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者说历史
行者说历史79-“五德终始说”框架下的“洛阳”和“雒阳”

行者说历史79-“五德终始说”框架下的“洛阳”和“雒阳”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同学们在宿舍里围观电视连续剧《寻秦记》,里面有个老大爷——邹衍,很有仙风道骨,高深莫测的味道。【行者】对其很是感兴趣,便在观影之后,专门上网进行了搜索,得知此人原来是阴阳家(学派)的代表人物,也是风靡我天朝两千多年的五行学说的创始人。

    邹衍所生活的春秋战国时期,ZHENG局是有点儿乱,但并不妨碍我天朝全面开启第一个思想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黄金期。在这个时期,一直传承到今天的大部分学派都相继出现了,游说于各国诸侯间,同时不遗余力地在民间推广着本门本派的理念。后世在我天朝思想界跃居No.1的儒家学派,此间前后经历了孔子、孟子两大阶段,完成其理论体系最核心部分的构建。紧随其后达到No.2的道家学派,也先后经过老子、庄子的不懈努力,奠定了未来两千多年能与儒家学派相提并论的基础。当然,四百多年后(东汉末年至两晋南北朝时期),道家的一部分传承分出了道教,还有一部分传承“演绎”成了玄学,这增加了“道家学派”理论体系的复杂性,便显得不那么“亲民”,也不那么容易被普通人所理解了。

时间:2019-9-1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8-不要被韩国所忽悠

行者说历史78-不要被韩国所忽悠

    李氏朝鲜(公元1392年—1910年,大致对应我国的明清两朝)建立之后,首次统一了半岛的南北方,奠定今天朝(韩)鲜(国)的版图。李氏朝鲜选择儒教、佛教(注1)作为主要宗教,选择汉字为官方文字(注2),对我天朝奉行“事大”主义,与之相区别的则是,对其它国家采用了“交邻”这个外交术语。

时间:2019-8-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5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6-让你当官还不好

行者说历史76-让你当官还不好

    过去的两千年里,我天朝的最大优势之一,便是一直存在着社会各阶层间流动的通道,位居社会中下层的民众,总能够借用察举、科举等工具,通过自我奋斗来实现阶层跃升的梦想。而我天朝的重要不足之一,也正是在于这套体系的设计,因为“体制内”可供选择的“职业”仅仅包括“做官”,除了“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别无他途。至于近代以来国家发展所最为稀缺的专业技术类科技类人才,在我天朝漫长的古代时期,基本上找不到可以展现个人价值的地方,最多,也就是混一个“钦天监正”(五品)之类的职位吧,在冠盖云集的中央机关里,品级显得都快低到“不入流”的层次了。

时间:2019-7-2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5-对内还是对外

行者说历史75-对内还是对外

    1927年至1935年期间,在灯红酒绿的上海滩,成立了名曰“特科”的机构。别看这名字不“大”,好像仅仅是“科级”,其名声在当时却一直是响当当的,让无数著名的叛变者——如顾顺章之流——全都为之胆寒,并最终被其几乎是无声无息地,在不经意间给消灭了。

    拥有这样一件“大杀器”,其创立者——我们敬仰的“伍豪同志”,却自始至终保持着极为清醒的头脑。DANG内外对“特科”的印象,大都是“红队”,即“红色恐怖队”,甚至被称作“伍豪之剑”,这简直是有些个人化的色彩了。但“伍豪同志”从最初就开始反复强调,“特科”主要是对外和对敌人开展情报与特务工作的,决不能沦为个别人打击党内同志的工具。“伍豪同志”也一直以身示范,以至于几十年过后,甚至许多普通人都不知道他曾经有这一段革命经历。

时间:2019-6-9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4-持久战过程中的一溃千里

行者说历史74-持久战过程中的一溃千里

    “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这是不少人耳熟能详的伟大领袖在《论持久战》中提出的著名理论。不过,在《论持久战》讲稿出现前一年多的时候(1937年初),KMT方面已经印发了蒋百里著述的《国防论》,这本书明确提出:一是要用空间换时间,等待局势扭转,二是要不畏鲸吞,注意防范蚕食,实行全面抗战,三是要利用地理条件减弱日军攻势,将日军拖入内地形成对峙,以创造长期战场,让日军战线拉的过长,疲于应付,同时,利用西南大山来抵消日军的武器优势。四是提倡瑞士的民兵制,藏兵于农,在广大农村开展游击战,发挥中国地大人多的特点,拖垮日军。

时间:2019-5-27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3-沉默不言,疯疯癫癫

行者说历史73-沉默不言,疯疯癫癫

    东晋王朝,不仅是一个偏安东南半壁的政权,也自始至终纠结于士族和庶族的矛盾。

    魏晋时期的士族,脱胎于东汉的豪强地主。这个群体拥有大量土地,在经济领域处于垄断地位,并通过“小圈子”内的相互联姻,把持了政治资源,形成一种门阀体制。曹操执政期间,不拘一格提拔人才,庶族借此向士族的地位和权力发起冲击,但是在曹操之后,曹丕创立“九品中正制”,实际上又重新屈服于士族,并与之“结盟”了。

    不过,士族与庶族的斗争和博弈,在三国后期,两晋南北朝时期,一直都还持续着,最晚要结束于隋唐时期。但是在西晋覆亡后,“衣冠南渡”使得不少士族失去了北方原有的土地,实力和影响力大大削弱,庶族和军阀自此有机会与之公开对抗。

时间:2019-4-16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2-奴化教育和恐惧养成

行者说历史72-奴化教育和恐惧养成

    明朝以前,我天朝不管是在“庙堂之上”还是在“江湖之远”,基本上都保持着一种相对自由的气氛,大部分人的心态都比较平和。有希望“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人,也有“闲云野鹤”的隐士、侠客群体,当然,绝大多数人每天安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简单生活模式,享受着“皇权不下县”的宽松氛围。

