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综合 / 正文内容

2016年1月的行者微评论(10-23)
时间:2016-1-5 16:34:14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博客|综合 | 浏览: 次 |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行者微评论21-2016年1月26日 关键还是特权思想在作祟

最近,《南风窗》发表的《公车改革,干部们要走出此“专车”走进彼“专车”》这篇文章很好,虽然不是特别长,但直接、深入地点出了多个最需要关注的问题。

行者认为,公车改革阻力的关键,还是某些人脑子中的旧的特权思想在作祟。其实它们平时“违规”使用公车的时候,心里面也不一定踏实,至少在当前这个反腐形势日益高涨的情况下,明目张胆的捞利益、摆威风是不大可能的。但是,这些人在思想上,短期里也许还转不过弯儿来,仍觉得公车这东西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仍希望在某些方面有别于普通群众,并且这种差别一定表现在明面上,尽管在实质上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意义,甚至可以说公车补贴货币化之后,自己平时节约点,货币方面的收益说不定还会多的多。然而,有的人就是改不掉过去那种“习惯”,就是拉不下这张老脸呢~~~

不过,改革还是要继续的,并且要向深入推进。虽然说公车改革将来的利好目前还无法确定,比如部门领导们对公交、专车等领域民情的更好了解,但有一点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那就是作风的根本转变,把高高在上的状态给取消掉,让领导者更多地接上地气,单就这一点,就足够了。

公车改革,干部们要走出此“专车”走进彼“专车”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jQzMzcxNA==&mid=401801955&idx=2&sn=a38779ccff38a0952c17c01f2395edcd&scene=23&srcid=012247vjjJo7uspuZwHa2CzI#rd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20-2016年1月22日 从不作为到乱作为

2015年12月行者有这样一篇网文推荐(评论)“它延缓了中国人吃上抗癌新药的时间”。

客观地说,与过去那种什么也不干的状态相比,任何“改进”都是有一定积极意义的。然而,还是要谦虚地倾听群众的意见,同时要认真地分析具体情况,把事情真正地做好,做踏实,做出口碑,做出成效来,否则,只能是又掉进了形式主义的窠臼。

其实在很多地方都或多或少的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只不过这次阜阳的事情没赶上一个“好时机”,加重了后果,最终被媒体给盯上,不幸地成了新闻焦点。但不管事情的程度是轻还是重,都需要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统筹考虑,深入思考,从“制度优化”这个层面做系统分析,努力达到深化改革的标准。

从不作为到乱作为,是向前跨了一步,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虽然方向上稍微有点问题,但也不要紧,赶紧修正,还是好同志。

安徽阜阳环卫道歉:-5℃洒水除尘引发42起车祸 http://wei.sohu.com/20160118/n434836697.shtml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19-2016年1月22日 美国的挑衅恰恰可以成为中国海军所需要的机会

南海的问题有点复杂,而美国这个非直接的利益相关方强势介入之后,使得整个局势更不好处理了。

其实原本在中国内部高层,并没有达成完全统一的意见。有些部门历来主张“息事宁人”,“善于”采用“妥协”手段,也有些部门更喜欢保持相对强硬的态度,最起码,可以充分“刷出自己的存在感”。

美国人的算盘是,多吓唬吓唬中国,就可以把中国的大部分人给吓倒。殊不知,这些举动,反而给了中国海军一些难得的、可以利用的机会。要知道在中国海军的内心深处,一直是想多向前走一步的,但受制于国内外的多个方面,总是缺乏足够的理由和机会。美国的咄咄逼人正是在客观上提供了这类机会,中国海军可以对某些部门说,你们解决不了问题,就该轮到我们去处理啦,不能连上去“试试”都不允许吧?

中美海军首脑互撂狠话,南中国海今年料不太平 http://www.zaobao.com/news/china/story20160122-573636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18-2016年1月20日 家丑不可外扬?

