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大杂烩|网文推荐 / 正文内容

2016年5月的网文推荐
时间:2016-5-4 22:11:37 | 作者 : 行者 | 分类 : 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 次 |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2016年5月29日 武大郎死后,为何没人敢喊冤

四大名著都是文学作品,但又都是来源于生活和历史,即其中的许多道理,就是现实的一种反映,只是经过了细致的提炼。下面是晓路在2016年1月31日写的一段评论,与这篇网文讲的是同一类事情。

人们对战争存在恐惧的关键点,就是在战争中会有着许多的不确定性。因此,民主法制的根本目标,应当是强化正规的、规范的模式和渠道,让人人都相信国家与社会的确定性,有一个可以确定的预期,都愿意通过正常努力来获得成功。

原文网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TA1MjA4NA==&mid=2663072374&idx=8&sn=5eb1d011d2715eaca1989cfc6be12eb6&scene=23&srcid=0529ouC6LHtgIpqztsLWBBS3#rd

— — — — — — — — — —

2016年5月24日 政治课本,不仅仅是改名了

现在的学生们比我们那时候要幸福的多,这是一个很客观的结论,因为至少他们所接受的教育正在获得不断改进,而改进的速度和幅度已经超过了以前的几十年。

客观的说,我们上小学中学的那个时代,学习和了解到的某些知识还是有点少了,如果真的“忽然”被带入“政治参与”这个领域,说不定还会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最起码,我们未能在事先接受过系统的培训,也没有什么比较好的锻炼(实践)机会。当然,我们在大学里看到了,听到了,同时也主动学到了不少东西,这四年的许多精力还是受益匪浅的。

晓路仍然坚持认为,思想解放与观念进步是最重要的,因此,这几年改革中小学的政治课内容,加入民主和法治的意识,素质,参与技能的内容,并辅之以一些必要的训练(包括模拟活动),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一个新趋势。

原文网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Njk5MTE1&mid=2652391134&idx=1&sn=e8615cd5a1e03c1d7a01b9f7993c7746&scene=23&srcid=0524WNcChy3WvKlu4fofexk8#rd

— — — — — — — — — —

2016年5月23日 体操女童的存在,是我们这个社会的耻辱和伤口

以前好像看到过一个观点,说不能单单把学校里读书,最后成为学士、硕士、博士的人认为是“有知识有文化”。实际操作中,非常有必要扩大“文化”这个概念的外延,将从事体育之类的工作,为之奋斗并取得了一定成绩的努力,都视为一种创造某种“文化”的行为。也就是说,不光局限于书本上的东西,只要创造出一种“精神”,就可以被纳入到人类“文化”的范畴。

不过,现在看来,有些学校日复一日地培养出“高分低能”的毕业生,对于社会实在没有什么积极意义,而我们国家的竞技体育事业,也存在着诸多需要深入反思和深化改革的地方。

晓路觉得,这篇文章的分析还是比较全面、系统、透彻的,属于众多评论中不可多得的佳作,所以特别推荐给大家。文中的主要观点,也是值得我们着重关注的要点有:

1、我们国家的“体育教育”有着极大的片面性,甚至是偏激性,只注意到竞技成绩的提升,却忽视甚至无视了多方面文化、综合素质之类的培养,以及健全人格的塑造,以至于社会对不少运动员形成了“体格优于性格”的偏见。

2、竞技体育的淘汰性是客观的,但这种残酷性应当被良好的控制,不应当成为严重损害运动员健康乃至正常人生的理由,更不应当随意强加于本来快乐的童年。就不说这种体制对于国家资源的浪费(投入产出比)了,至少就社会效益来看,如果说充斥着功利性,那么就无法真正发挥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所提出的体育对社会发展、进步的积极意义了。文中有句话说的很好:“体育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是生存方式。”

我们国家的足球事业发展了这么多年,也改革了这么多年,但一直没有过较大变化和起色,归根结底,其实还是某些体制方面的问题,是精英培养还是全民普及的选择问题,是只为了获取“名义上”的荣誉还是更多地为了提升全民族身体素质的选择问题。还是那句话,观念转变和思想解放,任重而道远。

原文网址:http://dajia.qq.com/original/category/wx160523.html

— — — — — — — — — —

2016年5月20日 “人大硕士意外死亡”让人费解的一种舆情讨论

记得在2013年前,晓路所在的部门还是叫“风险合规部”,其中有一项工作就是“法律事务”。那个时候,同事“不懂”(科班出身的法学硕士呢)给我们做“科普”,说法院的判决能不能经得住考验,关键有两点,一是要确保审判程序的合法,二是要适用法律的适当,这两者是最重要的,必不可缺的,并且是缺一不可的。

最近,有关人大硕士雷洋的案件,网上各式各样的讨论有很多,目前还在持续不断地增加中。但正如这篇文章所强调的,整个事件所真正需要关注的那个重点,在部分地方,以及部分人的思考中,并未得到重视。当然,我们一定要充分尊重多元化,一定要充分允许每个人有自己独立的、自由的思考和理解。不过,在当下这样一个改革逐渐步入深水区的阶段,如何从根本上,从更深层次来推进法治进程,应当是大家都一起来认真思考的问题了。

