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者微评论
行者微评论99-兵者,凶器也

行者微评论99-兵者,凶器也

    抗战后期,【行者】的姥爷在家乡兴化参加了新四军,这支队伍后来被改称华东野战军,番号为29军。1949年9月到10月,29军开始进攻集美,并准备随后渡海解放厦门。然而,由于自身装备方面的劣势,以及KMT防御工事的空前坚固,这支部队的战士一批又一批倒在集美与厦门之间横向长度只有几公里的沙滩上。当时,【行者】的姥爷去了趟最前线,发现有一个连已经全部牺牲,在尸山血海中,他背出来一位副连长,这是全连唯一幸存的人。最近,网上总是有那么一些人,天天叫嚣着要打湾湾,甚至要打美帝,以为喊几句口号,便能够旗开得胜,战无不胜,殊不知几千年来历次战争的残酷,都远远超出了非亲身参与者的想象。

时间:2020/10/30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8-一波又一波,绵绵不绝

行者微评论98-一波又一波,绵绵不绝

    所谓的第二波“臆”情如约而至,嗯,在某种程度来说,可能并没有太多属于“疾病”性质的“疫”,而更多的是某些人心里面“臆想”出来的“臆”。此时,可以对某些人说:“这‘LUAN世’,如你所愿。”至于某些实在发生不了“臆”情的相对偏远地区,某些人也另外准备了吓人的“大老虎”,比如“流感”之类的,并坚决要求这种每年都会来几场的常见病,也“享受”隔离、停课之类的待遇。对了,还可以借鉴北棒子国的“先进经验”,把残疾人和重病患者等有碍观瞻的人,连同领导们“看不惯”以及看不惯领导的人们,统统迁出Seoul都,这样,便会人人都精神饱满,领导看了也会十分欣慰了。

时间:2020/10/29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7-莫名其妙·墙中墙

行者微评论97-莫名其妙·墙中墙

    最近一两年,不光有YI情,还有层出不穷的魑魅魍魉,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观点和做法。这其中,又以“墙中墙”最为奇葩。

    众所周知,GFW是我天朝的著名“高墙”,估计这套体系在全球范围内,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GUO家——比如北棒子国——可以与之匹敌了。如今,我天朝再次升级了“系统”,广泛吸纳大量民间ZU织,甚至包括不少商业企业,在GFW基础上,在内部又建立起无数个“墙中墙”。如此密集的分布,以及如此复(无)杂(序)的规则,估计美帝的“特皇”都要自愧不如,感觉自己掏那两个臭钱修的一段美墨边境墙,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的湿湿碎了。

时间:2020/10/16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6-纯粹的偏见

行者微评论96-纯粹的偏见

    这是前两天【行者】在某单位电梯里听到的对话:

    甲:“国庆长假准备去哪儿玩啊?”

    乙:“国庆节去个啥呀,网上说到处都是YI情。”

    丙:“是的是的,现在哪地方都不安全,真不如在家打麻将。”

    【行者】觉得,不想出门的,总是会有超过一万个理由不动,而真正热爱生活与自然的,大部分情况下也都能找到走出去的办法。或者可以这么认为:“说走就走的旅行,需要什么条件和理由么?

时间:2020/9/29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5-所谓的“努力”&悲情主义

行者微评论95-所谓的“努力”&悲情主义

    许多年前,【行者】听说过一个“学霸”,平时成绩总是在班级第一名,但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完全靠“死干”。当时,这的确是一种值得吹捧的精神,记得【行者】这一代人上学期间,市面上还热销欧阳海的事迹呢,根据冠冕堂皇的“价值观”,人的生命可能都比不上组织上的一匹马,一辆车,就像现在的某些狗奴,狗粉,总是坚定认为狗权要高于人权一样。继续说这个“学霸”。据说其周围的人,曾经都深信不疑他妥妥地能考上清华、北大、中科大之类的学校,然后就是飞黄腾达,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几年后,【行者】与几个朋友闲坐,又聊到这个“学霸”,结果听说那年高考,他发挥“失常”了,只考上了“一本”序列中一般般的A大,毕业后,回到某四线小城市,在几乎不入流的某高校谋了个教职,继续不与别人交往,连自己的同学都不太清楚他的具体状况。时至今日,可以确定的是他没有谈恋爱,更别提结婚了。

