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晓路的博客|历史 / 正文内容

行者说历史55-驯化思想,专治不服
时间:2018-7-23 22:49:26 | 作者 : 晓路 | 分类 : 晓路的博客|历史 | 浏览: 次 |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1968年,在距离帝都1200多公里的上海,有座监狱炸开了锅。这主要是由于H卫兵冲击了这个地方。当然,在当时那种大环境下,“单纯”的“GE命小将”闹闹事,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即便是擅闯“大内”,揪出了刘主XI来批斗,都没有人“敢”去追究的。但这群H卫兵头脑一发热,“自作主张”,“Cosplay”了一回“审案人员”,过瘾自然是过瘾了,却捅了个大蚂蜂窝。因为有一位78岁,“动物不准成精之后”就一直待在监狱中的老年“犯人”,估计也是有点儿“老糊涂”了吧,积极主动地交待了一些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问题。H卫兵们天真的以为,自己挺能干的,审案子也不过如此,于是整理好材料,立马发在简报上,并努力让这些信息“直达天听”,表功和表忠之心,真是相当的迫切啊。然而,这些材料中,却包含了一部分对当时的大红人——帝都“康老”的不利信息,并且定性还蛮严重的,说“康老”曾经在花花世界上海滩,有点儿小邪恶地叛变了一把。

要知道,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初的“延安整风”运动起,康生便已经成为我D内部最”雄赳赳“的人物,精通各种整人的方法,只有它驯化别人思想的情况,而从来都没有任何人可以扳倒它,可以说是专治各种不服。“十年浩劫”给了不少小丑,奸诈之人,野心家和趋炎附势、见风使舵者以难得的机会,康生更是乐在其中,如鱼得水。“林副统帅”折戟沉沙后,“康老”不仅毫发无伤,还成为了新贵“江女皇”之流拉拢的重要合作伙伴。因为“江女皇”本身主要是依靠“第一夫人”的光环,而另外三个同谋,资历也有些浅了,唯有依靠“康老”这样极其阴险、狡诈、残忍的人物来协助,方能有更大的把握(当然,最后还是失败了)去实现夺权、冲顶的大业。

不过,在“动物不准成精之后”二三十年的大风大浪中,康生未能做到对每一件事的完整把控。最早在1953年前后,“东北王"高岗被一举拿下之前,其“副手”饶漱石就去了趟上海,连哄带诈,从魔都的“公共安全砖家局”和当地监狱中的那位老年“犯人”处,获得了不少关于康生的黑材料。饶漱石还“惊喜”的发现,这位始终未能判决的老年“犯人”——卢福坦,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居然还高居我D的中YANG常委之列呢,只是在1932年被捕后叛变了,后来常凯申又觉得其利用价值不太大,于是国共双方渐渐地都遗忘了这个“大人物”。饶漱石可能觉得,我把“康老”都能挟持住,估计就没有人能对我怎么样了吧,可惜,D内绝大部分同志一致认为,高岗和饶漱石很不像话,迅速地一致决定终结他们的政治生命,于是,那些黑材料也就还没等到时机来发挥“拼死一搏”的作用。

也许,康生在“高饶事件”后轻敌了,没有想到黑材料未能销毁。因为最早记录下1930年康生被捕叛变的材料,存放在常凯申的魔都警CHA砖家局里,在我英勇的PLA攻城的前后,一部分被转移到台湾,另一部分则损毁或是以“不好说明的理由”消失了。康生大概觉得饶漱石搞的材料,也差不多是这样的下场。但它没有想到的是,新社会人人工作都很勤奋,都很负责的,何况饶漱石还带着“副本”专门向“伟大领袖”做了专题汇报,尽管“伟大领袖”当时未作出任何反馈,但这样一来,谁还敢随便处理掉这些东东啊,万一哪天“伟大领袖”忽然问起,岂不是天大的罪过了。

