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
坚定地生活在最美好的梦幻里

坚定地生活在最美好的梦幻里

    五十八年前,申纪兰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的时候,坚定地相信,除了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之外,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人民,都正非常痛苦地生活在资本主义反动统治的水深火热中。但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这种想法应当是可以被理解的,因为根据历史唯物主义原理,过去的任何时代都不可避免地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

    不过在五十八年后,申老太太第N次站在一个已经相当开放的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与立法机关的发言台上面的时候,居然继续慷慨激昂地宣称:“能得到养老保险金,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做到这一点”,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以前有个笑话说韩国人最大的兴趣不是发明创造,而是研究如何把其它国家的发明创造“证明”成自己国家最先原创的。所有有充分理由相信,也许最快就会在明天,那些“据称”是比中国更早地施行养老保险制度,却带有万恶的资本主义性质的“敌对国家”,就要向人民政权再次发动新一轮的攻击了。

时间:2013-3-8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钓鱼岛问题和整个东北亚形势

钓鱼岛问题和整个东北亚形势

    面对现在的东北亚日益复杂的形势,各个国家、各种势力都有着自己的算盘。

    日本的极右翼分子,希望能够推动钓鱼岛乃至整个东北亚形势的进一步紧张化,以迫使美国为其更大限度的松绑,从而有机会以行使所谓的“集体自卫权”为突破口,打破二战后“和平宪法”的限制,重新走上自我武装,对外扩张侵略的道路,逐步实现军国主义的复活。

    至于当前日本的主要执政者,面对经济低迷,社会矛盾丛生的局势,不从深层次找真正的原因,而是错误的以为,过去曾经采取的那种向国外转移视线和矛盾焦点的方法将会有效解决问题,于是集体“向右转”,毫无原则,毫不顾忌地不断迎合着极右翼势力,甚至不惜强奸民意,绑架国家。

时间:2013-2-23 | 分类:晓路的博客|国际关系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入手《旧制度与大革命》

入手《旧制度与大革命》

    去年12月中旬,新任中纪委书记WQS在主持一场有关反腐败问题的座谈会时,推荐了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编写的《旧制度与大GE命》,于是这本书的名气迅速飙升,一度被追捧到几乎超过梯也尔的《法国GE命史》的程度。

    今天中午和老婆在新居收拾东西,不小心把眼镜架在鼻梁上的一个脚给碰掉了,因此在下午上班的时候,顺道前往眼镜店请人修理。眼镜店旁边就是新华书店,修好眼镜出来,正看见LED上有《旧制度与大GE命》新近上架的广告。其实当时已临近上班时间,不过我忽然想起来老婆的二嫂下午恰好在里面当班,她肯定熟悉这本书的位置和相关情况。所以进门后直奔她所在柜台,请她帮忙以最快速度带我找到这本书并付款,确保了书的顺利入手和上班的不迟到。

时间:2013-2-8 | 分类:博客|读书观影和写作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要坚信共产主义

要坚信共产主义

    即便是相关体系较为健全的法治国家,换届同样可能带来不同于以往的新型主观能动性的发挥。所以就当前来说,各式各样的言论和行为层出不穷,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等过了这段时间,局面自然而然地稳定下来之后,许多东西也许就在无意中烟消云散了。

    不过有个问题是需要所有人都高度重视的,那就是自己的信仰。在多元化的社会中,大可不必苛求大家有着绝对相同的信仰。但是,以下三种情况是不能被接受的:其一是信仰的缺失,即没有明确的信仰,每天混混沌沌,毫无原则地为人处事。其二是畏缩在权力的皮靴之下,即没有民主法制、公平正义的观念,唯所谓的掌权者马首是瞻,而彻底忘记了权力的真正来源与合理运用原则,助手为虐,甚至希望借助权力为自己捞取不当得利。其三是拜倒在金钱的石榴裙之下,即抛弃礼义廉耻等基本准则,无视公序良俗,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庸俗到完全用金钱来维系,把整个社会秩序庸俗到完全用金钱来衡量,直至贫穷到“只剩下钱”的地步。

时间:2013-2-3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文革留下来的恶劣传统

文革留下来的恶劣传统

    文革留下来的恶劣传统有以下几种:

    一是乱揪小辫子,想整谁就整谁,想怎么整就怎么整,以不没事就去找别人的瑕疵为乐,以天天忙着整人为乐。

    二是挑动群众内斗,采用最卑劣的挑拨离间手段,挑动不同的群体相互斗,以为别人斗得不可开交之时,自己就能顺利掌握控制权了,甚至以为这种最无耻的行为是一种“领导艺术”。

