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过零丁洋
   本条记录 当前有474个赞
  [南宋辽夏金] 文天祥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注释与赏析
这首诗见于文天祥《文山先生全集》,当作于公元1279年(宋祥兴二年)。公元1278年(宋祥兴元年),文天祥在广东海丰北五坡岭兵败被俘,押到船上,次年过零丁洋时作此诗。随后又被押解至崖山,张弘范逼迫他写信招降固守崖山的张世杰、陆秀夫等人,文天祥不从,出示此诗以明志。
零丁洋:零丁洋即”伶丁洋“。现在广东省珠江口外。公元1278年底,文天祥率军在广东五坡岭与元军激战,兵败被俘,囚禁船上曾经过零丁洋。
遭逢:遭遇。
起一经:因为精通一种经书,通过科举考试而被朝廷起用作官。文天祥二十岁考中状元。文天祥于德祐元年(公元1275年),起兵勤王,至祥兴元年(公元1278年)被俘,恰为四个年头。此自叙生平,思今忆昔。从时间说,拈出“入世”和“勤王”,一关个人出处,一关国家危亡,两件大事,一片忠心。唐宋时期,一个人要想替国家做出一番事业,必须入仕,要入仕,作为知识分子必须通过科举考选,考选就得读经,文天祥遇难时,衣带中留有个自赞文说:“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就是把这两件事拴在一起的。圣人著作就叫经,经是治国安邦的。这两句诗,讲两件事,似可分开独立,而实质上是连结在一起的。干戈寥落一作干戈落落,意思相近。《后汉书·耿弁传》“落落难合”注云:“落落犹疏阔也。”疏阔即稀疏、疏散,与寥落义同。《宋史》说当时谢后下勤王诏,响应的人很少,这里所讲情况正合史实。
干(gān)戈:指抗元战争。
寥(liáo)落:荒凉冷落。一作“落落”。
四周星:四周年。文天祥从1275年起兵抗元,到1278年被俘,一共四年。
絮(xù):柳絮。
身(shēn)世:人生的经历、遭遇。
浮沉(chén):在水中时而浮起,时而沉下。也比喻盛衰,升降,得意或失意。
萍(píng):浮萍。
南宋自临安弃守,恭帝赵昰被俘,事实上已经灭亡。剩下的只是各地军民自动组织起来抵抗。文天祥、张世杰等人拥立的端宗赵昱yù逃难中惊悸jì而死,陆秀夫复立八岁的赵昺bǐng,建行宫于崖山,各处流亡,用山河破碎形容这种局面,加上说“风飘絮”,形象生动,而心情沉郁。这时文天祥自己老母被俘,妻妾被囚,大儿丧亡,像水上浮萍,无依无附,景象凄凉。
惶恐滩:在今江西省万安县,是赣江中的险滩。公元1277年,文天祥在江西被元军打败,所率军队死伤惨重,妻子儿女也被元军俘虏。他经惶恐滩撤到福建。
零丁:孤苦无依的样子。
丹心:红心,比喻忠心。
汗青:同汗竹,史册。古代用简写字,先用火烤干其中的水分,干后易写而且不受虫蛀,也称汗青。

白话译文
回想我早年由科举入仕历尽辛苦,如今战火消歇已熬过了四个年头。
国家危在旦夕恰如狂风中的柳絮,个人又哪堪言说似骤雨里的浮萍。
惶恐滩的惨败让我至今依然惶恐,零丁洋身陷元虏可叹我孤苦零丁。
人生自古以来有谁能够长生不死?我要留一片爱国的丹心映照史册。

行者的注解
2022年8月7日做写字练习



 

















叫叫已阅学习时间:2022年8月7日