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清朝
中国史笔记18-【对今天的启示】明清鼎革与中国的近代化

中国史笔记18-【对今天的启示】明清鼎革与中国的近代化

    一、引子

    最晚到十九世纪的上半叶,中国的疆域,还是状如一片安静的海棠叶。这似乎代表了一种东方的处世哲学:富庶,淡然,无争。然而,这种“闭目养神”而绝不是“韬光养晦”,与当时世界的新潮流已不相适应。到了十九世纪中期,从遥远的西方,陆陆续续来了许多正在大踏步迈向近代化的列强,他们用最新式、更强悍的坚船利炮,轰开了这个古老国家的大门,将中国直接拖进首次出现的“全球体系”。当然,也在客观上开启了中国的近代化进程。

时间:2021/2/7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100-帝王驭臣之道

行者说历史100-帝王驭臣之道

    满清时期,最自(自)信(大)的帝王,莫过于乾隆,到了其执政后期,甚至“钦定”自己为“十全老人”。相信一百多年后的勃列日涅夫,在自己给自己设计了无数枚勋章一一自己授予自己——并常常佩戴着招摇过市之余,也要为这么“高大上”的自我评价,深深感到“自愧不如”^_^

    乾隆时期,也曾经有过敢于直言进谏的大臣,比如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的礼部侍郎、大学士尹壮图,他就不带任何弯儿地怼了一回和珅大人发明的“议罪银”制度,认为严重败坏了法治秩序和官场风气。但非常看重自己“小金库”的乾隆不这么认为,比主子更爱财的和珅更不这么认为。于是,在乾隆授意与和珅具体操办之后,尹壮图在山西、山东、直隶等省碰了一鼻子灰,无奈地回到京城。此时,乾隆的小心眼儿正式爆发啦,在尹壮图“主动”承认自己“虚妄”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安排刑部拟定了死刑判决。

时间:2021/1/27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91-一声叹息金圣叹

行者说历史91-一声叹息金圣叹

    南明覆亡后,江南一带留下了大批才子,有人选择投靠新主,充当奴颜婢膝的墙头草,比如钱谦益(注1)之流,也有人选择寄情于诗词山水,这也算是那个时代的一种人生道路了。顺治十七年(1660年),已入关和坐了龙庭的当朝天子,看到了进呈到帝都的几卷书,不禁拍案叫绝,对左右说:“此是古文高手,莫以时文眼看他。”这些文章的作者就是金圣叹,苏州吴县(今苏州市吴江区)人,出生于天下最繁华和风雅之地,曾经在二十年前的大明崇祯年间考中过乡试的解元,就是全省第一名,与唐寅是一样的高度。不过,金圣叹无意仕途,崇尚自由,以读书和著述为最大乐趣,此后,相继评点了《水浒传》、《西游记》等名著,还注释了杜甫诗集,编写了《唐才子书》、《制义才子书》等,成为当时文人士大夫群体的意见领袖。

时间:2020/3/20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9-天朝上国&帝国主义(原标题:纯粹臆想出的敌人)

行者说历史89-天朝上国&帝国主义(原标题:纯粹臆想出的敌人)

    1792年-1793年,已开始迈向近代化的英国,以西方新兴强国的身份,派出特使马嘎尔尼和一个一百多人的代表团,第一次敲开我天朝这个东方古国的大门。可惜,大头症患者——乾隆对此却毫不在意,可能连面都没让见,并留下名句:“我天朝上国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就在满朝文武和普天下顺民继续自信满满的时候,英国人在1840年第二次过来了,并带来了坚船利炮,这一回,不仅轰开了我天朝的国门,还在极短的时间里,把我天朝打得满地找牙,甚至一度兵峰指向深处内陆的金陵城下。

时间:2020/3/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8人 | TAG:      
行者说历史86-天朝权谋之道

行者说历史86-天朝权谋之道

    我天朝的权谋之道,历经千百年的发展,已“进化”为博大精深的一门“学问”。体制内的“有志者”,非得专门学习,研究和揣摩不可,否则,一觉醒来,事业可能还在,人却已经被扫地出局了。体制外的人则可能更加不幸,因为在某些时候,解决的并不是问题,而是提出问题的人。

    某些地方或某些机构的表现,常常会让广大吃瓜群众觉得很不平,好像它们已经病入膏肓,已经从外到内完全腐烂。其实,它们从来没有懈怠过,也不是什么无能之辈,只是与“正常人”的价值观、关注点有所不同,它们始终坚定的认为:领导是绝对正确的,精神是无比强大的,理性是无足轻重的,小卒是随时背锅的。

时间:2020/2/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2-奴化教育和恐惧养成

行者说历史72-奴化教育和恐惧养成

    明朝以前,我天朝不管是在“庙堂之上”还是在“江湖之远”,基本上都保持着一种相对自由的气氛,大部分人的心态都比较平和。有希望“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人,也有“闲云野鹤”的隐士、侠客群体,当然,绝大多数人每天安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简单生活模式,享受着“皇权不下县”的宽松氛围。

