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历史
行者说历史71-小人的建议

行者说历史71-小人的建议

    早期的满清,虽然在关外白山黑水间闹的挺厉害,却一直慑于关宁锦防线的神威,入不了中原。偶尔有过几次机会,侥幸突破了长城上防御空虚的位置,也只能在京师周围转一圈,仅仅是“武装游行”,打不赢任何阵地战、攻坚战的,最多只能打劫点乡下普通百姓的家私,至于长期立足,则是绝对不敢奢求的愿望。

    不过,随着崇祯皇帝越来越能ZUO,大明王朝的“身体”终于被掏空。于是,李闯王在屡败屡战了许多回之后,忽然间找到了明朝ZHENG府和军队暴露出来的巨大破绽,集中优势,轻骑突击,一举拿下了崇祯皇帝的“老巢”。至于那个极度自负,其实根本没啥本事的崇祯皇帝,唯一的选择便是溜出紫禁城北门,找棵歪脖子树,作为GAME OVER之地。

时间:2019-2-26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6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0-遇上脑残的领导

行者说历史70-遇上脑残的领导

    (正在录入中)

    英明的领导有不同的英明,但是傻逼的领导却傻逼的雷同。

    古人真的相信君权神授吗?就像领导们看百姓一样,皆是“愚”民。其实,哪个老百姓心里不明明白白。

    某些领导的想法和要求,总是与人民群众的口味和愿景有着较大差距。

时间:2019-2-1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9-鱼肉

行者说历史69-鱼肉

    刘邦年轻的时候,作为大秦帝国最基层的官吏——亭长(注1),画风与大部分“军功贵族”或“文法吏”都是完全不同的。别人都是对“秦律”充满了恐惧,每天战战兢兢,循规蹈矩地干活,刘邦则是没事就“请假”回家(注2),没事就搞搞第三产业(注3),没事就找人喝喝酒吃吃鱼肉,据说第三条在当时尤为出名。然而,秦始皇及其追随者们从来都没有注意到刘邦,更没有为难过这个基层公务猿。这其中的缘由,据说是刘邦的酒肉朋友们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后来,还有不少这方面的朋友,直接跟(怂)随(恿)刘邦揭竿而起了,比如那个表现为异常“勤勉”的“模范”公务猿萧何,又比如那个分分钟弄傻了项羽,就跟杀条小狗似的樊哙。

时间:2019-2-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8-驯化手段

行者说历史68-驯化手段

    满清统治时期,整个社会被努力打造为两大群体:一为奴才,二为牲畜。紧紧依附于最高统治集团的人——其实已经不能称作是正常“人”了,因为已经主动自我降格或是被迫降格为不具备“人身自由”(更没有思想自由了)的奴才——洋洋得意的自称“奴才”。其余的绝大多数普通民众,则被最高统治集团视为牲畜,只要贡献各类产品就行,而思想之类的东东则是万万不可以有的。

    满清统治集团心目中的理想状态是,广大民众永远愚昧,不要有任何不同的声音。同时,官僚群体也要绝对顺从,要协助最高统治集团管理好普天下的“牲畜”们。

时间:2019-1-1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7-别去明朝当皇帝

行者说历史67-别去明朝当皇帝

    明朝中后期,民间广为流传着一本小说,不是《三国演义》,不是《水浒传》,也不是《西游记》,而是——《金瓶梅》!ZHENG府作为“道德”体系的坚定维护者,自然是要“严厉”禁止此类图书流传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基层ZHENG府又常常奉行一种“管不住就不管了”的原则。其实这个原则,在明朝近三百年的统治期间,尤其是明朝中后期,称得上是一种国家管理的“潜规则”了。

    《金瓶梅》不同于我天朝的四大名著,不写神仙妖怪,不写国家大事,不写侠客传奇,也不写名门贵戚。《金瓶梅》写的都是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而且从头到尾都是在一个家庭里转来转去的。这是不同于以往的一种全新的视角,突出反映了明朝市民阶层的口味,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色彩。虽然这与我天朝传统的文学创作方向所不同,却适应了明朝中后期快速发展的市民阶层日益增长的文化需要。明朝政府自朱元璋、朱棣之后,便改成了“无为而治”的管理方法,尤其是万历皇帝执政的后半段。那时候,连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设计的户籍制度的核心——黄册,都没人用心去管理,只要有钱有能耐,别说全国各地随便跑了,就是漂洋过海到日本去,也不会有官府去过问的。

时间:2019-1-4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6-将野蛮凌驾于文明之上

行者说历史66-将野蛮凌驾于文明之上

    故宫大致可以分为外朝和内廷两大部分,其中内廷部分最中间和最靠近外朝的位置,分列着乾清宫、交泰殿和坤宁宫三座建筑。乾清宫是“理论”(注1)上皇帝的寝宫,因为“乾”字象征着天,坤宁宫则是“理论”上皇后的寝宫,因为“坤”字象征着地(注2)。不过,在封建君主专制制度达到顶峰的清朝,居于金字塔顶端的皇帝,又怎能轻易受某些礼数的限制呢——这些东东去限制底下的奴才还差不多。于是,乾清宫在整个清朝,最大的作用,只剩下两个(注3),一个是存放秘密建储的圣旨(就在著名的‘正大光明’匾额后面),另一个就是停放大行皇帝的灵柩,总之,皇帝活着的时候,都对此地不怎么感兴趣。

