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者说历史
行者说历史65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与大家继续侃

行者说历史65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与大家继续侃

    一千四百年前到一千一百年前(公元618年-907年),我天朝真的是“天朝上国”,不仅唐政府的“最高LING导人”被周边各国尊称为“天可汗”,就是在首都长安——这个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和繁华的中心——也至少常住有几十万的外国人,按照人口比例来说,这个值应该是相当高的(1/20到1/10的样子)。那时候我国民众的爱好之一,便是“欣赏”胡姬的舞蹈,顺便再搞点胡风的“Cosplay”。而作为具有一定财富和社会地位的阶层,如果家里没“安排”几个胡人,简直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了。唐朝在主观上的高度自信,以及在客观上的极其强大,都是不争的历史事实,但唐朝的绝大部分人,从来都没有鄙视过“胡风”,也从未有过任何的抵触情绪,反倒总是以一种异常积极、开放的态度来了解,甚至是亲自去尝试这些东西。历史也证明,唐朝民众玩“胡风”玩的这么HIGH,却始终没有动摇中华文明在世界上的地位,并且让我们自己的这一套传统一直延续了下来。

时间:2018-12-2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4-赢了“权威”,丢了江山

行者说历史64-赢了“权威”,丢了江山

    说到清朝OVER的原因,“民间历史学家”最津津乐道的,便是1619年(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努尔哈赤)天命四年)叶赫部“诅咒”。不过,当时发出”诅咒“的,是海西女真叶赫部的西城贝勒布扬古,而两百多年后亲手把满清(注1)基业给折腾没了的慈禧,则出身于叶赫部的喀山家族。简单来说,就是两者仅仅具有相同的“姓氏”,其实根本不是一个家族的,就像响当当的人物王阳明,与那个惹了一身麻烦的人物王莽,虽然都姓王,却没有人认为他们应当修在一个家谱里。

时间:2018-12-1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3-体罚都想“合法化”

行者说历史63-体罚都想“合法化”

    1912年,是【行者】的“太太”(曾外祖母)出生的年份。她是【行者】所亲眼见过的家族里最年长的人,平和,包容,虽然看起来饱经沧桑,却善于和各式各样的人相处,交流。【行者】是典型的“八零后”,但主要由“太太”带大,记得那些年,她身体还算硬朗,平时能稍微看点报纸和电视,对于改GE开放最初十来年巨大而快速的变化,以及层出不穷的新事物,均淡然地接受着,微笑面对这“两千年未有之变局”。

    【行者】曾经在想,“太太”出生的时候,宣统小皇帝还坐在龙椅上啊(注1)。就算是到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也就是“太太”的青少年时期,鲁迅先生也正忙于全力攻击着封建主义的大批遗老遗少呢。

时间:2018-11-2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2-皇权不下县

行者说历史62-皇权不下县

    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因为出身于社会最底层,对民间疾苦掌握的比较深,在这方面,他要远胜于他那些从小就长于深宫之中,最多只会彪呼呼的子孙们。比如说对于最低级的地方官吧,朱皇帝就严格规定,没事不准随便“下乡检查”,“考察”也不行,“体察民情”同样不行。总之,防范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永远都是非常重要的,而这些官员在朱皇帝的眼里,稍有不慎,便可能会产生扰民乃至搜刮民脂民膏的风险。

    既然官员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衙门里,遇到事情,便只能由衙役持“传票”,要求百姓前往衙门来接受问话。至于胆敢以身试法的“极少数”官员,朱皇帝还特别规定,普通百姓可以直接将其绑起来,手持朱皇帝亲自编撰的《大诰》,前往南京告御状。如果出现了这样的队伍,沿途官员还得好生伺候着,丝毫不能有什么马虎,更不能打击报复的。