    朱重八是第一个想把普天下的民众都纳入到真正“大一统”体制框架内的帝王。实际上,从董仲舒提出“大一统”的概念,到朱重八登上皇位的一千四百多年间,“大一统”的实践基本上都是局限于上层建筑领域。改朝换代,对于基层组织和基层民众来说,一直都没有什么大的影响,最多不过是换了个纳粮缴税的对象罢了,其额度都不怎么会变化——除非皇帝脑残了,打算把ZHENG权给整垮了。朱重八有着极强的控制欲,第一次要求普天下的民众都来认真学习自己的著作——《大诰》,为了确保学习效果,甚至规定在轻微犯罪的量刑中,如家里保存有《大诰》,还能适当减轻处罚。然而,千万不要以为这位朱皇帝“爱民如子”和“温情脉脉”,因为恰恰就是从他执政期间开始,我天朝开启了对普天下民众实施奴化教育和“恐惧养成”的大幕。从此,不再是“道统”为根本,连士大夫群体的“清议”也制约不了皇帝了,换句话说,就是领导高兴就好,领导个人的观点可以凌驾于任何制度之上。

时间:2019-4-1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1-小人的建议

行者说历史71-小人的建议

    早期的满清,虽然在关外白山黑水间闹的挺厉害,却一直慑于关宁锦防线的神威,入不了中原。偶尔有过几次机会,侥幸突破了长城上防御空虚的位置,也只能在京师周围转一圈,仅仅是“武装游行”,打不赢任何阵地战、攻坚战的,最多只能打劫点乡下普通百姓的家私,至于长期立足,则是绝对不敢奢求的愿望。

    不过,随着崇祯皇帝越来越能ZUO,大明王朝的“身体”终于被掏空。于是,李闯王在屡败屡战了许多回之后,忽然间找到了明朝ZHENG府和军队暴露出来的巨大破绽,集中优势,轻骑突击,一举拿下了崇祯皇帝的“老巢”。至于那个极度自负,其实根本没啥本事的崇祯皇帝,唯一的选择便是溜出紫禁城北门,找棵歪脖子树,作为GAME OVER之地。

时间:2019-2-26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8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0-遇上脑残的领导

行者说历史70-遇上脑残的领导

    (正在录入中)

    英明的领导有不同的英明,但是傻逼的领导却傻逼的雷同。

    古人真的相信君权神授吗?就像领导们看百姓一样,皆是“愚”民。其实,哪个老百姓心里不明明白白。

    某些领导的想法和要求,总是与人民群众的口味和愿景有着较大差距。

时间:2019-2-1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9-鱼肉

行者说历史69-鱼肉

    刘邦年轻的时候,作为大秦帝国最基层的官吏——亭长(注1),画风与大部分“军功贵族”或“文法吏”都是完全不同的。别人都是对“秦律”充满了恐惧,每天战战兢兢,循规蹈矩地干活,刘邦则是没事就“请假”回家(注2),没事就搞搞第三产业(注3),没事就找人喝喝酒吃吃鱼肉,据说第三条在当时尤为出名。然而,秦始皇及其追随者们从来都没有注意到刘邦,更没有为难过这个基层公务猿。这其中的缘由,据说是刘邦的酒肉朋友们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后来,还有不少这方面的朋友,直接跟(怂)随(恿)刘邦揭竿而起了,比如那个表现为异常“勤勉”的“模范”公务猿萧何,又比如那个分分钟弄傻了项羽,就跟杀条小狗似的樊哙。

时间:2019-2-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8-驯化手段

行者说历史68-驯化手段

    满清统治时期,整个社会被努力打造为两大群体:一为奴才,二为牲畜。紧紧依附于最高统治集团的人——其实已经不能称作是正常“人”了,因为已经主动自我降格或是被迫降格为不具备“人身自由”(更没有思想自由了)的奴才——洋洋得意的自称“奴才”。其余的绝大多数普通民众,则被最高统治集团视为牲畜,只要贡献各类产品就行,而思想之类的东东则是万万不可以有的。

    满清统治集团心目中的理想状态是,广大民众永远愚昧,不要有任何不同的声音。同时,官僚群体也要绝对顺从,要协助最高统治集团管理好普天下的“牲畜”们。

时间:2019-1-1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7-别去明朝当皇帝

行者说历史67-别去明朝当皇帝

    明朝中后期,民间广为流传着一本小说,不是《三国演义》,不是《水浒传》,也不是《西游记》,而是——《金瓶梅》!ZHENG府作为“道德”体系的坚定维护者,自然是要“严厉”禁止此类图书流传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基层ZHENG府又常常奉行一种“管不住就不管了”的原则。其实这个原则,在明朝近三百年的统治期间,尤其是明朝中后期,称得上是一种国家管理的“潜规则”了。

    《金瓶梅》不同于我天朝的四大名著,不写神仙妖怪,不写国家大事,不写侠客传奇,也不写名门贵戚。《金瓶梅》写的都是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而且从头到尾都是在一个家庭里转来转去的。这是不同于以往的一种全新的视角,突出反映了明朝市民阶层的口味,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色彩。虽然这与我天朝传统的文学创作方向所不同,却适应了明朝中后期快速发展的市民阶层日益增长的文化需要。明朝政府自朱元璋、朱棣之后,便改成了“无为而治”的管理方法,尤其是万历皇帝执政的后半段。那时候,连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设计的户籍制度的核心——黄册,都没人用心去管理,只要有钱有能耐,别说全国各地随便跑了,就是漂洋过海到日本去,也不会有官府去过问的。

时间:2019-1-4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1234567»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