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者微评论
行者微评论32-这些垃圾,我们不要

行者微评论32-这些垃圾,我们不要

    据说当今这世界上最HAPPY的“宗教职务”,首推日本佛教界的和尚。

    虽然日本的佛教以我天朝为母国(而不是古印度哦),但现在真的与我们常见的汉传佛教大不一样呢。其中最明显的差别,就是从南北朝的梁武帝执政时期(公元464年—549年)开始,汉传佛教的出家人便全面执行起“清修”模式,连在心里面动一丝“邪念”都不行,认为即便是“一念之差”,也很有可能分分钟葬送“十世修成的正果”。

时间:2017-9-9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微评论31-不问苍生问鬼神

行者微评论31-不问苍生问鬼神

    在我天朝,1949年之后,虽然有要求说动植物“不准再成精”了,但对于正常的宗教信仰自由,还是一直有法律明文加以保护的。这符合世界潮流和现代国家标准,很好,不过,随着最近二三十年来我天朝物质文明程度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也包括某些个领导人民群众的人,开始对某些个“神秘主义”产生了兴趣,并身体力行,参与到其中。

    相对低层次的,要数那些线上或线下,正规或不正规渠道出售的“心灵鸡汤”,文字浅显,结论直白(或者可以说相当的绝对化,‘不容置疑’的),加上售价普遍不高,所以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暂时还未富起来,需要在赚钱方法乃至思维模式等方面都“带一带”的那部分群众的欢迎。

时间:2017-9-7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微评论30-2017年9月短句汇总

行者微评论30-2017年9月短句汇总

    2017年9月4日

    个人以为,让人理解“我家的狗不咬人的”,就和让人相信“我天朝的股市是可以人人赚大钱的”一样荒谬。

    2017年9月4日

    既然现在有那么多人在呼吁,要包容暴走族、广场舞,要将其视为一种常见的“生活习惯”。那么,为什么不进一步包容一下广西玉林的狗肉节,这明明也是一个极具历史传统和文化气息的“民俗活动”嘛。

时间:2017-9-4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29-东宫娘娘烙大饼,西宫娘娘剥大葱

行者微评论29-东宫娘娘烙大饼,西宫娘娘剥大葱

    昨天(8月30日)下午开始,行者就发现,微信(公众号,朋友圈)和微博上正在疯狂地转发着一条消息,名曰“安徽将建一所高质量大学”,并要求大六安帝国的广大群众踊跃投票。更有甚者,再次祭出之前“魅力中国行”中用过的拉票手段,声称谁要是不积极投票,不积极转发,就是“不爱家乡”!啧啧,这“帽子”给扣的,活脱脱的是文革复辟,红卫兵复出的气魄啊,分分钟可以将不爽的人打成“现行反革命”,让其永世不得翻身!

时间:2017-8-31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微评论27-夏至终至,狂犬吠日

行者微评论27-夏至终至,狂犬吠日

    十六年前的夏天,行者与两位好友在黄山做(高中)毕业旅行,那时候自由行、自助游什么的还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我们选择了跟团游。二十个左右的“同行者”中,除了我们仨之外,全都是六安当地某“超有钱国企”的家属与小孩,举手投足之间,总是要充分显示出自己比一般群众有钱这个特点的。要说攀登鲫鱼背之类的山峰不是所有人的能力所及吧,倒也有些道理,因此导游除了放我们仨自己去“单飞”外,对其他人未做任何“劝导”。不过,这些“同行者”在一路上,除了抱怨旅途的“辛劳”(其实旅行社的那种尽可能照顾最弱者的安排,真的谈不上累),就是对导游“伺候”“不到位”的不满,最后还归结于一个结论,以后单位再搞这样的活动,再也不来参加了(如今全国上下都在‘加强管理’,可算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因为远远没有在家打麻将舒服呢~~~

时间:2017-7-10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微评论26-沉渣泛起

行者微评论26-沉渣泛起

    十多年前,也就是大学毕业的前夕,行者在四处找工作的过程中,偶入一家培训机构的面试现场。当时,因为还是一位“未出茅庐”的“小屁孩”,行者对能否胜任这家单位的工作——教别人怎么做,还是有些忐忑的。但考官倒是很淡然,说我们公司的“讲师”并不需要什么学术或理论的基础,只要能吹能侃就行。

    其实在那个时候,人心大都还比较纯朴,乱七八糟的培训机构也很少。虽然有个别讲师已经开始尝试着加入一些比较“玄幻”的“鸡汤”,但绝大部分培训内容仍严格遵循着给予“干货”的原则,至少以正规考试的通过率为目标。

时间:2017-6-2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微评论25-这些都是神马

行者微评论25-这些都是神马

    最早的时候,大学里只有学生会这一个“体制内”的学生组织。后来增加了“社团联合会”,并逐渐上升到与学生会能够平起平坐的位置,算是二师兄吧。再后来又出现了“自律委员会”,但大部分学校到此就截止了,不再接受新入伙的申请,算是符合西游记中师兄弟共三人的标准吧^_^