“家丑不可外扬”称得上我天朝的著名古训,数千年来,老百姓家里面一般都是这么做的,而那些居庙堂之上的肉食者们,在治国理政的过程中,也通常会谨遵这条原则。不过,某些时候,“家丑不可外扬”会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异化为包庇、掩盖自己或本单位、本部门缺点错误的“保护伞”,凡是遇到总结或寻找问题的时候,就先把这条原则给搬出来,先想方设法把自己给打扮的漂漂亮亮,光光鲜鲜,十全十美的,尽可能粉饰太平,尽可能回避不足。这样做不仅让广大群众很是反感,认为其总是走过场,甚至连本单位、本部门的同志,渐渐也看不下去了。

行者认为,苏联并不是美帝国主义颠覆的,美国的行动只是外因,充其量算是一种催化剂,而苏联人民多年以来的不满和极度不满,乃至最终选择抛弃这个政权,才是苏联最终覆亡的最根本因素。如果再深入一些分析的话,还可以认为是苏联共产党自己埋葬了自己,因为正是苏共的堕落,尤其是苏共某些高级领导人与人民群众的渐行渐远,以及日益自负,导致苏联整个国家的一步步衰落。记得美国曾经有一位学者总结到:苏联共产党是“唯一”一个在自己葬礼上狂欢的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无数事件也证明,苏联解体后诞生的不少寡头,就是先前那套体制内的掌权者。

所以说有问题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不愿意去正视存在的问题,以及不愿意好好想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动不动就亮出“家丑不可外扬”的牌子,动不动就猜疑别人的“动机”,总是想维护所谓的“威信”,完全背离实事求是的轨道,这绝不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也不是深化改革所需要的态度。当然,必要的宣传引导还是得做,但并不等同于钳制思想,更不能要求群众按某些领导的好恶来“绝对化”思考。总的来说,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向群众明确展示勇于承担,勇于改进的决心,努力赢得群众的理解与信任,以实际行动来紧密团结群众,而不是把自己摆在高高的位置上,试图牢牢控制住群众。

邻家的三胖子天天就知道瞎胡闹,咱们可不能学他~~~

这是最近的一条新闻,行者声明“对此不持任何立场或倾向”,你懂得,呵呵 http://news.ifeng.com/a/20160120/47151440_0.shtml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17-2016年1月17日 一个有关吏治的问题

最近在看梁启超写的《王安石传》,因为目前只是看了很有限的一小部分,所以暂时还不好在本站的“中国改革家评传”这个专题中写点什么。不过,行者多年以来一直有这么一个观点,就是认为在王安石之前,我们国家的历次改革还是有不少成功的案例,以及大量可圈可点之处,但是从王安石改革这次实践开始,成功的几率就陡然下降,可以说王安石改革是整个“改革史”的重要分水岭。

比如在王安石改革之前,范仲淹曾主持过一轮名为“庆历新政”的改革,在整顿吏治,裁汰庸官时,枢密使富弼说:“丈(对范仲淹的尊称,大致意思是‘长辈’)则是一笔,焉知一家哭矣!”而范仲淹坚决地回答道:“一家哭何如一路哭耶!”以庸官的一家之哭,来换取一路(宋代行政单位,差不多相当于今天的‘省’)百姓的不哭,这种意志、胸襟、气魄和做法,是任何时代都值得称道的。

可惜,到了宋代以后,随着封建制度的日渐腐朽和专制主义的需要,下层对上层的制约力似乎在慢慢削弱,以至于越来越多的官员开始更注重上级的关注,而不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可。有些上级也“自然”地随着这个趋势,让没有能力,只知道瞎折腾蛮干的下属(官员)继续留用,持续地发挥着祸害作用,不等到诸如腐败等犯罪行为暴露,始终都得不到解决的机会。

客观地说,这些“惯例”也深深影响到了今天的国家治理,因为历史总是一脉相承的,无法完全割裂开来。但是,这个问题需引起足够的重视,因为看起来相对“稳定”,似乎可以不在乎的表象背后,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实际上已经大大受损,而这种负面影响,是长期的,并且是极难修复的。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16-2016年1月14日 性善还是性恶,引导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大六安帝国有一项体制,就是凡通过科目三考试的驾校学员,都要被安排到城区某个路口,戴上红色帽子,披上红色绶带,拿起红色小旗,当一回交通文明劝导“志愿者”。就这件事情本身来说,“交通安全专家局”也许有自己坚信和坚持的理由。不过,行者在每天上班的路上,发现这方面的“表演”还真是精彩。比如有个别很有“激情”,办事很“认真”的“志愿者”,站上马路,立即就产生了无限“自豪感”,仿佛瞬间成为“处级以上”执法者,把手臂抬到最高,伸到最长,姿势达到最夸张的限度,哨子声也吹到最响,好像从这时候开始,世界和平就靠他啦。当然也有“无所谓”的“志愿者”,站在激情澎湃的“同事”旁边,相比之下,真是差的远了,甚至有点发现不了其存在的感觉呢。

