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
流光溢彩·九墩塘(20200701)

流光溢彩·九墩塘(20200701)

    夏夜,路过九墩塘的东南角(情人路),忽然瞥见西面湖水中的灯光倒影挺不错,就用手机的夜景模式(4秒曝光)随拍了一张^_^

    图片编号195928

时间:2020-7-3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2-脱产干部

行者微评论92-脱产干部

    我天朝的“公家”单位,多年来一直有个传统,便是白白养活了一批“脱产干部”。最近几年,某些地区和某些单位,此类现象似乎还更加兴盛了。勤勤恳恳地干实事,常常被认为是“认识”不到位,或是“站位”不够高,而那些天天不干正事儿,热衷于喊口号,吹牛皮,大搞形式主义,眼睛只知道盯着别人问题——甚至是“莫须有”问题——的人,反倒是常常洋洋得意,自以为是。

    酱真,也就是我天朝“传统”的,尚未真正过渡到“市场化”的体制,才有机会养活这么一帮子“脱产干部”。真要是没有什么政策资源,没有体制保护,天天一睁眼就面临着激烈市场竞争的企业,根本就不会有时间去搞什么“企业文化建设”,搞什么无聊的和无休止的“务虚”会议,更不会以牺牲效率为代价,在形式化的“制度、规范、流程”方面大做文章,在不断变化但其实内容高度相似的报告和报表上不停地“创新”,甚至于干活越多,被检查越多,被问责也越多了。

时间:2020-6-29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1-重温“八个样板戏”的旧时光

行者微评论91-重温“八个样板戏”的旧时光

    网上有人说,今年端午节的前夕,“文旅砖家部”出台新规,要求网吧和KTV接待顾客时,单人单次消费不得超过2小时。打一轮游戏究竟要多长时间,以及从保护嗓子的角度来看可以连续唱多久,咱不是砖家,不好妄下结论,但仍然能够感觉到,这一出又一出的,真像是哪根筋搭错了,而YI情以来某些地方,某些部门的一阵又一阵运动式作风,不仅严重违背了科学FA制和市场经济规律,也足以让大多数人一次又一次为之汗颜~~~

    当然,这还不是最惨的。前几天,某乎上有人说,某电影院线的副总,因为其公司YI情以来就没开过工,心理压力过大,选择了在“上班时间”,在帝都闹市区的某高楼上,呐喊着跳了下来。其实地球人都心知肚明,这里面水到底有多深,但都“照例”不敢明说,或是“照例”被“河蟹”。于是,继续“全国形势一片大好,只是有个别地方不太好”。至于这“个别”具体在哪儿,以及为什么“不太好”,基本上可以直接略过,实在解决不了问题,就抓紧解决掉提出问题的“个别人”吧。

时间:2020-6-26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微评论90-妖风阵阵

行者微评论90-妖风阵阵

    酱真,我天朝这两年,真是有点儿妖风阵阵。

    前段时间,“NONG业与NONG村砖家部”搞了个“征求意见”。当然,“基层”网民的意见估计是按“惯例”不予“接收”的。总之,“不食人间烟火”的某些领导们从一开始就已经安排的明明白白了:从今往后,不准再吃狗肉,否则就是“不文明”。【行者】不禁想起了2004年那个夏天,学校组织上长白山实习,同学们抵达实习地之后,询问当地有无“MIN族习俗”,因为咱都是大学生嘛,自然要“彬(装)彬(模)有(做)礼(样)”的。招待所前台工作人员憋了半天,最后说:好像当地的狗肉锅挺好吃,有“无狗不成宴”的传统~~~ 不过,幸好同学们意(钱)志(包)坚(羞)定(涩),没有去尝试这个,要不然,如今肯定会被认为是和“NONG业与NONG村砖家部”的某些“肉食者”过不去了,接着,分分钟被网上的某些喷子给消灭掉。

时间:2020-6-16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1人 | TAG:      
行者说历史95-秦始皇跑快了

