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历史 / 正文内容

行者说历史87-没有“化外之地”
时间:2020-2-7 0:10:1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博客|历史 | 浏览: 次 | 已有 3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1949年的1月到5月,常凯申的钦差大臣“汤大帅”(恩伯)坐镇近代中国最繁华的大都市——上海,督导构建一套“自称”攻不破,摧不毁的“钢铁阵地”,慷慨激昂的说要打造成“斯大林格勒第二”。为了落实汤大帅的这个重要指示,让领导放心,让领导满意,KMT和“遭殃军”四处征工,征料,砍树,毁田,居然还平坟,以确保阵地前最少3华里,最多超过5华里的范围内没有任何“障碍物”。有不少当地民众反映,早上被征发“徭役”,晚上回来就发现自己家的房子已经被“征(铲)用(平)”了。当时还有媒体报道,有部分实在无家可归的人,在山穷水尽之时,选择了自焚以示抗议。不过,汤大帅丝毫不为所动,在“作战训练班”训话时,大手一挥,强调道:“为国所需,一切合法,为战所用,一切合理,你们放胆去做……”

然鹅,大大小小喽啰们忙了五个月——也尽情中饱私囊了相同的时间——的成果,在PLA的陈老总大手一挥之后,仅仅扛了16天(5月12日-27日),便土崩瓦解,使得曾经“雄赳赳(当然主要指白吃白喝,强买强卖时^_^)”的二十多万“遭殃军”不是被歼灭,就是作鸟兽散,用李云龙的名言来形容,唯有“就是抓猪也没这么快”。

5月底的一个清晨,在惶恐中生活了多日的上海市中心的居民,早起出门的时候,忽然发现,满大街都是睡着的军队。但仔细一看,并不是大家所害怕的“遭殃军”。有个别大胆的群众上前打探,发现这支军队在进入这座城市之前,已经接到“不入民宅”的命令。此外,他们还一直有着“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严格纪律,可以确保不会对普通民众的财产造成任何伤害。

就是这么一个细节,让曾经表示过怀疑的上海民众,以及持观望态度的上海之外的方方面面,忽然意识到,这是一支与过去的军阀和KMT完全不同的队伍,而一个全新的时代,也将随着这支队伍的到来,一步步地拉开充满希望的大幕。

实际上,以“独立自由”为旗帜的美国独立战争先驱们,也是通过《美利坚合众国XIAN法》第三条修正案的形式,庄严宣告:“士兵在和平时期,非经房主许可不得驻扎于任何民房;在战争时期,除依照法律规定的方式外亦不得进驻民房。”由此可见,尊重法律所赋予个人的权力、利益和尊严,遵循法律所确定的国家、集体与个人,以及整体与局部之间关系的处理原则,是现代化——尤其是治理方法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也是一种“普世理念”。即便某些人不大喜欢“普世”这个词,更热衷于没事就空喊“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战无不胜”,呵呵。

要说KMT,不仅在大陆的最后一段岁月里比较粗野无知,此前的几十年,基本上也没有怎么“正常”过,这或许就是其最终被历史所淘汰的重要原因吧^_^ 比如在抗战的最困难阶段,我天朝被小鬼子封锁了几乎全部海岸线,只能依靠西南崇山峻岭中蜿蜒曲折的滇缅公路来运输抗战物资。除了小鬼子的飞机时不时进行的轰炸破坏,KMT的第一夫人和国舅爷等人,也常常从中揩油。不过,地方上的大小官僚们,慑于“最高”及其裙带关系的权势,还是能够一路放行,让这些物资被拉到陪都去,慢慢分赃,而不是在重庆官老爷们的走私初入国门时,便被“化外之地”的山大王们给“劫收”了。

关于KMT的许多往事,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风尘中。但历史上曾经走过的弯路,甚至可以说是犯过的错误,有时候却不容易被后面的人们所记住,更谈不上以史为鉴了。比如说这几天的云南大理,就因为一次——或是网上所曝光的还有其它好几次——“截胡”事件,被舆论送上了风口浪尖。

据说这些被“劫收”的口罩,除了冠冕堂皇的流向,还有一部分给了房地产业的也许是某些领导的“挚友”们。这究竟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可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以及收益与(公信力等方面)损失的权衡,不好妄议,不过,能攀附上利益集团,自然是极好的。著名微博大V——“洋葱故事会”就这样说:“据预计,西南某市房地产行业求职者或将呈现井喷之势,各地民众或竞相在家制作简历,网上排队等待发往该市房地产相关单位。”

然而,关于苍山洱海之间这个地方的更触目惊心的消息,在网上不断被曝光。如果说发往重庆,发往宁波(慈溪)的口罩被扣下来,是一种无赖行为的话,那么,发往最重疫区湖北(黄石)的口罩都敢抢?!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在这个极其特殊的时期,大理州的某些领导是在作死么?是要践行“前方艰苦战斗,后方疯狂捅刀”么~~~

如果是范德彪在拿着玩具GUN,高喊:“打劫了!打劫了!IC、IP、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吃瓜群众们会微微一笑。但这回的主体是大理州的地方ZHENG府,以至于有网友忍不住高呼:“它们以为自己还是化外的‘南诏国’么?”