法律与道德有着较大差别,法律也不能随便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事而异,必须始终坚持统一的、明确的标准。这些都是法治社会所不能有丝毫马虎的基本原则。落实到雷洋案件这个具体事件上面,就是不能因为其道德方面可能存在的“瑕疵”,而随意剥夺其应当享受的法律保护及合法权利,此外,不能因不同人在道德方面的高低差别,而在法律适用上有所区别对待

通过雷洋这件事,可以看出我们国家离真正的法治目标上还有较远的距离,尤其是普遍的法治观念,还存在需要大幅提高的空间。同时,也希望雷洋这件事能够成为推进法治的重要契机和转折点,利用好这件事,对执法者和广大人民群众开展一次系统的、正确的法治教育,而思想上的进步,比具体条文和措施上的改进更有意义。

原文网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OTU3MTM2OA==&mid=2650977178&idx=6&sn=8995fb7d4c96129ed1ac01da61a2e76f&scene=23&srcid=0519wfApimHGLVSMJqpzKuN6#rd

— — — — — — — — — —

2016年5月19日 中国青年教育缺失文革反思

据说在改革开放的头几年,总设计师在不同场合,多次谈到和强调一件事情,说1975年“伟大领袖”要他主持中央工作,把王洪文暂时晾在一边的时候,这位少年得志的小将就跑回上海大本营,煽风点火,声称要“十年后再看”!这句话深深地刺激了总设计师,促使他在复出后,把年轻人的培养列为头等大事来抓。

这篇文章所提到的,也是类似的有关年轻人教育、培养和引导的问题。鲁迅先生说过,时间的流逝,能洗涤旧迹。但是,在对过去并没有做彻底的、深入的、客观的、正确的反思的情况下,只能导致一种非正常的忘却,然后,将有可能出现历史悲剧重演的风险。这是需要高度重视的关键性问题。

原文网址:http://www.zaobao.com/forum/views/opinion/story20160519-618851

— — — — — — — — — —

2016年5月19日 还得中间社会站出来

网上有个流行语,叫做“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其实这样的群体挺好,其一,大部分只是围观而已,并未有什么“出格”的举动,称得上是“文明礼貌”的好同志。其二,既然“不明真相”,就有必要通过“围观”,通过倾听“有关方面”的解释说明,把问题搞清楚,只要大家都弄明白了,自然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其三,正如“伟大领袖”在1948年对黄炎培老先生所谈到的:“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而根据这个理论,围观的群众在客观上也许能够起到监督权力的运行,把权力牢牢地关到制度的笼子里这个效果呢。

至于所谓的“反围观”管制措施,有时候我就在想啊,是不是因为其自己已经心虚了,已经不敢立足于法律框架,并通过正常的渠道了呢?

正如这篇文章所说的,当下的我天朝,社会性的担忧和焦虑,以及下一步该怎么走的决定性选择,已经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机会来回避。

原文网址: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7571?full=y

补充:

有一个问题还需要强调:权力,必须关到制度的笼子里,而不是关到权力为自己制作的笼子里,更不是关到权力“攫取者”所制作的笼子里,否则,都是空谈。

— — — — — — — — — —

2016年5月19日 今日中国与1992年时有何不同

晓路始终认为,有些记忆是不能随便忘却的,而有些历史是非常有必要做深入反思的,遮掩和回避绝不是一种正确的态度,唯有先选择正视问题,然后才可以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方法。

此外,真正的改革家还需要拥有足够的勇气和魄力不能总是投鼠忌器不能为别有用心的反改革者所左右和影响。改革是一项非常艰苦的事业,不过,既然1992年那道坎我们都能跨过来,那还有什么理由畏惧前面道路上的障碍呢?

原文网址: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1898?full=y

— — — — — — — — — —

2016年5月19日 不让座错了吗

《南方周末》的这篇评论,是最近网上围绕“动车让座”这个问题所开展的讨论中,分析的比较理性,提出观点也比较中肯、合适的一篇文章。

晓路认为,没有必要降低法律的底线,同时,也没有必要提高道德的标准。正如文中倒数第二段所引用的胡适先生所说的那句话,空谈素质与认识的提升是有害的。

在初级阶段,在方方面面条件还不是很成熟的时期,先把规则给建立起来,执行到位,才是一种比较现实的、有效的选择。等到人人都达到了在完备的“规则框架”下“自觉”守规矩这个目标,再来谈“主动”守规矩,更深入的、更好的守规矩这些问题。

原文网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zA3NDY1OA==&mid=2651652788&idx=1&sn=8d805451f32a4eaefe33d06b4029cd42&scene=23&srcid=0519HOjDYDka3AoKtgWury7c#rd