    三是连坐制度,对某个家庭,或某个部门中的某个人不满,就要把与之相关的所有人都处分掉,根本就不考虑每个具体的个人究竟有没有责任。

    文革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但是在我们国家,始终未对这场浩劫开展彻底清算,更未对种种悲剧产生的原因进行深入总结,因此也就基本上没有切实有效的防范措施,以至于某些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那是一个美好的时代,而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继续在奉行着早就应当被扫进垃圾堆的恶劣传统。

时间:2013-1-27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想起富兰克林的那枚哨子

想起富兰克林的那枚哨子

    记得许多年前,大概是初中的时候,语文课本中有一篇北美独立战争著名领导人富兰克林写的名为《哨子》的文章。语文老师曾经花了很大的精力来试图解读其中所蕴含的深层次意义,但是由于当时我们还太年轻,其实并没有真正地理解这篇文章。

    如今我们这批同学离开校园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每个人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部分同学的变化还比较大。在日益多元化的社会大环境中,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自己的价值取向和发展方式的权力,所以要判断某个人是否幸福,关键要看自己的感觉。

    当年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对未来的工作和生活,乃至整个人生规划,有过许许多多的憧憬,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获得别人真心的认同,并能够与家人及朋友轻松、愉快地在一起。不过在步入社会以后,受功利主义和浮躁心理等负面因素的影响,或是在别人的促进或暗示下,有的人渐渐把权力、金钱、享受当做了自己的理想和追求,渐渐失去了最初的赤子之心。

时间:2013-1-22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抢鲜《邓小平时代》

抢鲜《邓小平时代》

    美国著名学者傅高义撰写的《DXP时代》的简体中文版,于2013年1月18日,也就是上周五举行了首发式。

    我爸是在上周四晚间的新闻节目上看到这个消息的,于是让我当晚就在网上订购了这本书。

    本周第一个工作日,也就是今天的一大早,快递公司把这本书送到了单位,让我有幸成为最早抢鲜的一批人。

    这本书很厚,750多页,沉甸甸的。而这本书的作者,更是来头大的不得了。因为当代海外研究中国史的学术机构当中,傅高义所在的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绝对是第一流的,就连那套《剑桥中国史》都邀请了这个机构中的不少专家,或是这个机构培养的学者出力。

时间:2013-1-21 | 分类:博客|读书观影和写作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当代中国汉奸产生的根源

当代中国汉奸产生的根源

    其实应当这样表述才比较准确:中国历史上相当多的朝代,都不乏各式各样的汉奸,而绝不仅限于当代。至于汉奸这个问题在今天能够引起整个社会如此广泛而深入的关注,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新闻媒体的日益发达,以及舆论监督力量的持续增强。所以说汉奸的绝对数量不一定增加了多少,反倒是可以有效制约汉奸的诸多因素在不停地壮大,总的来说,形势未尝不在朝着更和谐的方向发展。

    不过形形色色的汉奸在当前这个有限的历史条件下,还将继续长期存在着,因此需要我们认真分析汉奸产生的根源,尽可能采取有效的预防和治理措施,以减少其对我们国家根本利益和民族复兴大业的损害。就当代中国的汉奸来看,其产生根源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时间:2013-1-17 | 分类:晓路的博客|国际关系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说说缅甸当前情况的复杂性

说说缅甸当前情况的复杂性

    一、缅甸与中国的交往史

    其实严格来说,这个部分的标题并不是很妥当。因为在历史上,缅甸曾经一度是中国的一部分(如元朝缅甸行省),而在大部分时间里,又始终保持着较近的藩属关系(类似朝鲜、越南),而并不是正常意义的国与国之间的交往。

    现有的史料中,关于缅甸地区与中国现在的本土最早的正式交往记录差不多始于三国时期,也就是诸葛亮平定孟获等西南少数民族叛乱的时候。由于其制定的民族政策的正确性与开明性,直到1000多年后,明朝的杨升庵被流放到那里时,还能听到当地人在继续传颂着武乡侯的事迹。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应当把这个交往的起始时点进一步向前推,因为云南和周边地区在历史上被笼统地统称为“百蛮”,而至少在秦朝和汉朝(有人甚至坚持最早可追溯到战国末期,楚国将领庄峤的远征云南),位于中原的中央政权就朝这个方向派遣过军队,并在取胜后顺理成章地实施了一定程度上的有效管理。