行者说历史95-秦始皇跑快了

    前段时间,陪着孩子“探索”历史学问题,硬着头皮把秦朝的历史给集中捋了一遍请点击这里查看相关文章。客观的说,秦始皇还是蛮有魄力的,以“一己之力”,打破了周朝八百年来的“固有模式”,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然而,不管是称颂他的法家,还是不太喜欢他的儒家,都无法回避这样一个事实:秦朝仅仅存在了十五年,便从一个极其强大,高度集中统一的状态,在很短的时间里土崩瓦解了。贾谊在《过秦论》中指出:“陈涉瓮牖绳枢之子,氓隶之人,而迁徙之徒也……蹑足行伍之间,而倔起阡陌之中,率疲弊之卒,将数百之众,转而攻秦……天下云集响应……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杜牧在《阿房宫赋》也写道:“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时间:2020-6-8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4人 | TAG:      
银行人的“地摊经济”段子

银行人的“地摊经济”段子

    最近大半年,我一直在断断续续的为宝宝注解《笠翁对韵》,常被笑称为“不上档次”。

    今晚,有朋友带来“好消息”,说“砖家”研究发现,银行风险管理部的员工,投身“地摊”经济后,可以发挥自己多年练就的“宠(装)辱(模)不(作)惊(样)”的特长,贩卖《佛系修炼》《心经》之类的书籍,忽悠大批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我很欣慰,但转念一想,不是有规定说银行员工不得兼职经商么?

时间:2020-6-5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行者说历史94-夜壶的故事

行者说历史94-夜壶的故事

    1921年,常凯申在魔都炒(投)股(机)失败,即便他郑重声明是为了GE命筹资需要,债主们却毫不理会,坚持要将其捆起来丢到黄浦江里面去。于是常凯申在极度恐惧之下,直接溜到“流氓大亨”黄金荣的宅子里,递上门生帖子,攀附上这棵大树,终于躲过一劫。然后,常凯申居然厚着脸皮,又溜到了广州,追随国父继续“GE命”去了。就这种一度在魔都吃喝嫖赌的货色,很快便顺利忽悠了国父,还当上了“校长”和“总司令”。

    六年后,常凯申衣锦荣归,再次抵达曾经差点儿丢了性命的魔都。此时,黄老太爷又为其介绍了新兴之秀——杜月笙,两人很是投机,很快就约定了共同实施“四·一二”事变的计划。杜老板做事不含糊,用沾满双手的鲜血,赢得了常凯申的高度赞赏,不久,便被赏以“少将参议”的官衔,虽然他坚持不领KMT的工资,要“自食其力”,却凭借这些“虚衔”奠定了自己比黄老太爷更加“荣光”的黑白两道地位。

时间:2020-6-3 | 分类:博客|历史 | 浏览:次 | 评论:5人 | TAG:        
行者微评论89-官场上的舔狗们

行者微评论89-官场上的舔狗们

    我天朝有一样老(潜)惯(规)例(则),就是在设计宣传栏或宣传册的时候,第一部分都要雷打不动地命名为“领导关怀”,这可比“悠久历(传)史(统)”还重要呢,简直可以说是提高档次,证明权威的必要条件,妥妥地可以吹嘘半天。如果实在请不来大领导,转而求某些领导“身边的人”,也是可以考虑的一种选择,老祖宗不都说过,宰相家看门的也算是七品官嘛,呵呵。

    这也是与我天朝某些人对领导的“崇拜”密不可分的。比如听说有大领导要来考察或是调研,有些人立马就睡不着觉了,提前几天“精心准备”,发动所有部门撰写“汇报材料”,务求篇幅长,涉及面宽,问题谈的透彻(更重要的是要对得上领导的口味),还要时不时在“不经意间”安排上几个亮点,让领导听了之后能留下深刻印象。“领导动动嘴,秘书跑断腿。”“秘书班子”反复修改,连夜修改,不到上头大领导亲自莅临并进入会场的那一瞬间,都存在着不断修改的可能性。不过,有时候,也会有个别大领导直接说:我们就不要搞形式主义的套路啦,大家都放下准备好的稿子,聊一聊吧。于是,在这种准备了半天,谋划了几乎每个细节之后,忽然被全盘推翻的新情况下,现场的气氛便有些尴尬了~~~

时间:2020-6-3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5人 | TAG:  
行者微评论88-开会散扯