时间:2020/8/21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4-到底是谁有病

行者微评论94-到底是谁有病

    我天朝传统的“人生观”之一,便是天天都热衷于模仿别人,甚至是按别人的想法来,以为一步步活成了“别人的样子”,就可以获得别人的认同和“赞许”。

    此外,我天朝的传统“育儿”观念之一,也是通过打压自己的孩子,否定自己的孩子,来显示对别人孩子的“热情”与“关照”,“顺便”也给自己的孩子一点点所谓的“挫折教育”。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外有别,只可惜是这内外似乎颠倒了,搞的好像自己的孩子哪里都有病,身体有“病”,神经也有“病”,唯有别人的孩子是个“好人”。说句不客气的话,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有病!

时间:2020/8/20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3-愈发脑残的鹅厂,愈加奇葩的后果

行者微评论93-愈发脑残的鹅厂,愈加奇葩的后果

    其一,微信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因为微信是一个手机为主要运行平台的应用,不像之前的那些程序需要安装在无法四处携带的电脑上,所以某些单位,某些领导的控制范围借机从八小时内扩张到全部二十四小时,开始粗暴干扰员工的私生活和私人空间,甚至把“随叫随到”视为一种理所当然。其实微信在开发出来的最初,是作为一款简洁社交APP的,是对传统QQ的一次简化和优化。但是在一步步发展的过程中,可能是由于鹅厂内部两大开(利)发(益)团(集)队(团)的较劲,微信越来越多的“挂靠”上各种功能,使得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发现有了可乘之机。微信上还有一个比较奇葩的设计,就是可以随便将别人给拉入到各式各样的群里面,而不必征求被拉入者的意见,于是,某些地区,某些单位可以陆陆续续建几十个,甚至一百个以上的群,实现了文山会海,形式主义的新高峰。就我天朝的风俗和传统来看,被拉入群之后再退出,似乎是一件有些尴尬的事情,在这样的思想观念和技术条件下,微信成了某些领导的最爱,同时也成为绝大多数员工的深恶痛绝。

时间:2020/7/30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2-脱产干部

行者微评论92-脱产干部

    我天朝的“公家”单位,多年来一直有个传统,便是白白养活了一批“脱产干部”。最近几年,某些地区和某些单位,此类现象似乎还更加兴盛了。勤勤恳恳地干实事,常常被认为是“认识”不到位,或是“站位”不够高,而那些天天不干正事儿,热衷于喊口号,吹牛皮,大搞形式主义,眼睛只知道盯着别人问题——甚至是“莫须有”问题——的人,反倒是常常洋洋得意,自以为是。

    酱真,也就是我天朝“传统”的,尚未真正过渡到“市场化”的体制,才有机会养活这么一帮子“脱产干部”。真要是没有什么政策资源,没有体制保护,天天一睁眼就面临着激烈市场竞争的企业,根本就不会有时间去搞什么“企业文化建设”,搞什么无聊的和无休止的“务虚”会议,更不会以牺牲效率为代价,在形式化的“制度、规范、流程”方面大做文章,在不断变化但其实内容高度相似的报告和报表上不停地“创新”,甚至于干活越多,被检查越多,被问责也越多了。

时间:2020/6/29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1-重温“八个样板戏”的旧时光

行者微评论91-重温“八个样板戏”的旧时光

    网上有人说,今年端午节的前夕,“文旅砖家部”出台新规,要求网吧和KTV接待顾客时,单人单次消费不得超过2小时。打一轮游戏究竟要多长时间,以及从保护嗓子的角度来看可以连续唱多久,咱不是砖家,不好妄下结论,但仍然能够感觉到,这一出又一出的,真像是哪根筋搭错了,而YI情以来某些地方,某些部门的一阵又一阵运动式作风,不仅严重违背了科学FA制和市场经济规律,也足以让大多数人一次又一次为之汗颜~~~

    当然,这还不是最惨的。前几天,某乎上有人说,某电影院线的副总,因为其公司YI情以来就没开过工,心理压力过大,选择了在“上班时间”,在帝都闹市区的某高楼上,呐喊着跳了下来。其实地球人都心知肚明,这里面水到底有多深,但都“照例”不敢明说,或是“照例”被“河蟹”。于是,继续“全国形势一片大好,只是有个别地方不太好”。至于这“个别”具体在哪儿,以及为什么“不太好”,基本上可以直接略过,实在解决不了问题,就抓紧解决掉提出问题的“个别人”吧。

