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宋朝
行者说历史53-主子心态

行者说历史53-主子心态

    按照我天朝历史学界过去几十年的传统,元朝算得上是最“霸气”的朝代,因为其疆域最为广阔(注1),而宋朝则普遍被认为是最“窝囊”的朝代,因为不仅国土面积小,周围还始终环伺着一群虎视眈眈的邻居。

    不过在最近几年,国内历史学界逐渐改变了这种思想倾向,开始从“国民的幸福感”等角度出发,重新审视宋朝和元朝的体制。基于这种在导向层面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逐渐认同了宋朝在诸多体制上的先进性,甚至认为其最早开启了中国近代化的大幕,同时越来越多的人认可这样的观点,即元朝建立之后,在不少领域,用草原上的落后体制替代了中原地区既有的先进体制,属于历史的倒退。

时间:2018-7-5 | 分类:晓路的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2017年4-5月(6篇)的历史类网文推荐

2017年4-5月(6篇)的历史类网文推荐

    2017年5月31日 中国最早发明了纸币,为何却没能由此富国强军

    现代国家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严格遵循“社会契约”或者成为“政治契约”的国家信用。我天朝在漫长的封建时期,比较主流的观点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也就是最高统治者及其官吏们可以想什么便做什么,没有什么“为什么”,普通老百姓唯有服从管理这一种选择。当然,士大夫集团可以通过“天道”、“道统”这些规范来约束国家管理者,尤其是最高统治者的行为,但这些约束力现代政治体制还是有一些距离的,另外还少了一些强有力的保障,难以百分之百的,时时刻刻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因此,还是要积极的推行“社会契约”或“政治契约”,确保人人都按规矩办事,而不是靠道德规范,这才是现代化(包括物质和精神两大领域的现代化)的正确方向。

时间:2017-4-17 | 分类:晓路的大杂烩|历史类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21-有时候矫枉过正并不完全是一种过度

行者说历史21-有时候矫枉过正并不完全是一种过度

    前几天,微信公众号“大象公会”刊登了一篇史料归纳类文章《为什么京剧爱用男旦》。其中心观点为:明代以前,女性戏剧演员在舞台上一直占据着重要位置,没有人公开提出过什么质疑。但是从明代中期开始,随着社会上享乐主义、奢靡之风的日益繁盛,有些官员开始“分不清”卖艺与卖身之间的差距了,甚至有人居然仗着自己的权势,大行逼良为娼的勾当。于是,明宣宗(朱瞻基)在位期间,朝廷首次就惩罚官员尚奢狎妓作出明确规定,并逐渐终结了自春秋时期齐国相国管仲(约公元前723年-公元前645年)创立,延续了两千多年的官妓制度。

时间:2016-10-12 | 分类:晓路的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17-还是穿越到宋朝去“见义勇为”和“正当防卫”吧

行者说历史17-还是穿越到宋朝去“见义勇为”和“正当防卫”吧

    据说在“美帝”的“资本主义法律”体系中,常常会采取“陪审团”这个制度,即法院的审判工作拢共分两步:第一步,由非法律界的,随即抽取的普通民众组成陪审团,判断嫌疑人是否有罪。如果陪审团认为其不构成犯罪,或是在“情理”上可以被“宽恕”的话,直接就做无罪释放处理了。如果陪审团认为其构成了犯罪,应当受到法律的惩罚,则转入第二步。第二步,则是由专业化程度非常高的法官来确定具体量刑标准,而陪审团在这一步是不参与的。

    行者认为,这是英美法系(或称为‘普通法系’)在司法实践中非常值得效仿和借鉴的一大亮点,即判断嫌疑人是否有罪,绝不局限于,拘泥于相对呆板的法条,而是更多地考虑公序良俗、常理常识和人之常情,在这些基础上,综合作出一个最合适的判断

时间:2016-4-22 | 分类:晓路的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12-权谋上有种办法叫做裹挟

行者说历史12-权谋上有种办法叫做裹挟

    记得上中学的时候,老师讲到北宋的王安石变法,说这场改革不仅在当时遭遇了极大的阻力和反对,而且在后来的差不多一千年里(一直到清朝末期,20世纪初,大致在‘预备立宪’前后的样子),仍持续不断地被无数保守主义者反复批判。