说上面这件事,主要是为了引入“性善”或“性恶”的决定因素这个概念。就上面这件事来看,行者认为,至少大部分“志愿者”在走上路口的那个岗位之前,应该都能保持一种相对平和的心态,但红色帽子、绶带和小旗一到手,便会自觉或不自觉地产生一种获得“权力”的感觉,而这种“权力”在行使的过程中,如果没有一个有力的、有效的制约,将很有可能被异化为炫耀乃至摆威风的工具。这也是在当前的大六安帝国,这项活动受到人民群众诟病的主要原因。其实这项活动的设计初衷是为了改善城市交通环境,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变了味,变成了被不少群众所看不惯的“特权”表现,在某些时候,更是被上升到有车族(机动车)欺压无车族(非机动车和行人)的高度,又演变成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矛盾了。

所以说,引导总是起着很重要的作用。这里的引导,包括前期的制度设计,也包括后期的统筹管理。总体上看,需要配备思想正派,能力强,可以准确理解制度设计初衷,善于制定最优策略的管理者,把制度真正落实到位,把预定的成效真正发挥出来。同时,要反对形式主义,反对曲解和夹带,反对任何掺杂了个人观点的非客观、非理性方法,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产生一个意想不到的,甚至是相反的结果,反倒是危害了改革事业。

行者认为,性善还是性恶,都不重要,也没有必要去计较,关键得有一个很好的引导,把性善的因素都发掘出来,把性恶的因素都控制住,这才是正确的、和谐的、可持续的选择。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15-2016年1月14日 村上春树的“小确幸”

过去的几十年,我们国家通常比较喜欢跟广大人民群众谈“崇高理想”,在某些相当极端化的时间段,甚至喊出“超英赶美”之类的口号。当然,单从报表中的部分数字上来看,卫星是放上去了一些,但人民群众的生活总是得不到改善,搞的好像所谓的“共产主义”就是群众饿肚子,受压抑(甚至挨批斗),同时又必须得时不时“自我安慰”下,保持住一种与传销都有点儿相似的思想状态和思维模式。早在胡JT时代,中央就已经提出了“让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的概念,然而在某些地方,某些单位或是某些领导者的眼里,“唯GDP论”、“唯政绩论”的思想依然顽固地存在着,天天只知道擦亮自己的“红顶子”,压根不去想人民群众是否满意。

村上春树曾经创造过一个词语,叫做“小微幸”,意思就是说“微小但确定的幸福”。行者觉得这个提法还是不错的,虽然在我们国家过去,绝对是要严加批判,并将其定性为“腐朽的小资产阶级意识”。而作为共产主义、理想主义重要代表人物之一的格瓦拉,也曾经有一句很著名的话,叫做“让我们忠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恐怕没有人可以否认格瓦拉的澎湃激情与坚定信念,但即便是这样的一位人物,在具体实践中,也是坚持了一种理性的、客观的态度,而不是随便高呼不切实际的口号,制定不切实际的目标,整天沉浸于臆想和梦幻当中。

这里也不是说我们就不要去“奋斗”、“进取”了,而是不主张来空谈什么“大格局”。这里同时需要明确一个问题:发展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还可以毫不客气的进一步追问:究竟是为了真正增进人民群众的福祉,还是只为了个别人的升官发财和飞黄腾达?搞清楚了这些问题,方式的选择就不再是个难题了。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有位老师在授课时对我们说,有“私心”并不是一件坏事,只要引导的好,规范的好,说不定还能起到一种促进生产与创造的作用,只要别“自私”,别把自己利益的实现建立在损害他人利益或公众利益的基础上,就可以了。

当前正处于深化改革的时期,如何将改革继续推进下去,如何闯过深水区,发掘并获得足够的动力是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历史经验和各国经验无一例外的表明,这方面动力的最根本、最可靠、最持久源泉,就是广大人民群众。因此,需要让人民群众不断地分享到改革的红利,而不是让人干活,却让人什么希望都看不到。其实,对于最普通的人民群众来说,要求也并不高,不过是生活稳定、安逸,每年都有那么一点点的持续提高罢了,也就是第二段所提到的那个“小微幸”。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付出,这最起码不符合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或许在某个阶段,“不明真相的群众”会傻乎乎地被某些善于言辞、工于心计或喜欢耍手段的领导者所蒙蔽,但总会有被认清的一天。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14-2016年1月13日 现在仍有必要认真学习下卢梭的《社会契约论》

