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者说历史
行者说历史91-一声叹息金圣叹

行者说历史91-一声叹息金圣叹

    南明覆亡后,江南一带留下了大批才子,有人选择投靠新主,充当奴颜婢膝的墙头草,比如钱谦益(注1)之流,也有人选择寄情于诗词山水,这也算是那个时代的一种人生道路了。顺治十七年(1660年),已入关和坐了龙庭的当朝天子,看到了进呈到帝都的几卷书,不禁拍案叫绝,对左右说:“此是古文高手,莫以时文眼看他。”这些文章的作者就是金圣叹,苏州吴县(今苏州市吴江区)人,出生于天下最繁华和风雅之地,曾经在二十年前的大明崇祯年间考中过乡试的解元,就是全省第一名,与唐寅是一样的高度。不过,金圣叹无意仕途,崇尚自由,以读书和著述为最大乐趣,此后,相继评点了《水浒传》、《西游记》等名著,还注释了杜甫诗集,编写了《唐才子书》、《制义才子书》等,成为当时文人士大夫群体的意见领袖。

时间:2020-3-20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90-孙大炮路线图和普大帝不退休

行者说历史90-孙大炮路线图和普大帝不退休

    1923年1月,早已从“领导岗位”(中华MIN国临时大总统)退下来的孙文TONG志,在《申报》五十周年纪念专刊上,发表了《中国GE命史》一文,正式提出分为“军政-训政-宪ZHENG”三步走的路线图。1924年,孙文TONG志又发表了《国民ZHENG府建国大纲》,进一步详细介绍了每一步的具体内容。1928年10月,张少帅宣布东北易帜,自此,国民ZHENG府在形式上完全统一全国的任务。于是,根据孙文TONG志之前设计的路线图,KMT中YANG常委会公布了《中国国民DANG训政纲领》,宣布中华MIN国由“军政”时期过渡到“训政”时期。当时,孙文TONG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之一——胡汉民解释道,我天朝的广大吃瓜群众经历过两千多年的帝制,初入MIN国,普遍缺乏ZHENG治知识和经验,可以说并不熟悉“皿煮”原则与操作方法,属于Too Young Too Simple,懵懂无知的状态。因此,在MIN国初期,十分需要KMT这样一个“保姆”,手把手的辅导,一点一点地带着去尝试,方才能“教养此主人之成年,而还之政”。胡汉民特别强调,这绝不是什么“一DANG专ZHENG”,凡是有这种想法,以及对此提出异议的人,都是“不明斯义者……此大谬也!”啧啧,这大帽子给扣的,让人好怕怕哦~~~

时间:2020-3-18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9-天朝上国&帝国主义(原标题:纯粹臆想出的敌人)

行者说历史89-天朝上国&帝国主义(原标题:纯粹臆想出的敌人)

    1792年-1793年,已开始迈向近代化的英国,以西方新兴强国的身份,派出特使马嘎尔尼和一个一百多人的代表团,第一次敲开我天朝这个东方古国的大门。可惜,大头症患者——乾隆对此却毫不在意,可能连面都没让见,并留下名句:“我天朝上国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就在满朝文武和普天下顺民继续自信满满的时候,英国人在1840年第二次过来了,并带来了坚船利炮,这一回,不仅轰开了我天朝的国门,还在极短的时间里,把我天朝打得满地找牙,甚至一度兵峰指向深处内陆的金陵城下。

时间:2020-3-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8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8-不问苍生问鬼神(之二)

行者说历史88-不问苍生问鬼神(之二)

