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晓路 非著名历史学爱好者

庚子年春雪-上(20200215)

庚子年的正月廿二,虽然已经是初春时节,却忽然下起了雪。出人意料的是,这场雪整整下了差不多一天一夜,积雪厚度起码有十几厘米。不过,由于地面温度比较高,雪没有存住,到了第二天下午,便融化了大半。

下面两张图为头一天下午飘雪的场景。图片编号153104、135246、151651

2020年2月21日 | 发布:行者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评论:3

行者说历史88-不问苍生问鬼神(之二)

楚国王室的先祖,曾自称为“火神”祝融。

这种说法在上古时代到春秋战国时期,倒也不新奇。比如说周王室在其执政的八百年里,就经常“信誓旦旦”的说,很久很久以前,其部落最早的“老祖母”——姜嫄,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踩了一下巨人(或是天上某神仙)的大脚印,便怀上了后稷。而其老公帝喾——为传说中的黄帝玄孙——却对此丝毫不在意,居然还把这个“意外”得到的小家伙确立为自己的“嫡长子”,真是大张旗鼓地践行了“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的理论^_^ 当然,在后稷刚刚“生出来”的时候,帝喾和姜嫄等人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安”的,先后将其丢弃在隘巷、山林、河冰等处。不过,他们随后就“成功”编出了一套神奇的故事,包括经过的牛马会“自觉”避开,包括大鸟会用自己的翅膀为小家伙遮风避雨等等。最后归于一点,便是无数“事实”证明,后稷是“上天”的安排。既然是上天安排的明明白白了,帝喾也就“顺理成章”的,“心平气和”的接受了,至于围观的广大吃瓜群众们,都散了吧~~~ 不过,可能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思维模式比较正常,或是保留最后的一点点“男人的尊严”吧,帝喾给后稷起名为“弃”,算是永久纪念自己所经历的这一段异常纠结的心路历程。

2020年2月12日 | 发布:行者 | 分类:博客|历史 | 评论:2

行者微评论78-非常时期的圣母BIAO

前几天,网上有报道说,某地的医护人员加班数日,轮休回到家的时候,却被小区的物业和邻居们给堵在了外面,居然说他们身上带病毒!

【行者】所在的小区,自封闭管理以来,也有那么一些人,估计是长期在家待着,有点儿“傻”了,或是心态不大正常了,没事也喜欢在小区微信群里“转发”些有关部门的“红头文件”,吹嘘说自己不上班,便是在当下做出了“最大”的“贡献”。无聊的间隙,还会骂骂人,说这几天开车进出小区的人,车上都“带了病毒”,会损害全体小区居民——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健康。

2020年2月11日 | 发布:行者 | 分类:博客|综合 | 评论:1

行者说历史87-没有“化外之地”

1949年的1月到5月,常凯申的钦差大臣“汤大帅”(恩伯)坐镇近代中国最繁华的大都市——上海,督导构建一套“自称”攻不破,摧不毁的“钢铁阵地”,慷慨激昂的说要打造成“斯大林格勒第二”。为了落实汤大帅的这个重要指示,让领导放心,让领导满意,KMT和“遭殃军”四处征工,征料,砍树,毁田,居然还平坟,以确保阵地前最少3华里,最多超过5华里的范围内没有任何“障碍物”。有不少当地民众反映,早上被征发“徭役”,晚上回来就发现自己家的房子已经被“征(铲)用(平)”了。当时还有媒体报道,有部分实在无家可归的人,在山穷水尽之时,选择了自焚以示抗议。不过,汤大帅丝毫不为所动,在“作战训练班”训话时,大手一挥,强调道:“为国所需,一切合法,为战所用,一切合理,你们放胆去做……”

2020年2月7日 | 发布:行者 | 分类:博客|历史 | 评论:3

行者说历史86-天朝权谋之道

我天朝的权谋之道,历经千百年的发展,已“进化”为博大精深的一门“学问”。体制内的“有志者”,非得专门学习,研究和揣摩不可,否则,一觉醒来,事业可能还在,人却已经被扫地出局了。体制外的人则可能更加不幸,因为在某些时候,解决的并不是问题,而是提出问题的人。

某些地方或某些机构的表现,常常会让广大吃瓜群众觉得很不平,好像它们已经病入膏肓,已经从外到内完全腐烂。其实,它们从来没有懈怠过,也不是什么无能之辈,只是与“正常人”的价值观、关注点有所不同,它们始终坚定的认为:领导是绝对正确的,精神是无比强大的,理性是无足轻重的,小卒是随时背锅的。

2020年2月2日 | 发布:行者 | 分类:博客|历史 | 评论:1

行者微评论77-历史的发展轨迹没那么简单

非典(2002年)已经过去十八年了,郭美美被曝光(2011年)有九年了,某女士从“某十字会”“退下来”(2014年)也有六年了。然而,就最近几天的新闻报道来看,某些利益集团依然稳固,依然强悍,依然敢于“横眉冷对千夫指”。这说明,历史似乎还在原地继续转圈,而我天朝最近这十来年,在某些领域真的木有什么长进!