行者认为,即便是过去政策上存在的偏差,其后果也不应当由广大群众来承担,而应当由国家来想办法处理掉,这是一种“契约精神”,是一个现代治理模式的ZF所需要主动去承担的责任。

而如果是因为某些ZF官员的脑残所造成的后果,那就更不能找广大群众来埋单了。当然,真到了ZF“不能承受之重”这个程度的话,那也至少得有个前提——先追责,追到位,让群众满意,然后,再谈大家一起努力去化解风险的问题。

归根结底,“朝令夕改”不是一个好选择,最起码,政府的公信力将因此而受到严重影响。

一条医保新政,或让多少退休老人流下伤心泪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Q5NjI5NA==&mid=401241176&idx=2&sn=b584381bdd1a29f56749bcac2e7c652a&scene=23&srcid=0113tsNmH8fVIaT80qNZuOIP#rd

百度百科《社会契约论》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lowts1jjeiB__65vr0lNiscTdrRsuiiHUZC0_EgiGf55H4U5EzIcupTEB_TAjG5YTkGNzaPYfCYiD_hCNT9coCCphB6A8OdSZZiiMU-UIEe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13-2016年1月11日 法治精神比法律条文重要的多

我们国家的法治进程,从1982年第四部宪法颁布开始算,到现在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不过,虽然这些年来在立法上下了很多功夫,初步完善了一整套具有本国特色的法律体系,但另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即整个国家、整个社会对法律的信仰与信任,与国际上部分法治制度比较先进的国家相比,还是存在着不小差距的。

具体来说,在实践中,主要表现为不重视流程的规范性。其一是喜欢搞“公审”,尤其是对于某些“罪大恶极”,引起了普遍“公愤”的犯罪分子,社会公众更喜欢对其来一场“传统意义”上的“公审”,而不是交付司法机关认真依据法律条文加以评判。“公审”由意见领袖或知名媒体带头,使用比较极端的言语和思维方式,将其一棍子打死,甚至希望像过去那样,让其“永世不得翻身”。其二则是喜欢“扣帽子”,在法院尚未判决,甚至尚未开庭之时,总是迫不及待地先将其定性,尤其是某些脑袋还转不过来弯儿的领导,以及某些习惯于高高在上的大媒体,总是以为自己是绝对正确的,是绝对的权威,眼睛里从来看不到别人,连真正享有唯一裁判权的司法机关也不当回事。

对于第一种情况,有人也许会说这是一种“娱乐化”,但是,有时候可以轻松随便一些,有时候却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比如对于法院尚未判决的犯罪嫌疑人,立即就公布其相貌和真实姓名,大众关注的焦点是吸引过来了,却同时造成了基本人权的侵犯。如果最终是预想的结果,那还勉强能糊弄过去,但如果最终发现是错案,很有可能就不好收拾了。最近一二十年,冤案和错案给我们国家造成的负面影响是相当严重的,现在回过头来看,更需要在这方面小心和细心,否则,将直接冲击到法制国家的基础。

对于第二种情况,不能不说某些人和组织的自以为是,其实乱“扣帽子”是一种十分恶劣的,带有文革遗毒的做法,同时会严重损害到司法机关在整个法制体系中,以及整个社会中的权威性。常有人说要维护司法的独立性和公正性,但如果阿猫阿狗都能站出来“冒充”一下司法机关的角色,那司法机关的存在都没有什么必要了。这里有必要拿快播这几天的庭审做一个案例,其实快播的部分违法事实本来是比较清晰的,但《RM日报》的一篇气势汹汹的文章在瞬间反转了风向,不仅没有达到成功“引导舆论”的预期,反倒让不少人产生了一种“某些势力”故意要打压快播,甚至要故意压制大部分公众的感觉。于是,网上真正理性的思考变少了,越来越多的是来自其它地方的戾气,正好在这个位置找到了一个汇集点,一个爆发口,《RM日报》也就自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剩下的网友,还找了另一个方向,即把这件事情当做一场“闹剧”来看,搞得就跟TVB肥皂剧似的,这也是一个不好的结果哦,至少法律的严肃性已经荡然无存。

总的来说,有许多事情,最初可以被作为一种发展的推动力,可以被作为一次很好的教育机会。但是在具体操作过程中,被无知和无能的某些人给弄砸了,甚至成为著名的笑柄。这不仅仅是一种损失,还是对已经取得的法治成果和未来法治前景的极大损害。所以,还是要先解放思想,并且要重点改造某些自我感觉良好,又正掌握着一定权力和资源的人的思想,只有把这个前提条件给搞好了,我们才有机会进一步缩小与法治制度较先进国家的差距,才有可能继续向真正实现法治国家目标的方向迈进。