    楚国王室的先祖,曾自称为“火神”祝融。

    这种说法在上古时代到春秋战国时期,倒也不新奇。比如说周王室在其执政的八百年里,就经常“信誓旦旦”的说,很久很久以前,其部落最早的“老祖母”——姜嫄,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踩了一下巨人(或是天上某神仙)的大脚印,便怀上了后稷。而其老公帝喾——为传说中的黄帝玄孙——却对此丝毫不在意,居然还把这个“意外”得到的小家伙确立为自己的“嫡长子”,真是大张旗鼓地践行了“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的理论^_^ 当然,在后稷刚刚“生出来”的时候,帝喾和姜嫄等人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安”的,先后将其丢弃在隘巷、山林、河冰等处。不过,他们随后就“成功”编出了一套神奇的故事,包括经过的牛马会“自觉”避开,包括大鸟会用自己的翅膀为小家伙遮风避雨等等。最后归于一点,便是无数“事实”证明,后稷是“上天”的安排。既然是上天安排的明明白白了,帝喾也就“顺理成章”的,“心平气和”的接受了,至于围观的广大吃瓜群众们,都散了吧~~~ 不过,可能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思维模式比较正常,或是保留最后的一点点“男人的尊严”吧,帝喾给后稷起名为“弃”,算是永久纪念自己所经历的这一段异常纠结的心路历程。

时间:2020-2-1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7-没有“化外之地”

行者说历史87-没有“化外之地”

    1949年的1月到5月,常凯申的钦差大臣“汤大帅”(恩伯)坐镇近代中国最繁华的大都市——上海,督导构建一套“自称”攻不破,摧不毁的“钢铁阵地”,慷慨激昂的说要打造成“斯大林格勒第二”。为了落实汤大帅的这个重要指示,让领导放心,让领导满意,KMT和“遭殃军”四处征工,征料,砍树,毁田,居然还平坟,以确保阵地前最少3华里,最多超过5华里的范围内没有任何“障碍物”。有不少当地民众反映,早上被征发“徭役”,晚上回来就发现自己家的房子已经被“征(铲)用(平)”了。当时还有媒体报道,有部分实在无家可归的人,在山穷水尽之时,选择了自焚以示抗议。不过,汤大帅丝毫不为所动,在“作战训练班”训话时,大手一挥,强调道:“为国所需,一切合法,为战所用,一切合理,你们放胆去做……”

时间:2020-2-7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6-天朝权谋之道

行者说历史86-天朝权谋之道

    我天朝的权谋之道,历经千百年的发展,已“进化”为博大精深的一门“学问”。体制内的“有志者”,非得专门学习,研究和揣摩不可,否则,一觉醒来,事业可能还在,人却已经被扫地出局了。体制外的人则可能更加不幸,因为在某些时候,解决的并不是问题,而是提出问题的人。

    某些地方或某些机构的表现,常常会让广大吃瓜群众觉得很不平,好像它们已经病入膏肓,已经从外到内完全腐烂。其实,它们从来没有懈怠过,也不是什么无能之辈,只是与“正常人”的价值观、关注点有所不同,它们始终坚定的认为:领导是绝对正确的,精神是无比强大的,理性是无足轻重的,小卒是随时背锅的。

时间:2020-2-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5-明初的赵官家与沙俄的小父亲

行者说历史85-明初的赵官家与沙俄的小父亲

    在我天朝五千年的历史中,元朝算是一朵奇葩:拥有空前广阔的疆域,却在国家治理方面却总是一团糟,直到“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口号喊遍中原的时候,其皇室和官僚集团还在忙于各种纠结与争斗。

    元末的张士诚、陈友谅等割据势力的首领,其实都是些志大才疏的人物,恰逢乱世,在元朝难以顾及的南方占了块地盘,充当“山大王”。包括后来取得了最终胜利的朱元璋,也不是什么“仁者”,只是属于闷声发财的类型,建立明朝没几年,就立马调转枪口,把一起打天下的“淮西集团”给全部“消除”了。