听说在武汉,已经在部分领域启动了“战时体制”,不过在其它地区,还是要继续保持冷静。即便是特殊时期和紧急情况,也不应成为突破法制下限的理由。而明目张胆的违反法律(<邮政法>。此外,<传染病防治法>也明确规定,跨省征收是国WU院才拥有的权力)甚至是刑法(‘侵犯通信自由罪’,快递包裹应视为邮政信函的同类),更是开创了一个很坏很坏的“惯例”,贻害无穷,且长远!

如果说非要执行“战时体制”的话,那是否可以考虑在这一套体制下,把某些妨碍了“滇缅公路”物资运输的人,直接给“嘭嘭”了,以儆效尤~~~

九年前(2011年),【行者】去过大理,感觉那一带作为云南乃至整个西南地区较早“开化”的地方,居民的整体素质还是比较高的,绝不是“地域黑”的对象。可惜,这次(或是可以称之为‘这连续数次’)“截胡”行为,似乎都已经不局限于“雁过留毛”,而是恶狠狠的“雁过留雁”了,彻彻底底地损害了“茶马古道”数百年才塑造起来的形象。

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唯有一声叹息。当然,还是要特别提出忠告:大理的锅请自己背,不要想甩锅,更不要试图按“惯例”使用水军来拼命洗地,这是洗不白的,反倒会越洗显得越难看

就今天下午大理在全国舆论压力下的回复来看,它们继续在顽强的辩称自己“征收”的是“企业”的物资。首先,公权力是不可以随心所欲的侵害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很快,网上又爆出了重庆当地ZHENG府发出的公函,强调这批物资是ZHENG府正式委托企业去想办法,找渠道,费尽千辛万苦才从境外弄到的重要物资。然而,之后大理当地ZHENG府的撒泼水平进一步升级,直接说:已分掉了,无法追回~~~ 可以想象,这种失去了最起码底线的思维和行事模式,绝对能够引起全国民众,估计也包括其它各国民众的出离愤怒。

对于现代社会来说,发生了大理这样的目无法治的事件,实在让人匪夷所思。但一定要明确:没有“化外之地”,更不能有“法外之地”!

对于云南省如何处理大理州这个熊孩子,或者说压根就不是熊孩子,而是非常明显的恶棍,全国民众可是都盯着呢。不过,从昨晚(2月6日)新发布的消息来看,仅有“通报批评”这一项,外加“暂未”明确时限的“严肃处理”。按照我天朝的“老传统”,“随后”也许就是遥遥无期。护犊子是我天朝的“悠久传统”,但有必要提醒一句:别护过了头,护出了一个随随便便就敢去打劫一切过往客商,却有完全不明白“替天行道”理念的异化版“水泊梁山”。看来,地方保护主义,以及对“运动式工作作风”的痴迷对法制原则的漠视,在某些地区,某些单位,依然是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让人不得不怀疑:会不会最终依旧是自罚三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 本站不接受 未经书面授权的 镜像 或 自动化全文采集

上一篇:行者说历史86-天朝权谋之道

下一篇:行者微评论78-非常时期的圣母BIAO

  • 行者 发布于 2020-2-7 0:21:20  回复该留言1#
  • 【网上分享导语】前段时间,网上有这样一句话:“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道者,不可令其困厄于荆棘。”昨夜,此次疫情的最早一批吹哨人之一——李文亮医生离世。而八位勇士,至今未得到任何正式的公正对待。这已经与GUO家已无关,而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哀!昨天下午,看到了大理的抵赖。昨晚,又看到了其上级的敷衍。有朋友说,勇敢的声音再大些,我们所依靠的“母亲”才能更强大。因此,我赶出了这篇博文,以此怀念曾经为我们呐喊过,奋斗过的勇士们,并希望他们不会很快就湮没于历史的风尘……
  • 流浪 发布于 2020-2-7 0:34:42  回复该留言2#
  • 李文亮医生是戴着“造谣者”的帽子离开的,是“法定”的敌人
    而因为这样的事件,以后也不会有人为众人抱薪了!
  • WZDB 发布于 2020-2-11 15:00:57  回复该留言3#
  • 历史永远是人们的前车之鉴,但还是有人不遵守
    • 行者 发布于 2020-2-12 20:54:05  回复该留言#
    • 这可能是一个极其曲折而且漫长的过程……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20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