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
六安的蓝天白云(20170718)

六安的蓝天白云(20170718)

    最近一段时间,大六安帝国的空气质量相当好,每天都是蓝天白云,非常纯净的样子。晓路用手机随拍了不少照片,大部分发在微信的朋友圈里,从中又选了少量,发在个人主页上。

    下图编号为180212,为下午下班时分(18点左右)在我们办公楼上拍到的,有朋友说,云彩的形状好像一只扑向大楼的怪兽呢^_^

时间:2017-7-18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28-中美都清楚,只有印度不清不楚

行者微评论28-中美都清楚,只有印度不清不楚

    记得前段时间,网上有篇文章,叫做《全世界所有国家,只有中国在缩小与美国的差距》。要说在近代以前,还没有技术条件来开展今天这样广泛的国际交往,但是在自近代以来,国际社会逐渐形成这么一套规律:弱肉强食,许多弱者又在随后的不对等竞争中,被愈加边缘化。这也是我们要坚持改革开放,坚持不懈地壮大本国经济实力,进而全面提升综合国力与国际竞争力的根本原因。

    最近一个月,在中国与不丹边境,尽管印度已经硬抗了差不多一个月,但国际上普遍认为:对于中国来说,只是不想在这些小问题上过于纠结,浪费过多精力,即没有必要打起来。但对于印度来说,实际上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打不赢的结局,因为印度与中国之间的实力差距,比五十五年前(1962年)要更大,甚至可以说已经相差了几个数量级。

时间:2017-7-15 | 分类:晓路的博客|国际关系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27-夏至终至,狂犬吠日

行者微评论27-夏至终至,狂犬吠日

    十六年前的夏天,行者与两位好友在黄山做(高中)毕业旅行,那时候自由行、自助游什么的还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我们选择了跟团游。二十个左右的“同行者”中,除了我们仨之外,全都是六安当地某“超有钱国企”的家属与小孩,举手投足之间,总是要充分显示出自己比一般群众有钱这个特点的。要说攀登鲫鱼背之类的山峰不是所有人的能力所及吧,倒也有些道理,因此导游除了放我们仨自己去“单飞”外,对其他人未做任何“劝导”。不过,这些“同行者”在一路上,除了抱怨旅途的“辛劳”(其实旅行社的那种尽可能照顾最弱者的安排,真的谈不上累),就是对导游“伺候”“不到位”的不满,最后还归结于一个结论,以后单位再搞这样的活动,再也不来参加了(如今全国上下都在‘加强管理’,可算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因为远远没有在家打麻将舒服呢~~~

时间:2017-7-10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你问我答)34-康生之流

行者说历史(你问我答)34-康生之流

    九年前(2008年12月18日),胡锦TAO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虽然是用普通百姓的大白话,却非常郑重地强调了一个深刻的道理——“不折腾”。不过,客观的说,历史上我天朝可算是“没少折腾”,这也是多次走弯路,或是偏离正常发展进步轨道的最重要原因。

    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也就是土地革命时期,在那么严酷的斗争环境下,以中央苏区、鄂豫皖苏区为代表的各大根据地,均存在这肃反扩大化的情况。比如说在鄂豫皖苏区,“太上皇”张国焘就见谁杀谁,以“肉体消灭”为个人最大爱好,连我党最早的高级军事领导人许继慎,都未能幸免于难,这可是资历高于建国后十大元帅之一徐向前的人物。又比如说在陕甘边苏区,刘志丹、习仲勋等开创者也都统统被关了起来,迅速被处决或等待被处决,如果不是长征的中央红军及时赶到,恐怕现在的习大大将没有机会出现在历史中。

时间:2017-6-19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合肥政务区(20170609)

合肥政务区(20170609)

    这是站在“安徽博物院”请点击这里查看更多内容楼上拍摄的合肥政务区风景,大致在天鹅湖南面两三百米处。合肥的政务区绿化搞的很好,并且多为政务类、文化类和高级商务类单位,大楼外观都是比较光鲜的^_^

    图片编号154034

时间:2017-6-11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安徽博物院(20170609)

安徽博物院(20170609)

    6月上旬,被省分行抽调去干活一周。同一批的小伙伴们经过商量,决定稍微带快一些进度,比预定计划提前半天完成任务,于是,挤出来的这个周五下午,大家就各自去HAPPY了。因为文婷周五晚上带叫叫来合肥,准备周六去找叫叫妹妹玩儿,所以,乘着周五下午这几个小时的等待时间,晓路去了趟【安徽博物院】,走马观花的逛了一圈。

    【安徽博物院】建于1956年,老馆是在长江路上的三孝口附近,属于合肥市区最繁华的路段。位于政务区的新馆新馆是2011年建成的,但建成以来,晓路还是第一次前往。

时间:2017-6-10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合肥翡翠湖(20170607)

合肥翡翠湖(20170607)