时间:2018-11-17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1-语录

行者说历史61-语录

    我天朝“语录”的始祖,恐怕要数《论语》了。然而,《论语》并不是孔圣人本人的想法,而是其弟子和再传弟子拍这位“大老板”马屁的创造。由此可见,“语录”这种形式,其实并不一定是通往“圣人”之路的必要条件,至少,我天朝最近两千年来排名在首位的“圣人”,在世期间就没有这么认为过,更没有朝这个方向努力过。

    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因为终于把“红星”从赣南闽北的老根据地给逼了出来,常凯申一时间便忍不住有些飘飘然,以至于产生了自己就是普天下“领袖”的幻象关于这段历史,请点击这里查看【行者】的另一篇文章。等到1943年,差不多把日本人也给揍倒了,常凯申更是志满意得,于是抛出了“一个国家”、“一个主义”和“一个领袖”的理论,集中写入《中国之命运》这本小册子,试图让全国民众都来学习下自己的“语录”,将个人崇拜推向顶峰。当然,历史证明,这些东东在某种程度上,不过是常凯申“自我宣传部”的自娱自乐罢了。仅仅过了五六年,本应在内心深处绝对服从于“封建帝王”的四亿农民,就把立志于成为“帝王”级“领袖”的常凯申,给赶到了东南方的一座小岛上。

时间:2018-10-1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0-圣上选秀了

行者说历史60-圣上选秀了

    满清的基本体制,为“八旗”。过去历史学界更多的认为,“八旗”是一种兵民合一的组织,但是在近些年,有越来越多的学者提出,“八旗”更应当被定义为满清贵族强化对全体在旗人口的控制驱使的工具。所以,那些看起来风光无限的“铁杆庄稼”,也是最高统治集团最重要的支柱,实际上,都不过是一群奴才罢了。当然,在满清这样奇葩的国家形态和意识形态中,能当上“奴才”,也是一件值得荣耀的事情呢,因为当时占全国人口绝大部分的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非在旗人口),连“奴才”都当不上,即便穷尽一生的时间与精力,做到尚书、大学士的级别,也还是只能对圣上口称“臣”,而绝不可以随便使用“奴才”这个无比“亲切”的自称。

时间:2018-10-10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9-1935年,“领袖”的幻象

行者说历史59-1935年,“领袖”的幻象

    常凯申,1887年出生于浙江奉化,1908年参加“GE命工作”(注1)。不过,在1922年抱上孙中山先生这棵大树(注2)之前,在“GE命阵营”当中,一直都是小弟(注3)或投机分子的角色。1927年,常凯申在南京成立“国民ZHENG府”,首次打出“领袖”的旗号,但当时的各路军阀和DANG内DANG外地方实力派都不怎么买账,认为其不过是依靠裙带关系(注4),以及宋、孔两大家族背后的英美列强来“充个大”罢了。

时间:2018-9-1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8-陪着领导一起傻

行者说历史58-陪着领导一起傻

    明朝的ZHENG治体制,以职业化的官僚士大夫群体为实际运转核心。因此,处于金字塔顶端的皇帝,在我天朝两千年的历史上,第一次获得工作上的极大解放,即便就是不学习“始祖”朱元璋和“二世祖”(注1)朱棣,就是天天不上朝,就是不忙正事,国家也依然能够正常运转着。【行者】觉得,这倒算得上是个好现象啊,最起码,不将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寄托在一个人的身上,这可是五百年后的总设计师才认识到的境界呢^_^ 不过,这也造成了一部分皇帝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

时间:2018-9-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7-紧急!紧急!这是政治任务!

行者说历史57-紧急!紧急!这是政治任务!

