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历史 / 正文内容

行者说历史39-别随便动用高压政策
时间:2017-12-6 21:29:14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博客|历史 | 浏览: 次 |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最近,有好几个朋友对【行者】说,今年是“十月革命”胜利100周年,你还经常“吹”自己是“非著名历史学爱好者”呢,就没有一丁点儿的“表示”么?想起来还真的有些惭愧啊,这几个月【行者】倒是看了许多篇文章,也有了一些零碎的感想,但就是没能变成笔下的文章。

这还是一篇随笔,字数有限,深度也不够。【行者】就是在晚间,看了一些东西,听了一些东西,然后天马行空的想了一番,不大“正式”的捯饬了几段话,最大的希望呢,还是期待着出现“抛砖引玉”的效果。【行者】觉得,从“十月革命”以来这一百年的历史中,努力发掘更深层次的东西,坚持好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努力以更加理性、开放的态度来对待当前的各种问题,以避免误入苏联曾经陷进去的各种窠臼,才是对历史,对社会主义事业的正确态度。

— — — — — — — — — —

1917年3月,“二月革命”把延续了三个世纪的沙皇政权给弄倒了。就当前俄国的情况来看,从前线到后方,方方面面对资产阶级临时政府还是抱有一定期待的,以为就此可以顺利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战。据说,在最前线与德国还正在做着最后对峙的俄军,都已经开始自发的卖枪,卖马,卖子弹,卖靴子(军人干这事,简直是要逆天的节奏啊~~~),觉得只要上头的命令一到,就可以兴高采烈的回家了。可惜,大忽悠——美帝的威尔逊总统,不失时机的发表了一番“振奋人心”的讲话,声称各协约国要更加紧密的团结起来,“为世界各国人民的解放而战”。于是,临时政府里面的那些“纨绔子弟”部长们,尤其是最“帅”但最没用的克伦斯基,瞬间倍感道德压力的巨大,与德国单独媾和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项政策在前线的士兵,以及后方这些士兵的家属们当中,可算是炸开了锅。然而,严重缺乏政治经验的临时政府官老爷们,居然想都不想,直接下令:进攻!必须进攻!同时,还恢复了之前已经被沙皇废除的军事死刑制度,在前线部队广泛设置“督战队”,凡是不愿意冲向德军枪口的,全都就地正法。估计,临时政府在当时是天真的以为,只要采取了足够力度的高压政策,便什么问题都能够迎刃而解,殊不知,在士兵的眼里,往前冲差不多是死,往后退也是一个死,在这种没有了任何希望的条件下,只有选择造反这一条路了。

1917年7月,在临时政府的高压政策威胁下,俄军如飞蛾扑火般向西方推进。但德军绝不是吃素的,虽然已经快坚持不下去了,还是以普鲁士传统的极高军事素养,给俄军来了一场迎头痛击。都没到十天,俄军已全面崩溃。此时,临时政府和苏维埃中处于劣势的布尔什维克(注1),不失时机的利用这次惨痛失败,在后方发起反对战争,要求停止战争的示威运动。但临时政府不以为然,觉得带头者都是些小角色。好像也确实如此啊,因为布尔什维克的最著名领导人,基本上都在“远方”。比如列宁,就躲在俄国和芬兰边境的一个小村子里,主要活动是看过期几天的报纸(地方太偏,交通不便,但适合躲藏),写《国家与革命》这部著作(这算是此阶段的重大成果了),并随时准备非法越境以躲避追捕。又比如布哈林,1909年就逃到国外去了,“十月革命”后才得以回到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布尔什维克领导层中稍微有点名气的,也就是斯大林、基诺夫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其中斯大林在“二月革命”前还一直被流放在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但他又一次越狱了(注2)

