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者说历史
行者说历史96-孔融:虚伪的“榜样”

行者说历史96-孔融:虚伪的“榜样”

    孔融让梨,是一个古老的故(传)事(说)。相信许多人在童年时,都认真学过这类文章,并立志要学习这个“榜样”。不过,有些让人遗憾的是,当时最权威的史书——《后汉书》中,在“孔融传”一章并没有相关记载,东汉末年到魏晋时期的其它“正规”史书中,也没有相关记载。据说目前发现的最早记载“这件事”的书籍,已经是400多年后唐朝时期,章怀太子李贤为《后汉书》所作的私家注释。某种程度上来说,章怀太子是一个文艺青年(还是个不得志,郁郁而终的^_^),不能排除他带了一些文艺创作的成分,刻意塑造了这个“大成至圣先师”后裔的光辉形象哦,或者还可以更大胆地猜想,这就是一篇“鸡汤文”,古今一体的,呵呵。至于《后汉书》和《三国志》的作者们,也许在当时听说过这个故事,但私底下觉得有些太假了,其中粉饰的色彩也太浓厚了,出于维护正史严肃性的考虑,便没有收录进来,这是【行者】的个人推断,大家姑且作为一家之言吧。

时间:2020-8-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95-秦始皇跑快了

行者说历史95-秦始皇跑快了

    前段时间,陪着孩子“探索”历史学问题,硬着头皮把秦朝的历史给集中捋了一遍请点击这里查看相关文章。客观的说,秦始皇还是蛮有魄力的,以“一己之力”,打破了周朝八百年来的“固有模式”,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然而,不管是称颂他的法家,还是不太喜欢他的儒家,都无法回避这样一个事实:秦朝仅仅存在了十五年,便从一个极其强大,高度集中统一的状态,在很短的时间里土崩瓦解了。贾谊在《过秦论》中指出:“陈涉瓮牖绳枢之子,氓隶之人,而迁徙之徒也……蹑足行伍之间,而倔起阡陌之中,率疲弊之卒,将数百之众,转而攻秦……天下云集响应……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杜牧在《阿房宫赋》也写道:“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时间:2020-6-8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4人 | TAG:      
行者说历史94-夜壶的故事

行者说历史94-夜壶的故事

    1921年,常凯申在魔都炒(投)股(机)失败,即便他郑重声明是为了GE命筹资需要,债主们却毫不理会,坚持要将其捆起来丢到黄浦江里面去。于是常凯申在极度恐惧之下,直接溜到“流氓大亨”黄金荣的宅子里,递上门生帖子,攀附上这棵大树,终于躲过一劫。然后,常凯申居然厚着脸皮,又溜到了广州,追随国父继续“GE命”去了。就这种一度在魔都吃喝嫖赌的货色,很快便顺利忽悠了国父,还当上了“校长”和“总司令”。

    六年后,常凯申衣锦荣归,再次抵达曾经差点儿丢了性命的魔都。此时,黄老太爷又为其介绍了新兴之秀——杜月笙,两人很是投机,很快就约定了共同实施“四·一二”事变的计划。杜老板做事不含糊,用沾满双手的鲜血,赢得了常凯申的高度赞赏,不久,便被赏以“少将参议”的官衔,虽然他坚持不领KMT的工资,要“自食其力”,却凭借这些“虚衔”奠定了自己比黄老太爷更加“荣光”的黑白两道地位。

时间:2020-6-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5人 | TAG:        
行者说历史93-该来的终究会来的

行者说历史93-该来的终究会来的

    1886年,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六”的北洋水师经过多年的“投资”与“建设”,终于“正式成军”了。为了堵住朝中那些“清流”们多年来一直喋喋不休,唯恐天下不乱的嘴,李中堂诚挚地邀请帝都的朝廷派出大员,莅临刘公岛,举行阅兵“大典”。老佛爷思考再三,最终决定安排自己的妹夫,“兼”时任皇帝的生父——醇亲王作为特使。当然,从李中堂到丁(丁昌)军门,再到其下大大小小的文武官员们,心里面都明白的很,这位所谓的“正使”,不过是个朝中的傀儡,以及朝外各类场合的吉祥物罢了。至于真正能在“最高”那儿递上话的,还是“正使”身旁站着的那位成天装模作样,表面上看起来只会装烟倒茶的“副使”——李公公。虽然说让太监来检阅军队,实在不成体统,但李公公的确为当时“最高”身边的大红人儿,能够巴结上这样的“大人物”,对于官场上的老油条们来说,实在是极大的幸运。

