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晓路的博客|国际关系 / 正文内容

对待南海仲裁案结果的正确姿势
时间:2016-7-12 22:55:11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晓路的博客|国际关系 | 浏览: 次 | 已有 3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在去年10月的一篇博文请点击这里查看《见招拆招和围魏救赵》中,晓路就提出过,南海问题的本质是中美之间的博弈。然而美国是不会轻易直接露面的,其比较常用的手法,就是怂恿菲律宾这样的“二货”冲锋陷阵,刚刚回家的阿基诺三世,则是菲律宾这个国家中大脑进水比较多的代表人物,因此很荣幸的被美国人给选中充当急先锋。但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美国人渐渐发现,阿基诺三世绝不是一般的“彪”,把事情给弄的很糟糕,远远超过了美国人主张的时不时“小打小闹”,主要是为了干扰干扰中国正常发展的这个限度。阿基诺三世给中国及国际社会的印象是,这回肯定是“玩真的”,并且真的玩过了火,结果,不仅菲律宾新上台的总统感觉收不掉场,连美国人也觉得有必要与其划清界限,当然,实际上根本划不清楚,因为地球人都知道,全程的幕后推手,就是美国人。

虽然今天从海牙传来的这个仲裁结果,应该是在先前意料之中的,但是当消息真的被“证实”之后,国内的各大媒体还是给予了空前的关注,整个社会舆论也在“瞬间”义愤填膺了起来。

对于民族主义情绪,一直以来,晓路在较多情况下均持赞同的态度,不过对于这一次事件,晓路还是认为,正确的对待“姿势”应当是有明确态度,有足够力度的予以回击,但最好是做比较“适度”的处理,尤其是不要做过度的解读,而应当把更多的精力放到更重要的事情上,有些事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千万不能被某些“小丑”的行为打乱了我们自己的阵脚

其实,《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是一个处理国际问题的工具而已,而且这个《公约》连美国都没有签署,所以,其权威性和具体执行力都是有待考量的。这也是我们国家自始至终都没有去“应诉”的重要原因,我们国家在最初就选择将其定性为一场闹剧,这种在国际营造舆论的策略,是非常合理与合适的。要说国际法依据,《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效力似乎要更高一些,这才是我们国家主动作出的承诺,就一个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来说,这份《宣言》才是我们真正需要遵守的章程。何况,2006年我们国家依据《公约》第298条还作出了排除性声明,将涉及海域划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等方面的争端排除在《公约》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之外,也就是说,菲律宾所操作的整个仲裁过程,在国际法上根本就站不住脚,也根本不需要获得我们国家的关注。

对于南海问题,海军专家张召忠教授前段时间在网上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其实有一个新名词晓路觉得特别好,那就是“祖权”。请大家注意,这里说的不是“主权”,而是“权”,意思就是说:1、南海及其诸岛是我们国家的祖先们发现和开发出来的,是这些祖先留给现在的我们这些后辈的“产业”。2、有些问题并不能够生搬硬套当今的国际法,当年我们祖先有效占有南海的时候,周边并没有任何人、组织或国家提出过异议,现在反倒一窝蜂上来,想把我们已经拿在手里两千年的东西给夺过去,至少是违背常理的。

就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次仲裁的结论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比如在南海有不少露出海面的礁石,因为面积太小,而且涨潮时高出海平面只有几十厘米,实在达不到可以作为主权声张的“岛屿”的标准。但我们国家所面临的实际情况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相对大一些的“岛屿”都被某些国家给占光了,现在我们搞点基础设施建设,唯有自己想办法填海造地,否则,就只能直接去抢回来了。又比如那个“九段线”,不仅不连续——只能作为一个大致的标识,而且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规定的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等等的任意一种边界标准,至少很难找出可以连接成领海基线的一组岛屿。同时,我们国家目前所能够声明的法理依据,仅仅是二战后“中华民国政府”的一些文件,虽然在那个时候,我们国家的周边还基本上都是殖民地,未有“国家”提出过异议,但当时的蒋总统也是相当“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二战所带来的结果,就是他成为了世界级强国的最高领导人,除了罗斯福可以与之平等相待之外,像丘吉尔、斯大林等人,都是看不上眼的“稍小人物”呢。

