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大杂烩|网文推荐
2020年9月(3篇)的网文推荐

2020年9月(3篇)的网文推荐

    2020年9月17日推荐 小县城的中年粉红:在混吃等死中研究世界局势

    这篇文章是通过搜索引擎结果看到的,【行者】在当下的大环境下,毫不意外地发现,后面的评论清一色的是谩骂,就像网上的某些暴民歇斯底里,不知疲倦地围攻方方一样。这真的要“感谢”某些地区,某些单位“教育”的好啊,不从YI情中吸取什么教训,反倒是培养出了无视所有问题,自我封闭,自以为是,极其狭隘,说不上几句话就开始走极端的性格。

时间:2020-9-17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2020年7-8月(6篇)的网文推荐

2020年7-8月(6篇)的网文推荐

    【地理旅游类网文转载】2020年8月23日推荐 中国有哪些别具特色的古城

    城市是人类文明的集中表现。对于我天朝这样的文明体来说,在过去的几千年里,许多个时期和许多种形态的古城,承载了政治、军事、宗教、经济、文化等多个方面的文明成果,是记录历史和发展轨迹的重要载体。与欧洲的古堡相比,我天朝的古城面积更大,功能更全,涵盖的群体也丰富的多,而不局限于封建领主及其仆从这一相对有限的群体,而也远远超出了军事堡垒这一形式。正是有了更多人的参与,使得我天朝古代的城市生活多姿多彩,也极大地扩展了我天朝古城的内涵。

时间:2020-8-25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2020年6月(7篇)的网文推荐

2020年6月(7篇)的网文推荐

时间:2020-6-17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2020年5月(9篇)的网文推荐

2020年5月(9篇)的网文推荐

    2020年5月30日推荐 假新闻和爱看假新闻的人,简直是绝配

    很久很久以前,行者在看到“至道学宫”这个网站的时候,就觉得这压根就不是什么传统文化,而是披着传统文化外衣的招摇撞骗。实际上,在许多时候,口号喊得最响亮的人,往往就是广大人MIN群众中的隐藏最深,却最为凶残的那只狼。此外,为了赚钱绝不是理由,赚昧心钱则更是极其恶劣的行为。虽然说吃瓜群众有时候就喜欢看一些无脑的文章,流下几滴廉价的眼泪,然后自以为达到了“胸怀天下”的档次,自以为有了所谓“家国情怀”,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人可以故意去迎合低级趣味,去制造虚假的消息,甚至去引导错误的舆论或导向。当然,某些领导可能喜欢此类文章——可以愚弄下属们,开展奴化教育,天天卖命,还不谈钱嘛,多好的买卖啊。

时间:2020-5-30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2020年4月(8篇)的网文推荐

2020年4月(8篇)的网文推荐

    2020年4月25日推荐 专访FANGFANG:如果我不“交代”,谣言就永远没完

    对FANGFANG的这篇专访,最早发布于某浪,而现在,已经“按惯例”予以删除,空留某度上的搜索结果第一名。至于某浪旗下的某博,也曾经热烈的进行过“非官方”组织的讨论,当然,现在也已经被官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按惯例”予以删除或屏蔽了。

    现在,想在网上找到其中一方的观点——当然,是经过某些领导审定的——还是比较容易的,只可惜某些水军的技术不咋样,常常是最简单、粗糙的“复制-粘贴”,地球人都能一眼看出来是“水帖”。而想在网上找到另外一方的观点,比如FANGFANG对相关事情的澄清,甚至是一种类似于四十多年前的那种“交代材料”,就不那么容易了,在某些方面的强力之下,有人已经被完全剥夺了在网上发声的权力,同时,更多的人——或者说是占大部分比例的吃瓜群众——也在随之一步步地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

时间:2020-4-25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2020年2-3月(22篇)的网文推荐

2020年2-3月(22篇)的网文推荐

    2020年3月26日推荐 聊聊我走过的那些博客坑

    作为一个写博客(做个人网站)已经写了二十年(当然,客观的说,没有什么成就^_^)的博主,对这篇文章中的许多观点,深以为然。

    其一,自己的独立域名(一级域名)肯定是要有的,千万不要贪便宜,使用网上提供的二级域名。这是为了更好地适应搜索引擎的“习惯”,因为直接挂在一级域名上面的网站及内容,较容易被收录,而挂在二级域名上面,或者是收录的难度相对较大,或者是为二级域名所属的一级域名关联的那个网站做了嫁衣。

时间:2020-3-26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2020年1月(10篇)的网文推荐

2020年1月(10篇)的网文推荐

    2020年1月21日 疫情失控,但人民可控

    晚间休闲时分——好吧,请原谅我此时依然是如此之淡定^_^ 有朋友分享了这篇文章。酱真,今晚某讯公司可能是提前放大假了吧,居然没有及时启动传统的某信公众号“删帖大法”。大家还是抓紧欣赏下这篇文章吧,其中的专业性问题咱不懂,但至少此人的文笔还是比较犀利的。呵呵。更重要的是,预计过不了多久,这篇文章可能就会被“照例”河蟹,那么,现在你我能看到的内容,将成为历史的绝版。

