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大杂烩|历史类网文推荐 / 正文内容

2020年2-3月(6篇)的历史类网文转载
时间:2020-3-12 7:19:5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大杂烩|历史类网文推荐 | 浏览: 次 |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2020年3月12日 1900年,帝国最后的脊梁被折断

满清时期,“老大帝国”官场上的最核心原则,便是“多磕头,少说话”。在这样的风气之下,揣摩上意,思考如何让上级领导舒心,放心,成了大小官员们每天忙活的最重要事情。至于是否符合客观规律,是否有利于生产力发展,都不是“值得”关注的要点,至于吃瓜群众们的意见如何,则更不重要了~~~

这篇文章中关于聂士成的描述,可能带了那么一点点“主观”上拔高的色彩,不过整体上来说,还是比较客观地叙述了那个时代的基本脉络,指出了历史发展的规律。满清末造,曾经信心满满地做过一些探索和尝试,编练过数支新军,可惜,董福祥的甘军,聂士成的武毅军,初上战场,就被“自己人”给坑了。看到如此不堪之现实,袁宫保带着新建陆军选择了投机,在清皇室最需要支持的时候,故意按兵不动。至于张之洞的自强军,直接成为满清的掘墓人,充当了武昌起义的先锋。你说还有叶赫那拉氏的死忠粉——荣禄编练的新军?嗯,这支军队嘛,然并卵~~~

原文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wNjk1MTI1OA==&mid=2247498922&idx=1&sn=7de53795dd4ec6a13a5dfba39c6930ae&chksm=971b7a9fa06cf3895b3f557f8664c8a1629ae078b62682b0118ecd08759ef1f8fe32373ad98e&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83943531565&sharer_shareid=54f87f8c6d22ec43460cafddee288963#rd

— — — — — — — — — —

2020年3月12日 《封神演义》隐藏的新神学系统

满清时期,我天朝的“文ZI狱”达到了顶峰,鞑子贵族集团为了有效震慑普天下的士子们,甚至专门发明了“卧碑”这种东东,并大张旗鼓地放在大成至圣先师的庙里,估计是在气势汹汹的表明态度:就是你们心目中的圣人也不好使,照样得老老实实地屈服在地下,就像这卧碑,不准爬起来,也不准抬头“偷窥”天颜,保证听话,保证放弃所有原则,当不思考的顺民就行了。

自此,鞑子贵族们开创了一个新时代,一个普天下的士子们都不再“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新时代,一个没有人再敢于“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新时代。当然,鞑子贵族们是心满意足的,管它外面的世界正在发生着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呢,只要自己受着一亩三分地,听不到任何“刺耳”的声音,可以放开了骄奢淫逸就好。

于是,在整个满清时期,我天朝的“考据学”异军突起,迅速超越了哲学、历史学等各个学科,成为整个社会科学领域唯一不受限制,并获得极大发展的学科。这算是某种“进步”呢?还是一朵奇葩?

《封神演义》是一部好书啊,研究神学,再加点“玄学”,有利于“屁民”们暂时忘记现实世界的“麻烦”,沉浸于幻象之中。对于鞑子贵族集团这样的统治者们来说,普天下都不关心国事,都沉迷于神话,玄幻,也更有利于自己的为所欲为啊。既然有如此“双赢”的结果,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两百多年后,鞑子贵族集团不得不面对“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候,忽然发现,天下的许多人都已经不把“大清”看作是自己的“国”,甚至积极主动地协助列强去攻击满清最后的军事支柱——“僧王”。再后来,叶赫那拉氏仓皇逃出紫禁城的时候,几乎无人出面救驾,同时还传来消息说,已经有人宣布“东南互保”了。

原文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wNjk1MTI1OA==&mid=2247498922&idx=3&sn=5e059ef0210affd203b62b0e2a3094da&chksm=971b7a9fa06cf389b0a691803a8f1935052ac45b3de0b50d38a6574c58c7c643f81e19fc7551&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83943921842&sharer_shareid=54f87f8c6d22ec43460cafddee288963#rd

— — — — — — — — — —

2020年2月29日 大明王朝的改革困境

两千多年来,改革一直有两大难题,一是体制的痼疾,一是利益集团。

大明王朝的三百年里,不乏有能臣干吏,大部分时间(除洪武、永乐年间)舆论氛围也是相对宽松的,能够对朝政开展充分的、自由的讨论,至于某些人说的是否在理,那另当别论,呵呵。遗憾的是,明朝的历次改革都没有成功,都没能解决好体制的痼疾,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也一直在逍遥自在着。明朝前中期,唐伯虎等人仕途受阻,不得不寄情于书画山水,到了明朝中后期,更多的士大夫开始不闻天下事,于是,“文艺界”及时为其创作出一批适合的作品,供其休闲娱乐之用,比如《金瓶梅》^_^

朱明皇室觉得,自己能为所欲为挺好,多任命些对个人“忠诚”的官员,比如太监之流,也用的比较顺手,至于一向口口声声表示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士大夫们,最好让他们搞些DANG争,自己咬来咬去的,另外让他们在整体上更愚蠢一些,别总关心这个关心那个,别老是持不同意见,自己的耳根就能清静了。到了明朝中后期,确实出现过一派“和谐”的景象,间或还有真的和假的“万国来朝”。只是“个别”地方时不时有点儿小麻烦,但不要紧,上头不让说,大家都别说就是了,别让领导不高兴。等到那个自封为“闯王”的人带着吃不饱的农民,以及满腹牢骚的读书人们抵达帝都西郊城墙下面的时候,伟大的崇祯皇帝就会什么都明白了~~~