— — — — — — — — — —

2016年5月17日 中日谈崩,中国强硬不让步,日本已闻到血腥味

虽然这篇文章在修辞方面有那么一点点“情绪化”的色彩,但从总体上看,分析地很透彻,结论也比较客观,这是晓路觉得可以向大家推荐的原因。

相比较美国的实用主义原则,日本在某些方面就显得过于偏执和狭隘了,以至于这种错误的“指导思想”直接损害了其根本利益。正如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日本是有机会与中国一起合作共赢的,但它选择了对抗和争夺所谓的“亚洲领导地位”,结果,反而丧失了许多可以利用的条件,两面(对中国,对美国)都不讨好。

其实,中国和美国,现在也常常耍耍手腕,做一些“小动作”,唯国家利益至上,压根就没有把“争论”和“争吵”真当回事的。比如在(北)朝鲜问题上,一方面,美国希望三胖子“适度”闹一闹的,然后便此为借口,部署针对中国,并试图封锁与遏制中国的军事力量。而另一方面,中国也希望三胖子给美国“适当”折腾点事情出来,消耗消耗美国的精力,让中国能借美国无暇或无力顾及其它地方的机会,在钓鱼岛、南海等区域,通过“潜移默化”和悄悄渗透的方式,完成中国势力的扩张、部署和巩固。三胖子自以为能够纵横捭阖,玩弄诸大国于股掌之间,殊不知,他才是大国之间博弈的棋子,只有他按照诸大国的想法傻乎乎向前冲的时候,大国才会“给点面子”,要是他胆敢越过诸大国设置的界限,那么,立即就会被狠狠地收拾掉。

日本也应当认识到以上问题及其严重性,如果说感觉到有什么憋屈的话,只能说,最不幸的就是处在了大国博弈的中间地带。

原文网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TA1MjA4NA==&mid=2663072267&idx=2&sn=58d964f2a41e45c43e585c914cff1d80&scene=23&srcid=0517MlJOO1A6ueKSMpkNmXwJ#rd

— — — — — — — — — —

2016年5月4日 萧功秦:警惕新左派的极左化危险

晓路是在新加坡《联合早报》的网站上看到这篇文章的,不过在这个页面的末尾,备注原出处是《人民日报》社的“人民论坛”。但是,不管其“最终出处”有着怎样的背景(包括所谓的‘官方背景’),晓路觉得,单单就这篇文章本身来看,写的还是相当不错的。

实际上,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以来,在整个改革开放不断向深入推进的全部过程中,“左”和“右”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甚至在某些个时段,最高层还出现了政策和导向上的反复,以至于我们的总设计师不得不通过“南巡”这样的方式,来“四处游说”,尽自己最后的力量去纠偏,去拨乱反正。

前几天网上集中报道了一则新闻,说习大大在1月12日的中纪WEI全体会议上,特别强调要注意防范党内的个别野心家、阴谋家。其实这个问题“地球人都知道”,而且都心知肚明了许多年,不过,愿意在公开的、正式的场合主动承认,并选择直面,习大大还是带了个很好的头,其意义绝对是非凡的。

对新左派做进一步的细分,其内部也并不是“高度统一”的,主要有以下几个部分:一是怀念文革和文革以前那个时代的人,同时与极端思维、民粹主义、“原教旨主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善于厚古薄今,善于利用社会矛盾来制造“话题”,曲解原因,误导群众支持自己的观点。二是持“血统论”观点的人,也包括某些“×二代”——主要指既得利益者及这些利益的维护者,它们希望社会阶层无限期地固化,希望自己及后代一直享受着特权,当然,这类观点在我天朝是有着悠久历史传统的。三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尤其是没有亲身经历过极左年代的年轻人,对“左”的性质和危害认识不清,甚至以为这是一种“时髦”,比如有人喜欢穿红卫兵服装拍艺术照,结果,无意间被别有用心的人给利用了。

因此,还是要继续解放思想,更深入地推进改革,不能投鼠忌器,不能瞻前顾后,否则,任何一种踟蹰,都可能演变为巨大的风险。

原文网址:http://www.zaobao.com/wencui/politic/story20160504-612954

扩展阅读:习大大在中纪WEI的内部讲话:党内存在野心家

  • 谢谢你浏览本页内容,你的关注与支持是本站不断发展的最大动力!
  •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点击这里告诉我们
  • 如果你觉得本页内容对你确实有所帮助,请点击页面右边浮窗中的分享按钮,将本页推荐给更多的朋友。本站将努力为你奉献更多有用的内容。
  • 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行者晓路(http://stuit.cn/Xiaolu/)谢谢合作!

上一篇:2016年5月的历史类网文推荐

下一篇:不能让文革换一件马甲又粉墨登场

发表评论:

必填项 敬请留下你的尊姓大名或网络昵称

选填项 绝对保密,主要是方便我们随后联系到你

选填项 欢迎站长留下链接以便互访

必填项 防范注册机的措施。如果看不清楚,可以直接点击验证码以刷新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