时间:2020-1-6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2019年11-12月(8篇)的网文推荐

2019年11-12月(8篇)的网文推荐

    2019年12月29日 让我选课文,我宁可只教苏东坡

    语文是一门有些复杂的课程,不过现在的教科书和教学模式,比二十多年前【行者】小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尤其是在教学目标的设计上,主要教授思考方法,是方法论,而不是局限于某种具体的解题方法,这是很有意义的进步。其实,语文应当被作为一种最基础的工具性课程,通过学习语文,掌握阅读,理解,分析等方法,再运用到其它学科的学习上。如果能再进一步,那就是要通过语文这门课程,掌握自学的能力,达到可以自己去阅读和理解的目标,这才是语文教学所应当追求的终极奥义,呵呵。

时间:2019-11-19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2019年10月(5篇)的网文推荐

2019年10月(5篇)的网文推荐

    2019年10月31日 “封针神术”畅行河南30年:曾是当地科技攻关项目,有家长带健康孩子来治

    我天朝有一个很不好很不好的传统,就是有些家长坚信小孩必须要打要骂,觉得态度稍微好一些,小孩便成不了“才”了。更有甚者,还会跑到学校,要求老师也没事就打打小孩,完全不管其他家长是怎么想的。对于网上曝光的体罚事件,以及这些事件发生之后相关人员所收到的行政处罚和法律追究,这些人还会“义愤填膺”,高调发声,向实施体罚的老师表达无限的支持,无限的”崇敬“,就差再赶往现场跳上一段”忠字舞“了。这些言行,酱真,足以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接着,还会对其真实动机浮想联翩,最后,如果确定了它们就是这么个思想倾向的话,恐怕又得认真评估一下对社会进步的倒推作用了。

时间:2019-10-29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2019年8-9月(8篇)的网文推荐

2019年8-9月(8篇)的网文推荐

    2019年9月9日 董明珠“三高人群电饭煲”引争议:保你敞开吃,血糖不升高?

    早在几年前,“任性的董小姐”就进入了一种焦虑的状态。面对自己即将退下来,对企业管理有些疲乏,以及项目与技术创新遭遇瓶颈的时候,“董小姐”开始越来越多的选择“强烈反弹”这种算不得十分理性的方式,甚至试图在企业内外树立自己的“个人权威”,搞“个人崇拜”,用自己的个人形象来绑架整个企业的形象。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不想退下来,不想放权的表现,但对于现代企业来说,如此突出人治,而忽略了良好体制,完备制度的作用,忽略了团队共同努力的作用,恐怕是一种极大的倒退。

时间:2019-8-5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2019年5-7月(6篇)的网文推荐

2019年5-7月(6篇)的网文推荐

    2019年7月13日 许纪霖:近十年来中国国家主义思潮之批判

    单从学术的角度来看,最近几年,我天朝的“保守主义”,民粹主义颇有沉渣泛起之势。就保守主义的最初形态来说,仅仅是尊重传统,尊重秩序,倒也没有太多可以批判的地方。然而在当下的我天朝,保守主义似乎被异化为一种公权力向私权力领域过度入侵,另有个别人滥用手中权力以及将公权力“私有化”的新形态。这也是本段开头将“保守主义”加了引号的原因。这些变化,完全背离了保守主义的初衷,有百害而无一利。至于民粹主义——而不是民族主义,更是一种误导群众,以及可能被用于掩盖不可告人目的的重要手段。因此,一定要把权力始终关在制度的笼子里,此外还要防范心怀鬼胎的人,试图把自由、民主、开放这些现代意识给关进了某个笼子。否则,某些丑恶的人性,将会打倒真正的理性,然后把历史进程给换成倒挡。

时间:2019-5-7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2019年3-4月(7篇)的网文推荐

2019年3-4月(7篇)的网文推荐

    2019年4月20日 中国知网欠了论文作者多少钱

    知识共享是非常有必要的,为了实现知识共享而开展技术性操作,并因此收取一定费用,也是合理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可以随便定价,更不能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来牟取暴利,就像最近一段时间被曝光的“视觉中国”网站一样。

    客观的说,“知网”也是采用了一种含混的表述方法,攫取了论文作者的所谓“授权”,并试图维护自己的垄断地位和基于这种垄断地位的暴利。其实,这些操作有着许多法律上的瑕疵,应当被约束,乃至施以足够的处罚。否则,不仅知识共享的益处未能得到发挥,还将妨碍到知识共享本来的目的——交流、创新……

时间:2019-3-4 | 分类:大杂烩|网文推荐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123»
  Copyright 2001-2020 风雨行者(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