原文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wNjk1MTI1OA==&mid=2247498738&idx=1&sn=e13b63ca93d387c28e81ebaf84f45a87&chksm=971b7dc7a06cf4d187a1229eb3432fc19e4492ebe021fab21c400f836282714995216da020cd&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82820126683&sharer_shareid=54f87f8c6d22ec43460cafddee288963#rd

— — — — — — — — — —

2020年2月29日 为何统治者掠夺商人还被称颂

看完了这篇文章后,【行者】在无意间又瞟了一眼页面的最上方,忽然发现,原来是1996年的文章啊~~~记得那时候,一部分人在忙着赚钱,一部分在寻求“纸醉金迷”,还有一部分人在自我暗示——在不断的“回味”中,倍加觉得余悸未消。至于【行者】,是刚进入中学的年龄,根正苗红,思想“纯粹”,连希望组织上来找着谈谈“接班”的想法都没有,属于妥妥的“小粉红”。那时候还没有属于普通吃瓜群众的互联网,否则,【行者】绝对可以努力争取当一个优秀的“自干五”^_^

总设计师说过:“ZUO带有GE命色彩,好象越ZUO越GE命。ZUO的东西在我们D历史上可怕呀!一个好好的东西,一下子被他搞掉了。”总设计师也开出了针对性的药方,便是他多次重申的“三不主义”:“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可惜,总设计师强调了那么多,也纠正了一次又一次,直到今天,在某些地区,“商人”仍被认为带着“原罪”,而不考虑其行为是否符合“三个有利于”的基本标准。

虽然薄三儿已经GAME OVER好几年了,但这类人和这类思想观念,仍然存在于某些地区,某些单位,仍然存在于某些人的大脑中,甚至可以说根深蒂固。这是我们这个国家进一步深化改革的重要障碍,某些情况下,还可能成为阻碍改革,乃至强行开倒车的因素,这是不能忽视的。

原文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wNjk1MTI1OA==&mid=2247498738&idx=2&sn=a8a3f33aad0f23b3ce11aef2f6b21047&chksm=971b7dc7a06cf4d15be52cfd2c5c8d4f2c9994f9dd9a4acd9f2258fd89f3ee12bff606c10a79&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82820787481&sharer_shareid=54f87f8c6d22ec43460cafddee288963#rd

— — — — — — — — — —

2020年2月29日 洪武七年,一个不存在的国家派使者来到中国

朱重八是一个极度自大,也可以直接说是非常自负的人,从来都不会承认自己的无知和错误。爬到了万人之上,其上面还不再有任何人之后,更是觉得自己“战无不胜”,“放之四海而皆准”了。即便是彻头彻尾的一场骗局,只要自己高兴,只要自己一开始没能及时醒悟过来,其他人就必须“将错就错”,这也是在当时成就了一群小人和骗子的最重要原因。反正只要朱重八高兴就好,只要朱重八觉得面子上有光就好。

要知道,我泱泱大国,怎么能缺那三两个子儿呢,比起前朝(元)的上上下下全都忙着贪墨,浪费和横征暴敛,朱重八真的是相当节制,几乎禁止了大小官员们“在明面上的”对屁民们的掠夺。那么,它一个人放肆些,也花不了多少钱了。何况,花了这些钱,虽然不知道花到哪儿去了,也不敢有人认证考证是否花的合理(或定义为是否‘脑残’),但最起码营造了一派“天朝上国”,“万邦来朝”的宏大气象,让朱重八十分满意。说不定,还能一高兴之后,便少杀几批人呢。这就足够了^_^

当然,这一切除了朱重八之外的所有人看来,只是幻象,幻象而已~~~

原文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QwNjcyMQ==&mid=2651034331&idx=4&sn=c4207b2b7d435c3400e2def1b07bc7a8&chksm=bd2d43b58a5acaa35e1ebc2d2d84e6fb2e27fe00b9a915ff5703d5bd2f4306d787ebbc015fd0&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82821477095&sharer_shareid=54f87f8c6d22ec43460cafddee288963#rd

— — — — — — — — — —

2020年2月5日 云南,越来越小

说到云南,许多关心时事和国际形势的朋友,就会很自然地想到云南西南部的一块“话外之地”——果敢,这里曾经是我天朝的疆域。对于果敢问题,相对悲观的看法是,今天的我天朝失去了一块“祖产”。而比较乐观的看法则是,现在的果敢是我天朝与缅甸之间的一片缓冲地带,尽管是不太稳定的地区。要知道,缅甸并不是省油的灯,曾经做过地区霸主,也不能排除未来它们将重新谋求这个地位。与之有一片缓冲地带,总比直接爆发冲突要好,最起码,可以降低冲突爆发的几率。这就是国际关系中的博弈,而不能够简单看占领了多少土地。

原文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yNDcxOTgzMA==&mid=2247491373&idx=1&sn=a37f01b0fc148ce40008cfd7148c0e81&chksm=fa285c94cd5fd582d628488f43e0a2ef6fefa3b4b493a3eae81f734495b61df1b6ce13aa2024&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80801328033&sharer_shareid=54f87f8c6d22ec43460cafddee288963#rd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 本站不接受 未经书面授权的 镜像 或 自动化全文采集

上一篇:路边的小花儿(20200308)

下一篇:初春·晚霞(20190312)

  • 打桩木 发布于 2020-3-26 10:42:22  回复该留言1#
  • 现在都是合集了不在自己的站更新了
    • 行者 发布于 2020-3-29 11:49:31  回复该留言#
    • 不是滴。
      主要是考虑到这种转载文章时的评论,单个评论篇幅太短,一个评论就算一篇文章,实在是有些零散了。于是就每月汇集一次,按月集中到一篇文章中^_^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20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