱与崇敬。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沙皇及其爪牙们在1905年1月,“忍不住”对呈送请愿书的民众们开了枪,是为“流血星期日”。此事件彻底砸碎了沙皇的“小父亲”形象。后来,为转移视线,沙皇又将整个俄国拖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泥潭。于是,俄国民众群起而攻之,将沙皇一家赶出冬宫,并在1918年押往曾经用于流放ZHENG治犯的西伯利亚,尽数处决,算是血债血偿了。

历史上,权谋手段常常被利用,但也常常只能够蒙蔽一时。历史多次证明,有些贪官和酷吏,就是皇帝惯出来的,甚至皇帝直接指使的。所以,有必要仔细考量主要领导者在一个体系中的实际作用和影响力,这也是在一些情况下,需要深入追究某个地区,某个单位一把手责任的重要原因。

有些单位的主要负责人,以为自己不签字,不留痕,便可以逃脱责任。殊不知,不管是暗示,背地里施压,故意放任,或是怀着不可告人目的来疏于监管,都逃脱不掉管理责任的追究,这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上一篇:中国史笔记10-上古时代(原始社会-下编)

下一篇:行者微评论77-历史的发展轨迹没那么简单

  • MINI 发布于 2020-1-31 11:51:25  回复该留言1#
  • 在官场上混久了,都会不自觉地学习黄冈那位女领导,前仆后继,不计后果,如过江之鲫,连绵不绝
    • 行者 发布于 2020-2-1 12:31:54  回复该留言#
    • 呵呵,还是要深化顶层设计方面的改革。
  • 行者 发布于 2020-1-31 20:43:14  回复该留言2#
  • 【网上分享导语】最近发现,只要有热门文章,某信公ZHONG号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予以删除,根本都不管是曝光,是讽刺,还是客观地分析,抑或傻乎乎的给某些领导唱赞歌~~~
    某浪要相对好一些,有很长时间没有乱删帖了,不知道是不是值班小编吓得回家躲起来了,呵呵。
    总的来说,还是发在自己的空间上比较保险,最起码不会打个盹就“被”丢了数据。
    当然,昨天黄冈市的那位女强人怼了检查组和YANG视之后,各大平台倒没有为之强力遮盖,允许广大吃瓜群众对其开展批判,珍惜这个机会吧^_^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