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政治与时事 / 正文内容

脑残货的逆袭
时间:2014-3-5 22:12:59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 次 |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有位同学,深感SB横行与传染对整个社会持续进步的巨大危害,于是决定组织一个非盈利性和公益性的NGO,名字就叫做“中华全国SB认定与管理委员会”。因为当时我正在做学院网络与信息中心的负责人,所以他请我帮忙,给些技术上的支持,具体来说,就是他们准备为这个“委员会”建一个网站,希望咨询些问题。

这个网站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通过民主的、科学的方法,对SB进行认定,并提供公共查询服务。二是面向SB群体中尚有希望的部分(即主观上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并主动愿意回归正常人生活的),提供一些心理学等哲学、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相关领域的有用知识与帮助。三是面向社会大众,提供如何规避SB所造成的伤害,以及如何避免被SB给传染了的攻略。

可惜由于诸多客观因素的限制,比如民间组织(社团)的注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比如注册成功后日常运转经费的来源也是个大问题,又比如确保认定过程中的科学性和民主性这个原则,给具体操作流程的设计提出了很大挑战,还有就是网站架构、程序、服务器、维护以及安全等等问题,都使得这个其实相当不错的愿望,至今也没有能够真正实现。

而现在,离最初这个设想的萌芽,已经差不多有十年的时间了。这些年来,也许是因为北京皇城根儿下面的“膀爷”们,年复一年不遗余力地用自己最有特色的方式——京骂,向所谓的与SB有关的人和事,不断地进行着攻击,某些时候确实弄的稍微有点儿过了火,以至于在“反三俗”的进程中,被别有用心,顺水摸鱼的人给利用,反倒把“SB”这个词语,给“不明不白”地归入了所谓的“社会禁忌”名录。

不过人民群众,尤其是互联网上思想极为活跃的“网民群众”,其创造力还是相当令人惊叹的。在“SB”不能冠冕堂皇地公开、普遍使用了之后,又新创造出“脑残”这个概念。据说还有人考证出,“脑残”的明确定义,最早可以追溯到明朝时期,并且是由著名医药学家——李时珍先生亲自创制的,至少有《本草纲目》的书影为证请点击这里查看详细内容

要说这个观点细细地揣摩起来,还真有些道理,因为李时珍生活的那个时代,符合“脑残”标准的人还真不少呢。好像明朝也就是开国皇帝朱元璋,以及他的儿子朱棣的大脑相对正常些,其余的大部分继位者,都明显地展示出“脑残”的遗传基因,也就是说从朱元璋孙子这一辈开始,朱明皇族的基因差不多就变异出了“脑残”的成分,并且这部分基因一代一代极为顽强地,以“显性”的方式延续了下去。

比如说那位名扬海内外的嘉靖皇帝吧,居然把木匠活儿和炼丹药当做了“工作”的重中之重。于是吴承恩毅然决然写了部《西游记》,并在其中特别安排了一位同样疯狂迷恋道教的皇帝(车迟国),让正面人物的集中代表——孙悟空,把这位“脑残”的大人物给狠狠地涮了一番。

然而后世的不少人阅读《西游记》,基本上就是为了“图个乐儿”。估计这一点会让当年的吴承恩先生气得吐血,要知道人家可是那个时代的大大的才子啊。具有较高可信度的《淮安府志》就记载说,吴承恩“性敏而多慧,博极群书,为诗文下笔立成”,具有一目十行,过目成诵的本事,还精于绘画,擅长书法,爱好填词度曲,对围棋也很精通。这种人物,放在今天,估计就是登上江苏卫视《一站到底》和《超级大脑》的终极PK舞台,都是相当委屈的呢。

然而不少人一辈子也没有能够真正参透《西游记》里面巧妙设计的无数玄机,幸好最近网上有学者对这部名著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解读请点击这里查看详细内容,让越来越多的读者恍然大悟之后,立即不禁赞叹不已。