时间:2019-1-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5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与大家继续侃

行者说历史65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与大家继续侃

    一千四百年前到一千一百年前(公元618年-907年),我天朝真的是“天朝上国”,不仅唐政府的“最高LING导人”被周边各国尊称为“天可汗”,就是在首都长安——这个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和繁华的中心——也至少常住有几十万的外国人,按照人口比例来说,这个值应该是相当高的(1/20到1/10的样子)。那时候我国民众的爱好之一,便是“欣赏”胡姬的舞蹈,顺便再搞点胡风的“Cosplay”。而作为具有一定财富和社会地位的阶层,如果家里没“安排”几个胡人,简直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了。唐朝在主观上的高度自信,以及在客观上的极其强大,都是不争的历史事实,但唐朝的绝大部分人,从来都没有鄙视过“胡风”,也从未有过任何的抵触情绪,反倒总是以一种异常积极、开放的态度来了解,甚至是亲自去尝试这些东西。历史也证明,唐朝民众玩“胡风”玩的这么HIGH,却始终没有动摇中华文明在世界上的地位,并且让我们自己的这一套传统一直延续了下来。

时间:2018-12-2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中国史笔记5-夏朝

中国史笔记5-夏朝

    (正在录入中)

    国际上比较常见的判定进入了“文明时代”的基本要素,包括青铜器、文字和城市。

    夏朝,在一定程度上,不能算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国家,而更像是“夏王国”作为周边一系列国家和部落、部落联盟的“总盟主”。但是,夏王国的王,与尧、舜、禹时期的“部落联盟首领”又有着本质的区别,即不再主要依靠德望,也不再主要采取协商等手段,而是主要依靠国家机器来维持统治,确保命令被执行。这个转变在大禹执政的后期,以及他的儿子启实现“家天下 ”模式的过程中逐渐形成。

时间:2018-12-2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4-赢了“权威”,丢了江山

行者说历史64-赢了“权威”,丢了江山

    说到清朝OVER的原因,“民间历史学家”最津津乐道的,便是1619年(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努尔哈赤)天命四年)叶赫部“诅咒”。不过,当时发出”诅咒“的,是海西女真叶赫部的西城贝勒布扬古,而两百多年后亲手把满清(注1)基业给折腾没了的慈禧,则出身于叶赫部的喀山家族。简单来说,就是两者仅仅具有相同的“姓氏”,其实根本不是一个家族的,就像响当当的人物王阳明,与那个惹了一身麻烦的人物王莽,虽然都姓王,却没有人认为他们应当修在一个家谱里。

时间:2018-12-15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3-体罚都想“合法化”

行者说历史63-体罚都想“合法化”

    1912年,是【行者】的“太太”(曾外祖母)出生的年份。她是【行者】所亲眼见过的家族里最年长的人,平和,包容,虽然看起来饱经沧桑,却善于和各式各样的人相处,交流。【行者】是典型的“八零后”,但主要由“太太”带大,记得那些年,她身体还算硬朗,平时能稍微看点报纸和电视,对于改GE开放最初十来年巨大而快速的变化,以及层出不穷的新事物,均淡然地接受着,微笑面对这“两千年未有之变局”。

    【行者】曾经在想,“太太”出生的时候,宣统小皇帝还坐在龙椅上啊(注1)。就算是到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也就是“太太”的青少年时期,鲁迅先生也正忙于全力攻击着封建主义的大批遗老遗少呢。

时间:2018-11-2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中国改革家评传4-桑弘羊(兼谈汉武帝)

中国改革家评传4-桑弘羊(兼谈汉武帝)

    一、桑弘羊改革的历史背景

    1、西汉初期的ZHENG治经济形势

    夏朝到汉朝,是古代中国国家与社会架构(也包括治理模式)的初步形成时期。其中在夏朝,从原始的部落联盟中脱胎出最早的国家机器。夏商周时期,以周朝为最完备形态,形成了分封制的国家和社会架构。秦汉时期,郡县制逐步取代分封制,成为自此延续两千年的基本模式。汉承秦制,但鉴于秦朝忽兴又忽亡的教训,采取“先退一步再进两步”的策略,实行分封制与郡县制并轨的模式。

时间:2018-11-2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62-皇权不下县

行者说历史62-皇权不下县

    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因为出身于社会最底层,对民间疾苦掌握的比较深,在这方面,他要远胜于他那些从小就长于深宫之中,最多只会彪呼呼的子孙们。比如说对于最低级的地方官吧,朱皇帝就严格规定,没事不准随便“下乡检查”,“考察”也不行,“体察民情”同样不行。总之,防范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永远都是非常重要的,而这些官员在朱皇帝的眼里,稍有不慎,便可能会产生扰民乃至搜刮民脂民膏的风险。

    既然官员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衙门里,遇到事情,便只能由衙役持“传票”,要求百姓前往衙门来接受问话。至于胆敢以身试法的“极少数”官员,朱皇帝还特别规定,普通百姓可以直接将其绑起来,手持朱皇帝亲自编撰的《大诰》,前往南京告御状。如果出现了这样的队伍,沿途官员还得好生伺候着,丝毫不能有什么马虎,更不能打击报复的。

时间:2018-11-17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12345678»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