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杨永信
行者微评论58-说说“情怀”

行者微评论58-说说“情怀”

    十几年前【行者】上大学的时候,有个词语很是流行,叫做“(学)(年)”。当时,这个词主要表现为“小资”的面貌,并且还没有异化为“粪青”。为“跟风”,【行者】积极地进行了自我包装,在大一那年加入了“LY文学社”,偶尔还能写几首词,忽悠忽悠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们。

    等到了大二,最初兴起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文学”,在经历了二十年的艰苦“挣扎”之后,渐渐地失去了市场(或者可以说从来都没有成功的‘市场化’过)和年轻人的追捧。此时,又出现了互联网的风口,【行者】也投入其中,网站做的不温不火,但写博客的习惯倒是一直延续了下来,至今已积累有上千篇了吧。这个阶段也出现了一个词语,叫做“(共)(识分子)”。【行者】尝试过自我“炒作”,可惜,在各大“门户”有意识地削减社科方面内容,以尽可能迎合某些部门或领导者的“和谐”要求之后,剩下的空间,只能争取去做一个“非著名历史学爱好者”了。

时间:2019-1-29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2019年1-2月(10篇)的网文转载

2019年1-2月(10篇)的网文转载

    2019年2月27日 慢一点,才能好一点

    我天朝的某些地区或是某些单位,一直以来有一种很不好的现象,就是为了流官(交流干部)的所谓“政绩”,常常热衷于搞一些短期行为,同时还极力掩盖正在形成或即将暴露的风险,试图把功劳全归于自己,把麻烦则留给后任。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以及经济和产业结构调整的深入,有些地区或有些单位遇到了困难,但解决这些困难的最大障碍,不在困难本身,而是在某些领导者不愿意直面困难,依旧在想着怎么蒙混过关,依旧在想着自己多捞些“好名声”,赶紧提拔,迅速走人。这是僵尸企业能够继续占用宝贵资源的重要基础,这也是创新机制迟迟无法发挥作用的重要阻碍。总而言之,“稳”也好,“进”也罢,都得回归到实体经济,回归到实实在在的产业上来,泡沫要不得,数字政绩要不得,利益集团和保护主义也要不得。

时间:2019-1-13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55-门萨训练班

行者微评论55-门萨训练班

    晚上陪叫叫去上轮滑课,旁边有几个家长,兴致勃勃地讨论着给小盆友报了多少个“兴趣班”,言语间充满了炫耀,当然,总是试图高出“别人家孩子”一头的味道也是十分明显的^_^ 忽然,其中一名家长放了个大招,声称给自家孩子报了个“门萨训练班”。这可真称得上一招制敌,一招定乾坤啊,现场凡是清楚“门萨”这个名词的人,瞬间都接不上话了。

    【行者】也差一点脱口而出:我的个娘哪!以前,一直都是听说“门萨俱乐部”只接收超级天才,一般人再努力都摸不到门的,今天算是开眼了,因为如此“逆天”的作,也有人给开发成一种赚钱工具了~~~回家后,【行者】一时间还是有些疑惑,觉得会不会当时听错了呢,又请教了一下度娘,结果发现,这样的“兴趣班”,可以没有,但真的有呢。

时间:2018-11-13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微评论26-沉渣泛起

行者微评论26-沉渣泛起

    十多年前,也就是大学毕业的前夕,行者在四处找工作的过程中,偶入一家培训机构的面试现场。当时,因为还是一位“未出茅庐”的“小屁孩”,行者对能否胜任这家单位的工作——教别人怎么做,还是有些忐忑的。但考官倒是很淡然,说我们公司的“讲师”并不需要什么学术或理论的基础,只要能吹能侃就行。

    其实在那个时候,人心大都还比较纯朴,乱七八糟的培训机构也很少。虽然有个别讲师已经开始尝试着加入一些比较“玄幻”的“鸡汤”,但绝大部分培训内容仍严格遵循着给予“干货”的原则,至少以正规考试的通过率为目标。

时间:2017-6-2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2017年1月(7篇)的网文推荐

2017年1月(7篇)的网文推荐

    2017年1月19日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说啥?一篇文章看懂四合院

    中国古典建筑和园林,非常集中地蕴含/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乃至哲学的精华,绝不仅仅能将其视为一种设施。建国之初,北京市政FU里面某些头脑发热的领导,以及一些政治投机分子们,不顾梁思成等专家的意见,悍然毁了这座世界级的精美绝伦的帝王古城。现在想“修复”,但早已没有希望了,这是一个深刻教训,需要一直记住。

时间:2017-1-1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1»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