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者说历史
行者说历史58-陪着领导一起傻

行者说历史58-陪着领导一起傻

    明朝的ZHENG治体制,以职业化的官僚士大夫群体为实际运转核心。因此,处于金字塔顶端的皇帝,在我天朝两千年的历史上,第一次获得工作上的极大解放,即便就是不学习“始祖”朱元璋和“二世祖”(注1)朱棣,就是天天不上朝,就是不忙正事,国家也依然能够正常运转着。【行者】觉得,这倒算得上是个好现象啊,最起码,不将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寄托在一个人的身上,这可是五百年后的总设计师才认识到的境界呢^_^ 不过,这也造成了一部分皇帝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

时间:2018-9-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7-紧急!紧急!这是政治任务!

行者说历史57-紧急!紧急!这是政治任务!

    1969年的春暖花开之际(3月),“伟大领袖”忽然“郑重”宣称 ,老毛子可能要大举入侵我天朝了!于是,帝都的大领导们都“被”紧急“疏散”。因为“实在”是太紧急,有一部分年龄相对比较大的,还在疏散的途中出了些“意外”(比如被弄到河南的刘主XI)。对此,林副统帅只能表示遗憾——虽然在他的内心深处,也许希望的就是这样的结果。然而,两年之后(1971年),仅仅两年之后,林副统帅迅速叛变投敌了,投的还就是“汉贼不两立”的老毛子。当然,由于月黑风高,准备仓促,林副统帅在半路上折戟沉沙,连西伯利亚围墙上的大门都没有摸到。至于那个老毛子,不仅没占领到我天朝的土地,同时被我英勇的PLA打的丢盔弃甲(珍宝岛之战),十几年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居然还死的好快(苏联解体),顺便把东欧的一大群小伙伴们也给带下了水(东欧剧变)~~~

时间:2018-8-4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6-三千越甲吞了吴

行者说历史56-三千越甲吞了吴

    我天朝一向重形式,重仪式。其中最宏大,最威风的活动,莫过于天子亲自出席的“献俘”。以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春天的那场活动为例,当时正值万历援朝战争获胜之际,春风得意的蓟辽总督邢玠专门挑选了六十一名日军俘虏(注1),在鼓乐和礼炮声中,在文武百官的注目下,押送至紫禁城的午门前。兵部官员“郑重其事”地上奏:“奉旨平定朝鲜,所获俘囚,谨献阙下,请旨。”然后,由刑部官员补充一通“适用法律”方面的分析,最后说:“合赴市曹行刑,请旨。”此时,平常喜欢躲在深宫里,不怎么愿意见人的万历皇帝气运丹田,发出两个字:“拿去!”为了增强现场的效果,两名近侍大臣同时模仿喝道:“拿去!”接着是四个人、八个人、十六个人,直至三百六十名大汉将军(注2)齐声喝道:“拿去!”于是,声震九天,圆满礼成(注3)

时间:2018-8-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5-驯化思想,专治不服

行者说历史55-驯化思想,专治不服

    1968年,在距离帝都1200多公里的上海,有座监狱炸开了锅。这主要是由于H卫兵冲击了这个地方。当然,在当时那种大环境下,“单纯”的“GE命小将”闹闹事,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即便是擅闯“大内”,揪出了刘主XI来批斗,都没有人“敢”去追究的。但这群H卫兵头脑一发热,“自作主张”,“Cosplay”了一回“审案人员”,过瘾自然是过瘾了,却捅了个大蚂蜂窝。因为有一位78岁,“动物不准成精之后”就一直待在监狱中的老年“犯人”,估计也是有点儿“老糊涂”了吧,积极主动地交待了一些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问题。H卫兵们天真的以为,自己挺能干的,审案子也不过如此,于是整理好材料,立马发在简报上,并努力让这些信息“直达天听”,表功和表忠之心,真是相当的迫切啊。然而,这些材料中,却包含了一部分对当时的大红人——帝都“康老”的不利信息,并且定性还蛮严重的,说“康老”曾经在花花世界上海滩,有点儿小邪恶地叛变了一把。

时间:2018-7-2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4-土皇帝的梦幻王国

行者说历史54-土皇帝的梦幻王国

    离重庆主城区70多公里的嘉陵江上游水边,有座建筑在山上的“钓鱼城”。七百多年前(公元1259年开始),这里发生了一场长达36年的守城之战。攻方统帅是成吉思汗的孙子,时任蒙古大汗的蒙哥,但就是这么一位“猛人”,不仅久攻不下这座城池,自己还在城下猝然间丢了性命,以至于横行在中亚、西亚和东欧战场上的蒙古大军,也不得不紧急回撤——奔丧,并角逐大汗之位。

    蒙古帝国最初的如意算盘是,既然正面的江淮防线不容易突破,那么就试试迂回的战略,从西边越过秦岭,先占领四川盆地,顺便灭掉大理国。这样做,不仅形成了在南宋北面和西面的包围圈,还可以沿着长江顺流而下,一举拿下沿江各个据点,让淮河防线的作用全部落空。可惜,在刚刚进入四川盆地的时候,蒙古军队便卡在了钓鱼城,消耗了大量实力,士气也受挫严重,这种结果,也在客观上为南宋赢得了七十多年的存续时间。

时间:2018-7-1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3-主子心态

行者说历史53-主子心态

    按照我天朝历史学界过去几十年的传统,元朝算得上是最“霸气”的朝代,因为其疆域最为广阔(注1),而宋朝则普遍被认为是最“窝囊”的朝代,因为不仅国土面积小,周围还始终环伺着一群虎视眈眈的邻居。