    不过,行者当年上学的时候,情况稍微复杂些。除了以上“三巨头”外,另外还有五个势力和声望都比较高的学生组织,超越了“普通学生社团”的范畴(普通学生社团都是编列在‘社团联合会’旗下的小弟呢),其负责人均位列团委委员。这样的话,团委“班子”有书记,有组织部长,有宣传部长,有学生会、社团联合会以及自律委员会的主席,另外还有学生宣传中心(期刊编辑部)、大学生林业经济研究会(科技协会)、网络与信息中心(行者就是这个‘神秘机构’的负责人哦)等五个组织的大BOSS,合计有11名委员,妥妥地够下饭店开个包厢坐一桌了,呵呵。

时间:2017-5-21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24-替课群,以及过多过滥的会议

行者微评论24-替课群,以及过多过滥的会议

    最近,网上有些大学教授在感叹,QQ和微信里居然出现了提供“替人上课”服务的群,还明码标价。

    其实这些教授们真的不必如此忧虑,在十多年前我们这代人上大学的时候,就有老师直接在课堂上说,因为有些课程实在没意思,也实在没有多少益处,对于个别逃课行为,他也觉得是可以理解的。记得当时还有一位老教授,非常诚恳的对我们说:以前是计划经济,都是大锅饭,教好教坏一个样,反正老师们的工资也都是国家全额拨付的,学生们“无权”说三道四,但现在是市场经济了,高校的主要经费来源变成了学生交的学费,因此,学生就成了老师们的“衣食父母”,这就决定了老师们必须认认真真的备课,必须把课讲的精彩些,必须教给学生更多更有用的知识,否则,都对不起那份学费。

时间:2017-5-17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2016年1月的行者微评论(10-23)

2016年1月的行者微评论(10-23)

    行者微评论21-2016年1月26日 关键还是特权思想在作祟

    最近,《南风窗》发表的《公车改革,干部们要走出此“专车”走进彼“专车”》这篇文章很好,虽然不是特别长,但直接、深入地点出了多个最需要关注的问题。

    行者认为,公车改革阻力的关键,还是某些人脑子中的旧的特权思想在作祟。其实它们平时“违规”使用公车的时候,心里面也不一定踏实,至少在当前这个反腐形势日益高涨的情况下,明目张胆的捞利益、摆威风是不大可能的。但是,这些人在思想上,短期里也许还转不过弯儿来,仍觉得公车这东西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仍希望在某些方面有别于普通群众,并且这种差别一定表现在明面上,尽管在实质上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意义,甚至可以说公车补贴货币化之后,自己平时节约点,货币方面的收益说不定还会多的多。然而,有的人就是改不掉过去那种“习惯”,就是拉不下这张老脸呢~~~

时间:2016-1-5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2015年12月的行者微评论(5-9)

2015年12月的行者微评论(5-9)

    行者微评论7-2015年12月30日

    共产党应当是先锋队,而不是俱乐部。共产党员应当以推动社会发展进步,增进人民福祉为目标,而不能庸俗地搞小团体,甚至谋私利。

    — — — — — — — — — —

    行者微评论6-2015年12月30日

时间:2015-12-21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3-4)

行者微评论(3-4)

    行者微评论2

    当今不少单位的人力资源(人事)部门,看起来似乎挺威风,其实与那些“生杀予夺”之类的权力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就单位的领导而言,管钱和管人是最重要的权力,即使不懂业务,只要奖惩分明,用人得当,照样能把一个组织管理的井井有条。就像三国时的刘备,治国理政、带兵打仗比曹操、孙权差远了,但他文有诸葛亮,武有关、张等人,且都是忠心耿耿的下属,所以蜀国能够作为实力最弱的一方长期存在下来,时不时还可以制造点“北伐”之类的麻烦。

时间:2013-3-21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1-2)

行者微评论(1-2)

    有的领导压根就不大懂业务,还喜欢在开会时滔滔不绝,并且刻意地去模仿温总理的样子,也极为缓慢的说,不断地停顿,殊不知温总理给大家的印象是“字斟句酌”,而这些领导东施效颦的后果是:被普遍认为其“五分钟蹦出四个字,其中三个还是废话。”

    — — — — — — — — — —

    现在的中国有这样两对矛盾:

    第一对矛盾是:相当一部分人能够接受“出身”决定“命运”的原则,对所谓的“红色后代”充满“敬仰”,认为老鼠的儿子只能去打洞。但是,如果提起严格执行了“血统论”的金氏朝鲜诸体制,相信不少人又会不寒而栗。

时间:2013-3-14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123456»
  Copyright 2001-2020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