时间再回到1968年,魔都的那些H卫兵,首先从卢福坦的口中挖出重要线索,接着是抄出了饶漱石留下的材料(客观的说,这比挖地三尺,破四旧之类的技术含量要高得多^_^),最后还从香港的某个渠道,获得可能是常凯申政府故意“泄露”的一些资料,这些证据都指向了一个事实——康生在1930年被捕,叛变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能够达到“铁证如山”的程度。不过,“康老”在恐吓别人的漫长实践中,也锻炼了一身不怕恐吓的本领,属于“吓大”的水平了。结果,它找到时任公共安全砖家部的大BOSS谢富治,赶紧把这个人给做掉,另外,在其临死前,千万不能让其有机会“胡言乱语”。虽然谢富治在“十年浩劫”期间,妥妥地是一名“闯将”,但是在“毫无理由”的灭口,而且是针对一位历史上还有些名气的人物这件事上,一时间有点儿犹豫了。最终它决定“邀请”“康老”一起签署命令——这也成为“文革”后给康生定罪的重要证据之一,然后派出得力干将,在1969年11月带着“密令”,让魔都的喽啰们先将这个80岁高龄的“犯人”灌醉,“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其枪决。此外,对于前前后后知道这些情况的人,包括冲击监狱的H卫兵,监狱的警CHA,还有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知情者,也都遭到了“康老”的“特别关照”,至于那个最大的人物——饶漱石,则是在1975年病故于监狱里。

这就是“文革”——当下某些人心目中念念不忘的理想社会。这几天,有人在网上大放厥词,说“如今妖魔化文革,妖魔化大跃进的人越来越多”。【行者】要说,哪有什么“妖魔化”啊,“文革”本身就是“妖魔”好不好?压根就不用任何形式的“妖魔化”!【行者】记得有位朋友还说过,妖就是妖,伪装的再好,也还是脱不了一身的妖气。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文革”期间,就是一群康生这样的小人,妄图驯化人们的思想,压制一切不服,最终实现“唯我独尊”的妄想。如果出现了坚持不同意见的人,那么,便只好予以永久“封口”了。至于当时名义上的“精神领袖”,实际上在“文革”中后期,已经失去了正常的工作能力和思考能力。

实际上直到今天,在社会上,还是有一些人对“文革”思维,“文革”模式充满了“感情”,当然,这都是为了实现自私自利的目的。比如说不少城市的广场,每天晚上,都会有一群人强占整个场地,播放震耳欲聋的音乐,边走边跳。如果有其他市民经过,就会恶狠狠地予以驱赶,并声称“这场地是它们的”。【行者】觉得,这群人也许就是当年的“闯将”,或是有那么一点点想法,希望再来一场“文革”,并成为其中的“闯将”。因为在它们看来,规矩不需要有,秩序也不需要有,只要一哄而上,谁都会怕自己的。而每天晚上的“进行曲”,排成的庞大队伍,以及各式各样极尽张扬的动作,都可以被认为是一种“演习”,甚至是一种“力量的展示”。【行者】认为,当年的刘主XI就是这样被残害的,可惜,现在仍然没有能够真正的深入反思一下,问题究竟处在哪儿了。

值得庆幸的是,人民群众的文化素质和思想认识在不断提高,许多历史真相越来越多的被普通人所知,被更多的人所了解。这些方面的进步,将有利于逐步从根本上铲除“文革”思维,铲除同情“文革”的思想,铲除对落后糟粕的崇尚,铲除某些人对群众进行洗脑的基础。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上一篇:行者说历史54-土皇帝的梦幻王国

下一篇:市广电中心的晚霞(20180726)

  • 晓路 发布于 2018-7-27 23:45:18  回复该留言1#
  • 【转发导语】对于改革开放后出生的几代人来说,康生可能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历史人物。【行者】之前也不甚了解,但是在研读了一些历史资料后发现,这个人在“十年浩劫”中真的起到了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关键的作用。因此,翻一翻它的黑材料,还是有用处的,有利于更加深入的反思这段历史,从更深层次来吸取教训,避免重复犯下相同的错误。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18 行者晓路(XL.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  |  源程序:Z-Blog 2.2 源模板:天兴  |  二次开发:菁菁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