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者微评论
行者微评论103-都想当将军

行者微评论103-都想当将军

    前段时间,帝都等大码头相继发布通告,要求“打工人”春节不返乡。随后,某些资本家不失时机地跟进了,华丽丽的提出:回家没什么好玩的,还花钱,不如留在单位加班,能赚钱呢~~~可惜,法律规定的什么两倍、三倍工资是不可能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给的,因为“996”是“福报”嘛。

    当然,许多“打工人”的老家,也就是劳务输出地区并不这么想,虽然有YI情防控的压力,却也深深地感觉到经济发展的压力,而后者已经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一年多了。【行者】了解到,不少劳务输出地区的产业一直都不太发达,外出打工人员带着一年的收获返乡,能够强力带动当地的消费和服务业,甚至可能会在春节期间短短的半个多月时间里,为这些产业和商家创造全年利润的三分之一以上。鉴于此,这些劳务输出地区的官方是不敢随便乱喊“拒绝返乡”之类口号的,只会严格控制好一个“度”,对中风险和高风险地区过来的人提出限制性措施。

时间:2021/1/20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7人 | TAG:    
行者微评论102-革MING化的春节

行者微评论102-革MING化的春节

    二三十年前,也就是在【行者】小时候,如果有人读过《傅雷家书》,就是比较有品位的象征了,而如果能收藏有《傅雷家书》,更能够被普通民众视为佼佼者。前几天,傅雷的儿子,音乐家傅聪在英国去世,他正是《傅雷家书》的收信人。其实我天朝数千年来一直有一个传统,叫做“逝者为大”,然而在傅聪先生身后,网上又开始出现一群肆无忌惮的喷子们,开始叫嚣着要辩论下:傅聪先生究竟是“中国的肖邦”,还是一名“叛国者”?对于前一个定义,因为对音乐知之甚少,【行者】不敢妄下结论,但对于后一个“帽子”,【行者】了解到,早在1981年,组织上就已经为1958年傅雷先生被打成右派,后来傅聪在十年浩劫中被污蔑为“叛国”,以及傅雷、傅聪这个家族许多成员所受到的不公正对待,甚至是非法虐待,全都做了彻底平反。要说某些人的胆子可真大,现在居然提出了这样问题,这是要否定这四十多年来的改GE成果,接着还要为那场极其悲惨,而且泯灭人性的历程来翻案,让广大民众不寒而栗,并受二茬苦,遭二重罪么?!
时间:2020/12/31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微评论101-原教旨主义的幽灵

行者微评论101-原教旨主义的幽灵

    一个幽灵,原教旨主义的幽灵,在东方游荡。遗憾的是,没有多少人敢站出来,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不管是讲究传统的保守主义者,还是积极创新的自由主义者,都不敢公开地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更无论联合起来了。前段时间,就有“键盘侠”在网上不遗余力的鼓吹“春节期间不要回乡过年”,提倡加班,让人怀疑它们是不是“万恶资本家”花钱雇来的逗比。今晚,上头终于下了关于“两节”的文件,【行者】从头到尾仔细拜读了一遍,觉得文件很好,符合中庸之道,尤其是关怀弱势群体的部分,属于冬日里比较暖心的类型。然鹅,再好的文件,也躲不过“歪嘴和尚瞎念经”的魔咒,在上头文件公布的几个小时内,“标题党”们已经纷纷行动起来了。比如下面这家无良媒体,虽然是全文转发上头文件,却悍然加了个按自己想法拟定的标题,这就是传说中的“标题党”。估计前些天忙于炒作的那些家伙们,又要手持这样的“解读”文章,亢奋起来,弹冠相庆了,虽然上头文件里根本都没说“限制长途运输”这一条。断章取义,按自己想法肆意曲解的勾当,不过如此。
时间:2020/12/24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100-新经济下的垄断及其恶果

