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回忆
回忆我的太太(曾外祖母)

回忆我的太太(曾外祖母)

    注:六安方言中,曾祖辈的老人统称“太太”(也许就是和其它地方‘太祖’一词类似)。本文中“太太”专指我的曾外祖母,也就是我妈妈的外祖母。

    — — — — — — — — — —

    母爱是世界上最能包容最无私的爱,而这种爱如果不仅仅给了自己的儿女,还扩展到孙辈乃至重孙辈的时候,又有什么形容词可以恰当的描述呢?为了把浓浓的情感传递给更多的人,我决定用文字来记录下这份温暖。

    — — — — — — — — — —

    我的姥姥所在的家族在解放前算得上地主,尽管后来家道败落了,但有些旧习气一时间并不能完全抹干净,由此产生的后果便是整个家庭的阴影。过去我把这种情况归咎于个人的修养,现在懂的多了,姥姥也早已逝去,盖棺定论,更大程度上还是应该为时代所造成的不幸。相信社会的进步不断洗涤旧迹,最终可以让这类“悲剧”逐渐湮没在历史的风尘中。

时间:2006-12-1 | 分类:晓路个人主页|生活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回忆我的爷爷(外祖父)

回忆我的爷爷(外祖父)

    注:六安方言中,“外祖父”叫“爷爷”(而不是叫‘姥爷’)。

    — — — — — — — — — —

    回忆我的爷爷,有时候觉得太遥远,因为已经去世多年;但有时候又觉得很接近,不需要照片,熟悉的面庞就能迅速浮现在眼前。

    爷爷是苏北穷地方兴化县出来的人,和解放前不少青年一样,早早的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队,战争结束后,被分配到安徽大别山北麓的这座城市。

    — — — — — — — — — —

    关于爷爷的经历,我曾经有很长时间是模糊的,因为当我能够记事的时候,爷爷已经离休,而他又从来不把过去的叱咤风云当作可以“炫耀”的资本,甚至很少向别人提起,每天总是默默的按部就班做自己的事情。

时间:2006-12-1 | 分类:晓路个人主页|生活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1»
  Copyright 2001-2018 行者晓路(XL.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