不过在我们国家几千年的历史中,一直在一批一批地,层出不穷着几乎一辈子都不从以前和当下的无数经验教训中,吸取哪怕一丁点儿有用“营养”的人。这类人的这种古怪思想的产生原因也许较为复杂,可能是由于能力有限而“不会”,也有可能是由于自我感觉过于良好而“不愿”。总之,这类人始终坚决地排斥一切人类先进文明成果,坚持生活在封闭的、凝固的,甚至时不时还倒退着的“小宇宙”里。

没错,这类人就是只看到了自己的存在,而对于别人的意见,对于时代的进步,只要是自己看不到,感觉不到的(包括在主动捂上眼睛,堵上耳朵,屏住呼吸的情况下),一概坚定地认为并不是客观存在着的事实。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这类人也不是彻底地“不读书,不看报,不上网,不了解新闻”,只不过是根据自己的好恶,有选择地加以吸收,比如说整治“四风”的内容就不看,以便继续搞文山会海,又比如说来自基层的真实调查报告也不看,以便继续将所有看不顺眼的群众定义为“刁民”。

前几年就有研究者将这类人正式定义为“脑残”,并将其归入“疾病”或“残疾”的范畴。但是随着研究的逐步深入,有人提出问题的实质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这类人的身体健康状况,包括智力水平都没有科学上可以检查出来的什么瑕疵。“脑残”问题的真正根源,在这类人思想认识的深处,而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塑造,最早在人的幼年时就已经开始,并且有可能前前后后延续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要想在短时间主要依靠外力来改变,恐怕是一件难于上青天的事情。

当然,对于具有最普通群众身份的“脑残”货,防范其为害社会的办法倒也简单:1、按时喂药,2、严加管束。仅此而已。但是我们不得不正视的一个现实就是,有统计结果显示,当前我国不幸患上各种“心理疾病”,包括其实在严格意义上不能算是“疾病”的“脑残”的人,已经占到了全部人口的10%左右。这也就意味着在部分已经走上领导岗位的所谓“精英”们当中,确确实实存在着一定数量的“脑残”货。这可真是一个让人感到悲痛的消息。

想想也是,比如有不少人就吐槽过,有些领导喜欢搞“创新”,时不时地天马行空,制定一堆异想天开的工作计划,要求完成不大可能完成,实际上也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和益处的任务,如果有人斗胆提出了反对意见,那必将招致暴风骤雨般的打击,甚至会被扣上“故意怠工”和“阻碍改革大业”之类的大帽子。

不过有一条当前和今后都应当牢牢掌握的基本政治定律就是:通常来说,只要是存在以下情况:1、找不到可靠的法律或制度依据;2、无法得到群众通过合法并且民主的手段给予的确认或支持;3、与上级单位或对口部门合法合规的意见相悖。哪怕是再牛的领导(包括自我感觉好的不得了的)发出的指示,都差不多可以等同于“放屁”。这句话或许有些“粗”,但其中所蕴含的道理不“粗”。

可惜现在的不少人未能认识到的是,任何领导都不可能是绝对的权威,也不可能拥有绝对的权力,在这两个前提之下,任何领导违反法律或制度,违反组织原则,或是违背客观规律所作出的决策和提出的要求,都没有理由成为合理的存在,也就完全没有必要对其服从或是惧怕。

当然,目前仍有部分“脑残”货认为上述观点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比如最近召开的全国政协会议上,就有委员严肃地要求有关部门考虑禁播《水浒传》,因为中国的传统思想里,所有领导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哪怕被最无能甚至无耻的领导弄的家破人亡,也必须以高度的自觉性,自始至终保持着绝对的忠心和恭顺。但是《水浒传》就与这个思想的核心相违背了,因为水泊梁山虽然从来都没有直接造过“天子”的反,却私自创新出一个“替天行道”的概念,实际上是在影射“天子”的无能,僭越“天子”的不可侵犯的权力,这种行为严重损害了“天子”的形象和权威,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要说这位委员考虑的也真是有道理,以前申纪兰老前辈就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醒过,要切实加强方方面面的管制,不能说大家想干啥,想说啥都给满足了,尤其是网络方面,某个人能不能上网,每次上网能说点什么,都要由当地党委一把手亲自审定。虽然说这个观点与当今的金氏朝鲜有些相似,但如果大大小小的领导们都认真地抓好了全部细节问题,倒也良好地体现了“日理万机”的领导风范。