    不过在最近几年,国内历史学界逐渐改变了这种思想倾向,开始从“国民的幸福感”等角度出发,重新审视宋朝和元朝的体制。基于这种在导向层面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逐渐认同了宋朝在诸多体制上的先进性,甚至认为其最早开启了中国近代化的大幕,同时越来越多的人认可这样的观点,即元朝建立之后,在不少领域,用草原上的落后体制替代了中原地区既有的先进体制,属于历史的倒退。

时间:2018-7-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2-转移视线,转移矛盾

行者说历史52-转移视线,转移矛盾

    据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衰落到一定程度的“日不落帝国”,正在打算放弃距离本土超过13000公里,孤悬于南半球最南边的马尔维纳斯群岛(注1)。可惜,“日不落帝国”还没有找到一个“体面”方式来实现“移交”的时候,离马岛只有500公里的阿根廷的独裁者——加尔铁里,已经再也按奈不住自己的亢奋了。因为进入八十年代以来,阿根廷的年度通货膨胀率超过600%,而薪资增长速度不到20%,当然,这也是其经济状况所决定的,比如其GDP,又比如其制造业的产量,这些指标都在大幅度的负增长。

时间:2018-4-2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0-有责任感的读书人

行者说历史50-有责任感的读书人

    对于“封建帝王”类的领导者来说,最难以相处的“共事者”,恐怕就是“冠冕堂皇”并喋喋不休的“读书人”们了。即便是蒋委员长在“转进”东南孤岛,江山已是一派风雨飘摇的惨状,不得不深入反思过去成败得失的时候,也“力排众议”,将李敖等“大嘴巴”文人给统统押送到“绿岛”上去,至少博个二十来年的耳根清净,总算能够“颐养天年”。

    要说“封建帝王”们对李敖这类“读书人”的反感,在我天朝,绝对有着悠久的历史。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诞生了《邹忌讽齐王纳谏》的著名故事。这件事的车本身,自然是满满的“正能量”,称得上“封建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典范。但邹忌似乎也有点小啰嗦啊,呵呵,至少【行者】当年在语文课本上学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当即就“浮想联翩”,使劲的猜,对于这种话这么多还有些小自恋的人,齐威王是怎么耐住性子,从头听到尾的?当然,邹忌后来的下场也不怎么光彩,据说是他跟田忌大将军一直有点儿矛盾,于是,继任的齐宣王就借着这个由头,为其安了一个冤枉好人的罪名,赶到大街上去,让其在“装疯卖傻”中度过了下半生。

时间:2018-3-19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49-创造出“神”

行者说历史49-创造出“神”

    在我天朝,各大医院最热闹的科室,绝对是产科。不说小朋友出生之后连绵不绝的探望者,单就小朋友临近出生的时候,外面过道就会聚集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等人,至于爸爸,有时候都挤不到最前面^_^ 当然,【行者】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叫叫同志出生于凌晨一点,这个时间段出生的小朋友相对较少,【行者】得以轻轻松松的全程把守住产房大门,等到叫叫一出来,终于成为与之第一个见面的人^_^

    要说小朋友出生的场景,场面最宏大,最气派的,莫过于末代衍圣公孔德成(第三十一代,孔子第76世孙)。孔德成的老爹——第三十代衍圣公孔令贻,先是原配孙氏未生育即病故,后是小妾丰氏无出,然后是续弦陶氏有一子却不幸早夭,接着是陶氏的贴身丫环王宝翠升侧室,但也只生下两个女儿。民国八年(1919年),王氏第三次怀孕,但正在北京出差的孔令贻估计已心力憔悴,并且忽然病危。于是,只能求助于当时的“国家元首”——北洋政FU大总统徐世昌,同时委托末代皇帝溥仪也帮帮忙,当然,龟缩在故宫里的溥仪此时已纯属摆设。

时间:2018-3-7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1-印度河不在印度

行者说历史51-印度河不在印度

    本文修改于3月30日。

    今天看了一部晚场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虽然是“阿三国”的出品,但剧情很感人,充满了正能量,剧中的自然风光也相当优美,兼顾了艺术性和教育性,妥妥的称得上佳作^_^ 不过,叫叫对这部电影持一定的“保留意见”,主要其中的部分情节不大能看得懂。散场后,【行者】仔细想了想,确实如此啊,印度与巴基斯坦之间的许多问题,都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清楚的,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半个多世纪。

时间:2018-3-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48-熊孩子误我!

行者说历史48-熊孩子误我!

    因为有李鸿章这位“伯乐”,袁世凯早在二十出头的时候(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便已经“初步”功成名就。其中最辉煌的瞬间,要数1882年,那一年,23岁的袁世凯带头冲锋,一举平定棒子国“太上皇”大院君对自己儿媳妇闵妃发动的兵变(个人以为,此事件比最近江苏盐城的那个事件恶劣的多^_^)。此举深得李中堂的赞赏,被“加封”为“帮办朝鲜军务”,这是我天朝常驻棒子国的实际“总督”兼“驻屯军”统帅,被棒子国高层尊称为“袁司马”。(注1)

时间:2018-2-2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47-逆向筛选机制

行者说历史47-逆向筛选机制

    去年7月的时候,有网友在本站留言请点击这里查看,说国民党主席换来换去的,国民党的分裂局面和竞选颓势却好像始终未能有大的改观。这位网友还发现,国民党的内讧似乎有着一种“历史的延续性”,即一直如此,总是如此。

时间:2018-2-16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1234567»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