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鹅厂
行者微评论100-新经济下的垄断及其恶果

行者微评论100-新经济下的垄断及其恶果

    夏天,去了趟广东,走马观花逛了几个城市。总体上感觉,广州地铁的买票方式有很多种,老年人用起来还挺方便。相比较而言,深圳地铁就有些“小家子气”了,只提供自己研发的APP和微信小程序这两种选择,虽然有规定说老年人免票,但闸口的保安大多很不耐烦,有一部分像是别人吃了她家五花肉或小龙虾的模样,另有一部分则简直是“千万不要放松JIE级斗争”的神态呢。也许在“特区”,一直以来都坚持“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导向,在这种导向下,“跟不上时代”的老年人,也就注定了被“淘汰”的命运~~~

    YI情以来,不少地方开发了各种“码”,作为通行的凭证。但值得注意的细节是,这些“码”都需要某信或某付宝的支撑,至少在扫码或注册的阶段要经过一遍这两个APP。虽然说这两家巨头在互联网上已经形成了实际的垄断,但代表着GUO家形象的某些官方也搞的像某些商业资本一样趋之如骛,也随便跟风去迎合它们,并放弃了互联网上的其它渠道,不能不让人有一种“助纣为虐”的猜想。

时间:2020/12/13 | 分类:晓路的博客|财政经济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7-莫名其妙·墙中墙

行者微评论97-莫名其妙·墙中墙

    最近一两年,不光有YI情,还有层出不穷的魑魅魍魉,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观点和做法。这其中,又以“墙中墙”最为奇葩。众所周知,GFW是我天朝的著名“高墙”,估计这套体系在全球范围内,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GUO家——比如北棒子国——可以与之匹敌了。如今,我天朝再次升级了“系统”,广泛吸纳大量民间ZU织,甚至包括不少商业企业,在GFW基础上,在内部又建立起无数个“墙中墙”。如此密集的分布,以及如此复(无)杂(序)的规则,估计美帝的“特皇”都要自愧不如,感觉自己掏那两个臭钱修的一段美墨边境墙,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的湿湿碎了。
时间:2020/10/16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3-愈发脑残的鹅厂,愈加奇葩的后果

行者微评论93-愈发脑残的鹅厂,愈加奇葩的后果

    其一,微信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因为微信是一个手机为主要运行平台的应用,不像之前的那些程序需要安装在无法四处携带的电脑上,所以某些单位,某些领导的控制范围借机从八小时内扩张到全部二十四小时,开始粗暴干扰员工的私生活和私人空间,甚至把“随叫随到”视为一种理所当然。其实微信在开发出来的最初,是作为一款简洁社交APP的,是对传统QQ的一次简化和优化。但是在一步步发展的过程中,可能是由于鹅厂内部两大开(利)发(益)团(集)队(团)的较劲,微信越来越多的“挂靠”上各种功能,使得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发现有了可乘之机。微信上还有一个比较奇葩的设计,就是可以随便将别人给拉入到各式各样的群里面,而不必征求被拉入者的意见,于是,某些地区,某些单位可以陆陆续续建几十个,甚至一百个以上的群,实现了文山会海,形式主义的新高峰。就我天朝的风俗和传统来看,被拉入群之后再退出,似乎是一件有些尴尬的事情,在这样的思想观念和技术条件下,微信成了某些领导的最爱,同时也成为绝大多数员工的深恶痛绝。
时间:2020/7/30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微评论64-商品?艺术?

行者微评论64-商品?艺术?

    许多年来,在许多人的印象中,“微信之父”张小龙更像是一个程序员,或是一个简单的产品经理,与“商业”是绝对站不上边的。张小龙创造微信,最初主打的也就是“情怀”这张牌。据说当时已成为“迷你型土豪”的周鸿祎都忍不住建议:得加广告啊,否则怎么盈利?还有小道消息说,《RMRB》的一位记者了解到了张小龙作为“独行者”的事迹后,也不禁感慨:可怜的孩子,你可千万别饿死。经过十余年的发展(1997年,张小龙写出Foxmail,但业界普遍认为Foxmail‘没有商业模式’,最终不得不‘打折’出售。2011年底,微信日增用户达到20万),微信终于成为我天朝“有史以来”使用范围最广,影响程度最深,当然也称得上最为“成功”的社交软件。基于这个成就,张小龙在个人奋斗和个人价值实现方面,毫无疑问达到了巅峰。但不得不说的是,微信和朋友圈,正在日益背离最初的设计“梦想”,而且是渐行渐远了。
时间:2019/5/7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1»
  Copyright 2001-2021 风雨行者(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