行者微评论100-新经济下的垄断及其恶果

    夏天,去了趟广东,走马观花逛了几个城市。总体上感觉,广州地铁的买票方式有很多种,老年人用起来还挺方便。相比较而言,深圳地铁就有些“小家子气”了,只提供自己研发的APP和微信小程序这两种选择,虽然有规定说老年人免票,但闸口的保安大多很不耐烦,有一部分像是别人吃了她家五花肉或小龙虾的模样,另有一部分则简直是“千万不要放松JIE级斗争”的神态呢。也许在“特区”,一直以来都坚持“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导向,在这种导向下,“跟不上时代”的老年人,也就注定了被“淘汰”的命运~~~YI情以来,不少地方开发了各种“码”,作为通行的凭证。但值得注意的细节是,这些“码”都需要某信或某付宝的支撑,至少在扫码或注册的阶段要经过一遍这两个APP。虽然说这两家巨头在互联网上已经形成了实际的垄断,但代表着GUO家形象的某些官方也搞的像某些商业资本一样趋之如骛,也随便跟风去迎合它们,并放弃了互联网上的其它渠道,不能不让人有一种“助纣为虐”的猜想。
时间:2020/12/13 | 分类:晓路的博客|财政经济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9-兵者,凶器也

行者微评论99-兵者,凶器也

    抗战后期,【行者】的姥爷在家乡兴化参加了新四军,这支队伍后来被改称华东野战军,番号为29军。1949年9月到10月,29军开始进攻集美,并准备随后渡海解放厦门。然而,由于自身装备方面的劣势,以及KMT防御工事的空前坚固,这支部队的战士一批又一批倒在集美与厦门之间横向长度只有几公里的沙滩上。当时,【行者】的姥爷去了趟最前线,发现有一个连已经全部牺牲,在尸山血海中,他背出来一位副连长,这是全连唯一幸存的人。最近,网上总是有那么一些人,天天叫嚣着要打湾湾,甚至要打美帝,以为喊几句口号,便能够旗开得胜,战无不胜,殊不知几千年来历次战争的残酷,都远远超出了非亲身参与者的想象。
时间:2020/10/30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8-一波又一波,绵绵不绝

行者微评论98-一波又一波,绵绵不绝

    所谓的第二波“臆”情如约而至,嗯,在某种程度来说,可能并没有太多属于“疾病”性质的“疫”,而更多的是某些人心里面“臆想”出来的“臆”。此时,可以对某些人说:“这‘LUAN世’,如你所愿。”至于某些实在发生不了“臆”情的相对偏远地区,某些人也另外准备了吓人的“大老虎”,比如“流感”之类的,并坚决要求这种每年都会来几场的常见病,也“享受”隔离、停课之类的待遇。对了,还可以借鉴北棒子国的“先进经验”,把残疾人和重病患者等有碍观瞻的人,连同领导们“看不惯”以及看不惯领导的人们,统统迁出Seoul都,这样,便会人人都精神饱满,领导看了也会十分欣慰了。
时间:2020/10/29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7-莫名其妙·墙中墙

行者微评论97-莫名其妙·墙中墙

    最近一两年,不光有YI情,还有层出不穷的魑魅魍魉,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观点和做法。这其中,又以“墙中墙”最为奇葩。众所周知,GFW是我天朝的著名“高墙”,估计这套体系在全球范围内,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GUO家——比如北棒子国——可以与之匹敌了。如今,我天朝再次升级了“系统”,广泛吸纳大量民间ZU织,甚至包括不少商业企业,在GFW基础上,在内部又建立起无数个“墙中墙”。如此密集的分布,以及如此复(无)杂(序)的规则,估计美帝的“特皇”都要自愧不如,感觉自己掏那两个臭钱修的一段美墨边境墙,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的湿湿碎了。
时间:2020/10/16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6-纯粹的偏见

行者微评论96-纯粹的偏见

    这是前两天【行者】在某单位电梯里听到的对话:甲:“国庆长假准备去哪儿玩啊?”乙:“国庆节去个啥呀,网上说到处都是YI情。”丙:“是的是的,现在哪地方都不安全,真不如在家打麻将。”【行者】觉得,不想出门的,总是会有超过一万个理由不动,而真正热爱生活与自然的,大部分情况下也都能找到走出去的办法。或者可以这么认为:“说走就走的旅行,需要什么条件和理由么?”
时间:2020/9/29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5-所谓的“努力”&悲情主义