行者微评论88-开会散扯

    前几天,有“花边社”报道说,Double会的某参会人员公开自己提交的一份提案,说现在的网上书店打折售书,损害了某些实体书店的利益,应当予以禁止,并由“组织上”确定图书销售时打折的统一下限。天哪,这是要复辟计划经济模式么?是不是以后卖书还要当地DANG委书记批准,并亲临现场拆封,逐个核查呢?聊到这里,【行者】又想起了许多年前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说某位长者很喜欢到处题字,以示领导关怀,最后,连某著名旅游区的某座公厕,都是恳请其亲自题写的呢^_^

    酱真,每年的的Double会期间,都会有那么些个参会人员,不遗余力地创造各种奇葩的提案,还特别热衷于将自己这些提案的内容“透露”给各大媒体,仿佛不让人知道就不罢休,简直就是在贯彻“娱乐至死”的精神,不断刷新着广大吃瓜民众们智商能够接受的下限。要知道,这些参会人员们弄的所谓“提案”,看起来就像是专门提供给某些“花边社”炒作用的,毫无实际意义,比某些纯流量明星的博取眼球,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人不得不一年又一年的感叹:“脑残年年有,今年格外多!”

时间:2020-6-1 | 分类:博客|政治与时事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六安-淠河下龙爪(20200530)

六安-淠河下龙爪(20200530)

    淠河的六安城区段,大部分河岸都是河流冲积的沙滩,但有两处例外。一处叫做“上龙爪”,位于云露桥北侧,一处叫做“下龙爪”,位于北塔公园和文华路桥之间。“上龙爪”和“下龙爪”这两个位置,河边均为石壁,比附近的沙滩要高出几米。

    六安当地以前有传说,认为六安古城是天上下来的一条龙船,停泊在淠河东岸。南门塔、北门塔是船的前后两根桅杆。上龙爪、下龙爪则是没有消失的(变成船的部件)的龙爪,趴在淠河河岸上,固定住了整个船身。

    六安古城的西侧沿河城墙,有一部分就是建筑在上龙爪、下龙爪的岩石之上。过去淠河有水运的时候,六安城区码头也是位于上龙爪,在岩石上开凿了台阶。最近几十年,先后修建的跨河大桥——云露桥和文华路桥,其东端同样利用了这两处的岩石,作为桥基的依托。

时间:2020-5-31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0人 | TAG:      
合肥经开区·夕阳(20200512)

合肥经开区·夕阳(20200512)

    2020年第一次出差,由于疫情防控的关系,绝大部分时间被要求在宾馆房间里办公。

    某日傍晚,在紧张忙碌了一整天之后,站起来,转过身,忽然发现,夕阳正好落在远方楼群的“天际线”处,把天空描绘出“半江瑟瑟半江红”的色彩组合。于是,赶紧抓拍了几张^_^

    下图编号182306

时间:2020-5-28 | 分类:博客|地理旅游摄影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行者微评论87-暴走团&脑残粉

行者微评论87-暴走团&脑残粉

    在不少地方,都会在清晨和夜晚出现一队一队的暴走团,打着锻炼身体的名义,却从来都是以一种气势汹汹的状态出现在街头。之前,有个人与【行者】闲聊,说自己曾经也试着初入某个暴走团,但很快就发现,它们居然是军!事!化!管理模式!比如有事要先喊“报告”,比如要“尊称”团体的领头人为“教官”,比如动不动就采取类似洗脑的手段来宣扬要对领头人“绝对服从”。于是,这位朋友吓得赶紧退出了,害怕在对全体成员如此强悍的精神控制之下,突然有一天发展成了某种“不可描述”的组织,然后,自己便自然而然地被拖下水了。前两天,还有朋友在网上抱怨,说小区门外的路上,每天清晨,都会有暴走团开着高音喇叭招摇过市,并伴有声嘶力竭般的指挥号令。这位朋友无奈的“批评”道:你们周末不休息么?【行者】笑道:岂止是周末?这类队伍,早已成为每天都存在着的城市毒瘤了~~~即便是在某大学周边,每天晚自习时间,也会有数支队伍不知疲倦地比赛谁的嗓门大。

时间:2020-5-17 | 分类:博客|综合 | 浏览:次 | 评论:2人 | TAG:    
«123456789101112131415»
  Copyright 2001-2020 行者晓路(StuIt.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