警方公布抢女童嫌犯照片,网友:马赛克给满分 http://news.qq.com/a/20160107/005802.htm

快播案庭审第二日:看王欣们如何舌战检方300回合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TA1MjA4NA==&mid=409973292&idx=2&sn=c33bc41a3f9ba73c7de0aead61d5f34c&scene=23&srcid=0111EJANTiaYwMcmeUKPLubm#rd

快播案:“段子”背后的法律问题 http://opinion.caixin.com/2016-01-09/100897856.html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12-2016年1月8日 反腐必须一直在路上

这几年,我天朝总是有那么些个砖家、叫兽、官老爷等,天天忽悠不明真相的群众,时不时搞出一些奇谈怪论来。比如有人就坚称经济下行的主要原因是反腐,表示只有让官老爷们继续像过去那样肆无忌惮的吃喝玩乐,才能将消费乃至整个经济给“拉动”起来。还有人认为反腐要“适度”,“象征性”地逮住几个就可以了,一定要“点到为止”,千万不能伤害了“大多数”腐败分子的心。

记得以前上学的时候,倒是了解过这样的一个理论,即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就会得出什么倾向的观点。按照这个理论,以上观点确实有利于维护某些既得利益者和利益集团的权益,不过,其立场和出发点不怎么恰当,因为这绝对是与正义、公平、法制和人民至上等原则相违背的。

这三年多来,老王书记真的是很辛苦,并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但可喜可贺的是,老王书记和他的同事们正越战越勇,将反腐这项事业不断向深入推进。每到岁末年初的时候,都会有一部分老虎、苍蝇和跳蚤会跑出来、蹦出来,也许在庆幸自己又躲过了一关,但更多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狂想和妄想,试图延缓或阻滞住反腐的继续进行。然而,这种想法至少在当下是比较天真的,在未来可能会更为天真。因为,古往今来,只有腐败亡国的案例,从来都没有过反腐触怒了人民群众,以至于把国家给带入深渊的情况。

老王书记提出,2016年反腐要“力度不减、节奏不变、尺度不松”,这不仅是向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更是在警示形形色色的腐败分子,尤其是那些尚未暴露出来的老虎、苍蝇和跳蚤们。据说在三十多年前(上世纪八十年代),老王书记前往河南省某县出差,当地有“灌酒”的风气,其实这也是过去很多地方普遍存在的“官场规则”,但老王书记“胁迫”自己喝酒的一位办公室主任说:“你喜欢跪着就跪着吧。”这句话可能有点儿违反“潮流”的味道,但却充分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应当具备的修养,尽管,这个原则在最近二三十年已经被不少人给淡忘了。

王QS新年首次现身,提出“三不”为2016年反腐定调 http://news.sohu.com/20160107/n433827718.shtml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11-2016年1月6日 三胖子比他爸和他爷爷更让人操心

三胖子绝对是全球80后的偶像——没有之一。因为人家在这个大多数人只有为人打工、打杂的年龄段,不仅已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时不时能放个“响炮仗”,把若干世界最强大的国家都给吓了一大跳,这种“刷存在感”的方式,实在是其他80后所无法达到的,说不定一辈子都没机会达到。

对于美国来说,朝鲜引爆了一枚氢弹,倒也没什么值得“密切关注”或“高度重视”的,因为只是一枚氢弹“而已”。朝鲜并没有合适的运载工具,没有办法把这些“大杀器”给投送到美国本土,只能吓唬吓唬韩国玩儿。韩国人的命不太值钱,至少美国人内心深处会使这么想的。当然,三胖子也可以选择另一种更为“壮烈”的方式:等某一天美国人打进平壤城的时候,忽然引爆核弹,与侵略者同归于尽,如果说美国人真的能够傻乎乎地上这个套儿的话,朝鲜的氢弹到也算是发挥了最大功用。

不过对于中国来说,这件事绝对不是一个好兆头。一个大脑不正常的邻居已经是一个祸害了,现在其手里面又有了这么个不容易控制的玩意儿,实在是一件让人很操心,窝心,甚至担心的事情。不说三胖子怎么来运用这枚氢弹,单就此次试验的地点来看,居然离我们的国境线那么近,要是刮起南风或东南风,整个东北地区会有多深程度的“沾染”,都不是好判定的。

