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改革
行者说历史28-没有开放就没有进步

行者说历史28-没有开放就没有进步

    多年来,国内外均普遍认同孙中山是中国革命的先行者。不过,直到临近甲午战争的1894年,已经28岁的孙中山仍然对清王朝充满了幻想与期待,属于思想纯正、忠心可鉴的“热血青年”。可惜,孙中山酝酿和准备了很久,并且托了不少关系才获得当权集团中一位风云人物——盛宣怀“保荐”的《上李鸿章书》(又名<上李傅相书>),不知道是收信人主观方面的不重视,还是收信人所处客观环境的不允许,反正是没有下文。于是,这位“热血青年”对既有体制内的改革或改良应该算是绝望了,按照有关史料记载,从此迅速走上了给清王朝掘墓的道路,十多年后,还成了众多掘墓者中的领头人。

时间:2016-12-27 | 分类:晓路的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2016年5月的网文推荐

2016年5月的网文推荐

    2016年5月29日 武大郎死后,为何没人敢喊冤

    四大名著都是文学作品,但又都是来源于生活和历史,即其中的许多道理,就是现实的一种反映,只是经过了细致的提炼。下面是晓路在2016年1月31日写的一段评论,与这篇网文讲的是同一类事情。

    人们对战争存在恐惧的关键点,就是在战争中会有着许多的不确定性。因此,民主法制的根本目标,应当是强化正规的、规范的模式和渠道,让人人都相信国家与社会的确定性,有一个可以确定的预期,都愿意通过正常努力来获得成功。

时间:2016-5-4 | 分类:晓路的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2016年4月的网文推荐

2016年4月的网文推荐

    2016年4月20日 数据联通,其实是个政治问题

    好像是在去年(2015年)吧,晓路看到过一篇新闻报道,说某科技企业正在搞一项类似“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其主要成果是一套“审批类”机器人,可以替代当前金融机构的领导们,替代率居然声称高达75%左右。不过客观的说,严格的说,现在有不少单位,“领导”的配置确实有点多,某些“领导”的真正本事确实不敢恭维,以至于有人曾经总结,说某些“领导”只具备“领导能力”,其它的什么也不会。不知道这里所说的“领导能力”,是否等同于溜须拍马,钻营,厚黑之类的东东。

时间:2016-4-10 | 分类:晓路的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2015年11月的网文推荐

2015年11月的网文推荐

    2016年1月起,“大杂烩-网文推荐”栏目并入“博客-微评论”栏目

    — — — — — — — — — —

    2015年11月23日

    透视陈独秀:为何能连任中共五届最高领导?从头号功臣到无人喝彩

时间:2015-11-3 | 分类:晓路的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12-权谋上有种办法叫做裹挟

行者说历史12-权谋上有种办法叫做裹挟

    记得上中学的时候,老师讲到北宋的王安石变法,说这场改革不仅在当时遭遇了极大的阻力和反对,而且在后来的差不多一千年里(一直到清朝末期,20世纪初,大致在‘预备立宪’前后的样子),仍持续不断地被无数保守主义者反复批判。

    当时行者还真没有把这些话当回事,很简单地以为,敢跟宰相级别的高官,宋神宗御前的头号大红人——王文公(王安石去世后的谥号为‘文’)过不去的,唯有司马光及其手下一群小喽啰而已。而据史料记载,神宗熙宁四年(1071年),司马光就主动离开了首都开封,搬到洛阳,闭门著述,居然坚持了十五年,终于弄出一部巨著《资治通鉴》来。《资治通鉴》在学术上的成就绝对是很了不起,同时,也融入了大量司马光在政治上的思想倾向,不过,这都还是士大夫之间相当文明的“骂仗”,主要是搞一些理论方面的辩战,从不动手,更没有任何阴谋诡计的成分。

时间:2015-7-2 | 分类:晓路的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中国改革家评传1-谭嗣同

中国改革家评传1-谭嗣同

    一、引子

    谭嗣同,字复生,号壮飞,作为“戊戌六君子”中最著名的人物,用自己年仅三十三岁的生命,谱写了中国努力走向近代化的历史进程中最为壮烈的诗歌,而他在理想上的坚定信念与执着追求,更是激励了无数后来的改革者。

    二、英雄的成长

    谭嗣同的祖籍为湖南浏阳。湖南与安徽这两个省份,在清朝末期中国逐步走向近代化的进程中,扮演了较为突出的角色。这主要是因为鸦片战争之后,满清贵族统治集团再也没有力量完全掌控国内局势,为了能够继续在大体上维护自身的地位,不得不借助新兴汉族地主阶级的帮助。曾国藩和李鸿章就是其中最有势力的代表,而这两人所培植并倚重湘军与淮军两大军事政治集团,又主要集中了湖南、安徽两省的政治、军事、文化等方面的诸多精英。1861年至1894年间的洋务运动,虽然最终没有能够使中国成功走上富强之路,却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扩充了湘皖两省在更广泛领域(如经济方面)的影响力,为这两省更多人才的脱颖而出和建功立业创造了更加便利的条件。谭嗣同就是有着如此优越的地域基础和家族环境。他的父亲谭继洵为咸丰庚申科进士,曾经历任户部郎中、甘肃道台、湖北巡抚等职。虽然就目前的史料中来看,还没有发现谭继洵属于湘淮集团的证据,但是在当时那样一个比较讲究同乡情谊的官场大环境下,谭继洵想完全的特立独行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其家中至少会时不时地有那么些个同朝为官的乡党来拜访。我们可以想象,叙乡情的间隙对政治话题的大量涉及,或多或少地会给幼年的谭嗣同在潜移默化中产生一定影响。而在变法初期,谭嗣同呆在家乡湖南,辅助有着维新倾向的巡抚陈宝箴开展尝试。进京以后,又长期住在半截胡同41号的浏阳会馆,与诸多同乡相处直至被捕。因此其政治生涯中的地域色彩,绝对是无法忽视的因素。

时间:2013-1-7 | 分类:晓路的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1»
  Copyright 2001-2018 行者晓路(XL.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  |  源程序:Z-Blog 2.2 源模板:天兴  |  二次开发:菁菁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