时间:2020-4-28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92-有情有义信陵君

行者说历史92-有情有义信陵君

    春秋战国,是古老的封邦建国形式的“三代”(夏商周)向中央JI权的统一多民族GUO家过渡的时代。在这一历史时期,各种新思想,新体制层出不穷,突破了之前延续了差不多两千年的传统,但也保留了大量的“古风”,虽然时局DONG荡,却“重义轻利”,崇尚行侠仗义,以至于司马迁在《史记》中,专门安排了《孟尝君列传》、《平原君虞卿列传》、《魏公子(信陵君)列传》、《春申君列传》、《刺客列传》、《游侠列传》等章节,花了大量笔墨来展示这一类史实与社会现象。其中前四篇,就是有关“战国四君子‘的故事,《史记》成书后的两千多年来,一直为我天朝各界人士所津津乐道,感慨万千。

时间:2020-4-7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91-一声叹息金圣叹

行者说历史91-一声叹息金圣叹

    南明覆亡后,江南一带留下了大批才子,有人选择投靠新主,充当奴颜婢膝的墙头草,比如钱谦益(注1)之流,也有人选择寄情于诗词山水,这也算是那个时代的一种人生道路了。顺治十七年(1660年),已入关和坐了龙庭的当朝天子,看到了进呈到帝都的几卷书,不禁拍案叫绝,对左右说:“此是古文高手,莫以时文眼看他。”这些文章的作者就是金圣叹,苏州吴县(今苏州市吴江区)人,出生于天下最繁华和风雅之地,曾经在二十年前的大明崇祯年间考中过乡试的解元,就是全省第一名,与唐寅是一样的高度。不过,金圣叹无意仕途,崇尚自由,以读书和著述为最大乐趣,此后,相继评点了《水浒传》、《西游记》等名著,还注释了杜甫诗集,编写了《唐才子书》、《制义才子书》等,成为当时文人士大夫群体的意见领袖。

时间:2020-3-20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90-孙大炮路线图和普大帝不退休

行者说历史90-孙大炮路线图和普大帝不退休

    1923年1月,早已从“领导岗位”(中华MIN国临时大总统)退下来的孙文TONG志,在《申报》五十周年纪念专刊上,发表了《中国GE命史》一文,正式提出分为“军政-训政-宪ZHENG”三步走的路线图。1924年,孙文TONG志又发表了《国民ZHENG府建国大纲》,进一步详细介绍了每一步的具体内容。1928年10月,张少帅宣布东北易帜,自此,国民ZHENG府在形式上完全统一全国的任务。于是,根据孙文TONG志之前设计的路线图,KMT中YANG常委会公布了《中国国民DANG训政纲领》,宣布中华MIN国由“军政”时期过渡到“训政”时期。当时,孙文TONG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之一——胡汉民解释道,我天朝的广大吃瓜群众经历过两千多年的帝制,初入MIN国,普遍缺乏ZHENG治知识和经验,可以说并不熟悉“皿煮”原则与操作方法,属于Too Young Too Simple,懵懂无知的状态。因此,在MIN国初期,十分需要KMT这样一个“保姆”,手把手的辅导,一点一点地带着去尝试,方才能“教养此主人之成年,而还之政”。胡汉民特别强调,这绝不是什么“一DANG专ZHENG”,凡是有这种想法,以及对此提出异议的人,都是“不明斯义者……此大谬也!”啧啧,这大帽子给扣的,让人好怕怕哦~~~

时间:2020-3-18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9-天朝上国&帝国主义(原标题:纯粹臆想出的敌人)

行者说历史89-天朝上国&帝国主义(原标题:纯粹臆想出的敌人)

    1792年-1793年,已开始迈向近代化的英国,以西方新兴强国的身份,派出特使马嘎尔尼和一个一百多人的代表团,第一次敲开我天朝这个东方古国的大门。可惜,大头症患者——乾隆对此却毫不在意,可能连面都没让见,并留下名句:“我天朝上国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就在满朝文武和普天下顺民继续自信满满的时候,英国人在1840年第二次过来了,并带来了坚船利炮,这一回,不仅轰开了我天朝的国门,还在极短的时间里,把我天朝打得满地找牙,甚至一度兵峰指向深处内陆的金陵城下。