最近还有个官方版的统计数据,说是去年的全国财政呈现两大特点:一是三公经费长期居高不下,一是维稳开支已经超过国防开支。这至少可以说明两个问题:有部分“官老爷”压根就没有准备把人民的要求和期望当回事,同时,他们也感觉到现在国内的人民似乎比国外的敌人要更危险。对于这个分析结果,只能这样解释:某些在场面上表现地还人魔狗样的“公仆”们,实际上已经沦为具有各种明显特征的“脑残”货。

不过现在的新闻媒体也够可以的,为了博取点击率,一到重大场合,就派出一大批跟踪和爆料手段极为高超的记者,四处寻找着“脑残”货们,以及可能已经在潜在层面完成沦落的“脑残”货们的细节。比如非常有名的中国电力“李一姐”,前几年就屡次被镁光灯紧紧包围,其奢华的皮草和名包被全世界网民都给深入了解,并进一步衍生出收入、道德乃至修养等方面的无数问题。以至于“李一姐”在参加今年的全国政协会议时,“低调”地只敢拎一个购物袋入场。昔日不可一世的名门之后,居然沦落到超市中退休大妈的地步,真是可悲可叹哪。

不过还是有相当一部分“脑残”货并没有彻底地灰心丧气,它们还在坚持筹划,或是已经开始组织着逆袭。因为将来或许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脑残“货们成功掌握了全部,至少是大部分的权力,从而有足够的实力将历史的车轮(希望是‘暂时地’)逼停,甚至是推向倒转。在实现了这个目标之后,社会上的大部分人就会出于恐惧等类型的心理(法西斯统治就是这样的),转而选择支持“脑残”货们。随着行动的深入,还会有一些投机者进一步主动地实施自我“脑残”化,使得“脑残”货的队伍进一步扩大。

有人可能会认为上述预测纯属瞎想,因为薄三儿在重庆经营了那么多年,最终不也在一夜之间身败名裂了吗。但是需要清醒认识到的是,任何事情都具有偶然性,在部分地区,或是部分单位,某些事情的发展并不是与全国的、历史的大趋势始终保持完全一致的。“脑残”货及其支持者们在局部的成功逆袭,一直以来都存在极大的危险性。

以前还有个观点,认为一些打扮和举止“怪异”的年轻人,属于当代“脑残”的典型代表。但是现在看来,这个观点是不大妥当的,因为冯导和葛大爷早在1997年的时候,就通过《甲方乙方》这部电影,告诉全国人民这应当属于“娱乐别人,恶心自己”的精神,不仅没有丝毫的社会危害性,反倒可以为大家平淡的生活添加一点儿变化的色彩。

真正应当警惕的,是那些思想深处存在着严重问题的真正的“脑残”货。这其中有一部分较为激进的,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时不时还会自己给自己注射些鸡血,然后出来惹是生非,祸害他人。如果说平时在身边总是有那么几个喜欢折腾,喜欢搅合,喜欢磨人的“脑残”货,那可真是最大的负面影响。

所以千万要挺住,为了推动历史的前进,为了伟大的改革事业,坚持做永生的“叛逆”者,勇于把颠倒的乾坤扭转,把不合理的一切打翻。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即便不幸陷入了最悲观、可怕乃至绝望的境地,也要誓把无边的牢底给坐穿!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风雨行者(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 本站不接受 未经书面授权的 镜像 或 自动化全文采集
  • 本站设置了评论审核后才能显示的模式,如评论/留言时提示“Totoro大显神威!你的评论被怀疑是垃圾评论已经被提交审核”,请勿惊慌,本站会及时在后台处理^_^

上一篇:没事的时候不要胡思乱想

下一篇:命里无时莫强求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20 风雨行者(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