时间:2020-1-3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4-有些钱,省不得

行者说历史84-有些钱,省不得

    明朝的开国皇帝朱重八,出身于社会底层,这种情况,使得他较为了解民间疾苦,多次想方设法减轻全国民众的负担。然而,有时候也会出现做的过头,或是做偏了的情况,比如说他创立的“军户”制度。军户是一种户籍,当时主要分为民户、军户、匠户、灶户(注1)四种户籍,民户就是传统的普通老百姓,军户则是世世代代为国家提供兵源的家族。当然,在军户性质的家族里面,也不是男女老少都要扛枪上阵的,一般是大部分人一辈子都种地(但享受民户所没有的赋税、徭役等方面减免),只有青壮年男性需要被随时抽丁(和平年代,一户的一代人中,大约出一名男丁就差不多了)。不过,被抽中的男丁在服役期间的费用,包括置办军装,长途跋涉前往卫所的路费,以及服役期间的“零花钱”等等,都要其所在的军户家族来承担,而不是GUO家安排专门的国防经费。有些情况下,可能需要整个家族持续供养这个“军人”一辈子。

时间:2019-12-24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6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3-光凭一个“干”字

行者说历史83-光凭一个“干”字

    太平天国定都“天京”(1853年)的第七个年头(1859年),由于“天京事变”,除了天王以外的早期领导者们,或是像杨秀清、韦昌辉一样被直接屠戮,或是像石达开一样被迫远走高飞,一时间,沦落到朝中无人的局面。此时,洪仁轩从HongKong来到天京,大部分是凭借自己的才华,当然,也不可避免地利用了作为洪秀全之族兄的特殊身份(洪天王已不相信任何异姓的同事),获封为“干王”,总理朝政。

时间:2019-12-7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2-黄兴同志

行者说历史82-黄兴同志

    柏杨先生说,我天朝长期的专制体制,让历史上的种种糟粕一点一点沉淀,逐渐形成一个“大酱缸”。民国时期,这口酱缸的浓度已达到极高值,以至于某些人几乎不再有什么顾忌。比如那个早早参加“GE命”的前清江苏巡抚程德全,在自己的府衙里转悠了好几圈,实在想不出什么冠冕堂皇的做法,于是就让人拿起长竹竿,把屋顶上的瓦给挑下来几片,制造点清脆的声音,算是“毅然GE命”了。每次看到这个“段子”,【行者】就不禁感叹,这样的投(装)机(×)行为确实很妙,阿Q也曾经模仿过呢,高声唱几句“我手执钢鞭将你打……”,便自以为加入了“GE命党”的行列,在镇上能替别人“做主”了。

时间:2019-11-10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1-忽悠的破坏性

行者说历史81-忽悠的破坏性

    里根在出任美帝的总统之前,是一名演员,有过不少作品。不过,在他的一生中,演的最出色的一部“戏”,并不在好莱坞,而是在白宫,这就是“星球大战”。要知道在里根上台之前,美国对苏修是处于弱势地位的——虽然苏修在经历了勃列日列夫的长期“驯化”之后,整个机制已经高度僵化,无可救药——但是在里根的忽悠下,苏修在经济方面的劣势,逐渐超越了军事方面的相对强势,成为国际矛盾向国内矛盾转化,接着又进一步激化的引爆点。随后,里根还发明了“星球大战”这个套路,算是把苏修给彻底绑上了冲向悬崖的战车。在好莱坞还没有来得及多拍几部“星球大战”的电影,做成一个完整“产业链”的时候,里根已经把苏修——这个近代以来最庞大的帝国——给忽悠垮了。

时间:2019-10-3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0-历史进程中的棋子

行者说历史80-历史进程中的棋子

    1957年,早已定居“美帝”的杨振宁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名声大振。于是,海峡两岸的ZHENG权都开始着手争取他,以此作为在全球华人中开展统战的重要条件。

    最初,杨振宁的态度还不是很清晰,大致为两边都搭理着,两边都不得罪。一方面,他安排岳母曹秀清逃离台湾,转道美国,又回到大陆,与其岳父杜聿明团聚。另一方面,其本人接受了湾湾“中央研究院”的橄榄枝,成为这家“官方背景机构”的“院士”,随后,还在1964年加入美国国籍,算是获得当时世界上最强悍国家的庇护。

时间:2019-10-9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12345678»
  Copyright 2001-2020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