唯有某信,某众号之流,“为某些领导服务”的更卖力了。凡是经过了脑袋——而不是屁股——思考的文章,都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毫不留情的删除,这样的删帖速度,简直是全球一流,足以完败美帝及一切最发达国家,算是我天朝重要的“国际先进水平”了。

2020年2月1日 | 发布:行者 | 分类:博客|综合 | 评论:0

行者说历史85-明初的赵官家与沙俄的小父亲

在我天朝五千年的历史中,元朝算是一朵奇葩:拥有空前广阔的疆域,却在国家治理方面却总是一团糟,直到“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口号喊遍中原的时候,其皇室和官僚集团还在忙于各种纠结与争斗。

元末的张士诚、陈友谅等割据势力的首领,其实都是些志大才疏的人物,恰逢乱世,在元朝难以顾及的南方占了块地盘,充当“山大王”。包括后来取得了最终胜利的朱元璋,也不是什么“仁者”,只是属于闷声发财的类型,建立明朝没几年,就立马调转枪口,把一起打天下的“淮西集团”给全部“消除”了。

2020年1月31日 | 发布:行者 | 分类:博客|历史 | 评论:2

中国史笔记10-上古时代(原始社会-下编)

一、从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的过渡

新石器时代晚期,即公元前3000年左右,中国境内有多个地区开始了从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的过渡。出现于旧石器时代的部落,由于生产力的进步和交通条件的发展,在这一阶段逐渐走向跨地区(跨县,跨省)的大联合,建立部落联盟。这些部落联盟再相互融合,为下一步中华民族和统一国家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2020年1月28日 | 发布:行者 | 分类:博客|历史 | 评论:1

腊月的晚霞(20200114)

腊月二十,下班的时候,在办公室的楼上随手抓拍了几幅西边的晚霞,效果还可以^_^

今年入冬以来,与前两年相同,还是雾霾天有些多,通透性很好的日子比较难得,想拍点风景,等寻找机会~~~

下图编号170632

2020年1月25日 | 发布:行者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评论:1

春节的灯光布景(20200119)

春节前夕(腊月二十五),路过六安万达,随拍了一张为春节准备的外墙灯光布景。

下图编号210825

2020年1月25日 | 发布:行者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评论:1

2020年新春:把握新的开始,创造美好未来

又是一个鼠年,又是新的“一纪”的开始。

在比我们这个“东方古国”更为“东方”的地方,“血统论”正在不断强化和发扬,就像这个季节“白头山”的千里冰封,让人感觉到无尽寒意,纵然再多几个人不停地表演,也似乎看不到任何有关春暖花开的信息。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有些风险可能并不来源于天灾,而是由人祸所造成。要意识到,“乱世”还没有到来的时候,某些小人就已经会横行无忌了。

在我天朝的某些地区,某些单位,有一种很不好的逻辑:不管是否合理,就问你“服不服”。某些人认为,只要不断采取高压政策,就能够吓倒别人,殊不知,这种所作所为,其后果只能是丧失信任,甚至引发思想上和行动上的分裂。

2020年1月21日 | 发布:行者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评论:1

行者微评论76-要对立,不要统一

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有一种比较极端的看法是,城里人不太老实,知识分子不太老实,年轻人也不太老实,完全不符合轰轰烈烈兴起的各类“运动”的需要。于是,“伟大领袖”提出,“知识青年”都要上山下乡,接收贫下中农再教育。另有不少领导者也相信,只要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时不时行拂乱其所为,便能够“磨练”出让领导放心,“政治”上绝对“可靠”的人。可惜,历史完全没有按照这些个人的构想来发展,即便曾经喊出“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的口号。先是“三面红旗”相继倒下,接着是那场空前的“运动”被最终定义为“浩劫”,最后轮到了“上山下乡”,在“知识青年”长达十年的强烈抗议,以及各接收地基层群众的不屑反应之下,黯然收场。除了黄帅、张铁生等少数投机分子和既得利益者,基本上所有人都认为这场“运动”完全不科学,不合适,乃至妨碍了正常生产活动。

2020年1月19日 | 发布:行者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