    十多年前(本世纪初),即晓路上大学的时候,曾经来过一趟合肥市经开区,是为了找正在安徽医科大学的同学玩儿。那几年正在建设中的安徽医科大学新区,位于沪陕高速和翡翠路交叉口东南角的位置,离政务区的核心——天鹅湖,不过一两公里的距离。然而,在当时,这周围一大片地区还基本上为荒滩的模样。晓路的同学就有些沮丧的说,花了好大的气力,总算考上这么个不错的学校,结果一报道,发现被分配到了“远离合肥城区”的肥西县桃花镇,这下可好,变成“农村户口”了。

时间:2017-6-7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26-沉渣泛起

行者微评论26-沉渣泛起

    十多年前,也就是大学毕业的前夕,行者在四处找工作的过程中,偶入一家培训机构的面试现场。当时,因为还是一位“未出茅庐”的“小屁孩”,行者对能否胜任这家单位的工作——教别人怎么做,还是有些忐忑的。但考官倒是很淡然,说我们公司的“讲师”并不需要什么学术或理论的基础,只要能吹能侃就行。

    其实在那个时候,人心大都还比较纯朴,乱七八糟的培训机构也很少。虽然有个别讲师已经开始尝试着加入一些比较“玄幻”的“鸡汤”,但绝大部分培训内容仍严格遵循着给予“干货”的原则,至少以正规考试的通过率为目标。

时间:2017-6-2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微评论25-这些都是神马

行者微评论25-这些都是神马

    最早的时候,大学里只有学生会这一个“体制内”的学生组织。后来增加了“社团联合会”,并逐渐上升到与学生会能够平起平坐的位置,算是二师兄吧。再后来又出现了“自律委员会”,但大部分学校到此就截止了,不再接受新入伙的申请,算是符合西游记中师兄弟共三人的标准吧^_^

    不过,行者当年上学的时候,情况稍微复杂些。除了以上“三巨头”外,另外还有五个势力和声望都比较高的学生组织,超越了“普通学生社团”的范畴(普通学生社团都是编列在‘社团联合会’旗下的小弟呢),其负责人均位列团委委员。这样的话,团委“班子”有书记,有组织部长,有宣传部长,有学生会、社团联合会以及自律委员会的主席,另外还有学生宣传中心(期刊编辑部)、大学生林业经济研究会(科技协会)、网络与信息中心(行者就是这个‘神秘机构’的负责人哦)等五个组织的大BOSS,合计有11名委员,妥妥地够下饭店开个包厢坐一桌了,呵呵。

时间:2017-5-21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24-替课群,以及过多过滥的会议

行者微评论24-替课群,以及过多过滥的会议

    最近,网上有些大学教授在感叹,QQ和微信里居然出现了提供“替人上课”服务的群,还明码标价。

    其实这些教授们真的不必如此忧虑,在十多年前我们这代人上大学的时候,就有老师直接在课堂上说,因为有些课程实在没意思,也实在没有多少益处,对于个别逃课行为,他也觉得是可以理解的。记得当时还有一位老教授,非常诚恳的对我们说:以前是计划经济,都是大锅饭,教好教坏一个样,反正老师们的工资也都是国家全额拨付的,学生们“无权”说三道四,但现在是市场经济了,高校的主要经费来源变成了学生交的学费,因此,学生就成了老师们的“衣食父母”,这就决定了老师们必须认认真真的备课,必须把课讲的精彩些,必须教给学生更多更有用的知识,否则,都对不起那份学费。

时间:2017-5-17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33-士大夫与太监

行者说历史33-士大夫与太监

    据说在两年前,微博上有位当代的儒家学说研究者搞了个悬赏活动,声称谁要是能从儒家“十三经”(包括某些人特想利用的<孝经>哦)找到“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句话(或这个理论)的出处,就立即奖励2000元。正如商鞅“南门立木”的最初阶段,一直没有人去揭这个榜。后来,赏金好像还翻了一番,提高到4000元了,不过,商鞅“南门立木”的“圆满大结局”就是没有出现,至今,好像赏金还是在那里静静地躺着睡大觉。最近,另一位当代的儒家学说研究者表示,两千多年来,儒家学派根本就没有形成过这样的思想倾向,并且坚称,他运用了现代计算机检索技术,对儒家经典(不包括历代和当代打着儒家学派旗号,夹杂自己乱七八糟观点,甚至是干脆去招摇撞骗的)进行全面检索,连类似的东东都没有找到呢。

时间:2017-5-14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职业的高危与个人的喜好

职业的高危与个人的喜好

    据说在“大江淮行省”,最最危险的职业,恐怕要数那两人(巡抚、左布政使司)之下,但却高于其它全部六千万官民的“右布政使司”了。单就近五年的情况来看,在此位置上落马的老爷就高达五位,要是再继续往前推几年,更能够充分体现一种前仆后继的态势。

    前几天,行者在无聊之间,系统梳理了一下“新近”落马的五位“右布政使司”的履历,发现以下共性:一是大都特张扬,“个性”十足,搞点什么都“强力推进”,好像真的是“改革”的攻坚力量似的。二是大都喜欢“制造政绩”,在“知府”任上上,就多以“大拆大建”而出名,“大拆”过程中是否合理合法,也许只能说“呵呵”,而“大建”过程中发生的一些问题,往往到了后来又成为东窗事发的重要诱因。

时间:2017-5-8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