时间:2020/6/26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0-妖风阵阵

行者微评论90-妖风阵阵

    酱真,我天朝这两年,真是有点儿妖风阵阵。

    前段时间,“NONG业与NONG村砖家部”搞了个“征求意见”。当然,“基层”网民的意见估计是按“惯例”不予“接收”的。总之,“不食人间烟火”的某些领导们从一开始就已经安排的明明白白了:从今往后,不准再吃狗肉,否则就是“不文明”。【行者】不禁想起了2004年那个夏天,学校组织上长白山实习,同学们抵达实习地之后,询问当地有无“MIN族习俗”,因为咱都是大学生嘛,自然要“彬(装)彬(模)有(做)礼(样)”的。招待所前台工作人员憋了半天,最后说:好像当地的狗肉锅挺好吃,有“无狗不成宴”的传统~~~ 不过,幸好同学们意(钱)志(包)坚(羞)定(涩),没有去尝试这个,要不然,如今肯定会被认为是和“NONG业与NONG村砖家部”的某些“肉食者”过不去了,接着,分分钟被网上的某些喷子给消灭掉。

时间:2020/6/16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微评论89-官场上的舔狗们

行者微评论89-官场上的舔狗们

    我天朝有一样老(潜)惯(规)例(则),就是在设计宣传栏或宣传册的时候,第一部分都要雷打不动地命名为“领导关怀”,这可比“悠久历(传)史(统)”还重要呢,简直可以说是提高档次,证明权威的必要条件,妥妥地可以吹嘘半天。如果实在请不来大领导,转而求某些领导“身边的人”,也是可以考虑的一种选择,老祖宗不都说过,宰相家看门的也算是七品官嘛,呵呵。

    这也是与我天朝某些人对领导的“崇拜”密不可分的。比如听说有大领导要来考察或是调研,有些人立马就睡不着觉了,提前几天“精心准备”,发动所有部门撰写“汇报材料”,务求篇幅长,涉及面宽,问题谈的透彻(更重要的是要对得上领导的口味),还要时不时在“不经意间”安排上几个亮点,让领导听了之后能留下深刻印象。“领导动动嘴,秘书跑断腿。”“秘书班子”反复修改,连夜修改,不到上头大领导亲自莅临并进入会场的那一瞬间,都存在着不断修改的可能性。不过,有时候,也会有个别大领导直接说:我们就不要搞形式主义的套路啦,大家都放下准备好的稿子,聊一聊吧。于是,在这种准备了半天,谋划了几乎每个细节之后,忽然被全盘推翻的新情况下,现场的气氛便有些尴尬了~~~

时间:2020/6/3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5人 | TAG:  
行者微评论88-开会散扯

行者微评论88-开会散扯

    前几天,有“花边社”报道说,Double会的某参会人员公开自己提交的一份提案,说现在的网上书店打折售书,损害了某些实体书店的利益,应当予以禁止,并由“组织上”确定图书销售时打折的统一下限。天哪,这是要复辟计划经济模式么?是不是以后卖书还要当地DANG委书记批准,并亲临现场拆封,逐个核查呢?聊到这里,【行者】又想起了许多年前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说某位长者很喜欢到处题字,以示领导关怀,最后,连某著名旅游区的某座公厕,都是恳请其亲自题写的呢^_^

    酱真,每年的的Double会期间,都会有那么些个参会人员,不遗余力地创造各种奇葩的提案,还特别热衷于将自己这些提案的内容“透露”给各大媒体,仿佛不让人知道就不罢休,简直就是在贯彻“娱乐至死”的精神,不断刷新着广大吃瓜民众们智商能够接受的下限。要知道,这些参会人员们弄的所谓“提案”,看起来就像是专门提供给某些“花边社”炒作用的,毫无实际意义,比某些纯流量明星的博取眼球,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人不得不一年又一年的感叹:“脑残年年有,今年格外多!”

时间:2020/6/1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1234567»
  Copyright 2001-2020 风雨行者(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