下图为1月6日在朝鲜平壤,朝鲜民众收看电视台关于第一枚氢弹成功试验新闻报道时的场景。行者对画面右下角的那个小朋友很关心,按照他的年纪,或许无法真正理解这个事件的意义与影响,但是在若干年之后,他会怎么想?再进一步猜测,如果他长大以后,朝鲜的情况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他又会怎么回忆这段经历?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10-2016年1月5日 对2016年总体经济形势持乐观看法

对2016年的总体形势,个人的观点是:看好经济转上行,看多股市,看空债市。

具体来说:

1、春节后,两会召开会释放出积极政策,同时,供给侧改革会在启动半年后(差不多是2016年第二季度)逐步显示出拉动力。

2、股市会随着经济上行出现指数上升,资本市场的需求还是有的。

3、银行仍然是企业融资主渠道,并且会随着改革的深入,逐渐显现出比其它“非正规”融资渠道更大、更可靠的优势。

正是基于以上观点,在今天下午,上证综指连续两日剧烈下挫的时候,买入了一些指数型的基金,等待今年后半段经济的转上行。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也可以试一试哦。当然,首先要郑重提醒: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呵呵。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9-2016年1月5日 出租车行业问题的真正关键点

出租车与专车之间的矛盾,其实根本都不是社会不同群体之间的利益纠纷,也不是什么新事物与旧事物之间的调和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治本之策是要进一步优化顶层设计,打破某些利益集团对本应属于公众的利益的垄断,而不是没事就忽悠处于最底层的出租车司机冲出来,充当躲在后面真正掌握着好处的某些利益集团的炮灰。

同时,更不能搞着搞着便转移了焦点,把深化改革异化为故意制造社会分裂,在本来可以和谐共处的群体间制造出矛盾,最终让别有用心的利益集团从中渔利,并继续阻止改革。

的哥抗议专车 深圳的士大面积停运 http://china.caixin.com/2016-01-04/100895794.html

2016年1月13日

正如行者在1月5日那天所评论的,出粗车行业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利益集团对既得利益的强力维护。虽然这句话有些人不大爱听,有些人更是不让说,但问题始终是存在的,不得不去面对。这里行者觉得还有必要提倡一下:躲在后面的那些家伙们,赶紧现了本相吧,大家可以面对面地进行辩论嘛,千万别再找“不明真相的群众”当枪使了。

南京部分出租车罢运,要求减少份子钱 http://china.caixin.com/2016-01-12/100898303.html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8-2016年1月5日 过度营销绝不是一种正确的经营之道

行者经常去一家档次还可以的面包房,估计也就是为了表现出服务质量好吧,有部分营业员常常会全程跟随顾客,从进店的那一刻就迎上来,一直不停地介绍各种面包,始终保持着不厌其烦的状态,虽然,顾客早已经受不了啦,说不定,还忘了自己先前想好要买神木了。

行者坚持认为,过犹不及也,真正良好的、合适的服务,应当是仔细倾听和了解客户的需求,按客户喜欢并且可以接受的方式,提供必要的介绍与说明,而不是强行把自己的想法加到客户的头上,强迫客户更多的购买其实并不想买,甚至压根就不需要的商品。

行者还认为,产品、技术和服务才是核心竞争力,单纯的营销只是一种“锦上添花”而已。过度营销绝不是一种正确的经营之道,反而会让顾客感觉到没什么用处,没什么意义,直至产生反感。因此,“适销对路”这个理念还是要认真去研究的,对于一线营业员来说,更多的是要去仔细研究下不同客户的心理与需求,不在乎向客户推销了多少东西,关键是要推荐最合适的东西,让客户一下子就能接受,立即就有认同感,立即就能带出销量和效益来。

2016年1月25日

再谈谈这个有关过度营销的问题。其实无论是最新鲜的“互联网+”,还是比较传统的“酒香不怕巷子深”,万变不离其宗的,或者可以说是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抛弃的,唯有产品本身的品质。只有时刻确保有一个良好的品质,不断地进行着改进和优化,以充分适应客户的需要,才能真正赢得客户的认同。还是 那句话:不搞营销是万万不能的,但营销并不是万能的。如果只会搞营销,甚至拿不出一个好产品的话,那就是舍本逐末之举,就是花拳绣脚,是压根得不到市场的了。

为什么深圳外卖这么难吃 http://czjr.blog.caixin.com/archives/140542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上一篇:2016年1月的网文转载

下一篇:调整【网文推荐】和【微评论】两个栏目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