    朱重八是第一个想把普天下的民众都纳入到真正“大一统”体制框架内的帝王。实际上,从董仲舒提出“大一统”的概念,到朱重八登上皇位的一千四百多年间,“大一统”的实践基本上都是局限于上层建筑领域。改朝换代,对于基层组织和基层民众来说,一直都没有什么大的影响,最多不过是换了个纳粮缴税的对象罢了,其额度都不怎么会变化——除非皇帝脑残了,打算把ZHENG权给整垮了。朱重八有着极强的控制欲,第一次要求普天下的民众都来认真学习自己的著作——《大诰》,为了确保学习效果,甚至规定在轻微犯罪的量刑中,如家里保存有《大诰》,还能适当减轻处罚。然而,千万不要以为这位朱皇帝“爱民如子”和“温情脉脉”,因为恰恰就是从他执政期间开始,我天朝开启了对普天下民众实施奴化教育和“恐惧养成”的大幕。从此,不再是“道统”为根本,连士大夫群体的“清议”也制约不了皇帝了,换句话说,就是领导高兴就好,领导个人的观点可以凌驾于任何制度之上。

时间:2019/4/1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1-小人的建议

行者说历史71-小人的建议

    早期的满清,虽然在关外白山黑水间闹的挺厉害,却一直慑于关宁锦防线的神威,入不了中原。偶尔有过几次机会,侥幸突破了长城上防御空虚的位置,也只能在京师周围转一圈,仅仅是“武装游行”,打不赢任何阵地战、攻坚战的,最多只能打劫点乡下普通百姓的家私,至于长期立足,则是绝对不敢奢求的愿望。

    不过,随着崇祯皇帝越来越能ZUO,大明王朝的“身体”终于被掏空。于是,李闯王在屡败屡战了许多回之后,忽然间找到了明朝ZHENG府和军队暴露出来的巨大破绽,集中优势,轻骑突击,一举拿下了崇祯皇帝的“老巢”。至于那个极度自负,其实根本没啥本事的崇祯皇帝,唯一的选择便是溜出紫禁城北门,找棵歪脖子树,作为GAME OVER之地。

时间:2019/2/26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8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8-驯化手段

行者说历史68-驯化手段

    满清统治时期,整个社会被努力打造为两大群体:一为奴才,二为牲畜。紧紧依附于最高统治集团的人——其实已经不能称作是正常“人”了,因为已经主动自我降格或是被迫降格为不具备“人身自由”(更没有思想自由了)的奴才——洋洋得意的自称“奴才”。其余的绝大多数普通民众,则被最高统治集团视为牲畜,只要贡献各类产品就行,而思想之类的东东则是万万不可以有的。

    满清统治集团心目中的理想状态是,广大民众永远愚昧,不要有任何不同的声音。同时,官僚群体也要绝对顺从,要协助最高统治集团管理好普天下的“牲畜”们。

时间:2019/1/1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6-将野蛮凌驾于文明之上

行者说历史66-将野蛮凌驾于文明之上

    故宫大致可以分为外朝和内廷两大部分,其中内廷部分最中间和最靠近外朝的位置,分列着乾清宫、交泰殿和坤宁宫三座建筑。乾清宫是“理论”(注1)上皇帝的寝宫,因为“乾”字象征着天,坤宁宫则是“理论”上皇后的寝宫,因为“坤”字象征着地(注2)。不过,在封建君主专制制度达到顶峰的清朝,居于金字塔顶端的皇帝,又怎能轻易受某些礼数的限制呢——这些东东去限制底下的奴才还差不多。于是,乾清宫在整个清朝,最大的作用,只剩下两个(注3),一个是存放秘密建储的圣旨(就在著名的‘正大光明’匾额后面),另一个就是停放大行皇帝的灵柩,总之,皇帝活着的时候,都对此地不怎么感兴趣。

时间:2019/1/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4-赢了“权威”,丢了江山

行者说历史64-赢了“权威”,丢了江山

    说到清朝OVER的原因,“民间历史学家”最津津乐道的,便是1619年(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努尔哈赤)天命四年)叶赫部“诅咒”。不过,当时发出”诅咒“的,是海西女真叶赫部的西城贝勒布扬古,而两百多年后亲手把满清(注1)基业给折腾没了的慈禧,则出身于叶赫部的喀山家族。简单来说,就是两者仅仅具有相同的“姓氏”,其实根本不是一个家族的,就像响当当的人物王阳明,与那个惹了一身麻烦的人物王莽,虽然都姓王,却没有人认为他们应当修在一个家谱里。

时间:2018/12/1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36-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行者说历史36-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有好些日子没有写“行者说历史”这个专题了,刚刚过去的十月,是伟大的辛亥革命105周年的纪念,所以,新更新的这篇“行者说历史”,就来说说辛亥革命的事情。

时间:2017/11/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2017年1月(11篇)的历史类网文推荐

2017年1月(11篇)的历史类网文推荐

    2017年1月17日 洪秀全与曾国藩:谁能承担革新中国社会的使命

    对于已经风雨飘摇的清王朝来说,改革是无法回避的最重要问题,也是解决当时国内外各种矛盾的根本之道。不过,问题的关键是,满清统治集团并没有真正推进改革的决心,而满清统治集团所利用(而不是真心倚重)的具有相对先进思想和一定治国能力的官僚和士大夫们,大多也只满足于对已有体制的修修补补,基本上没有想过更深层次的原因和更彻底的措施。曾国藩就是这群官僚和士大夫中的典型代表,他的学生李鸿章也是,但即便是李鸿章,也自认为仅仅是个“裱糊匠”,对于孙中山1894年的上书,不知道是主观不重视还是客观不允许,反正没有回应。于是,这位对清王朝还是有着一些幻想与期待的“热血青年”,走上了给清王朝掘墓的道路,居然还成为了众多掘墓者当中的领头人。不知道能不能这样评价清王朝的最后几十年:NO ZUO NO DIE~~~

时间:2017/1/3 | 分类:大杂烩|历史类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4人 | TAG:                
«12»
  Copyright 2001-2021 风雨行者(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