时间:2013-1-16 | 分类:晓路的博客|国际关系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中国改革家评传1-谭嗣同

中国改革家评传1-谭嗣同

    一、引子

    谭嗣同,字复生,号壮飞,作为“戊戌六君子”中最著名的人物,用自己年仅三十三岁的生命,谱写了中国努力走向近代化的历史进程中最为壮烈的诗歌,而他在理想上的坚定信念与执着追求,更是激励了无数后来的改革者。

    二、英雄的成长

    谭嗣同的祖籍为湖南浏阳。湖南与安徽这两个省份,在清朝末期中国逐步走向近代化的进程中,扮演了较为突出的角色。这主要是因为鸦片战争之后,满清贵族统治集团再也没有力量完全掌控国内局势,为了能够继续在大体上维护自身的地位,不得不借助新兴汉族地主阶级的帮助。曾国藩和李鸿章就是其中最有势力的代表,而这两人所培植并倚重湘军与淮军两大军事政治集团,又主要集中了湖南、安徽两省的政治、军事、文化等方面的诸多精英。1861年至1894年间的洋务运动,虽然最终没有能够使中国成功走上富强之路,却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扩充了湘皖两省在更广泛领域(如经济方面)的影响力,为这两省更多人才的脱颖而出和建功立业创造了更加便利的条件。谭嗣同就是有着如此优越的地域基础和家族环境。他的父亲谭继洵为咸丰庚申科进士,曾经历任户部郎中、甘肃道台、湖北巡抚等职。虽然就目前的史料中来看,还没有发现谭继洵属于湘淮集团的证据,但是在当时那样一个比较讲究同乡情谊的官场大环境下,谭继洵想完全的特立独行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其家中至少会时不时地有那么些个同朝为官的乡党来拜访。我们可以想象,叙乡情的间隙对政治话题的大量涉及,或多或少地会给幼年的谭嗣同在潜移默化中产生一定影响。而在变法初期,谭嗣同呆在家乡湖南,辅助有着维新倾向的巡抚陈宝箴开展尝试。进京以后,又长期住在半截胡同41号的浏阳会馆,与诸多同乡相处直至被捕。因此其政治生涯中的地域色彩,绝对是无法忽视的因素。

时间:2013-1-7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从兰考“非法收养”事件看开去

从兰考“非法收养”事件看开去

    有人说,对于兰考县的某些不作为,不敢当,并且喜欢乱说话的官员,现行法律是略显苍白无力的。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组织足够数量的群众,共同将其押送到郊外,罚其在焦裕禄书记当年种下的泡桐树旁边跪成一排,以便监督其做真正深层次的反省。

    其实兰考县发生此次重大事件的根本原因,同时也是广大人民群众最深恶痛绝的焦点,在于监督尤其是问责机制的流于形式。在长达二十六年的时间里,某些政府机关始终处于缺位状态,并且有那么些个悠然自得的官员,居然对民间长期以来代行其职能的举动习以为常。而民间由于自身在能力等方面的不足,必然地弄出了问题之后,某些官员们为了开脱自己,立即将所有矛头引向民间的“替罪羊”,刻意回避主要矛盾,闭口不谈自己的失职,反倒毫不害羞的高谈阔论起所谓的打击“非法”之类的事情来。

时间:2013-1-7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迷失的生命

迷失的生命

    前几天在淘宝上看到一组玩偶,分别为“福禄寿喜财”。这是带有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色彩的吉祥物,代表了数千年来我们国家大部分人,至少也包括了相当一部分人一辈子所追求的目标。

    当然这种想法也不能完全否定,因为毕竟可以算是一种“信仰”。人不能没有信仰,否则就与行尸走肉没有了区别。尽管有的人对当前我们国家所提倡的主流价值观不感冒,甚至于热衷于某些明显属于迷信的东西,但总比天天不思考,只知道“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要好的多。

    可惜现在就有那么些人,平时看起来混的人魔狗样的,实际上除了追求个人享受的最大化或是更大化之外,其它什么都不会真正的去管。这种人出门的时候,无论是看到庙宇,道观,教堂,还是清真寺之类的,都会很“时髦”地进去拜一拜,捐点小钱,似乎很虔诚的样子。其实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从来都没有把这些东西当回事,不过是抱着类似于买彩票的心理,以为各路神仙都普遍“照顾”到了,将来遇到机会或是困难的时候,便能够倍受关照了。

时间:2013-1-5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
  Copyright 2001-2020 风雨行者(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