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正在改版和升级中
始建于2001年12月21日 | 非著名历史学爱好者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 > 博客|综合 > 正文

行者微评论160-直到腹诽

作者:行者 发布时间:2023-05-21 17:04 分类:博客|综合 浏览:678 评论:0



汉武帝时期,有个酷吏张汤,办(下)事(手)得(凶)力(狠),凡是领导安排的任务,总能够想尽办法完成,让领导十分满意。有一回,汉武帝想干掉颜异,只因为看着这个大臣有些不爽,但颜异没什么真正的错误,够不上咔嚓的标准,于是汉武帝又想起了张汤。张汤果然一如既往的让领导满意,找来找去,最后给颜异扣了一个名曰“腹诽”的帽子,就是说虽然颜异在正规FA律体系中没有任何瑕疵,却可以被认为是内心深处对领导不满。话说张汤为了领导可真的是很努力,脑洞开到了如此之大,为了领导,自己的脸都不要了。但也不得不说,这样的定性实在让人汗颜。

其实许多时候,许多人都是无心说了某句话,但麻烦的是,某些文GE余孽很用心,热衷于从蛛丝马迹中找小辫子,无限联想,非要给别人安上一个压根就没有的“动机”,然后据此坐实用臆想出来的结果倒推出来的所谓“过程”。说实在的,脱口秀在很多情况下属于与即兴发挥,大方向上没有太大问题就差不多了,没有必要在个别细节上过于计较,有些话,表演者说过了便可能“后悔”,而观众说不定在哈哈一笑之后,转眼便忘得干净。归结到一句话:只是图个乐儿~~~ 根本达不到故意和谁过不去的程度,除非某些人自己非要和自己及他人过不去。

如果脱口秀一定要加强“管控”,甚至要比照现如今已没有多少人看,但某些领导基本满意的春晚那样,事先反复彩排,每一句话都经过严格审批,恐怕以后观看此类表演,入场前寄存手机将成为一个标配环节,那真的是有些无趣,无聊了。到时候,现场的观众会如芒刺背,如坐针毡,总是觉得自己不是去娱乐和放松的,也异化成了“表演艺术家”的一员。

或许,等到脱口秀等面向全体公众的公开场合全面沦陷了之后,某些要求——比如禁止记录,禁止摄录等等——可能会扩展到某些机构的内部会议,甚至包括办公室的日常交流。WEN革期间,不就常常有JU报自己亲生父母的禽兽之举么?最近几年的越来越多事情表明,文革余孽无处不在,就像地下的幽灵,广泛潜伏各地各处,只要有机会,便会跳出来,不管其行为是否正常,都要狠狠地折腾一番,就像张汤,为了达到某些目的,脸都不要了。

对于热衷于权谋手段的某些领导来说,鼓励下属举BAO是一种重要手段,但需要认识到,“无利不起早”,从来都没有对领导的无缘无故的“无限忠诚”,所以在没有充足或是越来越多利益刺激的情况下,JU报也是无法持续的。到了后来,反而会把吃瓜民众训练出更加强大的对抗检查和“侦缉”的能力,到了这个阶段,领导的威信也将沦为笑谈。

两千八百多年前,周厉王自信满满,觉得巫师可以很好的为自己掌控一切,而只要让吃瓜民众们不谈论,不了解某些事情,自己就可以稳坐钓鱼台。结果没过多长时间,它的地位和权力,都被不高兴的吃瓜民众们给付之一炬了。

最近三年,某些领导越来越敏感,觉得“总是有刁民要害”自己,觉得一定要好好管教管教不听话的人。网上常有人说,近几年的相声小品不如以前好看了,还有人说,以前的一些精彩电影和电视剧,现在估计连过SHEN都困难。笑果是第一个挨刀的,但估计不会是近期的最后一个。而更让人担心的,恐怕还不是将来无法真心的大笑,而是某些领导一抬眼,大家就得陪着皮笑肉不笑了。这几天,网上有人在呼吁不要随便搞“因YAN获ZUI”,而更可怕的后果将会是,连“言”都懒得收集,看谁不顺眼,直接定性为“腹诽”。

一直以来,【行者】都不怎么看脱口秀之类的节目,觉得有些“闹”,不过,这仅仅是个人喜好的范畴,并不反对别人从此类节目中寻找乐趣。对于脱口秀,监管是必要的,但比照其它文艺作品的模式和标准就行,还是要遵循“百花齐放”的原则。而现在的问题是,有人对此不太满意,企图不断上纲上线,直到复辟出一种“腹诽”的罪名来。这就比较恐怖了,因为疯狂开倒车,不是好事情。


本文动笔于2023-05-19 09:56:52



标签: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