行者微评论95-所谓的“努力”&悲情主义

    许多年前,【行者】听说过一个“学霸”,平时成绩总是在班级第一名,但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完全靠“死干”。当时,这的确是一种值得吹捧的精神,记得【行者】这一代人上学期间,市面上还热销欧阳海的事迹呢,根据冠冕堂皇的“价值观”,人的生命可能都比不上组织上的一匹马,一辆车,就像现在的某些狗奴,狗粉,总是坚定认为狗权要高于人权一样。继续说这个“学霸”。据说其周围的人,曾经都深信不疑他妥妥地能考上清华、北大、中科大之类的学校,然后就是飞黄腾达,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几年后,【行者】与几个朋友闲坐,又聊到这个“学霸”,结果听说那年高考,他发挥“失常”了,只考上了“一本”序列中一般般的A大,毕业后,回到某四线小城市,在几乎不入流的某高校谋了个教职,继续不与别人交往,连自己的同学都不太清楚他的具体状况。时至今日,可以确定的是他没有谈恋爱,更别提结婚了。
时间:2020/8/21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4-到底是谁有病

行者微评论94-到底是谁有病

    我天朝传统的“人生观”之一,便是天天都热衷于模仿别人,甚至是按别人的想法来,以为一步步活成了“别人的样子”,就可以获得别人的认同和“赞许”。此外,我天朝的传统“育儿”观念之一,也是通过打压自己的孩子,否定自己的孩子,来显示对别人孩子的“热情”与“关照”,“顺便”也给自己的孩子一点点所谓的“挫折教育”。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外有别,只可惜是这内外似乎颠倒了,搞的好像自己的孩子哪里都有病,身体有“病”,神经也有“病”,唯有别人的孩子是个“好人”。说句不客气的话,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有病!
时间:2020/8/20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3-愈发脑残的鹅厂,愈加奇葩的后果

行者微评论93-愈发脑残的鹅厂,愈加奇葩的后果

    其一,微信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因为微信是一个手机为主要运行平台的应用,不像之前的那些程序需要安装在无法四处携带的电脑上,所以某些单位,某些领导的控制范围借机从八小时内扩张到全部二十四小时,开始粗暴干扰员工的私生活和私人空间,甚至把“随叫随到”视为一种理所当然。其实微信在开发出来的最初,是作为一款简洁社交APP的,是对传统QQ的一次简化和优化。但是在一步步发展的过程中,可能是由于鹅厂内部两大开(利)发(益)团(集)队(团)的较劲,微信越来越多的“挂靠”上各种功能,使得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发现有了可乘之机。微信上还有一个比较奇葩的设计,就是可以随便将别人给拉入到各式各样的群里面,而不必征求被拉入者的意见,于是,某些地区,某些单位可以陆陆续续建几十个,甚至一百个以上的群,实现了文山会海,形式主义的新高峰。就我天朝的风俗和传统来看,被拉入群之后再退出,似乎是一件有些尴尬的事情,在这样的思想观念和技术条件下,微信成了某些领导的最爱,同时也成为绝大多数员工的深恶痛绝。
时间:2020/7/30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2-脱产干部

行者微评论92-脱产干部

    我天朝的“公家”单位,多年来一直有个传统,便是白白养活了一批“脱产干部”。最近几年,某些地区和某些单位,此类现象似乎还更加兴盛了。勤勤恳恳地干实事,常常被认为是“认识”不到位,或是“站位”不够高,而那些天天不干正事儿,热衷于喊口号,吹牛皮,大搞形式主义,眼睛只知道盯着别人问题——甚至是“莫须有”问题——的人,反倒是常常洋洋得意,自以为是。酱真,也就是我天朝“传统”的,尚未真正过渡到“市场化”的体制,才有机会养活这么一帮子“脱产干部”。真要是没有什么政策资源,没有体制保护,天天一睁眼就面临着激烈市场竞争的企业,根本就不会有时间去搞什么“企业文化建设”,搞什么无聊的和无休止的“务虚”会议,更不会以牺牲效率为代价,在形式化的“制度、规范、流程”方面大做文章,在不断变化但其实内容高度相似的报告和报表上不停地“创新”,甚至于干活越多,被检查越多,被问责也越多了。
时间:2020/6/29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1234567»
  Copyright 2001-2021 风雨行者(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