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
后视镜里的淠史杭大桥(20190523)

后视镜里的淠史杭大桥(20190523)

    初夏的傍晚,由南向北经过淠史杭大桥,此时的光线还比较充足,天空也格外蓝。

    正好遇上红灯,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随手拍了一张“(汽车)后视镜里的淠史杭大桥”,感觉这个角度还是挺不错的^_^

    下图编号175350

时间:2019-5-23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中国史笔记8-【扩展阅读】冰河时期

中国史笔记8-【扩展阅读】冰河时期

    “冰河时期”又称为“冰河期”“冰期”或“冰河时代”,指的是长时间的气温明显下降,冰川在地球表面大面积扩展的时期。

    “冰期”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冰期”一般要长于地质年代的“纪”请点击这里查看更多信息,比如现在普遍认同的三次“大冰期”,就是前寒武纪大冰期,石炭纪-二叠纪大冰期,以及第四纪大冰期。狭义的“冰期”比广义的要低一个层次,一般将(广义的)“大冰期”中较为寒冷的时期称为“冰期”,同时将相对温暖的时期称为“间冰期”。

时间:2019-5-11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65-控制住能看到和听到的

行者微评论65-控制住能看到和听到的

    随着互联网和其它各种传媒手段的快速发展,许多单位开始面临日益复杂,在部分时段甚至可以称得上瞬息万变的舆情环境。其实就治本之策来看,还是要遵循我天朝的先人们所倡导的“身子正,方不怕影子斜”。从这个角度来说,外部产生的舆情,是绝好的锻炼方式和检验手段,可以有效提升单位的整体水平,让单位时刻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不断改进工作与形象。

    可惜,某些单位的领导者,习惯了以前的那种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状态,习惯了沉迷于自以为是,毫不顾忌别人的感受——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的。这几年,这些领导者仍旧转不过弯儿来,压根就意识不到需要去改进,更想不出怎么去改进。然而,舆情,尤其是负面舆情,还是要面对和处理的,于是,单位里负责这方面工作的喽啰,以及社会上的“掮客”和某些“业界人士”,便开发出了“控制舆情”的手段。当然,都不是一些正常的手段了。

时间:2019-5-10 | 分类:晓路的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微评论64-商品?艺术?

行者微评论64-商品?艺术?

    许多年来,在许多人的印象中,“微信之父”张小龙更像是一个程序员,或是一个简单的产品经理,与“商业”是绝对站不上边的。张小龙创造微信,最初主打的也就是“情怀”这张牌。据说当时已成为“迷你型土豪”的周鸿祎都忍不住建议:得加广告啊,否则怎么盈利?还有小道消息说,《RMRB》的一位记者了解到了张小龙作为“独行者”的事迹后,也不禁感慨:可怜的孩子,你可千万别饿死。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1997年,张小龙写出Foxmail,但业界普遍认为Foxmail‘没有商业模式’,最终不得不‘打折’出售。2011年底,微信日增用户达到20万),微信终于成为我天朝“有史以来”使用范围最广,影响程度最深,当然也称得上最为“成功”的社交软件。基于这个成就,张小龙在个人奋斗和个人价值实现方面,毫无疑问达到了巅峰。但不得不说的是,微信和朋友圈,正在日益背离最初的设计“梦想”,而且是渐行渐远了。

时间:2019-5-7 | 分类:晓路的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泰州与兴化(二)泰州印象

泰州与兴化(二)泰州印象

    一、泰州印象

    泰州位于长江以北,却和西边的扬州一样,属于江南(苏南)水乡的风情,基本上都是长江与淮河的冲积平原,水网密布,吃淮扬菜,新、老通扬运河则沟通了东海与京杭大运河。1953年至1996年期间,泰州曾划归扬州专区(后改称‘扬州地区’)。现在泰州市以海陵区为中心城区,“海陵”也是最早出现于西汉时期的泰州最古老的地名。海陵区的东边有姜堰区,南边有高港区(濒临长江),共同构成了泰州市中心城区的全部框架。泰州市已没有下辖的县,南面有泰兴市、靖江市,北面为兴化市。

时间:2019-5-7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泰州与兴化(一)

泰州与兴化(一)

    一、遥远的故乡

    江苏泰州的兴化市,是【行者】妈妈的故乡。不过,因为【行者】姥爷十五岁就参加了苏北的新四军,南征北战,最后又转业和定居在安徽,这里就成为了“遥远的记忆”。【行者】妈妈最近一次回泰州与兴化,还是在六岁的时候(1962年),距今已经有五十七年。

    二、本次自驾游的路线

时间:2019-5-5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春游正阳关(20190331)

春游正阳关(20190331)

    虽然之前已经去过好几趟正阳关,但都是来去匆匆,基本上没拍到什么照片。己亥年的春天,清明之前,找了个风和日丽的周末,把叫叫也给早早地弄起来,我们一家三口赶在上午十点前抵达正阳关,一直玩到下午十六点。这一回,总算是“走马观花”的整体游览了一遍,也拍了不少照片^_^

