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者说历史
行者说历史5-永远都不会有绝对的、无限的权力

行者说历史5-永远都不会有绝对的、无限的权力

    记得我们这一代人上学的时候,至少涵盖了小学和中学的十二个年头,历史教科书上总是“不厌其烦”地讲授着社会发展在总体上可以分为五个阶段的理论,即全世界都遵循着“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包括中国特有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模式)→社会主义社会(其高级阶段是共产主义社会)”发展规律。

    但是,进入大学以后,看到了更多的“一手资料”和不同观点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仅仅是斯大林同志“个人”的一种“演绎”而已。据说斯大林这个论断的最初理论来源是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所说的一句话:“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做是社会经济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但从这句话的语气上来看,马克思当时或许只是与大家简单“探讨”一下,不过,在经过斯大林的一番加工,尤其是在斯大林专制主义的那种政治气氛之下,居然就变成了所谓的“正统”马列主义社会科学理论,甚至深深的影响了中国的不少历史学者好多年。

时间:2015-4-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4-国家就是土地和人民

行者说历史4-国家就是土地和人民

    湖南卫视“我是歌手”节目,今晚谭维维表演的曲目叫做《乌兰巴托的夜》。这是一首非常唯美,感情也非常充沛的歌。而就当前国内不少人的思想倾向来说,外蒙古算得上是一块很长很长时间都无法释怀的地方。

    不过,现在的外蒙古可以说完全不同于内蒙古,站在我们中国人一厢情愿的角度上期望着其“回归”,基本上属于一种幻想。当然,最晚到明清时期,外蒙古和内蒙古还差不多是方方面面的情况大差不差的状态,不过在晚晴到近代这段时间,内蒙古的大部分地区,由于汉族和其它少数民族人口的大量迁入,“汉化”(或者可以称作是‘中国化’)的进程大大加快,最终完全融入了“近现代中国”这个体系之中,从而成为这个新型国家框架下无法分割的一部分。而外蒙古仍旧大体沿袭着过去数千年来与“中国本部”的“朝贡”或“藩属”关系,并没有发生更多的实质性交流与联系,而随着近现代更加平等的国与国关系模式在全世界越来越多地区的推开,传统的中国与周边小国关系体系也就瓦解了,在没有与之完全对应的新型国际关系出现和稳固的情况下,外蒙古唯有“渐行渐远”的选择,甚至沦为北方大国俄罗斯与中国博弈时的一枚棋子。

时间:2015-3-20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3-官不官,商不商

行者说历史3-官不官,商不商

    洋务运动是中国第一次规模较大且影响较为广泛的近代化运动,这场运动在”技术层面”有力推动了中国的进步,这一点是应当被认可的,不过在更宏观和位置更高的“组织层面”,由于其主要采用了“官商”体制,而不是真正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结果只收获了一个“嫁接”不成功的怪胎,最终使得种种梦想、抱负和目标,被一场甲午战争给击的粉碎。

    当然,“官商”也不是只有弊端而百无一用。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盐业、采矿业、制陶业等等都曾经实施过“官商联营”、“官督商办”以及“特许经营”等方式,并对政权和经济的稳定运行起到过一定作用。但是,全球步入近代社会以后,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家机构直接干预,甚至参与经济的弊端便逐渐显现出来了。其一,市场有着自己的一套运行规律,并具备自我调节能力,而无须人为的过度干预。其二,政府管理所追求的主要目标是安定,而经济发展的主要目标则是尽可能高的速度,甚至可以说在某些情况下,政府的过分严格管制会损害到创新的实现,这个尺度即便在市场化程度非常高的时候,仍有可能成为不可忽视的矛盾。

时间:2015-3-1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2-香港多年来一直施行着《大清律例》

行者说历史2-香港多年来一直施行着《大清律例》

    前段时间被不少媒体炒作的沸沸扬扬的赌王何鸿燊(出生于香港),其中比较能吸引人眼球的就是他“居然”有三房“老婆”。要知道现在可早已进入二十一世纪里呢,这三房四妾的事情,着实让不少人难以理解。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位老大爷绝对没有“违法乱纪” 。因为大家也许不知道,在香港这么一个看起来高度发达的地方,直到1972年,都还在施行着“古老”的《大清律例》呢,而按照这部“法律”,只要经济条件允许,家庭“和谐稳定”,男人娶几个老婆——随意!

    《大清律例》 最初草创于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堪称中国封建时代的最后一部法典。其后历经过多次“附件”部分的修订,但“正文”部分极少有大的改动。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大清现行刑律》颁布,旧的《大清律例》即自行终止在大陆地区的施行。不过香港由于是1842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割让给英国的,按照当时双方签署的协议,英国殖民政府统治香港华人,仍采用割让前《大清律例》的规定。港英政府从未把香港的华人当作本国公民,未给予其立法权,估计也差不多是因为这方面的原因,在香港华人当中施行《大清律例》,直到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和周边国家地区,港英政府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时间:2015-3-6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1-有些领导可是相当注重“细节”的哟

行者说历史1-有些领导可是相当注重“细节”的哟

    中国封建社会的中后期,官员们每几年会经历一次考核, 考核中“胜出”的官员将被授予更高级别,或是在其它条件上更为优厚的职位。同时,为显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理念,被授予新职的官员在离开京城赴任前,通常需要前往皇宫履行“谢恩”仪式,比如清朝的制度就是二品以上官员受了新职,首先要具拟“奏折”并在吏部统一引见下,去皇帝面前谢恩的。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百日维新”失败后,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就立即下令,以后“二品以上大臣,咸具折诣后(到慈禧太后)前谢恩”。其实中国古代的那些官员定期考核是“你懂得”,主要是要搞好上面的关系,尤其是吏部考功司那批肥头大耳、贪得无厌的令史、书令史、掌固们,因为京官的“白色收入”很有限,平时的相当一部分精力“不得不”花在如何妥当、“体面”的索取下面“孝敬”上面。但慈禧太后对这个其实“形式大于实质”的活动相当重视,虽然大部分好处都被吏部考功司那些奴才们先给拿走了,擢升方案的细节也大都是这批真正拿过好处的奴才们具体制定的,不过最后搞这么一个仪式,或许可以激发这些新晋官员的“豪情”,感觉好像吏部考功司光知道捞钱,而老佛爷才是“光明磊落”、“恩泽四方”似的,于是,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达到笼络上层官僚,尤其是把傀儡光绪皇帝身边的官员给拉过来,甚至把个别意志不坚定的维新派给拉过来一部分的这个目的。

时间:2015-2-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试开办[行者说历史]专题

试开办[行者说历史]专题

    上中学的时候,我就挺喜欢看一些历史类的书籍。2001年7月,填报高考志愿前夕,首先想到的就是南京大学历史学系,但当时没有十足的把握。后来才发现,我比南大历史系那年的实际录取分数线高了30多分,而我最终填报的北林林经专业,反倒因为申奥成功的关系,分数线暴涨(比往年平均分数线高出35分),使得我作为安徽文科被录取的最后一名“勉强”迈过了门槛。

    不过,我始终没有放弃自己最初的“理想”(或者说是一种‘个人爱好’吧),这十几年来,以一名业余爱好者的身份,收集和阅读了不少书籍,也尝试着写了一些文章。

时间:2015-2-5 | 分类:行者晓路|更新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1234567»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