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晓路的博客|国际关系 / 正文内容

行者微评论60-春寒料峭,坚冰难破
时间:2019-2-28 21:55:25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晓路的博客|国际关系 | 浏览: 次 |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天朝进入改GE开放的“新常态”。到了八十年代中期,曾经为我天朝藩属国的越南,也选择了“革新开放”的新道路。不管是我天朝的“摸着石头过河”,还是越南亦步亦趋的“踩着中国的脚印”,都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捋顺了生产关系,适应了世界的发展潮流,为社会主义实践提供了非常有益的成功经验。

正是基于这些发展成果,越南在国际上赢得了一定话语权,并在今年2月末,作为朝鲜和美国之间的中介,承办了广受关注的第二次“特金会”。虽然三胖与特皇最终什么也没有谈成,连午饭都没吃,联合声明也没有签,匆(怒)匆(气)忙(冲)忙(冲)的各自打道回府,越南在整个过程中所付出的努力和起到的作用,以及因此而获得的国际影响力,都是不容忽视的。当然,按照“中国文化圈”的传统思维模式,取消事先确定好的聚餐,实在是气急败坏,连基本礼仪都不顾了,呵呵。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红色越南”并不是这样,一度还自我膨胀,直接上手来狠狠地戳我天朝的后背。于是,总设计SHI在1979年1月底,对美帝的记者说:“小朋友不听话,该打打屁股喽。”到2月17日,20余万PLA越过边境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推进”到河内近郊,前锋部队在当时,说不定都模模糊糊地望见这一次“特金会”的会场了。越南整个国家在这场闪电战中遭受到沉重打击,从此不敢再觊觎中原。不过,这也在客观上促进了越南的改弦更张,促成了高层的重新洗牌,促成了将工作重心从称霸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某种程度上说,越南能够拥有今天的繁荣,并得到国际认可,还是得感谢我天朝总设计SHI当年的一巴掌^_^

相比较来说,朝鲜至今仍未能找到合理的、合适的发展道路,或者可以说依然在死胡同里面瞎转悠。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撕开了之前的社会主义阵营,但同时也打破了“斯大林主义”的桎梏,为各国自主选择最适合自身情况的发展道路,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我天朝,越南,也包括古巴,都开展了有益的创新和探索。然而,朝鲜一直没有抓住这些机会,还是在错误的以为“经济问题”可以用“政治手段“来解决,还是在沉迷于个人崇拜和强力控制,并试图将金家王朝的封建性质传承体制千秋万代的维持下去。据说在这一次“特金会”上,特皇的目标是以经济利益为诱饵,要求朝鲜完全放弃“核威胁”。但需要认识到的是,不管是对外还是对内,军事力量都是金家王朝手中最喜欢的工具,“先军ZHENG治”也是朝鲜多年以来的国策,在这些“原则性”问题上,基本上没有什么谈判的余地。先前有报道说,新加坡“特金会”结束后至今,朝鲜在继续研发核武,可能现在核力量还更上一个台阶了呢,因为不管是对内对外,金家手中攥几个大杀器,都是会觉得“自信”满满。国际上普遍认为,朝鲜继续这样封闭,继续热衷于不切实际的口号,崩溃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但金家王朝和既得利益集团的内向型和顽固性,恐怕远远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2018年最后一年,三胖发表新年致辞,其中有段这样的话:“如果美国不遵守承诺,误判朝鲜人民的耐心,依然对朝制裁施压,朝鲜也可能不得不为自身主权和最高利益,为实现朝鲜半岛安全而寻求新路。”这句话表现出对美帝的完全不信任,但这种心态,算不得处理国际关系时较为理性的方向。

对于这一次“特金会”的结局,其实是在不少人的意料之中,并且从开始之前,就不会因为我天朝某些人的猜测,以及错误宣传,盲目跟风而有所改变。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

当然,当前特朗普在国内的困境,也是这一次“特金会”几乎没有谈成任何成果的重要因素。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目前已失去对国会的控制权,特朗普已沦为“跛脚”总统。民主党可以充分利用国会这个平台,时不时给总统制造点麻烦,比如拖延审议和表决时间等等。特朗普想跟朝鲜签订结束战争状态的和平条约,必须最终经由国会批准,而特朗普想加快谈判进度,通过总统行政命令(简化版外交协议)形式来绕过国会的话,其法律效力和未来的执行力又是会大打折扣的。所以,即便是特皇主动放下身段,向三胖做一些妥协,达成的“共识”,回去能不能获得国会批准,还是个未知数呢。

至于和这次会谈有关的另外两个国家。日本的诉求没有得到美帝主子的重视,特皇在行前曾表态,朝鲜需撤除瞄准美国的洲际导弹,但对于可以打到日本的中近程弹道导弹,只字未提,好像压根没有将其当回事儿。去年8月,美朝接触陷入暂时僵局的时候,韩国的文大总统亲入“虎穴”,与三胖在板门店会面,相当于充当了救火的角色,可惜,美帝和特皇同样从来都没有将这个已经被“阉割”了半个多世纪的国家当回事儿,跟日本是一个待遇的。

这一次“特金会”无果而终。未来一段时间,特皇可能会像是二十一世纪的堂吉诃德,继续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但总是无所作为,间或还可能会突发奇想,来点“以压促变”的威胁。而三胖则可能继续做拒绝新事物的刚毅(注1),狭隘,极端,甚至在个别情况下选择挑衅,来试图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两个人,两个国家还将有更多的机会打交道,总之,会有更多的好戏看。不过,我天朝还是要真抓实干,力戒空谈,多忙正事,不能跟朝鲜学坏哦。

越南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副主席阮文全给朝鲜提出建议:“让经济的归经济,不要让政治干预经济。”不过,朝鲜能否听得进去,并借鉴着去做,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还需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来推动已固化思维模式的重大转变。

— — — — — — — — — —

注1:刚毅是洋务运动、维新变法和义和团运动时期,满清统治集团中顽固派的代表人物,号称“不学无术,愚民误国”。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上一篇:行者说历史71-小人的建议

下一篇:​行者微评论61-打游戏和写博客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