    当时行者还真没有把这些话当回事,很简单地以为,敢跟宰相级别的高官,宋神宗御前的头号大红人——王文公(王安石去世后的谥号为‘文’)过不去的,唯有司马光及其手下一群小喽啰而已。而据史料记载,神宗熙宁四年(1071年),司马光就主动离开了首都开封,搬到洛阳,闭门著述,居然坚持了十五年,终于弄出一部巨著《资治通鉴》来。《资治通鉴》在学术上的成就绝对是很了不起,同时,也融入了大量司马光在政治上的思想倾向,不过,这都还是士大夫之间相当文明的“骂仗”,主要是搞一些理论方面的辩战,从不动手,更没有任何阴谋诡计的成分。

时间:2015-7-2 | 分类:晓路的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宣传和报道

行者说历史6-宣传和报道

    据说我国最早的“报纸”诞生于2000多年前,差不多是公元前二世纪左右的西汉时期,叫做“邸报”。不过这种报纸的“官方色彩”极为浓厚,首先,是由各郡的“驻京办事处”(其办公地称为‘邸’)负责采编,其次,主要登载谕旨、奏议,中央政府的大事和其它政治类情报。基于这两个方面的特点,其读者群差不多就仅限于当朝官员了,民间老百姓不一定让看,不一定看得懂,此外也不一定愿意积极主动地去经常关心这些毫无“娱乐性”的信息。

    宋代是我国城市经济与文化快速发展的时期,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封建时代城市发展最快的时期,基本达到了顶峰,等明清时期则出现了萎缩和倒退。城市的大发展,造就了一个日益庞大的市民群体,而城市不比乡间,没有宽阔的“锻炼场地”,没有一望无际的美景,甚至连街道上都是常常摩肩接踵的,不得不让人住久了便深深地感到一种“压抑”。不过,我们的祖先们总是富于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尽管当时还没有现代城市的建设管理思想,但“放松”的办法并不少,比如在“宇宙中心,全球第一大城市”汴梁,就广布着茶楼、酒肆,不信吗,去看看《清明上河图》就知道是何等繁华了,这可是一幅写实作品,与顾恺之的《洛神赋图》有着本质区别,绝对是“如假包换”的标准。当然,除了物质文明以外,精神文明也是必不可缺的。北宋末年,就悄然出现了大量“民间小报”,并出现了中国最早的狗仔队——内探(打探宫廷新闻)、省探(打探中央政府各大机关的新闻)和衙探(打探各地方衙门的新闻)。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这些“民间小报”天天运用的“采访”手段一般都属于“非常规”,但当时的外部环境和政府管理理念还都挺宽松,只要别太出格,倒也很少有被专门“追究”或是“跨省”的事情。

时间:2015-4-10 | 分类:晓路的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5-永远都不会有绝对的、无限的权力

行者说历史5-永远都不会有绝对的、无限的权力

    记得我们这一代人上学的时候,至少涵盖了小学和中学的十二个年头,历史教科书上总是“不厌其烦”地讲授着社会发展在总体上可以分为五个阶段的理论,即全世界都遵循着“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包括中国特有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模式)→社会主义社会(其高级阶段是共产主义社会)”发展规律。

    但是,进入大学以后,看到了更多的“一手资料”和不同观点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仅仅是斯大林同志“个人”的一种“演绎”而已。据说斯大林这个论断的最初理论来源是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所说的一句话:“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做是社会经济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但从这句话的语气上来看,马克思当时或许只是与大家简单“探讨”一下,不过,在经过斯大林的一番加工,尤其是在斯大林专制主义的那种政治气氛之下,居然就变成了所谓的“正统”马列主义社会科学理论,甚至深深的影响了中国的不少历史学者好多年。

时间:2015-4-2 | 分类:晓路的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幸好还有朝鲜这面镜子的存在

幸好还有朝鲜这面镜子的存在

    过去有不少人喜欢骂宋朝在外交与国防等方面的软弱,甚至将宋朝的整个政治体系贬低的一无是处。其实比较客观地来分析,宋朝在某些领域做的还是可以的,比如说“杯酒释兵权”的举措,虽然说节度使手中的权力已经让封建专制主义君主相当不安了,却终究没有招来牢狱之灾或杀身之祸,反倒是有机会功成身退,世世代代享受起远离政界的荣华富贵来,部分重量级人物还与皇家结了个亲。此外宋朝还有着不杀文官的传统,比如在王安石变法期间的“持不同政见者”代表人物苏东坡,虽然遭到贬官的处理,却基本上没有政治领域以外的什么伤害,照旧吟诗作赋,照旧游山玩水,并且还继续充当着“纯粹的”文人墨客们心目中的偶像。

时间:2013-12-18 | 分类:晓路的博客|政治法律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1»
  Copyright 2001-2018 行者晓路(XL.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  |  源程序:Z-Blog 2.2 源模板:天兴  |  二次开发:菁菁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