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绝]观壁画九想图
   本条记录 当前有163个赞
  [唐朝] 包佶

一世枯荣无异同,
百年哀乐又归空。
夜阑鸟鹊相争处,
竹下真僧在定中。


注释与赏析
乌鸦、喜鹊本来只是两种不同的鸟,被人无端地赋予了象征意义,纯属无稽之谈。僧人入定,哪管这些世事之纷争,也道出了“人定胜天”的本义,这个“定”做入定讲,不是一定的意思。
从九想图而引发对人生的感叹,由感叹人生而追慕解脱。人生是短暂的,荣华富贵与穷困潦倒其实并没有区别:人人都免不了一死。生短暂死永恒,一世的悲哀欢乐也是空的。有真智慧者已参破了这一关,尽管身处欲界色界却于无着无住的禅定中获得了解脱,出离了生死苦海。而芸芸众生却仍在执迷之中,劳心劳力,汲汲以求,人为物缚,既没有参透死也就没有领悟生。作者写林间相争的乌鹊与林下禅定的真僧作对照,表现两种不同的人生境界。而对生的领悟却是基于对死的理解。
九想:又作九相,于人之尸相起九种观想,以知人之不净,除其贪欲。九想为:一胀想,二青瘀想,三坏想,四血涂想,五脓烂想,六瞰想,七散想,八骨想,九烧想。
阑:残,晚。夜阑即后夜。
真僧:已证得真理之僧。僧:僧怯、僧伽的略称,三宝之一。意译为众、合众。比丘三人以上始称僧伽。在我国,单个人亦称为僧或僧侣。
定:心往于一境而不散乱。

行者的注解
佶:音jí
此诗又称作:观壁卢九想图

叫叫未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