我们国家现在所坚持的部分原则,与当年蒋总统的主张,其实有着一定的继承关系。比如在与日本的钓鱼岛争端中,我们国家就认为一定要维护好二战后建立的国际关系新秩序,维护好中国在这个二战后建立的新体系中的优势地位。对于日本,首先,其作为发动二战的罪魁祸首,唯有认真反省的份儿。其次,其作为战败的西班牙和日本丢弃给美国的殖民地呢,这种国家,是没有权力来“虎口拔牙”的。

网上有人说,菲律宾这次所得到的,不说是“废纸”,至少也是“空文”,因为在以联合国为核心的二战后国际关系新体系中,海牙那个仲裁庭只具有形式上的“约束力”,而没有实质上的“执行权”。真到了要付诸“强制执行”的阶段,好像只有“联合国安理会”可以真正做点儿什么。但我们国家又是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拥有一票否决权,这也就意味着,文案一旦移送到安理会,开一次会,我们就可以否决一次。这也印证了前面提出的观点,即菲律宾忙了半天,还只是一场闹剧而已。

据说34年前(1982年),打遍全世界几乎无敌手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来到我天朝的帝都,带着马岛战争胜利的威风,准备把香港的“租期”继续无限期地延长下去,但总设计师面对她的咄咄逼人,神情自若地说:“主权问题是不能谈判的,中国人穷是穷了一点,但打仗时不怕死的!”结果,“铁娘子”当场就楞住了,并且在结束之后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以至于在人民大会堂外面的台阶上崴了脚。另有史料说,总设计师在五年后(1987年),也给了当时的菲律宾总统一个下马威,那个人也是二货,与阿基诺三世有异曲同工之妙,当时说:“至少在地理上,那些岛屿离菲律宾更近。”结果总设计师在吞云吐雾之后,悠悠的回答道:“在地理上,菲律宾离中国也很近。”实际上,我们国家的基本态度,总设计师在那个时候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但菲律宾的这些个二货,怎么就记性不好呢?于是,我们国家只好在今天又一次声明: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对待这样的邻居,可真是累啊~~~

对于这次仲裁案的未来影响,晓路认为,我们国家会继续拉更多的小伙伴来表态,来站队。美国和日本会继续搞小动作,但绝不敢公开发起“对抗”。欧洲会和稀泥,顺便看能不能从中捞点啥。东盟除菲律宾以外的其它国家则会很焦虑,本来还是有些转圜空间的,让菲律宾这么一搅,中国的态度会更加“明确”,更加强硬,有些可有可无的东西,今后恐怕就难以轻易搞到手了。

就我们国家的应对来说,有三点最重要:一是得深入贯彻总设计师的“遗训”——做好自己的事情,把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进一步壮大,对菲律宾这样的无赖国家,以及其背后的黑手美国形成更强大的威慑力实力对比一旦发生了重大变化,很多事情就会随之发生巨大逆转,这才是最靠谱的战略。二是得继续培养和锻炼更强大的国家意志力,要敢于直面,要敢于博弈,尽管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国家还不具备与美国面对面对抗的实力,但可以从菲律宾这样的国家入手,打疼它,并且要打的让其背后的美国也感觉到疼,这样才能争取到主动权,并尽可能地延迟中美之间发展到直接对抗的时间,这一点,正是我们国家古代经常提到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以及“围魏救赵”。三是得尽可能保持一个理性的态度,目前我们国家远没有到“生死存亡之时”,远没有到“最危险的时候”,正如网上有人提出的,现阶段解决南海问题的最好工具,不是海军,而是海警,而对于菲律宾这样的小国,杀鸡焉用宰牛刀,只要能将其打趴下,打疼了,就够了,还是前面所说的那句话,千万不能乱了我们自己的阵脚

