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正在改版和升级中
始建于2001年12月21日 | 非著名历史学爱好者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 > 博客|综合 > 正文

行者微评论180-某度副总与大环境

作者:行者 发布时间:2024-05-10 07:24 分类:博客|综合 浏览:449 评论:0



在古代和现在不少人常心心念念的“周礼”时代,“贵族”是重要的社会阶层,普通民众对于“贵族”有着天然的尊敬。不过也只是“尊敬”,连“敬畏”都没有,因为带上了“畏惧”的色彩,整个“意SHI形态”就不那么温情脉脉了,不符合“真正的贵族”给自己定下的“温文尔雅”型人设。在后来的秦制体系下,虽然没有贵族所提供的庇佑,板着脸的各级官吏还是保持了一种相对的克制,守住“皇权不下县”的底线,只要完粮纳税,在“名义上”承认帝都那群人的“最高”地位,便能够获得一定的地方自治权力,甚至包括宗族在部分司法领域的自决权,这算是政治博弈之后的妥协与交换了。

现代科技的发展,尤其是最近十几年网络与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拉进了不同地区间人与人的距离,也在客观上延伸了管理的触角。之前三年,某些地方利用网络大数据等新技术,扩张了自己的权力,尝到了一些甜头,却误以为许多这个阶段的某些临时性措施可以在技术的加持下,常态化,乃至永久化。殊不知大多数普通民众的期望是尽快放开,尽快回归到正常生活,尽快恢复法ZHI秩序。长达三年的压抑,已经给整个社会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亟需改变,也需要必要的补偿,而不是沿着错误方向继续走下去。某些时候,高压政策能起到短平快的效果,但粗暴手段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虽然某些肉食者看不到,或是不愿意去看,不愿意去认真思考。

我天朝有一些人,托家里祖上的荫蔽,含着金汤匙出生,从小到大基本上在各个方面都是妥妥的人生赢家,从未感受过生活的艰辛,于是愈发傲慢和自负。之前很坦然地把普天下的资源都据为己有,觉得是自己家祖上打下来的江山,自己可以随意取用,不用考虑奴才们的想法。出海之后,居然还想把股市等渠道募集的资金也当作自己可以随意支配的“私有”财产,搞的就像许多年前个别偏远地区的民众,误以为扶贫贷款随便花,而且不用还了一样。

说到这里,差不多要达到现如今“MIN感”话题的标准了,呵呵。在经济上形成了巨大差距之后,还要在思想上实施压迫,让本来就生活艰辛的中下层民众膜拜某些人其实来路不正的权力,羡慕其纸醉金迷的生活,每日跪舔,这是把普天下的人都当作傻子的节奏么?最近有网友说,即便在阿三国,婆罗门也不能随意侮辱首陀罗与吠舍,至少要装模作样地表示关怀,虽然是居高临下的状态,却总是表现出婆罗门的“优雅”和“素养”,毕竟,婆罗门和刹帝利都是要靠中下层来供养的呢。要知道,现代社会不仅让控制触角延伸,也能让认识水平提升,在大多数人知道的东西更多,信息传播更快、更方便的情况下,再想搞奴隶制,早已是不可能的了。

网上某些人每天坚持谩骂和甩锅的美帝,也有比较分明的社会阶层,日进斗金的特朗普与每天在街头领取救济食物的流浪汉,有着天壤之别。不过美帝一向“想的开”,富豪们低调、稳稳地享受着奢靡生活,一般不会主动让向穷人们炫耀,穷人们也乐得眼不见为净,双方维持着相安无事的局面。美帝那些被我天朝某些人骂作“万恶”的资本家们,通常也只关心赚了多少,能赚多少,对于赚钱以外的事情,不会投入什么精力,更不会为了享受奴隶主的快感,惹得雇工们以摸鱼、使坏作为反抗,从而影响了自己的赚钱正事儿,这是美帝多年来严格遵循的实用主义原则。特朗普从一个商人变为美帝大统领之后,更加“狡黠”,表现出更加亲近中下层民众的样子,把自己塑造成“蓝领”“红脖子”群体的“挚友”和“代言人”,甚至声称要帮助“蓝领”“红脖子”去收拾所谓的华尔街大鳄,完全没有我天朝某些领导所心心念念的“领导模样”,没有任何凸显自己的特殊地位、待遇,强调自己“权力”,坚持与一般民众有所不同的表现。只有在我天朝,特朗普才被称为“特皇”,与“普大帝”并列,好像“繁荣富强”必须搭配一个“帝国”,而“帝国”又必须有“唯一领导地位”。酱真,在美帝内部,没有人觉得特朗普身居高位,没有人见到了他本人或听到了他的名号,崇敬之情油然而生。美帝建国之初的FA律设计,就是不希望大统领太能折腾,反倒可以接受一个老老实实遵守既定规则的“傻子”,因为“傻子”是不会滥用权力的,也不会干涉其它人、其它组织的正常运行。

对于近几年某些领导的“官威”,有人归结于资本的原罪。其实在某些公家单位,某些领导更不堪,因为在没有盈利压力的情况下,可以更加放飞自我,更大限度地享受权力所带来的快感了。

有人说,现在生育率已经开始下降,等到打工人大幅减少的时候,越来越多的领导就会意识到问题。这个预测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全面,因为某些领导的脑路清奇是刻在骨子里的,与现实状况和可能造成的后果没有太多关系,也就是说即便劳动力减少一半,某些单位的折腾、洗脑、压榨也不会停止。某度的副总昨晚被从美帝赶回来的老板娘给扫地出门了,但这个最终结局完整地展现出来之前,它还是一如既往地强硬,觉得全单位的人都要战战兢兢地匍匐在它的脚下,觉得它想赶走谁就能立即赶走谁。据说此人在某度工作的最后十几天,已经在深圳另外注册了一家新公司,于是广大网友立即启动了新一轮的吃瓜,分析这种行为是否违反了劳动合同,是否属于违规兼职。当然,副总也许会像过去那样强力辩解,说是同名什么的,继续坚持自己完全没错,都是别人的错。未来一段时间,估计要同情深圳的韭菜们了,这位副总之前祸害了深圳的某为,现在祸害了帝都的某度,下一步又要杀个回马枪,回到深圳,不知道继续祸害哪里了。

就长期来看,还可能出现一种情况,便是某些肉食者根本不会允许韭菜减少,会考虑把不结婚不生育,不买房,不更新家电,不按时出摊之类的行为或思想,都逐步定性为必须被追究和惩处的对象,包括社区、商圈物业之类的阿猫阿狗组织,都能贴出罚单,挥舞大棒。五十多年前,罗马尼亚的“月经JING察”就是这么做的,由不得韭菜发起消极的反抗,直接把权力延伸到居民家里最私密的卧室。相比之下,某度的副总在办公室的发疯和胡言乱语,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标签: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