1917年8月中旬,假扮成铁路工人的列宁混上了回圣彼得堡的火车。这几个月的临时政府,正处于“繁忙”的觥筹交错中。虽然俄国的许多城市已经演变普通家庭到一天买不到一个面包的境地,但临时政府还是傻乎乎的坚信,高压政策是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和矛盾的,是可以构成坚不可摧防线的。但临时政府没有想到和知道的是,列宁正在认真拟定起义方案,而托诺茨基自“二月革命”之后,就开始四处“巡回演讲”,其个人魅力让不少人“眼花缭乱”,迅速成为无数群众和士兵的“偶像”(注3)。1917年7-9月,临时政府短暂拘捕了托诺茨基,但又放了。结果,“十月革命”一触即发的时候,托诺茨基又一次振臂一呼,连临时政府的卫戍部队,也一夜间倒向了布尔什维克。

曾经有历史学者指出,如果“二月革命”后临时政府能稍微开放一些,能稍微往远处看一些,往前进一些,都不至于仅仅在八个月之后就灰飞烟灭。但临时政府在实践中过于自信,甚至于自负,把党内的不同派别都给排斥掉,后来还采取了更严厉的敌视政策,以至于一步步的众叛亲离,最后只能靠士官生和“妇女营”来抵挡潮水般的攻势。难怪列宁都感叹:“革命……如此容易发生……”

实际上,这个世界有些国家的有些当权者,都以为人民群众不怎么敢说,更不怎么敢动,平时只要吓唬吓唬,使劲压一压就好。实在不行,再找些鹰犬,帮着吓唬吓唬,增加一下高压政策的力度就可以了。至于那些个最严酷的掌权者,天天视下属为草芥,为敌人,还会想出“一级管一级”的法子,让中层来监管基层,如果基层不听话,那就狠狠的处罚对应的中层。这个法子看起来很恐怖,但有时候也会不灵,比如在没有充足物质激励的情况下,部分中层是不会真正去“帮着”得罪人的,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干脆就带头和带着下属怠工,或是反水了。比如在“十月革命”前夕,托诺茨基一“忽悠”,临时政府的军官就带着士兵,顺便连同“督战队”,几十万人上百万人一起倒戈了。当然,临时政府的最高长官克伦斯基,在布尔什维克起义军攻入冬宫前,已经抛下所有部长,自己开溜了,简直堪称第一厚颜无耻之徒啊~~~

有许多个历史事件,一次又一次的证明,别随便动用高压政策,因为一不小心,反而可能把自己给葬送了。在比较完善的民主体制下,或许还能面临被“用脚投票”的后果。不过,如果再破坏了民主体制,那么,后果就更不堪设想了。

其实,历史是一门很有用的学问,可以引以为戒的。

— — — — — — — — — —

注1:二月革命是以工人阶级为主体来发动的,但成功以后,资产阶级盗取了革命果实。当时,社会民主党、社会革命党也迅速分裂了,社会民主党中的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中的主流派,以及制宪民主党,是控制苏维埃(立法机构)和临时政府(行政机构)的派别,而社会民主党中的布尔什维克,以及社会革命党中的左派,基本上处于被边缘化的地位。

注2:1902-1913年,斯大林先后7次被捕,5次被流放,但均成功“越狱”,堪称这方面的专家。

注3:托诺茨基除了口才好之外,还是著名的理论家,杰出的军事家,在这些方面功勋卓著。不过,口才还是称得上其第一强项。如果不是那么早就被斯大林给暗杀了,并且能活到现在(那好像就成精了啊^_^),绝对可以做一名传销界的高手,迷倒无数大爷大妈,然后享尽荣华富贵啊~~~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 本站不接受 未经书面授权的 镜像 或 自动化全文采集

上一篇:行者微评论39-美帝的思想教育

下一篇:阳光欧洲城22号楼-意见建议收集

  • 行者 发布于 2017-12-7 15:58:54  回复该留言1#
  • 在其它位置就本文做推荐时的导语:SJ大召开和结束后的那段时间,市场信心很是高涨,【行者】也搭车到股市里捞了一笔。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比如说最近吧,有些地方就有点乱,另外,三胖这熊孩子还在穷折腾,以至于市场信心唰唰的往下掉啊。可惜,某些领导错误的采用了压制政策,而不是疏导的政策。这可不是很好哦,历史上已经有多个事件证明,搞得不好,会适得其反的。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20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