表面上看,最近几年我们国家的周边环境似乎是恶化了,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需要认识到,其实是我们的实力在不断增长,以至于美国越来越感觉到我们的“威胁”,从而转为挟持一群小喽啰来干扰我们的正常发展,这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变化呢。

— — — — — — — — — —

中国政府关于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声明

外交部关于应菲律宾共和国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所作裁决的声明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上一篇:2016年7月的网文推荐

下一篇:当所谓的”艺术“和实实在在的”权力“纠缠在一起

  • 行者 发布于 2016-7-12 23:15:11  回复该留言1#
  • 有朋友对本文第八段的分析提出了质疑,但这绝不是凭空的臆想,在过去几十年,有过多个类似的真实案例。
    比如在1984年,中美洲小国尼加拉瓜,就把北面的强大邻居美国给告上了海牙国际法庭,声称美国侵犯了其主权,而且还胜诉了。不过,这个裁决并没有得到执行。于是,尼加拉瓜尝试着到联合国安理会去申请“强制执行”,但正如本文第八段所说的,美国是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通过先后5次行使否决权,直接把尼加拉瓜给打发回了家。然后,尼加拉瓜又尝试着去联合国大会“诉苦”,但联合国大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是个“清谈”的机构,大家都可以发言,但从未被赋予过任何强制力,最多只能在“道义上”臭一臭“别人。这时候,美国真的有点火了,结果在联合国体系之外,促成了尼加拉瓜政权的更迭。尼加拉瓜新上台的政府,在美国的实力和压力之下,居然跑到海牙国际法院说要撤诉了。
  • 行者 发布于 2016-7-12 23:27:11  回复该留言2#
  • 关于本文最后一段的第二点和第三点,现做以下补充说明:晓路所提出的,并不是完全放弃以军事手段来解决问题的选择,而是建议在具体操作过程中,采取更加灵活和见效更快的措施。比如加强海警的实力,比如将一部分军队使用的武器装备转给海警(实际上,最近几年,就有好几艘解放军退役的护卫舰经过改装,配备给海警,使海警有了更大吨位,更快速度,并且是装备有火炮的‘执法船’),比如安排军队更多的参与(但一定要打的快,打的准,收的及时,既要保持足够的战略威慑,又不能让国际舆论错误的认为我们在‘恃强凌弱’)。
    总之请大家相信,这次仲裁,以及南海的所有问题,都不会成为引发战争,甚至是重大纠纷的因素。南海周边能瞎胡闹的,只有菲律宾和越南,但这两个国家都远远不是中国的对手,只能在美国的支持下制造点噪音而已。其余国家则各自有各自的算盘,绝不愿意被绑上战车,绝不敢与中国翻脸。正是因为有这样复杂的局面,中国才能通过多个双边谈判,而不是多边谈判(一对多)来各个击破,成为若干年后最终的赢家。
    所以说大家一定不要过虑,要有定力,而且要坚信总设计师当年说过的一些话,一步一步来,等到美国及其小喽啰们乱了阵脚,并且越来越疲于应付(现在我们大规模的填海造岛,已经初步达到了这个效果)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胜利的曙光了。
  • 行者 发布于 2016-7-13 22:51:56  回复该留言3#
  • 关于本文第八段,又有一个新的说明:晓路又仔细查了一些资料,发现这次仲裁案的主体——租借海牙和平宫部分房间的那个“仲裁庭”,既不是联合国的那个下属机构——国际法院(ICJ),也不能完全“代表”另一家在这里“租房”的国际组织——常设仲裁法院(PCA),更不是大名鼎鼎的国际刑事法院(ICC)。以至于今天下午联合国不得不专门发表声明,与之彻底撇清关系。
    至于这个“仲裁庭”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位,实在不好说。不过,咱安徽倒是有些媒体做了一个算是比较贴切的比喻吧,就是这个组织是“三甲医院里非法承包出去的莆田系科室”^_^ 不知道这回出了这么个档子事,这个组织是否将面临“整顿”的命运。晓路觉得,海牙的机构有些多,有些滥,有些鱼龙混杂。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