    1969年的春暖花开之际(3月),“伟大领袖”忽然“郑重”宣称 ,老毛子可能要大举入侵我天朝了!于是,帝都的大领导们都“被”紧急“疏散”。因为“实在”是太紧急,有一部分年龄相对比较大的,还在疏散的途中出了些“意外”(比如被弄到河南的刘主XI)。对此,林副统帅只能表示遗憾——虽然在他的内心深处,也许希望的就是这样的结果。然而,两年之后(1971年),仅仅两年之后,林副统帅迅速叛变投敌了,投的还就是“汉贼不两立”的老毛子。当然,由于月黑风高,准备仓促,林副统帅在半路上折戟沉沙,连西伯利亚围墙上的大门都没有摸到。至于那个老毛子,不仅没占领到我天朝的土地,同时被我英勇的PLA打的丢盔弃甲(珍宝岛之战),十几年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居然还死的好快(苏联解体),顺便把东欧的一大群小伙伴们也给带下了水(东欧剧变)~~~

时间:2018-8-4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6-三千越甲吞了吴

行者说历史56-三千越甲吞了吴

    我天朝一向重形式,重仪式。其中最宏大,最威风的活动,莫过于天子亲自出席的“献俘”。以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春天的那场活动为例,当时正值万历援朝战争获胜之际,春风得意的蓟辽总督邢玠专门挑选了六十一名日军俘虏(注1),在鼓乐和礼炮声中,在文武百官的注目下,押送至紫禁城的午门前。兵部官员“郑重其事”地上奏:“奉旨平定朝鲜,所获俘囚,谨献阙下,请旨。”然后,由刑部官员补充一通“适用法律”方面的分析,最后说:“合赴市曹行刑,请旨。”此时,平常喜欢躲在深宫里,不怎么愿意见人的万历皇帝气运丹田,发出两个字:“拿去!”为了增强现场的效果,两名近侍大臣同时模仿喝道:“拿去!”接着是四个人、八个人、十六个人,直至三百六十名大汉将军(注2)齐声喝道:“拿去!”于是,声震九天,圆满礼成(注3)

时间:2018-8-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5-驯化思想,专治不服

行者说历史55-驯化思想,专治不服

    1968年,在距离帝都1200多公里的上海,有座监狱炸开了锅。这主要是由于H卫兵冲击了这个地方。当然,在当时那种大环境下,“单纯”的“GE命小将”闹闹事,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即便是擅闯“大内”,揪出了刘主XI来批斗,都没有人“敢”去追究的。但这群H卫兵头脑一发热,“自作主张”,“Cosplay”了一回“审案人员”,过瘾自然是过瘾了,却捅了个大蚂蜂窝。因为有一位78岁,“动物不准成精之后”就一直待在监狱中的老年“犯人”,估计也是有点儿“老糊涂”了吧,积极主动地交待了一些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问题。H卫兵们天真的以为,自己挺能干的,审案子也不过如此,于是整理好材料,立马发在简报上,并努力让这些信息“直达天听”,表功和表忠之心,真是相当的迫切啊。然而,这些材料中,却包含了一部分对当时的大红人——帝都“康老”的不利信息,并且定性还蛮严重的,说“康老”曾经在花花世界上海滩,有点儿小邪恶地叛变了一把。

时间:2018-7-2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4-土皇帝的梦幻王国

行者说历史54-土皇帝的梦幻王国

    离重庆主城区70多公里的嘉陵江上游水边,有座建筑在山上的“钓鱼城”。七百多年前(公元1259年开始),这里发生了一场长达36年的守城之战。攻方统帅是成吉思汗的孙子,时任蒙古大汗的蒙哥,但就是这么一位“猛人”,不仅久攻不下这座城池,自己还在城下猝然间丢了性命,以至于横行在中亚、西亚和东欧战场上的蒙古大军,也不得不紧急回撤——奔丧,并角逐大汗之位。

    蒙古帝国最初的如意算盘是,既然正面的江淮防线不容易突破,那么就试试迂回的战略,从西边越过秦岭,先占领四川盆地,顺便灭掉大理国。这样做,不仅形成了在南宋北面和西面的包围圈,还可以沿着长江顺流而下,一举拿下沿江各个据点,让淮河防线的作用全部落空。可惜,在刚刚进入四川盆地的时候,蒙古军队便卡在了钓鱼城,消耗了大量实力,士气也受挫严重,这种结果,也在客观上为南宋赢得了七十多年的存续时间。

时间:2018-7-1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1234567»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