    古语有云:“长淮三面八百里,七十二水通正阳。”另有古语说:“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淮河从陕西、河南交界处的桐柏山发源后,一路汇集“七十二水”,又完成了一个从西北向东北拐过的近90度大弯,在正阳关附近,拓展出较为宽阔的河面,这就是东坡学士所赞美的水天相接的广阔“长淮”请点击这里查看。需要特别提到的是,淮河主要呈由西向东的流向,然而淮河的正阳关河段,却是西南向东北的流向,正阳关镇位于淮河的东岸,这就是那个90度大弯所决定的。正阳关镇的南面,发源于大别山的淠河(淮河第一大支流)奔涌而来,水量大且水质清澈,汇入淮河的地方被称为“清河口”。正阳关镇的北面,穿过了豫东、皖北大平原的颍河逶迤南下,因为与淠河水的颜色有一定的差别,汇入淮河的地方则被称为“沫河口”。在水运作为最主要交通方式的漫长时期,正阳关相当于十字路口,通过黄河、淮河、大运河乃至长江航道,连起了西面的中原地区,东面的苏中和苏北地区,北面的华北地区,南面的江淮地区,以及东南方向的江南地区,据说在明清及以前,总是“帆樯林立,舳舻千里,旌旗蔽空”的景象。明成化元年(公元1465年),此处正式设立征收税赋的关口,直属户部管理,“正阳关”因此而得名。

时间:2019-5-4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初夏时节·阳光欧洲城(20190418-21)

初夏时节·阳光欧洲城(20190418-21)

    初夏时节,空气清新,天空湛蓝,草木葱郁,青翠欲滴。

    用手机连续拍了几天的照片,跨越晴天和雨天。现从中挑出一些,与大家分享。在此特别感谢老婆孩子,不光陪着我“采风”,还客串了照片中的模特^_^

    — — — — — — — — — —

    强势插入:最近恰巧有个摄影比赛,想从下面这些照片中,挑出一张到几张(编成一个系列),去参加试试。

时间:2019-4-21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初夏的天空(20190418)

初夏的天空(20190418)

    初夏的六安,下了几场雨,空气质量很好。这段时间的蓝天白云,不仅给人以美的享受,也成为网友们争相拍摄的热门场景^_^

    下图编号160045

时间:2019-4-18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3-沉默不言,疯疯癫癫

行者说历史73-沉默不言,疯疯癫癫

    东晋王朝,不仅是一个偏安东南半壁的政权,也自始至终纠结于士族和庶族的矛盾。

    魏晋时期的士族,脱胎于东汉的豪强地主。这个群体拥有大量土地,在经济领域处于垄断地位,并通过“小圈子”内的相互联姻,把持了政治资源,形成一种门阀体制。曹操执政期间,不拘一格提拔人才,庶族借此向士族的地位和权力发起冲击,但是在曹操之后,曹丕创立“九品中正制”,实际上又重新屈服于士族,并与之“结盟”了。

    不过,士族与庶族的斗争和博弈,在三国后期,两晋南北朝时期,一直都还持续着,最晚要结束于隋唐时期。但是在西晋覆亡后,“衣冠南渡”使得不少士族失去了北方原有的土地,实力和影响力大大削弱,庶族和军阀自此有机会与之公开对抗。

时间:2019-4-16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微评论63-在商言商

行者微评论63-在商言商

    三年前,网上就曾经曝光了浪潮公司的一个通知,说的是鼓(强)励(制)员工“自愿”每天工作12个小时,每周工作6天,春节、国庆等较长假期要随时听候领导的调遣(随叫随到,立刻就到),还要放弃年休假。浪潮公司给这个“项目”起了个冠冕堂皇的名字,叫作“奋进者”。是否真的有人会如此“积极上进”,不得而知,然而就媒体后续曝光的信息来看,浪潮公司始终未能提及薪资、晋升等方面的关键性要素,由此可见,该公司的广大员工是被忽悠了,属于白白多干活儿。

    后来又有媒体曝光了58同城,这可能最早大张旗鼓地搞“996”工作制的公司,据该公司员工反映:“并不随业务的增长提升底薪,说好的提成很多时候也没有”,还有员工直接指出:这是管理层“让员工为疯狂收购后的业绩下滑等问题来买单”。

时间:2019-4-13 | 分类:晓路的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行者说历史72-奴化教育和恐惧养成

行者说历史72-奴化教育和恐惧养成

    明朝以前,我天朝不管是在“庙堂之上”还是在“江湖之远”,基本上都保持着一种相对自由的气氛,大部分人的心态都比较平和。有希望“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人,也有“闲云野鹤”的隐士、侠客群体,当然,绝大多数人每天安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简单生活模式,享受着“皇权不下县”的宽松氛围。

    朱重八是第一个想把普天下的民众都纳入到真正“大一统”体制框架内的帝王。实际上,从董仲舒提出“大一统”的概念,到朱重八登上皇位的一千四百多年间,“大一统”的实践基本上都是局限于上层建筑领域。改朝换代,对于基层组织和基层民众来说,一直都没有什么大的影响,最多不过是换了个纳粮缴税的对象罢了,其额度都不怎么会变化——除非皇帝脑残了,打算把ZHENG权给整垮了。朱重八有着极强的控制欲,第一次要求普天下的民众都来认真学习自己的著作——《大诰》,为了确保学习效果,甚至规定在轻微犯罪的量刑中,如家里保存有《大诰》,还能适当减轻处罚。然而,千万不要以为这位朱皇帝“爱民如子”和“温情脉脉”,因为恰恰就是从他执政期间开始,我天朝开启了对普天下民众实施奴化教育和“恐惧养成”的大幕。从此,不再是“道统”为根本,连士大夫群体的“清议”也制约不了皇帝了,换句话说,就是领导高兴就好,领导个人的观点可以凌驾于任何制度之上。

时间:2019-4-12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3人 | TAG:      
«123456789101112131415»
  Copyright 2001-2019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