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正在改版和升级中
始建于2001年12月21日 | 非著名历史学爱好者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 > 博客|综合 > 正文

行者微评论173-我天朝电影业的萎靡与傲慢

作者:行者 发布时间:2024-02-20 07:14 分类:博客|综合 浏览:315 评论:0



“YI情”之前,【行者】不是经常去电影院,但一年也能有数回,阶段性的好片集中上映的时候,一个月去几次,也是会有的。三年“防KONG”算是改变了这个生活习惯,因为电影院被称为人员集中和密闭场所,可以对自己的免疫力高度自信,但不得不臣服于“大数据”的威力,以及某些部门扩张权力的欲望,把“大数据”运用的出神入化,一言不合就把你从茫茫人海中揪出来,立即送到某个地方隔离,至于什么时候出来,或是具备什么条件才能出来,常常属于玄学,连管理者自己都不太清楚,走一步算一步。当然,到了最后阶段,也有不明真相的吃瓜民众第一天被投进去,第二天就因为ZHENG策大变,忽然又被莫名其妙的放出来了。鉴于长达三年的那段记忆,加上谁也不能确定今后不再走回头路,只能是每天小心翼翼的苟活着,不再敢轻易去任何电影院之类的场所。期间单位组织过观影,看的是主旋律影片,【行者】也不敢触碰某些看不见,不可知界限(或是说常常会变化)的高压线,掐准时间,带好口罩露个面,合个影,立刻就开溜了,把相关场所的停留时间控制在三五分钟以内,争取不让大数据觉察到。网上不都说食物掉到地上,三秒钟之内就捡起来,细菌就反应不过来,来不及粘上么。虽然这些“原理”在科学上可能不太站得住脚,但那三年以来,不讲科学,不讲规则渐渐地都成为了一种“新常态”,作为下面的屁民,唯有适应这种新情况,然后从中寻找可以利用的地方,就像张核子、郑秀利、北极鲶鱼等大人物一样,嗯,你懂得哦。

YI情以来的这几年,我天朝的电影业有正增长,但增速无法忽视地一年不如一年,究其原因,一是市场的逐渐饱和,增长后劲不足,许多地区或院线的正增长,实际上是建立在下调票价和增加优惠活动的基础上,属于走量的类型,就今年春节期间的日均观影人次来看,并不如去年,总上座率的增长主要是由于春节假期天数的延长,而同期的上座率最近三年每年要下降5%以上。二是YI情三年整个经济的正常运行在某些地方实际上被全面摧毁,于是无法出现曾经期待的“YI情后时代”的反弹,许多人负担不起电影票开支了。三是上面一段说的那个问题,某种“YI情”虽然被官宣战胜了,支原体、流感、细菌感染支气管炎或肺炎,仍然在不少地区广泛存在和传播着,由于之前三年所形成的“恐怖”气氛,包括对疾病本身,也包括衍生出来的某些限制措施等等,都让大家不敢像过去那样完全放开去享受。

当下,我天朝电影业所面临的困难还不仅包括上面这几条,在以上这些外部因素之后,在其行业内部,也有一些奇葩的想法和措施,起到了自己把自己玩SI的作用。比如一方面自己搞一些并不太高明的炒作,另一方面又不遗余力地对观众和舆论实施控评。比如网上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薛先生“盗摄”事件,某些电影业资本家关注的是拿起放大镜使劲寻找、曝光一些“违规”,甚至想发起网络暴力,但却在客观上让社会公众看到了这些家伙的傲慢嘴脸,觉得它们要堵住大家的嘴,妄图在今后不让大家对电影的质量自由发表个人看法。而众多观众被封了口,还会选择用脚投票,在今年春节假期延长一天,其中还有情人节加持的有利形势下,部分“贺岁片”依然主动撤档了,被市场给狠狠打了一回脸。

【行者】从来不看电影院里用手机或小型摄像机偷拍的枪版,主要是因为画质太差,还有好多干扰的电影院现场背景声音,本来看电影就是一种享受,实在没必要忍受视觉和听觉上的某些干扰。据说我天朝的惯例是,电影正常上映几个月以后,高画质的“盗版”就在网上出来了,就是不想去电影院的人们,一般不在乎等待那么点儿时间。

归根结底,不管是什么行业,都要相信和遵循市场规律,电影业亦不例外。据说前几天还有个别电影业者放出狠话,说薛先生的这种行为,得亏是在春节档期,也就是受了点儿网暴,要是发生在电影界期间,早就被现场围殴了。酱真,有这样的认识,就不仅是蔑视市场经济,而是蔑视整个FA治体系了,被撞得头破血流,绝对是迟早的事。



标签: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