时间:2020-3-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8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8-不问苍生问鬼神(之二)

行者说历史88-不问苍生问鬼神(之二)

    楚国王室的先祖,曾自称为“火神”祝融。

    这种说法在上古时代到春秋战国时期,倒也不新奇。比如说周王室在其执政的八百年里,就经常“信誓旦旦”的说,很久很久以前,其部落最早的“老祖母”——姜嫄,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踩了一下巨人(或是天上某神仙)的大脚印,便怀上了后稷。而其老公帝喾——为传说中的黄帝玄孙——却对此丝毫不在意,居然还把这个“意外”得到的小家伙确立为自己的“嫡长子”,真是大张旗鼓地践行了“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的理论^_^ 当然,在后稷刚刚“生出来”的时候,帝喾和姜嫄等人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安”的,先后将其丢弃在隘巷、山林、河冰等处。不过,他们随后就“成功”编出了一套神奇的故事,包括经过的牛马会“自觉”避开,包括大鸟会用自己的翅膀为小家伙遮风避雨等等。最后归于一点,便是无数“事实”证明,后稷是“上天”的安排。既然是上天安排的明明白白了,帝喾也就“顺理成章”的,“心平气和”的接受了,至于围观的广大吃瓜群众们,都散了吧~~~ 不过,可能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思维模式比较正常,或是保留最后的一点点“男人的尊严”吧,帝喾给后稷起名为“弃”,算是永久纪念自己所经历的这一段异常纠结的心路历程。

时间:2020-2-1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7-没有“化外之地”

行者说历史87-没有“化外之地”

    1949年的1月到5月,常凯申的钦差大臣“汤大帅”(恩伯)坐镇近代中国最繁华的大都市——上海,督导构建一套“自称”攻不破,摧不毁的“钢铁阵地”,慷慨激昂的说要打造成“斯大林格勒第二”。为了落实汤大帅的这个重要指示,让领导放心,让领导满意,KMT和“遭殃军”四处征工,征料,砍树,毁田,居然还平坟,以确保阵地前最少3华里,最多超过5华里的范围内没有任何“障碍物”。有不少当地民众反映,早上被征发“徭役”,晚上回来就发现自己家的房子已经被“征(铲)用(平)”了。当时还有媒体报道,有部分实在无家可归的人,在山穷水尽之时,选择了自焚以示抗议。不过,汤大帅丝毫不为所动,在“作战训练班”训话时,大手一挥,强调道:“为国所需,一切合法,为战所用,一切合理,你们放胆去做……”

时间:2020-2-7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6-天朝权谋之道

行者说历史86-天朝权谋之道

    我天朝的权谋之道,历经千百年的发展,已“进化”为博大精深的一门“学问”。体制内的“有志者”,非得专门学习,研究和揣摩不可,否则,一觉醒来,事业可能还在,人却已经被扫地出局了。体制外的人则可能更加不幸,因为在某些时候,解决的并不是问题,而是提出问题的人。

    某些地方或某些机构的表现,常常会让广大吃瓜群众觉得很不平,好像它们已经病入膏肓,已经从外到内完全腐烂。其实,它们从来没有懈怠过,也不是什么无能之辈,只是与“正常人”的价值观、关注点有所不同,它们始终坚定的认为:领导是绝对正确的,精神是无比强大的,理性是无足轻重的,小卒是随时背锅的。

时间:2020-2-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5-明初的赵官家与沙俄的小父亲

行者说历史85-明初的赵官家与沙俄的小父亲

    在我天朝五千年的历史中,元朝算是一朵奇葩:拥有空前广阔的疆域,却在国家治理方面却总是一团糟,直到“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口号喊遍中原的时候,其皇室和官僚集团还在忙于各种纠结与争斗。

    元末的张士诚、陈友谅等割据势力的首领,其实都是些志大才疏的人物,恰逢乱世,在元朝难以顾及的南方占了块地盘,充当“山大王”。包括后来取得了最终胜利的朱元璋,也不是什么“仁者”,只是属于闷声发财的类型,建立明朝没几年,就立马调转枪口,把一起打天下的“淮西集团”给全部“消除”了。

时间:2020-1-3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12345678»
  Copyright 2001-2020 风雨行者(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